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一章 卑散纱 伏龙荆
    窦洪平等人一看大巍云阙到来,心下大定,俱是抖擞精神,应付面前敌手。

    只要有此物,身后就存有退路。

    便是在妖虫环伺之下斗法,也无需太过顾忌了,太不了避去其中,稍作调息后,又能出来。

    方才虽也同样有得此物在,但他们并非溟沧弟子,在各自门派之中又是身份尊崇,却是无法开得这口。

    幸而张衍到得之后,言明利害,其余九名弟子也并无抵触之心,如此双方脸面都是不损。

    半刻之后,窦洪平大袖一甩,却是忽然将手中那黄皮葫芦远远抛了出去。

    不过去得数十丈,砰地一声炸裂,却是方才收去的万千虫豸又自从里面跑了出来,

    差不多是同一时候,听得身后嗡嗡声响,见大片乌黑虫潮自上空飞来,却是那被鹏鸟扇飞出去的妖虫又自杀回。

    六人也不慌张,看都不去多看一眼,仍在沉着应付对面敌手。

    其中陆香影与文庶江夫妇忽然一起出声大喝,身旁剑盘旋动,无数剑光自里冲奔出来,漫天皆是激虹锐气,间中还夹杂有寸许长的细小金光,

    这三人本是一门所出,眼下同时发力,合流一处,天中一时剑芒剧盛,恰似金阳照空,堂堂皇皇,几有撕空烈地之象。

    晁岳等人看出此招不好硬接,齐皆后撤,

    窦洪平、黄颂泉、沈殷丰三人也不趁势出招,而是身化流光,往上方大巍云阙飞去,

    文庶江夫妇见他们安然回退,携手一纵。起得遁光,飞至陆香影脚下金舟之上,后者纤手一拨,脚下金舟凭空跃动,转瞬之间。亦是没入其中。

    望见此景,魔宗一方几人顿时大感棘手。

    素道人转首道:“晁道兄,现下该是如何?”

    晁岳不忙回言,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看上方。

    他发现这些大巍云阙前进不快,显是对方也不愿进逼太过,便言道:“不碍事。此辈看来无有决心往里闯去,想必其把胜望都放在张衍身上了。”

    乐蓉娘却是蹙眉,道:“可我等也同样被牵制在此,无法舍其离去,杨道友那处莫非不管不顾么?”

    在场之人皆是为难,要是当真放任这些云阙下去。只要其逼至魔穴深处,再以此为依托,把清灵香一点,那谁也无法阻拦,是以只能盯着不放。

    而眼下最为稳妥的方法,便是以真器相破,但对方皆是藏身一处云阙之中。这分明就是故意聚集一处,好引得他们去攻。

    这就使得他们不能不有所顾忌了。

    这等法宝在他们手中至多只能使得一次,而对方有二人是一门大弟子,手中至少也应握有一二件真器,自己这边先使了出来,下来便无制约对手的手段了。

    素道人叹道:“却是进退不得了。”

    廖老道沉思良久,忽然抬头道:“老道我有一个法子,或能解此危局,只是却非正路,说了出来。诸位道友或许不愿听。”

    他身旁不远之处,立着一名彩带环臂的中年美妇人,此人亦是浑成教长老,她哎了一声,略带埋怨道:“廖师兄。这是什么时候了,你既有法子,便快些说来吧。”

    廖老道叹道:“诸位,我方才特地留意了,张衍三名弟子在左数过来第二驾云阙上,只要设法破了这一处,设法将其困住,其他人等必会来救,如此……”

    说到这里,他收口不言。

    在场之人一听之下,却是皆不出声。

    所有人都知他说得不错,张衍为此次破阵关键人物,不提溟沧派修士如何做,只六名玄门三重境士就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其弟子被杀,这样就可把彼等引了出来,朱烛虫也可再度发威。

    只是欺压小辈非是光彩之举,他们自矜身份,便是心下赞同,却也不肯随便附和。

    晁岳眉头深皱,凭心而论,他对这个主意极是反感,但这却又不失眼前解化僵局的好手段,他抬目望向廖老道,却并不言语。

    廖老道叹一声,道:“此既然这计策是廖某说出,本该由廖某来做此事,只是苦于无有趁手法宝,如之奈何?”

    他可是非是杨破玉那等,就是师门相传,辛苦祭炼数千载的阴华敕澜图也是断了晋升之途,

    乐蓉娘沉默一会儿,出声道:“廖道友,我这件‘卑散纱’借你一使。”

    言罢,她作势欲送。

    廖老道却是后退几步,连连摆手,苦笑道:“道友莫要说笑了,贵派真器,廖某如何能够驾驭?”

