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十六章 血煞魔魄 云宫闯关
    张衍打破第九座图后,乘剑光转至上空,此刻面前只余一座阵图挡路,只要上前打破,就可直入魔穴深处。

    只是方要动手,忽然自侧前方有传来异样动静。

    举目一看,却见一道宽有三丈许的强猛血光自地拔起,朝着他这处飞来。

    只从气机上分辨,他就知此人道行绝不逊于自己。

    此是到他得此地后所遇到的第一位元婴三重境修士,料来不是等闲人物,故而止住前冲之势,脚下轻轻一跺,一条大浪奔涌而出,横铺在了面前。

    辛道人飞至途中,身上血肉居然逐渐干枯渐褪去,先是面目颈脖,再是躯壳四肢,露出里间森森白骨。到了最后,连整副骨筋亦是化去,变作一头嘶啸震空,狰厉狞恶的血魄,周身上下,更是缠有一缕缕浓稠血光。

    此是他舍去全身血肉,喂养出来的一头“血煞魔魄”,同时灭其灵性,以自己法身与之相合,进而便可驭之与人斗法。

    此法一成,已是不惧寻常法宝,且飞遁更为迅捷,甚至比那剑遁之术还要高上一筹,尤其身上血光,只需沾染敌身,就可吞尽其精血,化为自身法力,可谓凶横无伦。

    但如此魔物,他便是以精血祭炼出来,要想驱用自如,还需时时刻刻以元灵喂养,是以至多只能存世两刻而已。

    瞧那道血光呼啸飞来,张衍自不会被动应敌。展袖一甩,一道剑光自正面杀去。

    他看得出来,对方似有拼命之意,一名婴三重境修士如是不在乎自身性命,决意以死相拼,那其所能展出的威能绝然不可小视,而此一剑旨在试探。

    只是剑光落下,那血光居然拔身一长,如游鱼一般,轻而易举就躲了过去。

    剑光忽然一抖。霎时分开十几道。追了上去,有数道从中辛道人身躯之中穿了过去,然而他晃了晃身,却是丝毫未损。

    若按常理。此刻该当趁势突进。掌握主动之势。可他却并不上来,只是围着张衍身侧那条水光大浪绕转一圈,便往远处退走。

    他肉身虽去。但心性未失,天下无有破不了的神通道术,就算得了魔魄在身,可他也不认为自己就能占得上风了。

    他之目的是为延阻张衍脚步,时间拖得越久,那百里青殷的布置就越是周全,若是能拖到后者借灵穴成就洞天,那便是不胜而胜了。

    而此刻只需把握住遁法迅疾的优势,在外游走,就能牵制威慑对手,而适才故意现出自身遁速,正是要使张衍有所顾忌。

    张衍见其遁法如此之快,且还无惧剑光劈斩,亦是微讶,不过他手段颇多,若对方只此一点长处,应付起来倒也不难。

    他心念稍稍一转,已是有了对策。

    心意一动,剑丸倏尔震动,化了数十道剑光飞去四下,随后不去理会对方,反而驾起罡风,往前方阵图行去。

    此是他故意设下一个陷阱,若是对方敢突入进来,大就可把其圈入了剑阵之中收拾。

    辛道人固然道行深湛,却因寿数剩不多少,如今论及法力,还不及封清平等后进之辈,但他斗法经验尚有一些,一眼出此举暗藏杀机,把身躯一晃,分出一头血魄分身来,将之留在原处,而后奋身腾起,化一道血虹往里冲来。

    张衍起指一划,一道剑圈平地升起,“神光一气剑阵”经他二十余载磨练,几随心意而动,顷刻间就将其圈住,而后法力一催,阵中飞起一道灼亮神光,朝其斩去。

    这剑光非同小可,内含一道可斩神魂金行真光在内,要是对方被大意劈中,十有八九可取其性命。

    辛道人心头忽起一阵警兆,在金光及身之前,哼了一声,当即起了“微尘过影”之术,身躯骤然自原处消失无踪。

    张衍血魄宗弟子前后数次交手,其中以封清平道行最深,手段最为诡谲高妙,因而印象颇深,而眼前这名对手所施手段,与上回比斗中所见颇为相似,能在片刻之间,把法身转至另一头血魄分身之上,此回显是剑阵无功而回了。

    不过他却并不在意,神光剑阵随手可以为之,再兼外有水行真光护持,内圈外圈皆是守得风雨不透,任凭对手分化多少血魄来闯,也可反手破去,自己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如是对手不介意耗费法力反复施展神通,他也乐意奉陪。

    等了片刻,见其不再上来,朝那头魔魄淡淡看了一眼,便把袖一摆,鼓起罡风,往前方阵图中投入进去。

    辛道人方才逃开之后,却是站在原处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看着他直往阵图中去,并不上前阻拦。

    直到张衍身影没入阵中之后,他才回过身来,对着远处崖上道:“谭长老,我稍候要施展厉害手段,且待弟子远远退去,免得误伤了你等。”

    谭长老沉吟了一会儿,对身边人道:“退吧。”

