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两百五十三章 北冥真水 玄都雷洪
    “北冥真水?”

    在场之人皆是动容,便是许多溟沧派弟子也是吃惊不已。

    这门功法号称“藏玄潜渊,窈冥昼晦,可纳天下水”,向来只有溟沧掌门一脉才可习得。

    如果不是此等出身,却还能学得此法,那便是前身有大来历,可上朔渊源之辈。

    廖老道初时惊诧过后,很快便就镇定下来,心中反是冷笑不已,此女越是重要,玄门便越不可能弃之而去。自己正好将之拿下,其余人等一个不留。

    一扬袍袖,漫天阴雷打了下去。

    下方之人皆在他禁锁天地之术中,无从逃避,只得正面硬接,

    他曾听闻,北冥真水展布开来之后,只要修士自身法力充裕,便可化陷神通道术,方才好似也是如此,不过他倒要看看,以对方二重境修为,又能接得自己几次出招!

    四周晁岳等人见他如此,当即齐齐动手,猛然起得一轮疾攻。

    此举是为把玄门一方给压制住,不令他们有机会伸手施援。

    此刻窦洪平等人身边不但有这些魔宗修士盯着,还需防备无数叮咬上来的朱烛妖虫,一时被逼得不得不收手守御,无暇去顾及他处。

    刘雁依望着天中落下阴雷,神情不改,身畔幽水向上涌来,凡水波涌及之处,皆在无声无息中将之消抹不见。

    只是那阴雷源源不断,好似倾天骤雨。她现下除了回护自身,还要遮护魏、田二人及姜、陈两名长老。不过几个呼吸,就感吃力。

    魏子宏看出不妥,道了声,“师姐,我来助你。”

    自袖囊里取出一柄幡旗,往上一抛,此宝在天中一阵招展,飘出瑞云朵朵。将阴雷挡了不少下来。

    田坤也是一声不响掏了只小瓶出来,对天一晃,自瓶中喷出一团聚而不散的浓烟,如云毯铺开,亦是分担过去些许。

    两人这时都是不要命的把法力用了出来,一时两件法宝灵光大放,尽管生收阴雷轰击。胸口烦闷不已,却仍是咬牙顶住。

    刘雁依适时收手,取了数枚丹药服下,法力稍有复振。

    这时天中另一处忽然传来喀喇一声,却是那“卑散纱”将那“应生铜靶”绞裂。

    只是做完此举后,却也未曾下来。在顶上转一圈后,似感无趣,就化一道白光往乐蓉娘处回去。

    姜长老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真器若是继续压下,什么神通道术也是抵挡不住。

    她看了看刘雁依。道:“三位如有飞遁法器,便快些走吧。这老道交给我与陈长老应付就可。”

    刘雁依摇头道:“走不脱的。”

    眼下这局面比她先前预想还要险恶许多,玄门这处六人被逼在外圈,暂且无法来援,纯靠他们自身,想从一名擅长“九伤涵烟遁”的修士手下脱去,几乎无有可能。

    曷长老有些不满,道:“这位姜道友何必这般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等这处有许多人,对上这一个老道,便是斗不赢,可也未必会输。”

    陈长老笑道:“曷道友说得是,魔宗修士,老道平生过也会过许多,三重境的却还未曾斗过,今日倒要看看有何不同。”

    刘雁依盘算了一下,道:“我有一个对策,需与两位长老说上几句,就劳烦曷长老先上去牵制一二。”

    在禁锁天地之内还能动弹,也唯有曷长老等人了,

    曷长老爽快应下,道:“刘真人放心就是。”

    他跳了出来,狂喝一声,突然把身长至十丈高下,一挥手中神兵,将阴雷拍开不少,随后一个纵跃,到了上方,双手一举,便对着廖老道当头砸下。

    廖老道很是谨慎,宁可暂且收手,也不与他正面对垒,晃动身躯,把涵烟遁法起了,化烟岚一缕,轻易避了过去。

    才避去数十丈,忽感有远处恶风往自己这里来,眼角一撇,见方才被“纵地弥尘术”震了出去的几名余渊长老又自折返回来,正朝着自家冲来。

    这些妖修皮糙肉厚,被他神通正面打中,却仍是浑然无伤。

    他也不欲与之纠缠,待其逼近,法诀拿起,再度放了纵地弥尘术出来,轰隆一声大响,尘烟滚滚,又一次将此些人逼了出去,同时大声声:“晁道友!”