    真器哪个不是一身脾气,给本门后辈弟子去使已是不情不愿,送到别派修士手中,若是惹起动怒,将他当场杀了,却也无地说理。

    乐蓉娘却是不为所动,手腕一抖,就有一道白光飞出。

    廖老道顿时大骇,手忙脚乱捧住了,然而却发现想象之中的情形却未出现,不由一怔,诧异道:“此是……”

    乐蓉娘淡声道:“廖道友放心去使,这法宝真灵之前已是残损,并不排斥他人来使,虽不及那等神气俱全的真器,但威力亦是不弱,破开云阙该是足够。”

    听得此语,众人不由都是多看了几眼,有几人却是露出钦羡之色。

    真灵残损,那是有人借此成就洞天不成,才致如此。

    不过这等真器,有些时候倒是晚辈弟子的机缘。

    盖因为里间真灵这时已如一张白纸,只要觉得与你性情合契,就可能主动来投。

    要是新主法力高些,甚至还可能对其唯命是从,有这等宝物护身,不啻是多了数条性命。

    廖老道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乐蓉娘一揖,不再多言,将手中薄纱抖开,客气说了声,“请道友出手帮衬。”

    薄纱之中传来一个女童清亮声音,“糟老道,瞧你怪可怜的,帮你一把,你欲抓捕之人是何名?”

    廖老道一转念,将刘雁依等人的名字说了。

    那女童又出声道:“等着。”

    白纱一张,须臾寻定其中一座云阙,只片刻间,就铺开数百丈,随后往里一个收拢,将其牢牢缠住了,随后喀喀绞动起来。

    沈殷丰见魔宗众人忽然对着一处云阙出手,心念一转,跺脚道:“不好!张真人弟子尚在那处云阙上。”

    窦洪平和黄颂泉等人皆是一惊,他们皆未想到,魔宗中人竟会舍了自己,去寻后辈麻烦。

    要是别的溟沧弟子,也无关大局。

    可张衍门下却是不同,其人正孤身闯入魔穴,而他们却反而照应不住其弟子,这叫他们脸面如何挂得住?

    六人心知不能坐视,当下就起遁光,自云阙之中跃出。

    晁岳见他们果是被逼了出来,脸上却无半点喜悦,摇了摇头,道:“我等也上前去吧。”

    张衍甩开魔宗众人后,如风驰电掣一般,沿着魔穴甬道向下飞遁。

    这一路上并未遇着任何阻拦,一刻之后,见一面前出现一处穴口,正有无数灵机正往里汇入。

    稍稍感应了一下,发现这里俱被符法神通所封禁,无法用五行遁法遁入,显是正路无疑,如是魔宗有所布置,在应是就在里间了。

    他微微一思,就起得罡风往里去。

    行出数里后,发现周围并无异状,也未察觉到生人气机,便欲起剑遁之术。

    然而方自一发力,乍然之间。周围灵机却变得滞重无比,好似一座山峦往身上压来。

    他目光一闪,立时把法力撤去。

    再仔细感应了一番,发现四周隐隐笼罩有一股莫名气机,方才若不遇着,绝难察觉,心下暗忖,这里应某种神通或者法宝制住,自己遁速越快,则阻碍越大。

    他举目往前看了一眼,这条甬道深不见底,不知有多长,既然无法迅快遁过,那前面必是有人阻拦,现下之所以不现身,应是打得半道而击的注意。

    连里当是魔宗费心布置之地,想有极大把握将闯入之人杀死。

    张衍淡然一笑,到了这等时候,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更无有畏难避险,逡巡不前的道理,便有埋伏,不过见招拆招罢了,双袖一振,便一阵驾罡风往里行去。

    数千里外,地底千丈深处,一座法坛之上坐有两名道人。

    其中一人十七八岁,两眉如雪,正是浑成教桓道人,另一人身形窈窕,但面目如隐藏在一层雾气之中,却是元蜃门卫真人。

    两人此刻皆是闭目端坐,运法观望各处战局。

    眼下凤来山西这一处真穴中,玄灵双方三重境修士多达十数人,可谓斗战最为激烈,然而此地因灵机过盛,加之玄灵双方都是各出手段遮掩,他们也无法窥看,只能往关注他处。

    而此刻西面也是争斗未歇。冥泉宗虽是抵挡住了玄门西地四派进袭,但终是以寡敌众,被逼得步步后退,好在其余五派及时增派了援手,还尚能抵挡。

    这时桓真人忽然心生感应,双目睁开,沉声道:“有一人闯入我布在那处的‘伏龙荆’中了。。”

    卫真人唔了一声,过得许久,他忽然问道:“若是此人过得伏龙荆,杨破玉能应付否?”

    桓真人面无表情道:“看他自家了。”

    卫真人追问道:“若是杨破玉未曾过关,该是如何?”

    桓真人深深看了她一眼,平静言道:“能者居上,他自家无缘,怪不得别人,不过另择他人而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