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三十三章 两真镇魔穴 四重大圆满
    这股灵机毫无阻碍地往魔穴深处压下,恰似劈山开海,势若奔雷,堂堂皇皇而来,轻易就将这魔穴之中的灵机向两边拨去,自上下开出一条大路来。

    少顷,四溢云光之中,现出一个骑鹤道人。

    一袭白色道袍,头不戴冠,只道髻一束,身背后清气上蒸,霜云蔽空,内中有山峦虚影若隐若现。

    张衍望见来人,打个稽首,道:“弟子见过沈真人。”

    沈柏霜到了近处,上下看了他一眼,起手虚虚一抬,神色和缓道:“不必多礼。”

    他看向四周,不觉点首道:“洲中有一处灵穴异动与此处颇是相同,想来也是真穴了,呵,未想到此番竟然有两处魔穴出世,我玄门倒是让魔宗算计了一回。”

    灵机变动,固然使得魔穴凝化之速快上许多,但此事连魔宗事先也未曾预料到,虚穴之中灵机虽也随之变化,但却慢了一步,这却是露出了破绽。

    只是眼下玄门一方还不能确定此是否是魔宗故意设局,是以还有所顾虑,但溟沧派这里却是不同,因张衍拿下一处真穴,因而能够认准另一处异动魔穴亦是为真。

    张衍听闻,心下微动,道:“沈真人所言那处真穴,可是在凤来山西?”

    沈柏霜笑道:“正是那处,你先前兵分两路,此举做得甚好,若我溟沧派此回能一举镇灭两处魔穴,此皆是你的功劳。”

    实则张衍打斗杀百里青殷,放在门中,亦是奇功一件,不过其在血魄宗中地位虽高。也还是元婴修士,尚还不值得他这位洞天真人拿出来说。

    张衍并不居功,只道:“弟子不过侥幸而已。”

    沈柏霜摆了摆手,沉声道:“不必过谦,换了他人。可未必有你这份决断和胆魄。”

    说到此处,他语声稍顿,“我出来之时,有人托我问你一句,下来你欲如何打算?是就此回了山门叙功,还是洲中驰援?”

    张衍略一琢磨。便辨出其中隐含的意思来,不由一笑,道:“可是诸位真人的意思?”

    十大弟子除他之外,其余九人也是一样欲在此战中获取功劳,此意明显是在暗示,他既已打下一处真穴。那不如早些回去,不要一人把功劳都占尽了。

    沈柏霜淡声道:“以你今日为山门立下的功劳,回去之后,门中必会倾力助你成就洞天,不过你若不愿,也也不会有人来强逼于你。”

    张衍转了转念,道:“弟子此番攻打魔穴。却血魄宗抵御之力并不如何强,半路就把人手撤走,只有百里青殷一人战至最后,可见其并不愿死守此处。”

    沈柏霜听此一言,稍作沉吟,便把目光投来,“你是说六大魔宗有一舍一取之意?”

    张衍点首道:“极有可能,数千载才等来的机缘,魔宗一方哪会轻易舍弃?既然这处空虚,那另一处必会拼力死守。弟子恐韩师兄他们应付不了,当前去施援。”

    沈柏霜目注他道:“你若不去,就此折返山门,便是那一路多些伤亡,也怪不到你的头上。可你若去得,如是拿不下那处魔穴,却要担下所有罪责,你可想清楚了?”

    张衍微微一笑,道:“弟子为此次主事之人,此事自当有始有终,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沈柏霜欣然颌首,道:“好!你既已决定,那便放手去做,先前那株清灵香已是用去,我便再给你一株。”

    他伸手一抖,将一只玉匣抛来。

    张衍伸手接了过来,灵机一转,却发现内中不止清灵香,似还有存有他物,他心中一动,收入袖中,正要动身,沈柏霜却又把他喊住,道:“慢来,且待我等镇灭了这处魔穴,你再上路不迟。”

    张衍讶道:“真人可是有事需交代弟子去办?”

    沈柏霜笑道:“非是如此,你当知晓,这魔穴散去后,当会留下元炉丹玉,这可是好物,不过若是拿回门中,那便没你的份了,还不如在此下手。”

    张衍一笑,道:“那弟子就先行谢过沈师叔了。

    沈柏霜正声道:“不必谢我,此你应得之物。”

    说到此处,他忽然朝外一望,目中透出一缕神光,道:“杜真人和彭真人也到了,我三人这便要镇压魔穴,只是稍候动手时需尽全力,恐是照拂不到你,你且到外间等候,去得远些,免受波及。”

    张衍也是察觉到有两道惊人气机往此处而来,他神色一肃,打个稽首,依言往外走,出了地穴之后,驱使飞剑,往远处飞遁。

    去得约莫有千里之地后,他忽听得身后一声塌天般的震响,回首一看,见那地穴之中积蓄起来的庞大灵机仿佛一瞬间都被逼了出来,天地间形成了一个大漏斗,看那模样,足有数百里,连天接地,好似龙吸鲸吞一般,所有散去灵气皆是被带动起来。

