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两百零五章 狡计移祸化重围
    浑成教,昧光宫,首合殿。

    杨破玉负手立在宫台之上,透过一方剔透莹润的琉璃玉璧,看着外间五光十色的湖底景物。

    过去不多久,却有一头大青鲤吸引住了他目光,不由眉头一皱,似很是不喜,自语道:“北冥鱼妖都跑到此处来了么?”

    轻轻一挥袖,那湖底之中忽然腾起了一团死气沉沉的灰雾,不断在里间翻腾搅动。

    过去半刻,那烟霾渐渐散去,不单是那条大青鲤,便连湖中万千生灵已是一并绝踪,只余下一片死寂泥沙。

    他面上这才露出满意之色。

    洞府传来几声玉板敲击之音,他身形不动,把头一侧,沉声问道:“外间何事?”

    门外有执事弟子言道:“杨真人,薛师叔来了,说有要事上禀。”

    杨破玉道:“命他进来。”

    少顷,外间来了一名面如冠玉,朗目疏眉的道人,到了玉阶之下,恭敬执礼道:“杨师兄安好。”

    杨破玉撇他一眼,道:“是何要事?”

    薛道人神情略显忧色,道:“回禀师兄,师寒山夫妇地表之上修筑法坛,数日来,已是起了不下十余座,小弟恐这般下去,先机都要让元阳派占尽了。”

    凤来山所在位置,恰好夹在一假一真,东西两座灵穴之间,与元阳派也算挨近。

    师寒山所筑法坛,乃是向西而布,这本是因为把东位灵穴有太昊,南华两派盯着,是以暂且未有去管,可这却无意瞄上了这处真穴。

    而元阳派从无论人手还是宝材来说,皆不是那些依附溟沧派的小宗门可比,是以修筑的法坛进展颇快。

    杨破玉早在动手之前就注意到了,哂道:“师寒山这是效法张衍,想来逼我等出来与他交手。好拿我等人头去门中请赏。”

    薛道人紧张道:“那该如何是好?”、

    杨破玉状若无事,道:“何须惊慌,待过几日,其等松懈之后,将之设法除去便可。”

    薛道人忽然慌张起来,摆手道:“师兄万万不可啊,可岂不是顺了元阳派之意么?君不见血魄宗封清平就是这般丢了性命么……”

    杨破玉目光忽然一冷。道:“薛师弟,休要混作一谈,我杨破玉非是封清平,师寒山也非是那张衍。”

    薛道人被他凌厉无情的眼神一盯,顿感浑身寒气大冒,几乎是站不住脚。他可是知晓前番几个长老因办事不利,被其强迫兵解转生的,这位师兄可是容不得他人对自己有半点拂逆,否则下场定是不妙,忙是低头道:“是是,师兄说得是,是小弟失言了。”

    杨破玉面无表情。道:“你且出去吧。”

    薛道人擦了擦头上冷汗,战战兢兢退了下去。

    杨破玉随手自案上拿起一枚玉符,扔在阶下,言道:“薛平夏未战先怯,难堪大任,命他去帮衬骸阴宗同道镇守虚穴。”

    话音一落,殿中忽然刮起一阵阴风,呜呜声中。就有一团不辨形状的虚影横向飞过,顺势将那令符卷走,不过几个呼吸,就又消失不见,好似从未有过出现。

    杨破玉站在原地,双目眯起,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过去,他起得身来,迈步走到身后一处供台上,亲手点燃了一柱高香。随青烟袅袅升起,逐渐浮现出桓真人身影。

    他一个躬身,道:“弟子有急要拜见真人,惊扰之处,还请真人恕罪。”

    桓真人朝下看来,缓缓道:“可是为了元阳派设立法坛之事?”

    杨破玉用力一点首,道:“正是此事,师寒山用心险恶,若是容其这般下去,来日怎能争过元阳派?依照弟子浅见,需得尽快拔除为上。”

    桓真人道:“以你眼光不难看出,此人如此做,就是为了引动我灵门弟子出去。”

    杨破玉道:“弟子也是想到此点,只是在弟子看来,师寒山此人未免太过高看自己了,当年张衍能用此策,那是因为其人为十八斗剑第一,同辈之中,少有对手,便是那败亡的封清平,事先也从未想过要与之放对,而师寒山夫妇不同,入得元婴三重境中不过三十余载,若是其大弟子乔正道亲至,或还需再慎重几分,可这二人神通道行尚浅,弟子自问可以轻松拿下。”

    桓真人道:“你可曾想过,就是收拾了这二人,也是治标不治本,元阳派门中弟子众多,仍可以派人前来,到时你待如何?”

