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十八章 全月半阳 浑光鉴影
    辛道人吞下二人后,立感一股美妙滋味涌遍周身,法力陡长,忍不住仰天咆哮一声,眼中也是透出一股不类修道人的嗜血疯狂之色,身躯猛然一抖,化出千余头血魄,顷刻占据了大片天幕。

    张衍把这一幕看在眼中,他微微一眯眼,对方本是虚弱,吞了不知何人尸身后,血气却又复完满,虽对自己威胁不大,但若放任不管,却也是一桩麻烦,尤其与百里青殷联手合攻,更不易对付,需得先行设法除去。

    只是此人化为魔躯之后,飞遁之速还在自己之上,不可主动去寻,唯有诱其来攻,才好了结。

    他在脑海中快速盘算了一遍,便立刻就有了对策。

    浑身法力翻腾,无数灵气自四处汇来,顷刻间把玄黄大手凝显,再发力一催,便朝着血云轰然拍落。

    这一击并未如何蓄势,出手极快,与方才大为迥异。

    百里青殷在下方见了,亦是毫不示弱,低喝一声,两只血云大掌翻空相迎。

    辛道人在旁见有空隙可钻,忍不住纵躯向前,再次冲上。

    张衍等得便是这一刻,心下冷笑一声,袖袍之中忽然飞出一物,白光一道到了他头顶之上,观去好似一块打磨光滑的玉片,薄如纸翼,剔透莹润。

    这地穴之中,忽有耀眼光华闪了一闪,好似大日临空,霎时扫遍全场,将此间一切物事映照得纤毫毕现。

    张衍目光瞥去,此刻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千头血魄皆为血气一团,其中唯有一头面目清晰。不似同类。

    被那光华照中之时,辛道人升起一股莫名感应,好似自己所有外壳被尽皆剥去,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此为沈柏霜所赐“浑光鉴影”,魔宗修士纵有万千化身,但在此宝之下,皆是无可隐藏。

    张衍寻得辛道人真身所在,紧跟着就起两指夹出一张法符。轻轻一抖,倏尔在天中展开,化为一高有百五十丈的玄色大符,磅礴法力滚滚涌出。

    刹那间,数里方圆之内,所有灵机皆被定住!

    辛道人猝不及防,身躯一僵。登时被定在了半空中。他乍然遭遇此等情况,第一个念头便是自己被困入了禁锁天地之中,忙起了解咒,然而施为之下,却是发现全然无用,心下一惊。欲待起“微尘过影”之术,把法身转去他处。

    可一念方起,却是大骇不已,身躯之内的法力好似一潭死水,居然丝毫搬挪不动。

    修士斗法之时。任何疏忽错漏迟疑都足以致命,遑论这片刻耽搁。

    张衍捉到机会。哪会错过,当即运足了法力,背后飞出一道金光,好似细细一线,在场中只闪动一闪,便即消隐。

    辛道人怔怔站着不动,少顷,一只淡淡魔头影子自身上掠过,无声咆哮一声,便消散而去,他身形剧烈一颤,便闻一声崩响,爆散为无数乌黑血块,如雨点落下。

    同一时刻,漫天血魄分身也是恰如水中倒影遭微风吹皱,纷纷破碎。

    张衍把袍袖一荡,身后滔滔水光形如潮涨,向上一个冲卷,就将所有精气血块俱都裹入里间。

    百里青殷见此,不觉眉头一皱。

    才送了师氏夫妇二人供给辛道人吞食,哪知过去还未有百息,其便殒命,先前所为等若徒费手脚。

    他顿时感觉到,自己在与张衍的比斗中失了一局。

    少了一名三重境大修士从旁牵制,应付起来就不免有些勉强,想要稳住局面,那就只有动用先前准备的后手了。

    他自袖中拿了一只琉璃玉壶出来,掀开壶盖,对天一晃,自里喷出一缕红烟,等其上得天际,对着瓶口轻轻吹了一口气,烟气一荡,晃出万数血魄。

    他起手一拨,一股狂风涌来,就将之尽数送至血云之外。

    这些血魄乃是用地底捉来魔头祭炼而出,非是他自身精血法力转化所得,内中也并无神魂,不受他束缚,但因此也维持了魔物本性,凶残暴虐,无惧生死,一入半空,见得张衍这个生人在此,立时不管不顾上来扑咬。

    百里青殷心下清楚,只这些血魄是奈何不了张衍的,不过此刻拿了出来,也非为克敌,不过上去拖住张衍片刻而已,自己好腾出手来施展法诀。

    口中念了一句秘咒,骈指往胸口一点,忽然间,场中传来铮的一声吗鸣响,好似是利刃出鞘之音,一把有虚虚血刀浮现半空,对着他颈脖就是一斩,刀影过处,当即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了右手边。

