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章 坤势山下定灵机
    溟沧派中,门内数目最多的修士并非洞天门下,而是旁脉支流。

    这些修士除非天资特异之辈,能修练到元婴一二重境界,便已是到了顶峰了。

    通常而言,此些人故去后,弟子门人最好出路,便是托庇到前路宽广的修士门下。

    譬如祝长老弟子翁知远、袁燕回二人,便是这般。

    如此既能借用上好洞府修行,又方便习得上乘法门。

    自荀氏托庇到张衍门下,派中许多自知道途无望的长老也纷纷来书,皆是表示愿意出力相助。

    当然他们也不会平白效命,张衍为十大弟子首座,若无意外,日后到了渡真殿中,至少也得一偏殿殿主,到得那时,却需其照拂自家后辈弟子。

    张衍对愿意投入门下之人,一概不拒,皆是接纳进来。

    眼下玄魔之斗,虽还未涉及洞天真人,但也当得上是数千载以来两家头次正面碰撞了,哪怕多得一分力量也是好的。

    如此不过旬月之间,他便得了十来名长老投效,可供调用之人手一下变得充裕了许多,相信到了真正斗法之日,当可接近二十数。

    为防这些长老到时不听谕令,阴奉阳违,他还往浮游天宫处请了一道符诏回来,以拘束此辈。

    随着时日推移,魔穴现世之期逐渐被道行深厚之人推算出来,各门各派也是一改以往蛰守不动之态,皆是遣了弟子往别家宗门走动。共谋对抗魔宗之事。

    溟沧派为三大玄门之一,自也有使者前来拜访。一时之间,往来修士络绎不绝。

    而张衍身为门中诸弟子之首,若是寻常来人,遣个弟子便可应付,可遇到少数身份尊荣之人,却需他亲自出面招呼。待把一应琐事杂务处断好后,又是过去近一年,自思拜访梁凤觥一事大可延缓滞后。便就封府闭关,精研剑阵去了。

    东华洲坤势山,此山位在洲界之中,形如倒扣大碗,周围群峰伏拜,滔滔成江绕山而过,此山入得地下万丈深处。有阴煞地火,秽浊幽气,不是寻常修士能至,然而浑成教昔年一位大能修士,为方便魔宗六派修士聚首商议要事,却在此处摆有一处法坛。

    而在此刻。一道虚虚不定,偏又气势宣宏的灵光自上方飞来,垂降在法坛之上,百息后方才歇止。

    自光中步出一名两眉如雪的修士,看去十七八岁。却是一头华发,面上红润有光。身穿烟雨空青衫,脚下虚悬,离地半尺,两只宽大袍袖垂下,却是自两侧盖住了近半法坛。

    在此处转了一圈后,他一挥袖,法坛上代表五家宗门的的灯烛便就逐一亮起,随后便到了自家位上,盘膝闭目,端坐不动。

    等了有小半刻后,元蜃门玉座灯龛之中,倏尔浮起一片清柔光晕,再凝聚出一人影来,虽是看去模糊不清,但依稀能辨是一名窈窕女子,立有几息后,自内传来有一声娇媚声音道:“桓真人,久不见你了,一向可好?”

    桓真人眼帘睁开,颌首致礼,道:“有劳卫真人挂念,近来洞府灵机丰沛,得此助益,修为倒还有些长进。”

    卫真人轻笑一声,道:“桓真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倒要恭喜。”

    桓真人正要客气几句,却见法坛上又有三道光影先后浮起,他不及说话,忙是站起,道:“诸位同道,桓某有礼了。”

    那三道光影亦是还了一礼,

    九灵宗玉座上,里间是一道人瘦高道人,他沉声言道:“距下月六派聚议尚有三日,桓真人却在这时藏神烛召聚我等来此,想必是有要事了?”

    此次血魄宗化影到此者,乃是温青象,他却笑道:“陆真人,冥泉宗李道友未至,不妨等他到了再议。”

    陆真人看他一眼,收声不言。

    再等有一刻,忽地一声,冥泉宗玉座上跃起一道虹芒,如火如荼,洒散开来后,几将法坛上下照遍,尽沐一片光亮之中。

    五人皆是转向此处,对其一礼,口中称呼道:“李真人。”

    光中人影只能略微瞧出是一道清癯身影,他也是起手还了一礼,最后目光落到了陆道人身上,缓声道:“陆道友,此次东槿子道友成得洞天,却要向贵派道喜了。”

    陆道人忙是回礼道:“哪里,东槿师侄此次侥幸得成,不过先诸位门下一步而已。”

    李道人道:“我六宗被压制万载,远不及玄门势盛,此次能再添一位同道,是我灵门之幸。”

    陆道微微欠了欠身,又谦言了几句。

    李道人又看向桓道人,道:“桓道友,说正事吧。”

    桓道人容色一肃,道:“此事也是贫道昨日才发觉,因尤为紧要,不得不提前请诸位前来商议。”

    顿了顿,他接道:“桓某这十年以神通查探地脉灵机,经由上百次推算,已是能够确定,此次出世灵穴,当非一处,而是两个。”

    此语一出,在场之人皆是露出意外之色,

    陆道人语声低沉,道:“此事可曾确认么?”

