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十七章 玄手斗法力 亡魂驱魔魄
    霎时间,仿佛一条蛰伏沉睡已久的大蟒醒来,在地底使全力扭动了一下身躯,此刻地表上方,方圆百里内竟是自传出隆隆沉闷回响,裂开了几道深深沟壑。

    两只大手一同溃散,一化血气,一化黄烟,天地顿化为一赤一黄,漫漫荡开。

    只是过得几息,又同时凝聚团集。

    下一刻,重又轰击在了一处。

    轰隆!

    这一回比上次更为猛烈,不但大手齐齐散开,连带两相交击的狂猛罡风往四面八方扩散,以至于自四方奔腾而来的灵机气河也因此断流了一刹那。

    但两边施法之人似皆是不愿收手,再度把大手凝合出来,又上前对撞交击,这一回,却是打完又散,散而又聚,一连对拼了十数次,仍是不分胜负。

    此番动静震得整个地穴颤动,宽广洞厅之内,无数断石泥土剥落崩塌,几有将这处掩埋淹没之势。

    张衍站在在高空之上,大袖飘摆,俯视下方。

    自他丹成一品以来,法力之深厚,同辈中无人可比,少有对手敢与他正面硬撼的。

    这一次对手却是主动挑起比拼法力,却是正合他意。

    血魄宗中能做到此点的,此辈除了号称法力第一的百里青殷,想来无有他人了。

    他能感应到,这团血云之下方灵机沛然莫测,想是能够从此处直达灵穴,然而在他到来之前,这里却丝毫没有任何斗法迹象。

    那么即是说,先前来此的乔正道等五人,要么已是被血魄宗修士收拾了,要么就是止步于此,被围困在了这座似阵非阵的所在之中。

    血云深处,百里青殷负手立于血莲之上,身躯笔直,神情却是稍显凝重。

    今次无论所在之地。还是斗法方式,可以说皆是由他所选,再加魔宗气数正盛,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一概不缺。

    自他开脉之后,便就修习血云大手这门道术,到了如今,早已臻至倏忽凝聚。施放自如的境地。

    往常遇到敌手,只消分化血魄四面围困,封锁去路,再起大手拍去,就便可一举奠定胜局。

    这非是说他斗法之能粗陋,而只是充分利用了自身法力强横的长处。走得乃是以法力强压对手的路数。

    然而方才比拼下来,身前“血井”却是降下了一大截,这仅仅只是数十对撼而已,所耗去的法力,却比方才对付乔正道等五人还要多,可以想见,假使无有此宝及事先准备的其他手段。似此举若再来得多次,恐是难以支撑过一日去。

    正他思索是否要提前使出应对手段之际,却见一道虹光自旁成石隙之中杀出,直往张衍所在杀去,其遁光之快,着实匪夷所思。

    他目光一闪,“辛长老?”

    方才谭长老引弟子退走他也知晓,原以为张衍来得此处。辛道人应已战死,却不想却是暗中藏在了暗处等待机会。

    他精神一振,若是有一名三重境修士从旁协助,助他牵制对手,那么支撑过去的把握便就大了许多。

    当即伸手一点,一道血箭朝上射去,到了百丈远后。逐渐淡去,出得一里之外,已是转化为无形之质。

    而后大袖一抖,不断把法力运转。顶上虚空处,先是有两团血云翻滚,过得少时,就有一对血色大手凝成,缓缓把五指舒展开来。

    辛道人方才奈何不了大巍云阙,只是早一步来得此地,暗藏在了一边,本想等到张衍与百里青殷交上手的时候上前突袭,可两方这一碰撞,却发现在绝强法力激荡之下,他根本无法近前。

    此刻瞅准空隙,却是哪肯放过,只要沾得他周身血光一点,任凭对方法力再高,也可在顷刻间夺其血肉。

    张衍适才为及时冲入魔穴深处,未曾去理会辛道人,知晓此人定不会甘心,是以哪怕与百里青殷比拼时,也是时刻防范四周,此刻其甫一动作,他便立刻有所感应。可方欲抵御,耳畔却是传来清鸿剑丸一声清鸣。

    他心下一动,当即收手,脚下一转,身影骤然自原处消失,几乎就在他挪开同时,一支血箭他原先所在之处穿了过去,忽的一声,直直没入了地穴深处。

    千丈之外,张衍身形又是显现出来,同时背后水行真光扬起,哗啦一声奔涌而出,如一条玉龙盘旋而上,环绕身侧。

    恰在此际,下方又有动静,血云一涌,就见两只血色探出,一左一右向他抓来。

    辛道人看出机会来了,为防他再次挪遁,伸手一抓,施展了一个禁锁天地之术。

    张衍微微一笑,随手将禁术解了去,再一声清喝,一道苍翠碧芒自脚下拔起,霎时冲上高空,堪堪将两只即将合拢的大手抵住,而后如开枝散叶也似,不断分化出一缕缕细小绿光,向外扩张,竟是将其缓缓推挤开来。

