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八章 朱烛妖虫
    文庶江夫妇到来之后,玄门诸修又耐心等待两刻,南华派大弟子黄颂泉终是到来,

    如此一来,玄门这边共得三重境大修士六人,只比魔宗一方略少。

    只表面上看,双方还算是旗鼓相当。

    但是玄门这处人人心中清楚,魔宗一方应还有暗伏未出的之人。

    不过此也并非无法应对。

    此来余渊妖修个个皆是力成四转之士,虽说其等受限于自身神通道术,无法单独与气道三重境修士相斗,但若只从旁助战,却可最大程度发挥出其实力。

    此刻魔穴之中灵机越转越快,时间拖延越长,局面对玄门这处便越是不妙,丝毫耽搁不起,是以众人待得黄颂泉调息完毕之后,便就决定动手。

    此番由六名元婴三重境修士牵首,再次率众而出,往魔穴之中杀了过来。

    双方近在咫尺,玄门甫一动作,魔宗这处几乎是立刻得知。

    天中飞舟之上,魔宗七名三重境修士坐于一处,六大宗门之中,除血魄宗外,余者皆有修士在此。

    乐蓉娘言道:“玄门又来攻打,晁道兄,你有何手段,可否拿出来令诸位同道一观?”

    晁岳笑一声,不再卖关子,道了声好,把袖一挥,一蓬烟气飞出,在面前化为一只大缸,他上前拍开封盖,指了指,道:“此番胜机,便在此物身上。”

    众人凝神看去,见其中俱是米粒大小的黒毛短虫,竟是满满堆了一缸。

    廖老道诧异道:“道友所说之物,便是此虫?观其模样,莫非是僵虫么?”

    僵虫本是南崖洲一种奇虫,成虫可长至一丈长,平时以吞吃金铁为生。此虫死后,浑身上下坚硬无匹,连神兵也难破开。若把其拿来祭炼法宝,可增金性,算得上是难得宝材,可纵使如此,众人也看不出来此虫对战局有何助益。

    乐蓉娘看向晁岳,道:“晁道友可否释疑?”

    晁岳淡笑一下,道:“这非是僵虫。而是‘朱烛虫’尸骸。”

    “朱烛虫?”

    众人心底一惊,再次看向此虫后,脸上都是不约而同露出戒备警惕之色。

    晁岳伸手捏了一只虫尸出来,指着一处,道:“诸位且看这处。”

    众人仔细一看,见虫头上有鲜红一点。好似朱漆,不过比针眼还小一些,若不经刻意提醒,定会忽略过去。

    纪还尘不禁自榻上站起,上前看了几眼,怅然叹道:“原来这便是朱烛虫么,当年祁师叔遍寻此虫而不可得。若是早一步寻得,不定此刻亦能成就洞天。”

    朱烛虫乃是上古天妖“吞日青蝗”后裔,最喜吞食修士精血灵气,一旦盯上目标,不把猎物咬死,决计不肯罢休。

    当年南崖洲有一名洞天修士,机缘巧合之下,曾得了一头“朱烛王虫”。他大喜之下将其炼成法宝,潜修千年之后,扬言要来东华与诸派洞天一论高下。

    不过此人尚未到得东华洲,就被玉霄派灵崖上人亲自出手杀死。

    只是这一战中,南崖洲被这妖虫吞咬去了小半边山陆,东华洲南边之地打裂了一缺口,就连玉霄山门所在也是受了不少波及。此虫凶名也由此传遍东华。,

    廖老道言皱眉道:“此虫虽是厉害,如今也不过是尸骸而已,又能济得何用?”

