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破法坛报恩示警
    曲河中游处,秋涵月双手置膝,趺坐于一处法坛上。

    碧羽轩山门前河道纵横,加之与昭幽天池关系匪浅,是以掌门言语情命门下弟子一气起了五座法坛。

    不过法坛虽起,却还需布置阵旗,派遣弟子镇守,如此人手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而她在门内也是无事,故而主动请缨,来此看护有一处法坛。

    这时水声一响,忽有一头妖鲤跃了出来,将一封符信吐在岸边,鳍对上,如人一般,拜了一拜,便就钻回了水下。

    秋涵月探手取了符信过来,看了一眼,玉容露出讶色,“咦,下游两处法坛被人打破了?”

    她摇摇头,语声带有一些埋怨道:“如此紧急之事,怎么还用妖鲤传书,该用飞书才是啊。”

    法坛布下之后,约定每过半个时辰,便需往来传递一次,以防有变。

    可如此一来,每日传书至少有二十余次。

    大派修士所用传信飞书乃是由数十炼外药炼成,用上一回,灵机便失,故而若纯以飞书传递,除了玄门大派,哪一家小宗门都承受不起。

    而用妖鲤传符,却是惠而不费。

    只要在大江大河之边念咒,投下书信,其自会以极快速度接替传递,除稍稍慢于飞书这一项短处外,便无有什么缺陷了,甚至有时还更为隐秘。

    可在紧急之时,若还不知变通,这却耽误事情了。

    秋涵月猜测。那打破法坛之人,如是不曾退走,那么此刻距离自己这处应是不远了。

    她素手一抹,拔起一根阵旗,轻轻一晃,霎时将法坛禁制拨动,荡起层层灵光,再以手指轻点,在几隐秘之处埋下了几件法器。

    做完这一切后,她便把心思放定。

    对方能在短短时间内接连攻破两座法坛。绝然不能等闲视之。此处能守则受守,万一自己不敌,也好籍此掩护,好方便抽身退走。

    大约过有两刻。就见下游方向来了一驾墨色飞舟。其速不疾不徐。舟上站有二人,左边一名,乃是头戴缁撮。宽衣大袖的年轻修士,笑容温雅和煦。

    而右手所站之人,身量稍矮,却很是壮实,容貌粗犷,两眼瞪得极大,一把浓密胡须随意撒在胸前,任凭劲风吹拂。

    秋涵月见了二人,却是微微松了一口气,若是有元婴修士到此,那可就万般棘手了,好在对方皆是化丹修为,自忖还可以应付。

    心下暗忖道:“这二人既不是靠自身法力打破法坛的,那么必就是仰仗法宝了。

    念及此处,她却是比方才从容许多,若是只比法宝,她自觉不惧同辈修士。

    这驾飞舟到来之后,在法坛上空转了几圈,那名壮实修士朝下张望了几眼,道:“这处看守得力,怕不似前面那般好下手了。”

    前面两座法坛主持阵法之人皆是有些稚嫩,应对时也是手忙脚乱,加之他们手持至宝,因而轻易便就破开了,而这处修士看去却是经验老道,非是好欺之人。

    韩济看着下方,道:“往上游去就好了,碧羽轩有五座法坛,漏了一处也不打紧,若是顿足在此,反给后面之人准备时机。”

    壮实修士哈哈大笑,道:“韩师弟你说笑了,凭你从温真人处借来的法宝,对付这些法坛不在话下,看这小娘子还有几分门道,老黄我倒愿试上一试。”

    韩济笑道:“哪里是借,只是瞒着看守童儿取来的,用完还要还了回去,黄师兄可要嘴风紧些。”

    黄道人连连摆手,“知晓,知晓,法宝你我都用过,若是传到了温真人耳中,谁也讨不了好,我岂会和自己过不去?”

    他们二人在上面指指点点,却并不过来,秋涵月看着不觉生气,可这法坛不似山门大阵,也无攻敌之力,奈何不了对方。

    心念一转,便起手抛出一朵七色香花,到了天中,花瓣扑的一声,纷纷散开,漫天飞舞,缤纷绚烂,起初不过数十瓣,可几息后已是化作千百数。

    此是骊山派一位真人来溟沧派拜访齐云天时,当往来人情送与她的,名曰‘七杀香花阵’,能以一花演化禁阵,乃是此派最为著名的手段,门中化丹修士出外行走,多是依仗此法。

    此刻她一使了出来,黄道人不免有些吃惊,随后嘿嘿一笑,把手一张,掌中立刻出来一团血光,如遮幕般泼下来,与那花瓣一触,发出嗤嗤声响,顿时失了灵光,变得干枯焦烂,大把大把掉落下来。

    秋涵月立时认出了来历,心下道:“原来是血魄宗的修士。”

    她也是不甘服输的性子,把玄功运转,身上丹煞尽数化为碧波清泉,向上一冲,顿时把血光冲散了大半。

    韩济神色一动,朝下问道:“玄泽真妙上洞功?你是溟沧派哪位真人门下?”

