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凝真血魄玉箫音
    张衍与血魄宗修士有过几回交手,对此派修士路数很是熟悉,从自身所掌握的手段来看,紫霄神雷无疑最是克制其等。

    只是他并未上来便动用此法,原因是此宗弟子大多有化血遁法在身,这术为魔宗三大遁法之一,寻常紫霄神雷劈去,未必能够建功,若是织作雷网,对方仗着此法,大可先一步逃出去了,因而他只是以五行真光对敌。

    此刻他将火行真光全力展动,渐渐向外撑开,只是到了十余里后,便自收住。

    非是不能再扩展出去,而是不必要,真光范围越广,需要顾及守御的圈子便越大,而对方血魄数以万计,虽有水行真光在下守御,可毕竟其速飞快,闪挪如电,难免有疏漏之处。

    此刻他内有火光旋绕,外有水光护持,已是将所有血魄逼在外间。

    不过他却并未锁死门户,而是故意在某处留了一个薄弱之处。

    如此斗下去,对方唯一取胜之机,就是设法欺入至内圈中,他早已备好了杀招,只等其闯入,就施展出来。

    十数里外,封清平驾驭万头血魄围着张衍回旋飞舞,看去是压着后者打,可实际他心中却烦闷不已,寻常道术,能到千丈外已是极限,哪是像张衍一样动辄能去数十里。

    现下他被逼迫在外间,无法靠近,就算法力神通再是高明,打不着对手也是无用。

    而血魄虽多,可便是冲入进去。还未到得张衍身前,就在半途之中被灭了。

    他很清楚,如此便是斗上数天,只要对方法力未曾耗尽,自己就拿其毫无办法。

    此刻唯有三个办法,一是避开正锋,采取游斗之法;二是从正面破开守御,直入中宫;其三,就是寻隙突入,到了里间相机诛杀对手。

    第一个法子实为上策。可同门危在旦夕。性命随时可能交代,容不得有片刻磨蹭。容不得他如此做。

    至于第二个法子,张衍法力雄浑深厚,激荡百里。平辈之中无人可比。正面对拼。无疑是自寻死路。

    是以只有取最后一种法子,可封清平也知道,这许是张衍设下的陷阱。正等着他往里钻。

    可问题是除了此法,他已别无他策了。

    “也罢,只要我小心一些,未必没有取胜之机。”

    思定下来,他吸了口气,自袖中拿了一只小如碗盏的宝釜出来,扣在手中,对着下一晃,霎时血光扬空,千百血煞阴雷自里喷出,到了下方,纷纷炸裂,将水、火二光驱散开了大片。

    眼见破出了一条去路,他却不敢自家入内,而把身一抖,驱动一头双目灵动的血魄,与千数寻常血魄混在一处,沿着此道往里冲入。

    这血魄名为“凝真”,是他费了千辛万苦,百多年来,用了无数灵药,才只炼得两头。

    其玄妙之处也极为难得,只要他所会神通道术,血魄一概能使,其半刻之内,其法力可维系的与真身不相上下,放了这头血魄去,等若是他自家出马一般。

    那头血魄还与他面目相同,极易迷惑对手,哪怕对面布有什么陷阱手段,也能将之试了出来,那等到下回自己亲身前去,就能提前有所防备了。

    实则他原本对敌,从来是把两头血魄一并放了出来,如此就等若三人齐上,少有敌手。可面对张衍,他心里却是没底,只能把其当成试探用的棋子。

    张衍斗战经验丰富,见封清平并不从自己摆出的空门过来,而强行另辟去路,就知晓对方也能大致猜到自己用意,是以此番攻势当是旨在试探,并未存有立刻分出胜负的打算。

    这也在他预料之中,只要未被逼迫最后关头,到那走投无路的地步,想来对方是不肯亲身犯险的。

    不过主动权而今掌握在他手中,只要将对方手段一一破去,最后必能迫其自己送上门来。

    于是一挥大袖,轰隆一声,千数百紫电雷光迸发而出,如大瀑冲奔,千数血魄冲来在雷光扫荡之下,纷纷溃散。

    封清平这头凝真血魄也是携带了几件法宝的,本还不想提前暴露出来,可面对这等排山倒海而来般的暴雷,若是不使出手段,只有退避一途,否则无有可能挺了下来。

    可好不容闯入内圈,哪会放弃,只得把一枚玉石祭在当空,吐出缕缕宛如白丝般的烟岚,好如锦缎棉絮,雷光过来,俱是被一丝不剩吸入进去。

    而那头血魄不去管其他,只是迎着雷潮拼命往里冲去,这玉石虽能吸纳雷电霹雳,但若吞入过多,亦会承受不住,只能在其崩裂前尽可能拉近与张衍之间的距离。

    过不多时,此物“咔嚓”一声碎成粉末,只是此刻已然冲到近处,大喝一声,顶上飞起一团血色光华,而后凝聚成两只庞大血手,朝下一左一右包夹而下。

    张衍见了,轻轻一抬手,背后腾起数道土行真光,跨过虚空,迎头往上一撞,砰砰两声,就将血手撞得粉碎。

    血魄深入重围之中,随时可能被上下四方的真光灭杀,而在半刻之内,这身法力便要跌落至谷底,变得与寻常血魄一般无二,因并索性弃了守势,一按腹部,张口吐出一道血箭,嗖的一声,以迅疾无伦之势往前射去!