    实则血魄宗接受了九灵宗计策之后,已是不太愿意把门中力量消耗在此,选他来主持此地局面,就是看中他谨慎稳重,事先还特意交代过要见机行事。

    但他昔日曾欠百里青殷一个人情,不得不还,是以出了大力阻拦,而今次一战下来,接连亡故十余名元婴修士,眼看还有一名元婴三重境大修士也要折损在此,恐已是到了门中最后底线了。

    未来百里青殷能成洞天,那一切皆是好说,要是失败,那么追究下来,他也脱不了干系。况且以手中的力量,便是上去,不过徒然送死而已,也就没有必要再拖在此处了。

    他下令之后,身旁千多名弟子如释重负。各起遁光,纷纷往灵穴深处退走。

    不到十来呼吸,此间所有血魄宗弟子已是走得一干二净。

    辛道人把身一晃,化作上万头血魄,分布阵图四周。同时自衣袖内取了两百多粒“元罡雷珠”出来,暗持在手,准备待张衍出阵之后,一气投了下去,自忖便是伤不得其人,也可打其一个措手不及。到时就可趁隙伤敌。

    等了半柱香。地穴之内灵机乍然喧腾,轰然响声中,血魄宗摆在此处的最后一座阵图也是被一股浩荡法力撕扯开来。

    辛道人瞪着一双血红凶眸,盯着里间直瞄。

    过有片刻。忽见一虹剑芒自里穿出。他再不迟疑。狂喝一声,四面八方万余头血魄发声咆哮,齐齐朝着那处冲去。

    张衍见得此景。目光一闪,把剑光一按,止住身形前冲之势,随后面前真光一冲,继而浪潮声大作,轰然一卷之下,飞来血魄都是被收入进去。

    辛道人抓住这个短暂时机,一挥手,将所有雷珠朝下投去。

    两百多粒雷珠炸裂之威,足可说得上是惊天动地,寻常元婴一炸之下,就要魂飞魄散,元婴三重境修士,若不防备,也要化为飞灰,水行真光丝毫裹卷不住,浪头一个个炸裂开来,眨眼就被排荡一空。

    辛道人大喜,又运化出了上万头血魄出来,他知晓张衍会小诸天挪移遁法,很可能在危机关头会挪遁出去,此举便是意在封锁退路。

    张衍神情平静,从容在袖口上一弹,打碎了一道符箓,身上大氅立时闪耀出一片清清灵光。

    这法袍乃是溟沧派十大弟子首座方可穿得,上有三道法禁,可抵御三次神通道术攻袭。

    雷珠虽是在身旁不停炸裂,可那清光只轻轻一阵晃动,就挡下了来。

    好一会儿,光烟散去。

    辛道人愕然发现,下方竟是现出一座长宽数百丈的巍峨宫阙,云涌雾聚,灵气氤氲,他不禁失声道:“大巍云阙?”

    此次魔穴之争,非但是修士之间的较量,亦可说是两家底蕴的比拼。

    而溟沧派万载玄门,所祭炼出来的法宝符器数量远胜血魄宗,尤其大魏云阙,连洞天真人一击亦可挡下,仗此硬闯,无人可以阻拦,张衍当然没有理由不用。如此可不必再去理会辛道人的纠缠,可早些到魔穴深处。

    先前因路途之上有阵图禁制摆下,难以前行,现下经他手清理干净之后,已是无了阻碍。

    云阙在天中一震,便朝地穴深处飞去。

    辛道人神情数变,知晓自己拿此物无有任何办法,在原地转了半天念头,忽然纵起血光抢先一步往下方纵去。

    云阙行有一刻之后,张衍朝下一望,却见一片约莫大有四五十里的血云堵在了去路上,以他经验判断,这里间定是有阵法布置,便是云阙往里闯入,也见得能突了出去。

    此处乃是地下,裂虹锥与紫霄神雷网无法与天清之气交接,便是使了出来,也无法发挥出最大威能,唯有另择他法。

    他思忖了一会儿,从容收了大巍云阙回来。

    随后默运玄功,不过片刻,无数黄烟升腾而起,在头顶之上渐渐汇聚成一只大手,且随心意驱使,不断有一道道黄光飞去,使得此手愈加坚凝厚实,到得后来,看去已不是再是雾蒙蒙一团,而是五指宛然,掌中纹路亦是清晰可辨。

    待法力运转到极致后,他一声大喝,已是化作血云大小的玄黄大手就朝下拍落。

    然而此刻,底下血色雾气一阵涌动,朝上蔓延,亦是自里化为一只血红大手,裹着绝**力向上一托。

    轰隆一声,两只大手生生撞在了一处!

    ……

    ……未完待续。。

    ps:大道争锋vip读者qq群书友招募公告

    “天衍大道.魂入九洲”群是由大道的十数位热心读者自发组建的订阅读者专属群,欢迎喜爱大道并对剧情探讨有兴趣的书友加入。

    有意者请与入群联络人—书评区版主“一如伊露维塔(sho露cifer)”私信联系,或者在书评区贴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