    杨破玉起手一揖,道:“于此,弟子有一策献上,若能得真人允准,能助我浑成教此次轻松过去此关。”

    桓真人略显讶异,道:“你可说来我听。”

    杨破玉目光闪烁,声音不自觉放低道:“真人,我等可把北方那座灵穴为真的消息泄露出去,设法让太昊、南华、元阳三派知晓此事,哪其必无心在此与我在此纠缠,只会集力北上,与溟沧争抢镇压灵穴的机会。”

    以桓真人的城府,神色也不禁微微一变。

    灵穴若被打散,便可得一枚元炉丹玉,此物对三大派用处不大,可对其余七家玄门来说,却是一桩难得宝物,因而若是做了此事,那是极有可能成功的。

    但玄门实力摆在那处,并未减了分毫,浑成教这里压力轻了,那意味着血魄宗那处承担更多。

    此计可称得上损人利己,若是他人说这话,他早就出声叱喝了。

    不过杨破玉却是不同,乃是此次浑成教定下借用灵穴成就洞天之人。不日将为同道,因而对他言语格外容忍。

    杨破玉见他沉吟不语,又加了一把劲,道:“三大玄门虽被牵制住,但我浑成、骸阴、元蜃三宗需面对七派玄门,势必抵挡辛苦,但若此计可成,不但可挑拨玄门彼此关系,还可减轻我之重压,现如今那外间之困,也可不战自解。”

    桓真人沉声道:“此举做出,却是有坑害同道之嫌,绝不能私下为之,且也瞒不过诸派真人。”

    杨破玉道:“弟子也未曾说要隐瞒,我六大宗派虽不为一体,可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以我眼下实力,同时保全两处灵穴,实是勉强,而弟子此策,虽可能使得血魄宗同道吃些亏,但至少可保住一处灵穴,请真人明鉴。”

    桓真人心下微动,他先前探过温青象的口风,似其也不愿死守灵穴,若是浑成教付出一些代价,事情似有可为。

    他表情凝重叮嘱道:“事关重大,我还需诸派商议,至于那逐退师寒山夫妇一事,你可先为之。”

    言及此处,他神色稍稍严厉了几分,警告道:“我未回转之前,不得私下行事,可是明白?”

    杨破玉低下头去,一揖道:“弟子不敢。”

    桓真人唔了一声,身影便在烟雾之中散去。

    杨破玉恭敬送走他后,上前掐灭那根高香,随后目中浮起一丝杀机,脚下一踏,化一道灰白烟气,就往地表纵去。

    浑成教位在东华之中,虽是山门深藏地下,也免不了和洲中众多玄门争斗,门中最是最擅长保命脱身之法,又兼耳目通灵,因而数千斗了下来,也并未怎么落在下风,可以说对各家各派的功法神通都也算得上是熟悉,他自问认真出手,能轻易斗败师寒山夫妇中任意一人,但要是对上这夫妇二人联手,却是麻烦一些,尤其是元阳派命杀之剑,很难应付。

    更为棘手的是,凤来山距离元阳派山门不远,周围又有方才立起的十余座法坛,就算击败其等,不论是躲入法坛还是撤回山门,都不失为一条退路,不过他新近练得一门神通,乃是万载前灵门大法,自信若是对上这对夫妇,却有六成胜机。

    他出得山门后,并不自正面出来,还是沿着地河甬道,绕了一大圈,才到了地表之上。

    见了天日后,他祭起魔宗三大遁术之一的“九伤涵烟遁法”,身化无形,如薄烟一缕,往凤来所在飞去。

    半个时辰后,他就到了凤来山数百里外,并未再往前走,而是在一处土丘上落下,起了“千里倾音”与“烛照九幽”之术,仔细查探前方情形。

    好一会儿,他却眉头一紧,此刻凤来山中,除了元阳派弟子之外,尚山还多了许多人,极似太昊、南华两派弟子。

    眼见于此。他心中更增杀心,只是元阳派一家就不那么好对付,若是再多了太昊、南华两派,那应付起来难度倍增。

    他把手一抬,想要把浑成教中与他功法相若之人都招了来,将这这三派弟子尽数灭杀在此,只是作势一半,却又慢慢放了下来。

    “这两派弟子来人不多,看情形非是来修筑法坛的,恐是如上回玄门三大派一般,前来议事的,那多半是要回去的,我不若等他们走了之后再动手。”

    他一振衣袖,往山上盘膝一坐,就耐心等了下去。

    天色渐渐黯淡,到了入夜时分,就见两道遁光自凤来山中飞出,一坐葫芦,一乘妖禽,俱往东行,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杨破玉目中精芒乍起,霍然起身,随后身形如飘渺烟雾一般,随风化去。再出现时,已是到了前方山头上,时隐时现数十次后,已是到了凤来山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