    张衍脚下,一道土行真光缓缓升起,形如一墙,挡在前方,同时乾坤叶飞在头顶,垂下一道金帘,那血箭却是锋锐之极,居然毫无迟滞地穿透重重真光,最后当的一声,打在乾坤叶上,居然将金光撞得猛一阵摇晃,险险破碎。

    他不禁一挑眉,他好似见过血魄宗修士使过这等法门,不过从来没有这等威力,若非土行真光挡了一回,说不定就能破开乾坤叶了。

    动用了此法之后,那头血魄迅速衰败下去,身形也变得若有若无,好似一箭打出了全部精气。

    张衍感应气机,看出其已势穷力蹙,根本与方才无法相较,随手打出几团罡雷,就将之彻底打散了。

    封清平在外看得直皱眉头,他未曾指望一次便克敌制胜,此回本意是逼出张衍暗藏的手段来,可对方明显还没有用出真本事。

    不得已,他唯有再行试探。

    把身一抖,又放了一头凝真血魄出来,依旧用宝釜放出煞雷,炸开一条通途,随后又自天中抽调了千数魔头过来,与前者并做一道,驱其往里投入。

    这一回仍是极是顺利的冲至内圈,到了近处后,那头凝真血魄诡异一笑,将手中那支青玉箫拿至嘴边,猛地吹出一声凄厉之音,呜呜一声,箫声所过之处,灵机紊乱,法力崩散,真光纷纷消融。

    眼见张衍身前空门大露,再无丝毫阻挡,他不禁面露喜色,知晓机会到了,大喊一声,数千血魄登时一拥而上,好似要将前方所以物事一举淹没。

    张衍听得那箫声,只觉身躯中气息一滞,法力运转不畅,也是微皱眉头。

    看着漫天扑来的血魄,他眼中闪过一道幽光,眉宇间似有赤紫焰火飞起,微微抬去头来,随后对着半空,突然大喝一声!

    轰隆!

    仿若狂风巨浪自天中席卷而过,数千血魄如纸扎一般,接连破碎,再化为纯粹灵气被风旋带走,独有那凝真血魄未曾散去,可也是在云上一个摇晃。

    就在这一刹那间,两道细细金线不知从何处飞来,在场中闪了一闪,往其身上交错一斩,登时将之铡成三段!

    封清平见又是一头凝真血魄被破,却是不惊反喜,暗忖道:“想来这便他深藏不露的手段了,果是厉害。”

    同时心中庆幸不已,他能看出,就是自己法身亲临,被那金光一斩,怕是也要死在当场,幸而先一步给试了出来,对他这等得了正传的大宗弟子而言,任何道术神通,只要事先有所防备,做到心中有数,就不必畏惧了。

    这个时候,他身躯忽然一震,忍不住回头往南看了一眼。

    他能感觉到,身后北辰派方向传来灵机已从方才激烈之态,转而渐渐变得波澜不惊起来,战局应是趋于平稳。

    他自是不会认为只靠六人就能就能胜过三重境大修士,显然己方之人已然支撑不了多久,留给他的时间已然不多了。

    再度转首过来,凝望下方,他脸上浮起一抹决然之色,暗道:“不管那是否是张衍最后手段,都必得闯上一闯了,不过要胜过此人,唯有用那一招了!”

    他身怀一门神通,名为“微尘过影”,可在一息之间,将法身转入在场任意一头血魄之中。

    若在斗法时使出,能在不知不觉欺到敌方近处,然后突然杀出,使人防不胜防。

    只是此法非但要元婴三重境修士法身才能施展,且还大耗法力,一场斗法,封清平自忖勉强只能施展个三四回,便有告罄之危。

    自习成此法后,他一向是准备在关键时刻用来逃命的,原还不想此刻使出出,可两头血魄没有打开局面,还丢了不少法宝出去,身上剩下可以动用的手段越来越少,逼得他不得行此险招了。

    他吸了口气,思忖道:“此次若是事败,还致同门失陷,回去门中之后,恐要受门规严厉惩处,不过只要能把张衍所有手段尽数逼出,再把消息带回门中去,想也能稍微将功补过了。”

    念头转到这里,他再不犹豫,法力全力运转,身后血魄越聚越多,不多时,便铺满了整片天穹!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