    晁岳笑道:“这些虫尸自搜寻来后。我门中三位洞天真人将之放入生灵炉中重又祭炼一番,其中些许法门,还是当年那位洞天真人所遗,诸位切勿小看了。”

    说到此处,伸手一指,那些虫尸居然纷纷抖颤起来,随后一只只个头猛长,身躯足足涨了一圈,继而浑身上下好似烙铁一般,变得通红无比,前端露出一对锋利口器,渐渐显出狰狞之貌。

    再过片刻。变得已如同拳头大小,再听得啪啪声响,虫背纷纷炸裂,有六扇膜翅自里探出,在嗡嗡声飞入天中。

    乐蓉娘突然素手一扬,放出一道劫水,裹了百十只进来,运化片刻,她秀眉一蹙。

    此虫坚实程度远超心中所想,竟连她这劫水也消磨不去。

    晁岳笑道:“乐道友,此物虽看去是虫豸一流,但介于法宝奇物之间,贵派道术确实厉害,但只要此地灵机不绝,便可源源不断补足损耗,道友要将之除去,除非先将此地灵机断绝。”

    乐蓉娘摇了摇头,这灵穴凝化当口,灵机之旺说得上是世不多见。要做到此点谈何容易,除非是洞天真人,否则绝无可能。

    晁岳掏出数只小瓶,分别抛到在场之人手中,道:“此虫发作之时,有毒雾散出,服下此丹,便可抵御。”

    他再把种种忌讳之处交代完后,便起法力一催,霎时间,无法计数的妖虫自大缸之中飞出,往魔穴上方而去,只是并不出去,而是隐伏在了甬道两侧,只等对手上门。

    玄门一众修士此番进袭甚是小心,六名三重境修士各自驾乘法器,行在最前,准备随时与敌交手。

    可入得魔穴之中数里,却还未曾撞见一个魔宗修士,众人知晓这里面必有古怪,非但不喜,反是个个神情紧绷。

    沈殷丰沉声道:“传下话去,提醒诸弟子小心戒备,看守后路之人尤要小心,以防生变。”

    方才安排阵势之时,因此番溟沧派众修都为争功而来,少有人愿躲在后面,只是寻常修士却也做不得此事,最终还是刘雁依主动站出来,带了昭幽一脉弟子看护后路。

    玄门众修又往前数里后,已是逐渐接近魔穴深处,身侧灵机潮流变得越发汹涌,呼啸浩荡,连星枢飞宫也是微微摇晃起来。

    这行进间,诸人耳畔忽然传来嗡嗡之声,少顷,就见漫天之中俱是虫豸飞腾,望去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其中不少趴在了星枢飞宫之上。啃咬之时所发出的刮擦声响,却是听得人头皮发麻。

    窦洪平神色一凝,立刻施展禁锁天地之术,想要将之定住,可这一拿捏下去,竟是丝毫无用,讶道:“此虫竟非血肉之躯?”心下顿时升起一股不妙之感。

    过不多时。一座飞宫竟被啃穿,大量毒虫自孔隙之中钻入进去。

    里间之人本是溟沧派一位长老,见状也是不惧,立刻铺开法力,想要将之震散开去,哪知这些妖虫竟是丝毫不受影响。一拥而上,霎时将他吞吃的骨肉不剩。

    待把这座飞宫之中修士俱都吃干净后,妖虫纷纷自里出来,其数竟比方才多了不少。

    这时不知谁人喝一声,道:“诸位同道,且起雷法克它。”

