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十一章 地阴窟血云遮道
    乔正道看了百里青殷一眼,拦住身后想要动手的几人,镇定言道:“无需慌张,方圆十五里内,并未见得此人踪迹,我等面前的,不过是一头血魄而已。”

    百里青殷不觉一讶,道:“乔道友好眼力。”

    史穆华听闻面前这百里青竟是一头血魄分身到此,却是心下暗凛,对方道术无疑已是到了极高境界,他适才以气机辨别,竟是丝毫分不出真假来。

    不过乔正道一口道出其底细,却是更令他吃惊。

    修士到了元婴三重境后,若是想要查看方圆数里乃至更远范围内的气机,却是先要将对方笼在禁锁天地之术内,可他此前竟是并未察觉到任何灵机变化。

    此刻再是细细一察,这才发现,正有一缕气机盘旋头顶,只是未曾降下,这分明是施术之人已到了御法自如的极高境地,不由忖道:“主父师兄比这乔正道,好似还有所不如。”

    乔正道这时目光平视过去,沉声言道:“百里青殷,我倒是希望你就在近前,那样我便可立刻起剑杀你。”

    到了他此等境界,元阳派命杀之剑可展出十二道剑光,这点距离之内,百里青就算分化神魂抵挡,也是万万来不及。

    百里青殷一声大笑,声音洪亮无比,“贫道极愿领教道友高明,就在前方等候诸位了。”

    乔正道并不答话,把手一挥,数十道剑光如星火迸出,百里青殷一笑,也未曾抵挡,任由那剑光落在身上,只顷刻之间,这头血魄就被绞散了去。

    师寒山移步上来,略显担忧问道:“师兄,我等行踪既是已被发现。下来该如何做?”

    史穆华插言道:“既是魔宗已注意到我等,那么下面路途,可不由灵脉经行之处走动,如此便能避开他们耳目。”

    师韩山夫妇一听,觉得不错,他们有地行神符在身,那些硬岩坚石对他们毫无阻碍。只要往里一钻,魔宗弟子纵使查探,也是毫无头绪可言,如此虽是慢了些,但却胜在稳妥。

    乔正道却是道:“我却认为无需如此,此人若有办法对付我等。便不必出现在此,直接出手就是了,方才应是虚张声势,这地底之下千沟万壑,曲折百回,若无地行神符,极难找到去路。而此符只能支持两刻,若是绕行,谁知能否到及时得魔穴之前?我等万万不可被其吓阻住,反而误了最佳时机。”

    师寒山夫妇对视一眼,齐声道:“大师兄说得是。”

    史穆华虽是心下不太赞同,但元阳派三人占据主导之势,袁子嵘又从不在这等事上说话,便也只好不再开口。

    五人议定之后。依旧借了地行神符,不闪不躲,似是无所顾忌一般,径直往那灵机最为强盛之处纵去。

    百里青殷此刻正坐于灵穴深处,感觉着四周奔涌灵机,与自己似有某种吸引,他虽然表面上虽是平静。但内心深处,却是波澜起伏。

    数载前,浑成教桓真人提出故意放出消息,引得三派北上的策略后。其余四派真人却是认为可行。

    只是此事毕竟是节外生枝,血魄宗若是不同意,诸派也不会刻意强压。

    但血魄宗门内却是为此起了争执,最后温青象力排众议,认为以百里青殷的资质,根本无需急于求成,便是不借魔穴,也有极大机缘成就洞天。

    而以北方那处真穴看似是一极大机缘,但实则暗存隐患。

    西、南两地乃是虚穴,便是挡不住少清、玉霄两派,冥泉、九灵两宗还可及时退去。

    然而血魄宗却需单独硬撼溟沧,因事先能够布置阵法的时间实则太少,所占优势并不大,并不见得能守住灵穴,既是如此,那还不如卖个人情给浑成教,再顺便其余四派讨要些好处。

    出行之前,温青象还特意关照百里青殷,在不敌之时可弃穴而走,不必太过坚持。

    然而百里青殷却有自己的打算。

    似宇文洪阳那般了悟玄机,固然是上法,但此法太难,踏上此路后,到最后能否功成,谁也说不准。而此刻成就洞天的机缘就在眼前,若要他轻易放弃,却也并不甘愿。

    “此处至多只需坚守三日,如我设下计谋能成,未必不能借此得那洞天之位。”

    他正思索时,天中有一道光华飞至,一名血魄宗长老停在他身侧,打个稽首道:“百里师兄,师兄血魄现身之后,乔正道等人并未改换路途,仍是往此处过来。”

    百里青殷哦了一声,面上浮起一抹赞赏之色,道:“乔正道果是元阳派大弟子,关键之时,行事果决,又有胆略,既是如此,就由我亲自出手对付其等。”

    那长老道:“此五人俱为玄门英杰,尤其那乔正道,我方才借法宝暗中窥看,此人纵然法力稍有不及,但道行却丝毫不在师兄之下,师兄当真无需我等帮衬么?”

