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五十章 九宫起势压魔焰
    张衍将大半妖虫收去,就把法力荡开,目芒朝魔穴深处扫了一个来回,而后化剑一纵,往杀下来。

    魔宗诸修见他不待玄门一众人到得,便先一步朝自己这处欺近,俱是一怔。

    座上有一名十四五岁的英秀少年,乃是元蜃门大弟子晋宣元,他冷笑道:“这位张真人也太过托大,当真视我等如无物,今朝便叫他又来无回。”

    晁岳仍是冷静,道:“此人敢如此做,或许有此依仗。

    纪还尘沉吟道:“说得是,小心为上,先前已然布置了这许多,总不能坏在小处之上,晁道兄且先去把那妖虫再炼了出来,我等上前阻他一阻。”

    他看向众人,又道:“张衍为十八派斗剑第一,不是一人可胜,为稳妥起见,我等一起上前战他。”

    乐蓉娘淡言道:“这人手段不俗,连百里道兄都是不敌,想必有不少杀招,不必与他死战,只需将他拖住,等到晁岳将那朱烛虫再度化炼出来便可。”

    在座之人皆是称是。

    议定之后,四人自座上飞起,直往天中迎上、

    张衍行去不远,就见四道遁光迎面飞来,个个灵机浑厚,不输先前所遇强手,猜出是魔宗一方那几个三重境修士。

    要对方只一二人,他自问也能在正面将其等斗败。

    但是四人合力,其法宝神通只要一起发来,便不是可以轻易抵挡的。最好结果,也是陷入缠战之中。

    他本有剑遁与五行遁法在身,换一个场合,倒也可以设法分而破之,可眼下情势紧急,容不得他这般从容,此间唯一之法,就是以大神通压制。

    他沉喝一声,浑身法力鼓荡,顶上黄烟翻滚。倏尔凝聚出一只大手。五指舒开十余里,轰轰向下压来。

    乐蓉娘把身一晃,化作一缕黄烟率先抢出,到了最前方。她迎着上空风压。檀口微启。轻轻一吹,风声骤起,就有一团呜啸玄烟喷了出去。虽不迅捷,却是越滚越广。

    玄黄大手被此烟一刮,好似水过沙垒,在其侵蚀之下不断崩塌溃散。

    张衍一挑眉,他认出此为冥泉宗九幽大悲风,与当日风海洋比较起来,此女显然道行更是深厚,应已是到了三重境圆满之地,

    不过这一击不过为稍稍阻碍一下对手而已,真正手段尚在其后。

    他来时曾看得清楚,此地还未深入魔穴,尚与天气交接,正合适展动雷法。当即把身一摇,一道紫气冲霄,霎时云气漫来,雷声震空,隆隆轰响。

    “紫霄神雷!”

    魔宗四人立时露出戒备之色,纷纷止住遁光,放出法宝护身。

    他们深知此术威力宏大,而今溟沧派十大弟子之中,只有张衍一人会的。一旦展动,凡其笼范围之地,若不是主持之人收去法力,或以厉害法宝攻袭,便只能被动承受。然而他们自问能够应付,纵然人人身怀重宝,却也不愿轻易用出。

    须臾雷光落下,因其中破魔除邪之能,几次轰击下来,各自护身宝物便灵光黯淡。

    不过他们人人神容不改,此间每一个在宗门都是地位颇高,从来不缺法宝灵物,此次为斗法更是准备多时,坏了一件,再拿一件出来罢了。就算张衍法力不竭,可一直如此施放下去,时间拖延下去,也是对他们有利。

    晁岳看了看上方,对身旁弟子道:“去廖师叔处催问下,我要的人手可是备妥了。”

    那弟子一躬身,领命而去。

    少顷,廖老道匆匆赶来,道:“师侄,人已带至。”

    此回他转了一圈,共是有四名长老愿意奉出肉身,此外还有三十余名化丹弟子。

    若不是时间紧促,他当能寻得更多人。

    只是那些弟子有些神情迷茫,有些惶惑不安,有些眼里还带有些许不甘之意,更甚者看向晁岳目光之中还有几分怨恨。

    这些弟子与那几名长老不同,即便入不得元婴境,也还有大把寿数可享,可眼下却要叫他们肉身饲虫,哪里真得心甘情愿,只是迫于宗门之威,不得不从。

    晁岳把这些弟子的表情都是尽收眼底,对此他只是笑了一笑,丝毫不曾在意。

    漫说这些人不是九灵宗门下,就算是,区区化丹境界,自身又无根脚背景,在整个灵门大计之前,其生死也由不得自己。

    他上前几步,对那三名元婴长老致歉道:“诸位道友,此请是晁岳无礼了。”

    其中一名长老言道:“道友,客气话便不必说了,虽说你是为镇守灵穴而来,但归根到底还是我浑成教得利,我等身为门中长老,当承你之情,且快些动手吧,免得贻误战机。”