    便是溟沧派中,这门功法也不是谁人都可传授,能得此法者,多数是洞天门下。

    秋涵月警惕道:“你是何人,先报上名来。”

    韩济笑道:“在下姓韩,说来也与你溟沧大有渊源。”

    黄道人大笑道:“韩师弟,有什么不好说的,那小娘子,我告诉你,我这位师弟,原本乃是云琅韩氏弟子,如此天资绝佳的人物,你溟沧派却留不住,反而却投到我血魄宗门下,可见我灵门合该趁运而起,早晚有一日,要把你玄门取而代之。”

    秋涵月不觉惊讶,道:“云琅韩氏?”

    韩济皱眉道:“黄师兄,与她说些做什么,别在此处纠缠了,还去往他处。”

    黄道人见秋涵月应对从容,知晓要想顺利拿下此地却是不可能了。连声说好,再斗了一会儿,便就找了个机会,撞开水浪,拨转飞舟,往天中行去。

    韩济顿时心下一松,暗忖:“今次示警,也算还了张师兄当初些许人情。”

    他如今算是拜在了温青象门下,只是半日前闻得封清平要对碧羽轩动手,便起了示警之念。琢磨下来。就邀请一名同门来此打碎碧羽轩所造法坛。

    此来虽未曾在言语上说什么,但他知晓,张衍只要听到自己的名字,再加这番举动。多半能领会其中深意。至不济也会有所警醒。

    两人走后未久。法坛旁侧河水之中,却突然一阵翻滚,两名妖修自里冒出头来。其中一人赫然是余渊部渑长老,他站在水浪之上,言道:“可惜了,这两人若是再下来一些,我必要他们好看。”

    另一人亦是妖部族老,他言道:“无甚可惜,溟沧派得罪不起,莫非就得罪的起血魄宗么?”

    渑长老却是眯起眼,有些蠢蠢欲动道:“池道兄说得是啊,不过你说我等也如溟沧派一般,在北冥洲河流纵横之处修筑法坛,是否也可和玄魔两家一斗呢?”

    他看得出来,这法坛这般修筑下去,天长日久,东华洲北地便会渐渐铺开一张大网,先前魔宗往来自如的局面必会改换。

    此法既能东华洲,那说明同样也能用在北冥洲,若能做成了,那时溟沧派就休想再拿捏余渊部了,想到这里,他心下便有些火热。

    池长老却不看好,摇头道:“渑道兄你莫忘了,此法出自张真人之手,又岂会对我等没有防备?何况溟沧派向来有海翻江之能,无论如何也是讨不了好的,再说设立法坛之事,不知要耗费多少宝材,也就溟沧派这等玄门大派能行此事,换了别家来,哪里能做得成?”

    渑长老听到这里,如同兜头泼了一盆冷水,方才起来的一点心思顿时又熄灭下去,沉吟道:“确实是为兄想多了,不过张真人今番这么大的手笔,时日一长,耗费宝材怕是不计其数,他又非是哪位洞天真人门下,难道不怕溟沧派门中有人对他不满么?”

    池长老玩味一笑,道:“那便看谁能笑到最后了,张真人若是赢家,想来谁也不会拿此说事,可若是输了……呵呵,魔宗玄门,投谁不是一样呢?”

    溟沧派,方尘院,地火天炉之前,百多名修士正调运地火,转动法旗,此刻热气渐敛,眼见一座星枢飞宫便将炼成。

    张衍站在上方,而岳重阳则是陪行在侧,后者指着下面言道:“方尘院现今人手充足,再有真人送来的宝材,半年足可炼造五驾飞宫,当能二十年后造得两百数。”

    张衍微微点首,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来方尘院中,就是督造星枢飞宫,好在日后魔穴现世时派上用处。

    本来他最看为重的,乃是元婴修士所用的“翱凤金观”及那“翔蛟飞车”,只是炼造此物所用的宝材,均是掌握在三大殿手中,非他眼下所能调用,便是能请动齐云天、霍轩二人相助,想也援手不了多少,与其如此,还不如多多炼造星枢飞宫。

    他又看了一会儿,沉声道:“若是宝材有多,不必给我节省,能造多少就造多少。”

    岳重阳不由侧目看来,目光有些复杂。

    他自能看出,这些宝材数目,几乎已是张衍这首座身份所能动用的最大限度了,要知当初溟沧派与三泊妖修相争时,前后所造飞宫也不到四十数,若是此次玄魔之争不胜,可就没有退路了,其便是能去得渡真殿,本来有望晋升洞天的机缘,很可能便会落入他人手。

    张衍半晌未听他回答,转首过来,淡声道:“可有碍难?”

    岳重阳接触到他有若晨星的目光,不由把头一低,定了定神,正容稽道:“无有,岳某当竭力而为,必不会误了真人之事。”

    ……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