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四十一章 万源生化 灭宝破真
    随那天中那道人来到近处,环笼在其身上的一团清气也是渐渐散去,荀长老已能望见其人顶上两团罡云。

    他略略松了一口气,来人大致只是元婴一重境,与法力与自己相当,显见主阵者也是此等修为。

    这时再看一眼,他咦了一声,不禁侧首望了望魏子宏。

    两人面目依稀有些相似,尤其那道人眉心之处亦有一线竖缝,再联想起门中关于魏子宏身份的传言,便隐约猜到来者身份。

    瑶阴派祖师,易九阳!

    他神色顿时变得凝重无比,这一位前身可是洞天真人,泰衡老祖所传玄门一脉大弟子。

    纵然眼前受布阵之人修为所限,并无洞天修为,但其身本为开派祖师,自然不会是什么易于之辈,今番想要过得此关,保住性命,可是不太容易。

    他起手一指,一道火红剑光飞出,到了头顶之上盘旋飞舞,同时沉声言道:“魏真人,瑶阴派道法想你应是熟悉,稍候老道上去迎敌,就烦你从旁提醒照应了。”

    魏子宏忽然问道:“荀长老,晚辈有一句请教,若我二人被杀死在此,这感念显化之人可还会在?”

    荀长老一怔,仔细想了想,回道:“阵机变化自有定数,其根源便在入阵者身上,犹如那毛发附皮,若是你我俱亡,自也是消亡不存,不过我等眼前这……”

    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什么,猛地回头,双目瞪大,道:“你是想……”

    魏子宏点点头。拱手道:“正是如此,就拜托荀长老先抵御一阵了。”

    荀长老哈哈一声大笑,道:“好,魏真人连这般狠手都能下得,老道还有什么可说的。就奉陪一回,就看看你我运气如何了。”

    笑声之中,他挺剑向上,乘光飞遁,直扑那天中道人。

    魏子宏立定原地,伸手到袖囊之中。取了一件玄器出来,目光投在上面。

    既然入阵之人被杀,显象便会散去,那么只要将法宝之内的真识抹去,就可从根本解决问题!

    他不知道自己猜测是否正确,但这是对付这位瑶阴祖师最为简单的方法了。

    他身上固然法宝不少。但是称得上的玄器,也就是九件,若是被阴神阵全数感应得去,那么当是九人,而眼下只出现一人,那即是言,只是其中一件法宝真识被那阵气交感。

    但他不知究竟是哪一件。此刻也无有时间去一一分辨,那只能用最简单的办法,一件件试过去了。

    手掌往上一按,轻轻一提法力,就要这件法宝中的真识抹去。

    此宝似也察觉到危险,微微抖颤,神魂之中有一阵阵呜咽之声传来。似在哀求他不要下手。

    魏子宏虽心下也略有不舍,可动作却是丝毫不停,法力一吐,蛮横冲入法宝之内。手中轻轻一震,此宝四周灵光顿时黯淡下去。

    灭去真识,对法宝损害极大,不但未来再无可能祭炼回来,且灵根一去。比之寻常法宝也是不如。

    他看了看天中,见那道人仍在往此处来,知是不对,吸了口气,一翻手,就又取了一件法宝出来。

    此刻天中二人正迅速接近,荀长老发现自己方才却是忌惮太过,自些乱阵脚了,现下冷静一想,对方纵然是当年那个易九阳,身上并无任何一件法宝不说,连神通也未必能使了出来,而自己则勉强可算一个剑修,若能尽量施展出长处,未必不能应付。

    念及此处,见差不多已是到了那道人百丈之外,便就挪运法力,待积蓄到顶点时,猛然一发剑,登时一溜火光直奔对手而去。

    那道人言道:“原来是溟沧弟子。”起手轻轻一挥,一道金光形如龙尾,横空拍来。

    荀长老自能判断出来,若是按眼前局势发展,自己剑光定能先一步落到对方身上,而自己身着法衣,再加上护身宝光,这随手一击当可挡了下来。

    不过慑于对方名头,这一击想来不会那么简单,念头一动,唤了一只墨玉棋盒飞了出来,到得顶上,口沿朝下,倒下一道宝光,将他笼罩在里。

    而那道人面对剑光飞斩,竟然是不闪不避,只是身周浮起一道罡风,看去随意至极。

    荀长老见此景象,毫不犹豫又添加了三分法力上去。

    剑芒眨眼及身,可却发出锵的一声,好似遇上一层坚实无比的厚鳞,竟是无法斩入。

    那道人连身形也晃动半分。

    荀长老见此人竟是纯凭法力抵挡自己飞剑,不由大吃一惊,恰在此刻,一股无穷猛力轰击上身,噼里啪啦一连串爆响,墨玉棋盒当即破碎裂去,而后是护身宝光,再是身上玉符,最后轰隆一声,整个人被扫飞了出去。