    晁岳会意,立刻驱了不少妖虫缠了上去。

    包括曷长老在内,这几人都是慌得连连运法抵挡,一时也是自身难保,陷入困局之中。

    刘雁依此刻已是将对策交代完毕,最后道:“两位长老稍候且尽量保全自身。”

    他们有张衍所赐护身牌符在身,可以拼命到底,但这两位长老却是不同,道行只与她仿佛,稍候一不小心,很可能命丧此处。

    姜长老笑笑,能得不死,她自然是不愿死的,不过她也做好了万一准备,好在琴楠业已脱身,心下无顾忌了,便道:“便与几位合力,与此人斗上一斗。”

    陈长老道:“老道我还有几名弟子,可不能让他们知晓自家师父乃是临战脱身之辈。”

    廖老道摆脱了妖修之后,顿感手脚宽松了不少,又一次掉头转了过来,却见下方已是铺满了一层厚云,连目标身影也是望不见,只能勉强感应。

    却是他方才与曷长老缠战时,魏子宏与田坤二人一直在催动法宝,才营造出这等气象。

    他嗤笑一声,若非方才有需得留力应付那数名妖修,区区两名一重境修士,哪可能挡得住自己?

    当下把法力一催,一层层压了上去。

    他这一全力出手,魏、田二人立刻抵受不住了,感觉自己如同乘在一艘颠簸小舟之中,好似下一刻就会被巨浪碾碎,不得已撤去法力,往后退避。

    然而廖老道此刻已是发了狠,岂容他们这般轻松逃去,骈指一点,两道灰白气芒飞出,分别向二人身上斩去,

    此气去势疾快无伦,便与飞剑相比,也不逊色,在两人还未反应过来时,就落在了胸口之上。

    此是他修炼得来一口精纯气机所化,一次斗法中,不过能施放得三四数,现下用出,自认可取走二人性命。

    然而就在气芒触及魏子宏与田坤之时,忽有两道牌符飞出,随意一转,将袭来法力排开在外,随后施施然卷了二人,轻易破开禁锁束缚,须臾就遁去远空。

    廖老道一怔,随即暗叫不好。

    同为张衍门下弟子,此二人身上有护符,那么刘雁依有极可能携有此物,要是也稍候也逃了去,那自己这番算计岂非落空?看来要想个妥善之法才可。

    他这念头一起,不觉稍稍一个分神。

    姜、陈两名长老皆是老辣之辈,始终盯着上空,此时一看到有机会,一语不发,同时祭起法宝打来。

    廖老道哼了一声,欲起法力逼开。

    然而就在他运动法的一瞬间,刘雁依果断把手中一张纸符撕开,一张百余丈高的玄符跃出,高悬天际之中,刹那间,一股浩大灵机顷刻横扫全场。

    廖老道顿被生生定在了原处,连带身上法力一下无法转动。

    此刻那两件法宝却已是击到,他并未慌乱,心神一唤,身上法衣忽然起的一团黑雾,将之挡住,可毕竟很得匆忙,不能完全化去其上灵机,被打得闷哼一声,向后跌去。

    刘雁依等得就是这个机会,随心意一转,缺月剑丸化光朝其飞斩,同时轻轻一挥衣袖,身周北冥真水忽然攀起,在天中化作一条长河,浩浩荡荡朝着前方奔流而去。

    可若仔细,却能见其中漫起无数雷光电芒。

    溟沧派一方有识得之人惊呼道:“玄都雷洪!”

    此术乃是溟沧派十二神通之一,只是排名靠末。

    之所以如此,并非其威力不济,而运使此法时,需得将全身法力一气打了出来。

    因是绝了自家后路之举,便是有修士习得,也轻易不会动用。

    廖老道此刻已稍稍回过一些气来,正欲遁走,却猛感一股寒意袭颈,匆忙调转法力上去一迎,将之抵挡在外,可这一动作,却是被拖在了原处,望着面前涌来这一条暴烈雷河,神情变了又变。

    此等神通落在身上,就算不死,也要身受重创,下来也无力再战,

    他一咬牙,身躯忽然变作一团黑雾,任凭其撞了上来。

    轰隆一声,水波到处,雷光炸裂,接连闪动成百上千次,而后才是连绵不绝的霹雳震空之声。

    待响声过后,廖老道却是毫发未伤得站在原处,只是他脸色难看无比。

    方才他接连舍去三个神通,以毁弃道基的代价,才得以逃过此劫,差点就因此丢了性命。

    被一后辈逼到如此地步,脸面已是全数丢尽了。

    不过他尚记着要做何事,强行压下怒火,看出刘雁依此刻已然无力反抗,当即抛出一圈绳索,欲待将之擒下。

    刘雁依轻轻一叹,浑成教弟子可舍神通救命,乃是六宗之中最难杀死之辈,可惜自己北冥真水还未修炼到家,转挪不易,否则压了过去,此法亦是无用。

    方才一击,几是用去她九成九的法力,连法宝也难以驱使,但却也不会任由自己落入对方手中,心神一唤,就把牌符引动,一道柔和法力把那绳圈轻松拨开,护着身形冉冉而起,到了高空之上,她看了一眼场中,就化一道虹光飞逝天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