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两百四十二章 八炼子母阵
    PS:发炎比较严重,医生让早点休息,还有一更,大家明天看吧,我最晚明天下午会补上

    杨破玉自定中缓缓醒转过来,因得了四周充裕灵机之助,这一通打坐下来,自觉气机前所未有的顺畅。

    借灵穴成就洞天非是易为之事,六大魔宗只是把此次机缘送予了他,但是否能成,仍需靠他自身。

    而一旦真正踏出这一步,便再无回头路可走,重则根基尽毁,轻则无望道途,是以他无比重视,随着灵穴逐渐凝成,尽量把自身神魂气机调和至完满状态。

    此刻行功已毕,他才得暇关注战局。

    唤了一名弟子过来问了问,不禁一皱眉,只这小半日时间,在溟沧派三路齐攻,阵图竟已是破去大半。

    不过除却少数死命硬挡之辈,多数人一个见机不妙就早早抽身退走,是以直到眼下,损伤还并不如何大。

    他眼神微寒,问道:“大阵可是布好了?”

    那弟子言道:“方才弟子才问过,还差一个门户,一二时辰便可立住。”

    杨破玉冷哼了一声,方要关照什么,忽然感应之中突觉异状,他一扭头,朝东看去。

    就见天中罡云忽然一阵旋动,而后似被一双大手撕开,自里转挪出来一艘飞舟,上站二十余名修士,为首女子三十许人,秀眸之中有一层辉光闪烁,容色娇艳,朝他这处望了望,素手一挥,此就往溟沧派众人所在方向飞去。

    杨破玉神色微凝,他对此辈玄门弟子俱是了然。一见那为首女子相貌,便知其身份。

    此女名为陆香影,只论其道行,可在元阳派此辈三重境修士中排在第二位,仅次于大弟子乔正道。

    他心下念头转动。暗忖道:“看来方才消息有误,元阳派耍弄了一个花招,那文庶江夫妇的行踪应是其故意泄出的,此女才是真正此回正主。”

    事实也确如他所想,元阳派得知自家门前魔穴亦是真穴后,哪还不知是被魔宗摆了一道。而不久前又闻得乔正道败退,师寒山夫妇战殁的消息,他们向来自诩玄门第四大派,这回吃了如此大的亏,这却哪里忍得住,因而再次遣出弟子。意欲找回脸面。

    此番采取明暗两路分进之策,由文庶江夫妇大张旗鼓前行,而由陆香茵乘挪遁法器火速赶至,命其无论如何,也要设法与溟沧派一道,这近在眼前的威胁剔除了。

    至于那元炉丹玉,眼下却已无暇计较这些了。

    杨破玉看局面慢慢对己方不利。而大阵却迟迟未能布成,便言道:“速去把廖师叔与两位骸阴宗的道友唤回来。”

    底下弟子立刻传命而去。

    廖老道与韩王客等人虽斗得激烈,可彼此并未真正死斗,闻得后方呼言,便就撤出战圈,溟沧派一方知晓拦不住,是以也不追赶,任由他们离去,

    待三人回得灵穴上方的法舟内,杨破玉先对纪幻尘师兄弟二人稽首道:“方才劳动两位道友了。”

    纪还尘回了一礼。笑道:“分属同道,何须客套。”

    杨破玉请他与素道人坐下,转而对廖老道言道:“眼下只靠寻常阵图阻不住溟沧派弟子,所幸之前还备有一座八炼子母阵,需得廖师叔亲来主持了。”

    廖老道沉吟言道:“若只韩王客与彭誉舟。借了阵图之力,我或还可勉强一试,但听素真人言,那广源派的沈老道却也不简单,何况其等还有那些妖修助阵,我一人怕是守不住,但若有王师弟相助,倒可有几分把握。”

    杨破玉立刻传命弟子道:“拿我谕令,去把王师叔请来。”

    不多时,来了一名仪容清美,顾盼神飞的少年道人,上来随意对众人打了个招呼,便就坐下,问道:“杨师侄唤我何事?”

    杨破玉看了廖老道一眼,后者忙将用意道出。

    少年道人嘿了一声,道:“本来我推说闭关不出,却不想还是避不过去,廖师兄可是害人不浅。”

    廖老道正容言道:“当年师父传下此阵时,师弟你曾精研有年,不必为兄我仓促为之,大敌即临。还望师弟帮衬一回。”

    少年道人言道:“师弟连掌门所赐谕令都拿了出来,又怎容我推脱?不过我方才见山外有元阳派弟子前来援手,那想必南华、太昊两派久亦当杀至,此辈齐上,我与你便能挡得一阵又能如何?许连半个时辰也守不住。”

    杨破玉道:“王师叔看来,该当如何?”