    辛道人待要再冲,忽然气息一滞,心下一凛,明白是自己连续运转法力,导致魔魄反复噬咬自己神魂,恐已法如方才一般正面进袭了,这片刻耽搁,看似无碍,可实则出手的最佳时机已失,他无奈之下,只得朝外圈转开。

    百里青殷留意辛道人所化遁光黯淡下去,知晓他已支撑不了多久了,用不了盏茶功夫就会彻底消亡。

    他在血云之中,与张衍相隔数十里,只有寥寥一二手段能对后者造成威胁,而对方玄黄大手若是拍来,却是不得不以血云大手硬接。

    此等情况下,有一个同辈修士在旁边牵制,局面却要好上太多,故而现下还少不得此人。

    他为血魄宗此辈大弟子,自是深悉血煞魔魄的底细。

    修士使出此法后,全身血肉化尽,按常理只有两刻好活,但只要吸纳了新鲜血肉神魂,补益自身,却可稍加延长存世时间,所吞修士道行越高,则效用越强。

    而他血云之中,恰是困有五名大修士,皆是被他种下了“借物代形”神通,正可取其一二,供其吞食。

    不过如此施为,亦有一个弊端,神智会慢慢丧失,用不多久,最终变为只知吞噬血肉,不分敌我的真正魔物。

    对此他却并不在乎,哪怕真正到了那一步,魔魄也是进不来他这片“血玉烟罗”中的,只会不停寻张衍麻烦。

    张衍此刻稳住局面之后,轻轻一抬袖,自肩头两侧各一道赤色火光腾起,火借木生,其势骤然大盛,如两翅火翼一扇,登时将两只血手燃作飞灰。

    同时黄烟徐徐漫来,大有数十里的玄黄大手背后头顶出来。

    他判断下方应是一座似阵,除了法宝之外,除非冲入其中,不然就需法力在外攻破。

    既然到了这一步,根本不用去思虑其他,只要鼓荡起周身法力,将对手强压下去便可!

    于是法力一转,玄黄大手五指大张,带着轰轰如雷之声,又一次向下压来。

    百里青殷目现精芒,紧紧盯着落下大手,就在其击打在血云之上的一刹那,他手中掐动了一古怪法诀,却是把“借物代形”之术施展了出来。

    他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冲来法力骤然不见,这威势狂猛的一击居然消散于无形之中。

    此刻血云一侧,师氏夫妇正与数十只血魄厮杀,对他们而言,本是游刃有余,可突然之间,身上法衣却是暴起灵光亮芒,随后衣袖上金纹法禁全数破碎,不但如此,连两人所携玉佩金珠亦是一起崩散,身躯如遭锤砸,齐齐吐出了一口鲜血。

    张衍这一击何等强横,可因百里青殷神通之故,威力却是全数转嫁在了他们夫妇二人头上,就算护身衣袍也遮护不住,当即深受重创。

    二人此刻正与血魄争斗,露出这一破绽,空门大露,围绕在四侧的数十血魄哪会放过,顿时一起啸叫冲上。

    师寒山勉强振作,因不及守御,只得转动法力,再次吐出一口精血,血沫喷出,倏尔凝化为一柄精气小剑,绕着身躯一转,就将来袭血魄全数斩断。

    可施展此术后,他脸上再无半点血色,身躯摇晃,似已驾不住罡风,随时可能跌落,萧月此刻稍稍缓过劲来,见他如此,登时花容失色,不顾擦拭唇角血迹,将他一把扶住,惶急道:“夫君,你怎样了?”

    师寒山颤声道:“快祭师门宝符。”

    萧月也晓得生死关头,未敢迟疑,正要自香囊中拿出宝符,可还未等拿了出来,一枚青色玉珠无声无息自暗处飞来,正正砸在了她的背上,

    两人而今身受重伤,感应已是大不如平常时候,祸难珠又是极擅隐匿,因而未曾察觉,这一砸之下,不但将她衣袍上最后一点灵光击去,还将身躯洞穿,自前胸飞出,进而打在了师寒山颈脖之间,咔嚓一声,竟是将他头颅打飞,夫妇二人几乎同时毙命。

    百里青殷看得真切,暗起法力一拿,将二人身躯连带元灵自阵中摄出,而后向外一扔,传音道:“辛长老,此有两具元婴三重修士尸骨,且接好了。”

    辛道人远远闻得血腥气,顿觉身心一阵悸动,立时循着尸骸所在急速遁来,待见得尸身之后,当即合身一扑,血光一卷,就将二人筋骨血肉尽数化入魔躯之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