    他一咬舌尖,强行回过神来,便把身形稳住,一看四周,却是骇然发现,这一击非但将身上护身法宝全数击溃,还把他一气拍出了数里,若非身上法衣别有奇效,恐怕已然无了性命。

    心中顿时警凛万分,好在其速不快,下回只要小心提防,再想打中自己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他把心绪平复,把精神振作,再度冲上。

    这次又斗了几合下来,他心中却升起一股久违的无力感。

    对方不愧是一派祖师,哪怕未有任何神通道术在身,自己也拿其毫无办法。

    虽仗着剑遁还能与之稍作纠缠,但身周围渐渐有一股浩大法力围拢,转挪之间越来越是吃力,再如此下去,恐是撑不到百息时间。

    魏子宏也是时刻关注战局,见那道人发出的金光之中带有一抹血色,却是认出了来历。

    此是瑶阴派一门玄功,名为“万源化生功”,练成之后,可把合契外气化入法力之内。由此可生出种种奇效。

    门中玉简记载,易九阳所祭炼的乃是蛟龙之血,是以法力一荡之间,等若放出一头蛟龙,方才打中荀长老那一击好比蛟龙起尾抽来。看去声势不烈,可其威力就算与玄黄大手相比,也是不差分毫。

    他原先也属意此法,想要修持,可后来发现自家无法效仿。

    易九阳这蛟龙之血乃是取自泰衡老祖,是以祭炼出来的法力威力无伦。且还有无上潜力,可他哪里去寻这等几近飞升的凶物来?

    虽是知晓此法源流,可此刻他需全力抹除真识,无法开口提醒,只能指望荀长老自家挺过去了,

    手中一件件法宝被毁了去。直到第六件法宝时,突然心底有一股奇异感觉涌出。

    与此同时,天中那道人忽然回头过来,深深看了他一眼,额头正中忽睁一目,就有一道神光飞出,向他射来。

    魏子宏一惊。方欲躲避,可忽然间一个恍惚,额中神目亦是一睁,那道光华竟然毫无阻碍,自里一钻而入,他身躯忽然一震,顿觉有些站立不稳。

    对面那道人微微一笑,转身向天中迈步而去,不多时,其背影便渐渐消散在虚空之中。

    天中一道火光落下。荀长老挥袖分开遁光,几步上前,一把将他手臂抓住,急道:“你可还好?”

    魏子宏晃了晃脑袋,似是察觉神魂之中多了什么东西。但具体却又说不清楚,法力一转,把体内异状平复下去,道:“荀长老放心,晚辈无碍。”

    荀长老认真打量他几眼,确认确实无事,这才放心,看了看四周,见一阵门悬在半空,便道:“魏真人,破去显象,这阴神阵对我二人已是无碍,可自如穿行,可他人要过得此处,看来仍是要从此间走上一遭了。”

    魏子宏言道:“既是如此,我等出去,将此间情形告知师姐,也好让他们有个防备。”

    荀长老也是同意,他们固然可以此刻再往前走,可后路无人接应,那必是会陷入重敌围困之中。

    商量稳妥后,二人便驾遁光自阵门飞出。

    到了外间,荀长老却是把遁光放缓,侧首过来道:“魏真人,老道有一言与你说。”

    魏子宏也是缓下身形,道:“荀长老请讲。”

    荀长老道:“我观你身上法宝甚多,以此击敌,固然无往不利,但此毕竟非是正途,如今失了几件,反是好事。”

    魏子宏知此是此老见自己失了不少法宝,是以出言安慰,但其中又不无道理,于是拱手道:“荀长老放心,晚辈知晓其中的厉害,此战之后,除了平日常用,余者皆会封禁收起。”

    法宝平日也需人祭炼,几十件法宝,足以让他平日把精力耗在此上,没了功夫去正经修持了,道行才是自家根本,孰轻孰重,他自然分得清楚。

    荀长老点首言道:“魏真人天资禀赋俱佳,心中自有权衡,却是老道我多嘴了。”

    魏子宏忙谦言几句。

    言语既毕,二人再度加快遁光,朝数十里外的星枢飞宫投去。

    凤来山前,天中灵机震动,继而罡云倏尔一分,自半空中挪遁出来一艘金凤飞舟。

    舟上站有二十余人,为首一人却是一名花信女子,面貌秀美,朱唇一点,头梳高髻,着广袖狐尾衣,身披长帛,腰束瑶文丝绦,她美眸扫看四周,道:“多亏了这虚空挪遁之物,省了半日路程,能得以及时赶至。”

    身后上来一名女修士言道:“陆师姐,溟沧派正在与攻打那处魔穴,我等是否迟上一些,等双方力竭之后,再行上去?”

    陆师姐断然否定,凝声道:“这处魔穴就在我元阳派左近,一旦凝成,后患无穷,无论如何也要设法拔除,相助溟沧派,也就等若相助自己,传我谕令,起全力赶路,往援溟沧同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