    溟沧派修士皆是擅长雷法,得此一提醒。纷纷施展法术神通,一时间,数十里方圆内,雷芒霹雳此起彼伏。

    只是此举非但未曾遏制住此虫,反而引得其愈发疯狂,不过百息之间,就有十余座飞宫坠下尘头,天中惨叫之声不绝。

    而随着被吞吃的修士越来越多。妖虫数目也是倍增,几有铺天盖地之势。

    见星枢飞宫护持不得自己,一名自东胜洲而来的修士索性将之弃了,化遁光往外飞去,然而那些妖虫飞遁甚疾,背后三对膜翅一振,须臾便就追上。眨眼就将他淹没。

    南华派黄颂泉略略一思,一挥袖,放出一头大蟾来。

    此蟾一落云上,咕咕一声。张口吐出一道白气,顿时卷了成百上千虫豸过来,吞入腹中。

    可猛然间他面一变,背后飞出一只斑羽大雀,啾啾一声,双翼一展,就驮他飞去高处。

    不过片刻,就闻轰然一声,那只大蟾竟然爆成漫天碎肉,比方才多上数十倍的妖虫自里飞舞出来,往他追逐而来。

    黄颂泉展开法力,想要将之驱散,可是这些魔虫死盯着他不放,任凭他施展何种手段,却是怎么也无法杀死,最后无奈之下,只能设法远远避开。

    此刻不止是他,多数人与他一般,都是遭遇到相同窘境。

    场中唯有一处却是不同,只见一名神情冷峻的青衣修士立在半空,身前有上千道剑光来回纵横,光华所过之处,妖虫纷纷坠下,却是在一刹那间被夺尽灵机而亡,

    其人所在之地,好似一个漏斗一般,不断吞吸飞来妖虫,不多时,竟是被他杀了上万之数。

    廖老道咦了一声,问道:“此人是谁?”

    晁岳认真看了几眼,才道:“观这人相貌,当是溟沧派长观洞天门下弟子宁冲玄,此人在十大弟子之中排名第二,修炼得乃是溟沧派五功三经之一的《云霄千夺剑经》,只是这人尚还是元婴二重修为,尚不足虑。”

    众人都是点首,朱烛虫吞吃一人,就可再化生万数出来,可谓杀不胜杀,此刻就是换了他们上去,也是与玄门一样狼狈,别无太大办法克制。

    场中沈殷丰面色沉重无比,要是再往里去,纵然似他这等道行之人还可坚持,可随行弟子却要死上大半。不由沉沉一叹,大声道:“诸位,事不可为,退吧。”

    陆香影、窦洪平等人俱是摇头。

    迄今为止,对方三重境修士还未露面,只这些妖虫就把他们搅得手忙脚乱,稍候若是在虫群之中迎敌,那是半点胜算也无,眼下唯有设法退走,到了外间再另觅他策了。

    在六人主动断后遮护之下,众弟子又一次自魔穴之中退了出去。

    见玄门修士再度撤走,晁岳笑了一笑,道:“大局已定,玄门便是再有援手来,也无法闯开这道虫关。”

    这时他心下忽然一动,用心感应一会儿,笑着对杨破玉一拱手,道:“杨道友,机缘快至矣,此处有我等,你无需在此,快些入内静候机缘吧。”

    在座之人皆是赞同点首,他们都见识了这朱烛虫的厉害,不认为玄门一方还有机会闯入进来。

    杨破玉微微一思,随后便站起身来,对众人一个稽首,道:“那便拜托诸位了。”言罢,转身往魔穴深处去。

    玄门一众人等,进去魔穴不过两刻,却又被迫退出来。

    到了外间之后,回首一看,见身后却是乌压压一片虫潮,好在只在魔穴之中徘徊,并未追了出来。

    沈殷丰清点了一下人数,神情不觉黯然,这短短时间内,竟是折损了近半数战力。

    还真观赵厚舟,涵渊门唐进,钱阁主,锺台派王长老已是殁在其中,连余渊妖修也有四人生死不知,魏道姑则是少了一只手臂,勉强用秘法压住虫毒,无法再上阵斗法。

    这时忽闻地底之下有隆隆之声传出,周遭灵机似是被猛然拨弄了一下,比之前快上数倍不止。

    文庶江一惊,脱口道:“不好!”

    众人脸色变得难看无比,此等征兆,分明得魔穴是快要凝成了。

    只是有妖虫挡道,一时却难以突入其中。

    莫非此次只能坐看魔宗成事不成?

    正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忽听得天外异声,好似一道惊雷正自极远之处破空而来。

    此间之人闻听,不禁心下一震,不由寻声望去。

    随那声响渐传渐近,竟引得周遭灵机翻沸不止,在场之人都是露出惊异之色。

    照这情形看,这分明有人飞遁来此,可只遁行间就引发灵机震动,这人法力强横到何等地步?

    须臾,天顶之上轰隆一声,罡云骤然爆开,滚滚翻荡出去数十里,而后便见一道爚爚剑光破开穹幕,自天降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