    晁岳道了声好,运转法力,伸手向天中一拿,顿有数只朱烛虫被他抓了过来,而后送出去,道:“几位道友请吞了下去。”

    三名长老毫不迟疑抓过,随后往嘴中一扔,各自再把身躯一晃,及时将自身神魂自里遁了出来。

    晁岳对其郑重一揖,全当拜谢。

    那三头神魂还了一礼,便急急飞了出去,准备觅地转生。

    片刻之后,但闻窸窸窣窣的声响,就见不知多少米粒大小的幼虫自这三人留下的肉身之中涌了出来,嗡嗡飞舞天中,汲取灵机,不过十来息之后,就化为成虫。

    在半空转了几圈之后,皆是望见那数十名化丹弟子,呼啸扑上,只上去一卷,就将之彻底淹没无踪,其数目又多了近万。

    晁岳见此,心下略定,把袖一兜,只把虫群藏入进来。这时动作一顿,目光转往东望去。见天中有六道遁光飞至。

    他笑一声,道:“来得正巧。”

    转首对廖老道言道:“真人,杨道友不在,不妨唤上贵派两位道友,随我等一同等上去迎敌。”

    廖老道言道:“好!”他当即打出了一道符令出去,不多时,就见远处有两道遁光冲天飞起。

    二人见状,亦是驾动罡风,腾身而上。

    张衍察觉到又有大敌到来,立刻望了过去。这一回看了下来。目光却是微微闪动。

    依先前情势推断,此次欲借魔穴成就洞天之人,当是那浑成教杨破玉。

    而眼下任何一方多得一个三重境修士,便多一分优势。此人却仍是不出现。那么现下极可能已然身处魔穴深处。以等候天机到来。

    按照他原设想,此人要是在此地,便找了出来拼力斩杀。既然不在,那只要自己先去寻找其人了。

    他对赶来六人宏声言道:“此处就交由诸位了。”

    窦洪平等人此前已得过关照,知晓他要去做什么,道:“真人只管前去就是。”

    张衍当即把剑光一拨,当先一转,忽然往灵穴深处遁去,他全力的遁行之下,只是一闪,便就从场中消失不见。

    纪还尘望见他飞去,悚然道:“不好,灵穴即将聚凝,此人恐欲去断杨道友道途。”

    晋宣元冷笑道:“那岂非自寻死路?”

    这里通向下方只有一条狭窄甬道,为防备有人往里突入,早早下了符咒法箓,并还有一件至宝镇压其中,不是遁法可以一气穿过。

    加之后面还驻守有数十名元婴修士,望见人来,其等只要把法宝一起打来,任谁也躲不过去。要想从中穿过,可能性也微乎其微不说,到时他们只需断其后路,那连逃脱机会也是无有。

    晁岳却是感到有些不妥。

    他以为张衍此人不能以常理判断,纵然机会不大,但也难保万一,决定尽快摆脱此处纠缠,先回去解决此人,于是一挥袖,把大股朱烛妖放了出来。

    窦洪平见了,却是默不作声拿出了一只葫芦,对其一吸,顿时生出无边牵扯之力,将之尽数装入进来,随后立刻把塞子拍住了。

    这法宝实则至多只能收住这妖虫百息功夫,方才是因见不得取胜之望,才舍不得拿出,而这一回却是决定成败,是以不再顾惜了。

    晁岳哂笑一声,一抖大袖,却是又放了一群妖虫出来。

    这时黄颂泉大喝一声,背后云气一响,却是放出一头赤睛鹏鸟,双翅一展,霎时掀起一阵狂风,顿将此些虫豸卷去数十里外。

    晁岳稍皱眉头,随后便就松开,这等举动,至多只是拖延片刻而已,扭转不了大局。

    然而就在此时,却见天中数有飞宫身影压飞临顶上。

    他抬首看了一眼,眼神却是一凝。

    这些过来的竟无一是星枢飞宫,而是九座大巍云阙!

    朱烛虫虽可咬穿飞宫,可却丝毫动不了此物。

    他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要是这六人以此云阙为依托,强行往里冲去,那势必要动用真器,方才能将其破去了。

    魏子宏站在其中一座云阙上,对身旁田坤言道:“师兄,虽说大巍云阙一人祭炼之后,他人便无法再用,可未必无法可想,恩师若将外间九座集于恩师一身,就可硬闯了进去。”

    田坤闷声道:“做不到。”

    魏子宏叹了一声,“谁言不是呢。”

    他这也只是想想而已,便是当真有办法可如此做,其余十大弟子便是同意,那些护法长老必定会阻拦。

    这些弟子未来皆有可能成就洞天,若是因此死了,他们却是难辞其咎,是以绝不会令其自蹈险境。便是此刻,也并非是当真要往里冲入,而是应张衍之命,尽量造出进击声势来,把魔宗一众人等拖在此地,好方便其行事。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