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零二章 凤来峰上论大势
    凤来山位在东华成江中游,原为玄门大派弘合观山门所在,昔年此派之名也曾上得那斗剑符书,只是此派早在六千余年前便已没落下去,因地脉灵机也被人破去,是以无人再占据此处,原先山门重地,如今只剩下了一片断瓦残壁,

    数日前,此地便有少清、溟沧、玉霄三派修士陆续到来,将山上宫观稍加修葺了一番,又在方圆百里之内布下法坛禁阵,看去是防备外人窥伺,实则这不过走个过场。

    三派主事之人聚首议事,自有洞天真人在背后看顾,魔宗修士自不会来此自寻烦恼。

    溟沧派先行之人,乃是紫光院所遣长老胡继业,他此刻正与少清段长老说话,两人年少时在外历练时曾有过数面之缘,也算得上是旧识,故而言谈甚欢。

    至于玉霄派那为长老,因此派远在南地,少与别家宗门往来,是以两人见了此人,也不过打个招呼,并不与之深谈。

    胡继业虽在说话,却也不曾忘了戒备四周,这时忽生感应,转首一瞥,却见禁阵之外有十来道遁光飞驰,往来逡巡,不禁疑问道:“那是何人?”

    那段长老把住胡须,仔细辨了一辨,道:“看那遁光,似是元阳派的路数。”

    胡继业皱眉道:“元阳修士来此作甚?”

    段长老笑道:“元阳派山门距此不远,当是自认此处地主,客人既然来了。主人又怎能不至?”

    胡继业略带讥讽道:“元阳派道友心气倒高。”

    段长老道:“万载以来,唯有我三派能长存世间。屹立不倒,不过适逢眼下三大重劫,哪怕洞天真人也未必能保全自身,元阳派未必没有破局之念。”

    胡继业冷笑言道:“那便看谁人能笑至最后了。”

    两人也不去理会那些元阳弟子,说说笑笑,很快到了辰时初刻,天边忽起一带金霞,好似浮现万点繁星。只闪了片刻之后,又忽聚一线,化为一道剑虹,以疾电之势破空飞来。

    段长老捋须道:“是冉真人来了。”他把手一挥,便把山中禁制门户放开。

    那光虹片刻即至,到了山前,转而往下一投。落在峰上,而后洒散开来,冉秀书自里步出,那点点星光跃动一下,便合为一枚剑丸飞入眉心之中。

    少清弟子不喜拘束,通常出行。若无必要,向来是一剑纵光来回,极是逍遥洒脱,此回他亦是不带弟子随从,一人孤身前来。

    三派执事见了。一起上来行礼。

    胡继业道:“张真人还未得,冉真人且稍等。”

    玉霄来人姓谢。此老言道:“敝派真人也还在路上。”

    冉秀书一摆袖,笑道:“二位不必如此说,此番是冉某到得早了。”

    法坛之上,共有三处白玉法座,分别对应三家门派方位,他瞅了一眼,便行至西位座上坐下,自顾自调息起来。

    过去约莫一刻,天边有蛟龙嘶吟之声,隐隐还伴有雷声作响,而后就穹宇中云雾翻滚,一驾双蛟车辇自北而来,两头墨蛟在云中摆首摇尾,鼓气向前。

    胡继业走前几步,喜道:“是我派张真人到了。”他一招手,旁侧自有弟子挥开禁制。

    过不多时,那蛟车行至,往山头降下,双蛟八足踏地,轰然一声,三人俱感脚下一颤。

    张衍下得车来,先与胡继业等人见礼,随后目光一扫,稽首道:“不想冉道友先我一步。”

    冉秀书还了一礼,道:“不过早到片刻。”

    张衍微微一笑,行步过去,到了北位之上坐定下来。

    冉秀书道:“自上次一别,已近三十载,只不知道友回山门之后,于剑道一途,可有所得?

    张衍笑道:“不敢言得,不过自上次回转门之后,倒是自行推演出了一门剑阵。”

    冉秀书眼中现出光彩,顿时来了兴趣,道:“以道友天资,自家所创法门,想是不俗,可否容冉某一观?”

    张衍点首道:“正要请教。|”

    这门剑阵非是护命之法,只是用作旁辅,他却不怕被人看了去。

    而且单单只论剑道之上的修为,冉秀书远在他之上,以其眼光,不定还能指出些许不足之处,是以乐意展现出来。

    他道一声“得罪”,随后起指一划,倏然间,剑光乍起,而后猝然收去不见。

    他出剑收剑都是极快,只一瞬间事,可冉秀书已是看了个大概,思索半晌,道:“道友这门剑阵,与我几位同门相较,少了一分杀伐锐气,但却是暗藏机锋,想是用作困人吧?”