    此门神通名为“全月半阳”,以此法可斩下一个法力分身。

    这可非是那些寻常血魄可比,而是占了自身一半法力,小半神魂。

    凡他所会得神通道术,这具分身皆是通晓,可以说与真身几无二致。

    因他法力为魔宗同辈第一,这神通一出,便就等若以二敌一,以此法对付寻常三重境修士,那几无失败可能,但用来对付张衍,他却还嫌不够。

    心意一动,那头分身忽然俯下身来,凑着血井井口,猛吸了一口,内中血水顿时又下降了一大截。

    他不为所动,起手一指,这法宝飞起,到了上空,再斜斜朝下一倾,血水自里泊泊流出,他仰脖凑去,当即灌下不少下去,待躯内精足气满,这才停下。

    这井中之水本是感气便可增补法力,而现在却是直接饮下,不论分身本尊,一时间俱都法力尽复。只是现下只余下两指厚,已然用不了几回,无法如先前一般挥霍了。

    但他却是不慌,血魄宗中自有法门可吸食玄门修士元灵精血为己用,血玉烟罗阵中尚还困有三人,皆是三重境大修士,对他来说不啻大补之药,届时只消借神通之术除了去,就可拿来补益己身,如此还可支撑一段时间。

    眼下分身虽成,可他并不急着驱使上前,斗法亦讲究策略进退,对出手时机的把握尤为重要,此般杀招留在关键时候放出,却是远比仓促上阵来得有用。

    这时天中,张衍举动从容,只驱使水行光来回一冲,就将那万头血魄扫荡干净,随后负手身后,朝下看去,目光微微闪动。

    先前几次攻袭,对手莫不是以力对力,想方设法不令自己攻袭落到血云之中,说明此法应对正确,足以对其构成威胁。

    既是如此,他也不准备更换手段。

    身躯之中法力一阵流转,大手虚影显然出来,再缓缓凝实,只是此次,却比前番所施大了足有一倍。

    这等堂堂正正的碰撞,看得就是谁人法力更高,强即是强,弱即是弱,来不得半点虚假,

    对方纵然有手段可以化解,却也同样耗损法力,纵可解一时之危,却也又改变不了大局。

    他一声大喝,把灵机鼓荡,便把其悍然朝下按去。

    百里青殷见此回出手,威势前所未见,似是动了真章,心下一凛,却是不欲硬接。

    俄顷,玄黄大手轰落至下方,就在与血云相触的瞬间,他吐气开声,起法力一运,又一次以物代形之术把全数威能迁转了出去。

    这回他所选之人。乃是南华派袁子嵘。

    这刻此人身边正有九只有异兽精魄围绕,面对汹汹来袭的血魄应付自如,

    他表情虽是看去轻松,心中却已是萌生退意。

    他来此是为镇灭魔穴,可困在此间迟迟不得出去,纵然无损,于大局却是无补,随着时间推移,成事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小。

    正思索时,忽然旁侧碧蟾与白毛犬一同嘶鸣起来,其声凄厉无比。

    猛然间,他察觉一股庞大至不可思议的法力凭空降下,似要将自己压扁挤垮,神情顿时为之大变。

    在这生死关头,他狂喊一声,不顾一切把所有法力调动起来,一瞬间,自他身上忽然显现出一只支天撑地的鼋龟虚影,背甲往上一顶,竟是生生把那股大力扛住了。

    过不多时,那股大力终是徐徐散去,他却是神情萎靡,两目无神,显是元气耗损过重,因全副心神放在应付此一击上,不经意间,又有不少血雨落在了他身上。

    他原先只是以为这不过是污秽之物,并未十分在意,可方才吃过一次亏,顿时起了警惕之心。

    思来想去,发现若当真是这些血雨在作祟,自己如何对付,也难保不失手,唯有及早退走方是上策,心下暗叹一声,道:“几位道兄,袁某已是尽力,而今局势不妙,只能先走一步了。”

    拿定主意,他也是果断,当即撮唇一吹,一条百丈长的蛟龙忽从眉心之中飞出,把他身躯裹住,竟视诸般阻碍如无误,轰隆一声,自血云之中冲出,再蛮横无比的撞开前路,出了地穴后,往天中一腾,眨眼飞去无踪,只留下袅袅龙吟之声。

    他离去未久,就在那被撞开沟壑中,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庞大灵机灌入进来,直往地穴中去。

    与此同时,好似推波助澜一般,此间所有灵机流动骤急,轰轰有声,生生快了一倍有余。

    百里青殷先是一怔,继而猛然朝天看去,眼中流露出一丝狂喜之色,“果是气运在我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