    百里青殷朗笑道:“我自有办法应付,溟沧张衍随时可能来此,时机紧迫,等不必管我,速去布置法阵。”

    那长老不再劝说,一礼之后,乘起一道血光,往地表上去。

    乔正道五人一路纵光驰骋,就是察觉到两侧有少许魔宗修士躲藏,也丝毫不作理会,只管一味向前。

    再行一刻后,前方却突然有一座阵法横亘面前,却是不得不止住遁光。

    萧月回首言道:“大师兄,可要绕路?”

    乔正道把手一摆,十分沉着道:“不必,魔宗就算比我等先一步入得魔穴,也早不了多少,如此短暂时间内,至多插上些许阵旗罢了,想要布置如何出厉害的法阵,却无有可能。将之打破即可。”

    史穆华看了几眼,讽笑道:“确如乔道兄所言,此阵不过看去厉害,实则外强中干,不堪一击,诸位,且往后退得几步,看小弟破它。”

    其余四人皆知他跟随史真人精研过阵法,乃是此中好手,便依言往后退避。

    史穆华纵身到了那阵法前方,起得三指,轻轻一搓,就见一道烟气飞起,在半空化为一株三尺高下的青树,枝叶繁茂,苍翠欲滴,树冠之中,果实累累,只只皆如拇指大小,看去五光十色,异彩缤纷。

    此宝名为“六实宝树”,虽非真器,但亦是颇为珍奇,上有六种不同果实,每一种皆破解一门道法。

    他把此树轻轻一摇,把那树上青色果实震落下来许多,而后向前一指,道了声:“去!”

    那些青果齐向阵中飞去,不过片刻之后,但见数十道青雷在阵中炸起,此雷炸裂之后,又化无数小雷,且威势不减半分,只是十几呼吸,就变成万千之数,震得这地下一片隆隆声响。

    再有片刻,他把青树一摇,收了回来,此时前方阵法已被彻底毁去,还可见得不少残破阵旗散在四处。

    他满意一笑,做了一个相请手势,道:“诸位,可往前行了。”

    前方阻碍既去,五人再次上路,然而这一回,去得不过一刻,身躯齐齐一震,脸上都是露出可惜之色,却是地行神符法力耗尽。

    乔正道在五人中道行最高,他默默感应了片刻,道:“诸位,距离那处魔穴已是不远了。”

    可虽如此说,但少了神符毕竟不便,在沟壑地窟之中绕转穿行,差不多行出百十里后,却见前方有一团不知道多少大小的血云弥漫,却是把去路堵住了。

    五人不得已再次停下身形。

    史穆华辨认片刻,言道:“此并非阵法,倒像是一门厉害神通。”

    乔正道看着前方,沉声道:“我感应不到此团血云尽处在何方,能一气把神通展出如此之远,怕也唯有百里青殷了。”

    五人商议了一阵后,却认不出这是何等神通道术,遍搜记忆,也找不出半点端倪,不由得心下一沉。

    若是在别处交手,他们定会好好察看一番,若无把握,宁可退走,也不会贸然上前。

    但此刻不同,他们来此目的是为镇压灵穴,无论如何不可能退缩,而且还必得速战速决,因为拖延的越久,对他们越不利。

    而血魄宗一方以逸待劳,拿捏住了他们的短处,所占优势不是一点半点。

    乔正道沉声道:“内中只有百里青殷一人气机,这团血云便是有什么门道,我五人大可闯上一闯。”

    史慕华道:“乔道兄说得是,都已到了此处,莫非还被此吓退不成?必得上前一斗了。”

    师韩山低头想了一想,道:“大师兄,与其我五人一起上前,还不如我夫妇二人前去探路,若有意外,师兄和两位道兄也可及时接应。”

    史穆华当即否定道:“不妥,我等本是人少,若是分散,极可能被个个击破。”

    袁子嵘却是笑了一笑,道:“无需两位亲身犯险,且看小弟施术。”

    他袍袖一甩,一道清气飞出,落地化为一只短尾细腰的白犬,此犬抖了抖身躯,对他轻叫了两声,便蹬云向前,朝阵中冲去。

    南华派修士,到得元婴三重境后,可身携一十八种奇兽,此时不似初入元婴境时那般只能勉力驱使,无法尽数发挥其能,而是可将其精魄融汇己身,收放由心,斗法时更能借用其一二神通,甚少有外人能摸透底细的。

    那白犬眨眼入了血云之中,等了许久,袁子嵘忽然有些诧异之色,自语道:“奇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