    张衍道:“冉道友慧目如炬,贫道本意便是如此。”

    冉秀书评价道:“此剑阵由百零八数剑光布下,多一剑少一剑都不可,几乎将其威发挥到了极致,但却亦将自身剑路用尽,换做我少清门人,绝不会如此做,必会留下几手以作后应,否则若遇变故,便无法再行御敌,不过道友非是剑修,自不必拘泥此节,以冉某眼光,尚看不出什么不妥来,唯有一语送与道友,”

    张衍拱手道:“道友请讲。”

    冉秀书笑道:“剑阵一道讲究奇正相合,此语亦可用在剑阵之上,道友不妨细加揣摩。”

    张衍若有所思,点首道:“受教了。”

    两人一番言谈,差不多又是过去半个时辰,这时天中传来轰轰云气爆鸣之声,引得山中之人皆是抬头观去,见是一驾横摆足有三里长的风火云筏自南飞来。

    其上最前方站有一纶巾秀士,青袍长衫,身无配饰,行止潇洒。笑容可掬,而他身后则随有百多名十力士仆从。各是手持法器,左右还站有两名模样相似的女修,望去俱是元婴境界。

    玉霄派那名谢长老赶忙纵光迎上,躬身一礼,似是说了几句什么,此人随意挥了挥手,将之打发了。

    随后回头对身后之人交代了一句,便就一人下得云筏。脚踏罡风,独自往山中来。

    少顷,他在法座前飘身下来,快步走来,对着张、冉二人拱手道:“还望两位道兄海涵,是吴某来得迟了。”

    此人名为吴丰谷,乃是吴氏弟子。玉霄派为周、吴而家把持,前次斗剑之时,乃是由周族出面,这次主事者却是换了吴氏主持。

    张、冉二人各是起身,还了一礼,冉秀书则是笑道:“吴道友言重。本约期本就定在巳时,道友来得却是不晚。”

    三人叙礼之后,再客套几句,便各自坐下。

    冉秀书不耐兜转,直点正题。道:“今日我三派聚议,是为应对此回玄魔之争。不知两位道友此次可调遣出多少人手来?”

    吴丰谷坐直身躯,先是言道:“此次我吴氏派出三名族老,加算上在下,共是四名三重境修士,另有巡执长老三十二人,若是敌众势大,还可再添人手。”

    玉霄派无有师徒传承,故而世家族门底蕴甚深,此次魔穴斗法,周族之人并不参战,这些力量俱是吴族一家所出。

    冉秀书点了点头,道:“我少清三脉各出一人,连冉某在内,亦是四位元婴三重境修士,另有元婴长老一十二人。”

    这人数远比玉霄来得少,不过吴丰谷听了,却未有半点看轻,少清派举派上下真传弟子不过两百之数,要知道这些人可俱是剑修,人人可以以一敌众。

    这时冉、吴都是朝张衍望去,二人皆知他不是洞天弟子,门中长老又不归其调拨,想来此回能拿出的人手并不多,不过其身为十大首座,十大弟子总能调用,再加自身门下弟子,应也能撑住场面。

    张衍迎着二人目光,从容言道:“贫道手边有三重境修士三人,山门内外,可供驱策元婴之士,约有二十余数,另有北冥余渊部力道四转之士一十六人,到得斗法之日,或还有增。”

    两人一听之下,却是大感意外,这份实力,比之他们两家,可是只强不弱。

    尤其是那一十六名妖部族老,要是放在平时也不算什么,可魔穴是地下深处,那里遁行不易,此次玄门为主动一方,必得强攻硬打,这些人皮糙肉厚的妖修反倒能起到更大作用。

    看着张衍从容神情,两人心中不禁生出些许佩服之意,背后没有洞天真人,却能靠自家本事经营出这份实力来,着实了得。

    冉秀书心下稍作感慨,便又接道:“既是各家人手充足,冉某也不再多言,魔穴现世之日应在数载之内,只是究竟会现于何处,现下仍是不得而知,不过近来东华洲西地地脉灵机旺盛,倒极似魔穴应在此地的征兆。”

    张衍笑了一笑,道:“龙渊大泽之西,也是同样窥得此等动静。”

    吴丰谷诧异道:“哦?倒是巧了,我玉霄地界上……”

    正说着,他却是反应过来,目光一凝,疑声道:“不对,莫非此辈在故布疑阵?”

    冉秀书沉声道:“当是如此了,我闻得南华派近侧,亦有此类异动,地脉灵机若有洞天之辈导引,虽不能当真点出灵穴来,但要做到以假乱真却是不难。”

    吴丰谷挑眉道:“如此说来,那魔穴一旦现世,恐怕非止一处,那岂非虚实难辨?”

    冉秀书侃侃而言道:“而今局面,仍是我强而敌弱,我玄门若集众而攻,力去一处,魔宗势必难以抵挡,其弄出这等阵仗来,倒是一点也不奇,不过意在分散而我辈之力。”

    张衍从容道:“真也好,假也罢,我三家唯有先把自家门前打扫干净了,才可能再图他处。”

    冉秀书喝彩道:“张道友说得在理!我等万万不可被魔宗打乱了阵脚,我东华洲玄门十派,便是我三家暂被拖住,其余七家宗门亦不会坐视不理,是一根本无需去猜测那真正魔穴在何处,只需一个个镇压过去就是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