    随后三道惊天法相冲天而起,一为撑天山岳,一是炎炎炫烟,一似金霞渊薮,却是各占一方,互不相扰,灵光之盛,几是将整片天空都是遮住。

    张衍此刻便是身在千里之外,但那外泄出来的罡风灵息亦是扯得他身形微晃。虽已不是首次得见洞天真人出手,可仍是让他心生感叹。

    传闻上古之时,大德之士与天妖斗法,打得天崩地陷,江海倒倾,显然不是虚语。

    看了许久之后,他转身而去,在附近找了一处山头落下,以神通之力开辟了出了一处洞府,随后入到里间,来至一块石上坐定。

    先把前沈柏霜所赠玉匣拿出,打开一看,见内中除了一支清灵香外,还有一枚玉符,拿了出来,仔细一辨,面上浮出若有所思之色,点了点头,将玉匣重又盖起,郑重收入囊中。

    随后把袖一甩,抛出一面面阵旗,落在洞门前,法诀一拿,就将洞府封闭,又把乾坤叶唤了出来,此宝到了头顶之上,霎时垂下一缕金帘,将他所坐丈许之地俱是是罩住。

    他轻轻一抬手,荡起一道水光,再是心神一引,九摄伏魔简自眉心窍中飞出,落入水光之中。

    过去约莫一个时辰,但闻一声欢畅至极清鸣,魔简自里飞出,而后化一道玉虹在他身边绕旋飞走,显是欢呼雀跃。

    张衍微微一笑,这一次攻打魔穴,他共是打杀了十三名元婴修士,其中只元婴三重境大修士就有二人,对魔简来说,此番收纳来的精气可谓丰盛无比。

    他预感此回往赴凤来山,恐是凶险程度远胜以往,哪怕能提升些许实力也是好的,而如此多的精气,却是足够自己迈入参神契四重圆满之境了。

    伸手出去,魔简乖觉无比地落入掌心之中,轻轻握住,身躯不由一震,霎时间,一股庞大如江河的精气便反哺入他身躯之内。

    与此同时,连他未曾察觉,随气机凝聚,背后竟是渐渐浮现出一尊淡至几不可见凶狞魔像来。

    一晃之间,就是六个时辰过去。

    他缓缓睁目,法力一转,似在感应什么,半晌之后,心下略觉遗憾,暗道:“果与常法不同,我虽已修至四重圆满之地,但却未得什么神通道术。”

    参神契玄功虽是走得力道之途,可他也是知晓,两者其实截然不同。不但源流迥异,连修行之法也是天差地别,寻常力道功法虽在修至圆满时,会自感一门神通之术,可他却未必能得了。

    他正待把魔简收起,可就在这时,魔简却是轻轻一震,似是不愿回去。

    他微微有些诧异,目光下移,起了灵机往里一转,脑海中居然浮现出一篇法诀来。

    “这是……”

    张衍事先也未想到,自己未曾在修至圆满时感应神通,魔简却是传了一门法诀来。

    仔细看了下来,微觉可惜,此法虽也不失一门厉害神通,但不是旦夕可成,眼下却无暇去练,只得此番事了之后,再行参悟了。

    他将魔简收起,去了洞府门前禁制,自里步出。

    前方那煊天赫地的灵气已然渐渐被抚平下去,想是用不了多久就可彻底平息。

    他纵身来至山头之上,耐心等候。

    半个时辰后,就见一道白光飞至,耳畔有声音响起道:“这丹玉有不少玄妙之处,你现下还用不到,且先收好了,来日自能明白。”

    张衍探手接下,对着北方行了一礼,便驾起剑光,冲天而去,过不多时,轰隆一声,撞入极天,便驾得罡风,往凤来山方向一路飞驰而去。

    这一番急趋猛赶,大概到了午时,他已是行了一半路程,这时忽然心有所感,把身一顿,抬头一瞧,就见上方垂下一道横长数里幡旗,在前招摇飘荡,其上似有无数冤魂厉魄呼号。

    自那幡旗中出来一名麻衣老道,手托一盅,扶有一根枯木杖,对一个稽首道:“张真人,许久不见了。”

    张衍一见,却也识得,淡声还礼道:“原来是九灵宗蔡长老。”

    蔡德延抚须道:“蔡某今奉门中之命,在此拦阻张道友,蔡某虽自负手段,却未必能拦住道友,道友看如此可好,只要你愿在此处等上一日,蔡某情愿奉上一件至宝,如此就可免却一场争杀无谓拼杀。”

    ……

    ……

    PS:标题是应该“三真镇魔穴”,不过发了就没法改了,明天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