    少年道人朗声言道:“我有一策,若是能成,不但危局可解,亦能重创玄门。”

    说完,他毫不拿捏,嘴唇翕动,便以传音之术将主意说出。

    廖老道听了,大是皱眉,道:“如此太过冒险,若是一不小心,连带大阵门户被攻破,乃可是白费一番布置了。此还小事,要是耽误杨师侄破境,你我皆成门中罪人,万万不可。”

    少年道人却是哂道:“若是此番没有溟沧派到来,则可放心按原策行事,可既然有了变数,便不可再有拘泥。”

    顿了顿,看向杨破玉,“不过我只出个主意,取与不取,还是要看杨师侄。”

    杨破玉目光闪烁,寻思片刻后,便就有了决断,沉声道:“就按王师叔之策行事。”

    廖老道听了,却是在那里沉默不语。

    少年道人行事干脆,立刻起身道:“既如此,我与廖师兄这就去阵图之中守御。”

    廖老道坐着不动,言道:“师弟且先行一步,为兄还有些事……”

    少年道人嘿嘿一笑,猜出他想单独留下劝说杨破玉,哪会给他这等机会,一把将其拽住,道:“大敌在前,师兄有事也请回来再言,且随我同去吧。”

    法力一卷,就把廖老道一起裹住,往外窜去。

    到了外间,见半空中有一座大阵凌空虚悬,遮在灵穴上方,便向上一纵,遁光停也不停,直往阵门之中钻入。

    入得阵中,少年道人这才把廖老道放开,再不理会他,自顾自到了阵位上坐定。

    廖老道知晓到了此处,已是不可能再回去了,无奈之下,只得寻好自家阵位坐了,随后法力一转,却觉此间灵机转动,方才与韩王客斗法时损去的法力又自弥补回来。

    少年道人目光往下一瞧,扬声道:“此处已交由我师兄弟应敌,各位同道且退。”

    灵穴四周此刻剩下不过八座阵图,主阵之人皆是浑成教修士,明知挡不住,却也不敢先退,此刻闻得此言,如蒙大赦,纷纷撤阵退走。

    廖老道一惊,问道:“师弟你这是做什么?”

    少年道人不在意道:“这些人既然拦不住溟沧派弟子,也不必白白送死,早且去后面躲着,杨师侄那处也好布置得快些。”

    韩王客回了星枢飞宫后,闻得元阳派弟子到来,便把其请来星枢飞宫,陆香影也是欣然相从,

    因魔穴凝化越来越快,时机紧迫,是以也并未对其太过客套,问礼之后,便唤了一名弟子前去招呼,自己重又转到破阵之事上来。

    陆香影闻得原先竟有五十余座阵图在此,不禁有些吃惊,暗忖道:“若不是张真人果断遣人来此,魔宗恐早已占住先手,待我等收得消息再来,也左右不了大局了。”

    正在这时,却见前方一座座阵图飞去,四周原本被玄雾包裹的苍莽群山已是渐渐露出真貌来,只余一座仍悬天中,但只片刻后,无数黑烟自地下冒出,又将景物重新遮去。

    韩王客不禁往前几步,面色凝重,方才一瞥之间,他已瞧灵穴四周遍布法坛,沉声道:“彼辈果在后布置守山大阵,需得些打通前方去路,否则等其阵势一成,便再难有机会了。”

    彭誉舟道:“灵穴上空那阵图看来极不简单,不定有三重境修士主持,非道行高深者不能破,只是我等方才一战,耗损不少法力,尚需调息……”

    说到此处,他便拿眼去瞅元阳派一行人。

    陆香影笑盈盈起身,道:“溟沧派道友想来久战疲惫,不若由香影前去一闯。”

    她旁侧一名女修忍不住道:“师姐,你方才为快些赶来,可是用了不少法力,怎有余力出战。”

    韩王客打个稽首,言道:“陆道友且先安坐调息,韩某已有安排。”

    陆香影也不坚持,万福一礼,便又坐下。

    韩王客非是看不起此女,而是己方攻打良久,已差一步就可将外围大阵攻破,若是此阵令陆香影去破,他人可不会管这些,只知最后破阵是的元阳派,虽他自身不在乎这些,但此番既是受张衍之托而来,却不得不考虑这些,是以这一次是万万不能让得。

    底下曷长老一想,方才自家余渊部一直在旁观战,未曾动手,眼下却正该出面了。

    他也是识趣,不等韩王客来叫,便主动站出,拱手言道:“不若在下带部中族老上去一闯。”

    韩王客冲他点点头,道:“曷长老多加小心。”

    曷长老点了三名熟悉之人出来,自忖足以自保,对众人一揖之后,就驾起一阵黑风,出得星枢飞宫,行不多时,就冲入那阵图之中。

    廖老道察觉到有人闯阵,问道:“师弟,可是按定计放其入内么?”

    少年道人撇嘴道:“不过是些妖修,尚不值我等动用后招,杀得几个,放一个出去做饵也就是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