    桓真人肃穆言道:“这涉及我灵门大事,万般不敢拿来玩笑。”

    自众人来了之后,元蜃门卫真人一直默不做声,这时却开口道:“我与桓道友结识有上千载,他导灵寻气之术,从未出过差错。”眸光转向李道人,“李真人应也是知道的。”

    在场几人一时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为三重大劫之中应对玄门,他们六家宗门家筹谋数百年,早有一番计较,可这异变一出,意味着先前所定策略便不是推翻重来,也得再做改动,是以皆在盘算其中得失。

    温真人目光闪动,他看了看众人,高声言道:“诸位,依温某看,这非是什么坏事,玄门至多能推算出灵穴何时现世,至于是一处还是两处,却是无从得知,纵是多了些许变数,可大体而言,却是对我灵门有利。”

    陆道人赞同道:“不错,两处灵穴同时出世,大违常情,连我等事先也未想到,玄门无有浑成教道友的手段神通,多半会误判形势。”

    魔宗较之玄门大体势弱,然而灵穴是在地下深处,却是他们占了主位之利,玄门若正面来攻,需得付出数倍代价,那足可把那点优势给抵消了去,

    不过原先灵穴只是一个,他们纵有布置,所使手段变化来去,也就那么几种,胜负很是难言,但而今多了一处灵穴,那可用来选择的策略便就多了许多,无形中又增加了一层优势。

    李道人沉吟片刻,才道:“此是大事,不可匆忙定下,贫道需先回去禀明掌教真人,才好拿主意。”

    除桓真人外,另几人都是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卫真人忽然道:“可如今多得一处灵穴现世,门下弟子可多一人成就洞天,不知诸位真人属意谁人?”

    此言一出,场中顿时安静下来。

    魔穴现世,对魔宗修士而言,最大的机缘便是三重境大修士借灵穴凝化之势,一举成就洞天!

    按道理来说,四处魔穴,若无玄门阻挠,那便能出得四位洞天之士!

    如此日后无论是与玄门对抗,还是应对三重大劫,都可增得许多胜算。

    原本此次弟子人选为谁,六派早有定论,可多了一处灵穴,却需提前再推一人出来。

    温青象见众人久久不发话,便率先打破沉默,笑道:“前次所定之人,乃是我血魄宗门下,温某以为,此次良机,不如送与冥泉宗道友,诸位同道以为如何?”

    另几人一听,互相望了望,既不应和,也不反对。

    李道人淡笑道:“我门下固然有几个佳弟子,不过这百年之内,能窥破此境之人,也只有宇文师侄一人,只是宇文师侄了悟玄机,无需再借用灵穴成就,这等机会,就让于诸位门下了。”

    在场另五家真人听得此言,却皆是露出惊讶之色。

    成就洞天之法亦有上下之分,若能不借外物成就,遍数东华洲历代洞天修士,也未有几个,能得此法者,未来多是有望飞升破界之人。

    桓真人起手一拱,叹服道:“贵派不愧万载大派,恭喜李道兄,贵派又要出得一位大才了。”

    李道人却是摇头,言道:“洪阳之才,虽当世少见,惜乎玄门中人天资道心俱佳之辈也不在少数,惊才绝艳之士层出不穷,眼下一二俊才,却于大局无补。”

    卫真人哼了一声,道:“那还不是玄门压我灵门万载,占据天时人和,气运尽在其手之故。”

    温青象朗声言道:“万年前一战,我灵门败北,才不得已蛰伏地下,不过今次三重大劫,万载难逢之机,诸位当齐心合力,一举扭转乾坤才是。”

    众人纷纷点头,各自称善。

    骸阴宗盖真人这时道:“我听闻九灵宗晁岳晁师侄,资才颇佳,根基深厚,不妨助他成就。”

    陆道人却是摇头,道:“我那东槿师侄初成洞天未久,便不与诸位前来争抢了。”

    李真人思虑片刻,言道:“此次若无桓真人查明灵机变化,诸位也无法得知此事,不若就将这机缘让于他浑成教的弟子如何?”

    卫真人幽幽道:“如此也好。”

    另几人也无异议,皆是表示赞同。

    此事定下后,六人再商量几句,就各敛去分光化影,法坛之上,又重归寂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