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息团阳还命法
    那无头身躯下落之后,似是因其身上道袍之故,只是坠下数丈,便就止住了去势,漂游在空。

    张衍目光微微闪动,轻轻一抬手,起了阵中剑光上去一磨,就将其搅成了一团烂肉,然而做完此事后,他却并不撤去剑阵,而是往下扫了一眼。

    那处还有数十头颅,只是一颗颗坚固异常,虽被剑中阵气来回劈斩,但却传出金铁交响之音,未曾损得分毫。

    看了一会儿之后,他哂然言道:“诸妖王神通也是不凡,不过既被困在贫道这剑阵之中,便休想再能逃了出去。”

    就在开口说话之际,其中一颗头颅忽然一晃,自断口处喷出一大团乌烟,只是片刻,便就散去,竟是把那身躯又长了出来。

    诸伯皋面色看看盯着张衍,道:“我自问未露破绽,你又是如何看出来的?”

    就如气道修士修至元婴三重境后,便会得禁锁天地一般,力道修士在修至四转圆满境地之后,也自会了一门神通,此术因各家功法传承不同,所得也各是有异。

    而他所领会的,名为“一息团阳术”,若是与人对敌时战败,哪怕只有一截残躯在,只要元灵不散,半个时辰之内,就能再次长了回来。

    他为骗过张衍,还用了魔宗一件宝物,假作元灵破散,想待张衍撤了剑阵之后,自己便能逃了出去,再转头来过,可未想到却是当场便被识破。

    张衍淡淡一笑,道:“妖王那对玉须想是浸润精血,是以每回头颅斩下,则立失灵泽。可其中偏偏有一头颅能保得双须灵机不失,这却未免太过明显。”

    诸伯皋沉默久时,叹一声道:“此战是真人胜了,诸某俯首认输。”

    他往地上一伏,叩首道:“只是临死之时。想恳求真人一事,还请贵派高抬贵手,放过诸某部族。”

    张衍稍作思索,沉声道:“若余渊部遵从你我斗书之约,诚心归附,我可不与他们计较。只是贫道有几句话想问妖王,望你如实回言。”

    诸伯皋听得有望保全族众性命,忙道:“真人发问就是。”

    张衍目光微寒,道:“敢问诸妖王,你在两洲山界处聚众百万,可是得了魔宗之助?”

    诸伯皋承认道:“确是如此。百余年前,魔宗有几人寻到了诸某,要我在魔穴现世后率部众入掠东华,不瞒真人,诸某尚有一子在血魄宗中为,名为修道,实为质子。”

    他知晓此事是瞒不过去。溟沧派也不是无有搜魂之法,大可擒了他元灵回去查问清楚,与其受一番折磨,还不如老实说出,再则为部众性命计,也不得不如此。

    张衍下来又问了几句,此人皆是如实回答,待再无可问时,便掐起法诀,便要发动剑阵。将其了结。

    诸伯皋却一伸手,道:“慢,就不劳张真人动手了。”

    他双手一搭唇边两根玉须,嘿了一声,将之拽了下来。跪伏在地,双手呈上,道:“诸某已把八百载所炼精血化入其内,自信寻常法宝那难以遮挡,也算有几分用处,今便赠与真人,只望真人莫要忘了先前允诺才好。”

    张衍微微一思,便抬手将那长须摄了过来,并不多看,便就收入了袖囊之中,颌首言道:“贫道收下了,诸妖王好生去吧。”

    去了这两须之后,诸伯皋立时变得神情委顿,面目枯槁,他盘膝坐下,自囊中取了一把尖锥出来,在手中看了片刻,就猛然起手,自囟门之中插了下去,身躯忽地一颤,目中光芒淡去,脑袋耷拉至前胸处,随后便见一缕元灵飘了出来。

    张衍一挥袖,无数剑光闪过,顷刻间便将之绞碎。

    若在以往,这元灵也就放去转生了,可诸伯皋与他正面交过手,又曾见识过他手段,若是逃了去,难免不被魔宗修士知晓此战详情,故而必得彻底杀灭。

    轻轻招手,将此人留下袖囊收了过来,翻了一翻,便就寻到了余渊部妖王玺印,不觉点了点头,也不去看囊中其余诸物,将之收起,而后撤去剑阵,轻身一纵,一道遁光撞破罡云,往下而来,不多时就到得守岁山前。

    底下溟沧弟子见了,都是喜悦,纷纷大呼道:“真人回来了,真人回来了。”

    遁光一转,降至法坛之上,张衍敛去周身光华,自里步出。魏子宏上来一礼,道:“恩师。”

    张衍道:“诸伯皋已为我斩杀,而今尸骨无存,子宏,你遣一名弟子去往余渊部,命他们遵照斗书约言,三日之内出来归降,如若不从,为师便会起神通之术夷平其百万部众。”

    韩王客这时上来一稽首,道:“师弟,为兄自来此处,也未曾出得多少力,此事不如就交予我吧。”

    张衍看了过来,点首笑道:“既然韩师兄请命,那就劳烦师兄跑上一回了。”他抬起袖,取出那枚印玺,交至其手中,道:“师兄且把此物拿去。”

    韩王客小心收好,再是一礼,纵起遁光,就往津河中来。

    未有多时,就到得河畔,他对下方宏声言道:“我乃溟沧来使,诸伯皋已死,速叫可以做主之人出来说话。”

    声音远远传出,过得片刻,河水中一阵翻腾,一名作文士打扮的小妖战战兢兢浮了上来,不停作揖道:“请真人等候片刻,已有人前去禀告。”

    随后他对后招呼了一声,就有一名膀大腰圆,身有丈许高的鱼妖扛了一只云榻上来,随后还有两名美艳女婢,那文士点头哈腰道:“真人且请安坐。”

    韩王客淡声道:“不必了。”

    那文士一怔,便回头对呆在那里的美婢斥道:“真人说话未曾听见么,还不快滚。”

    那两名美婢与鱼妖一听,忙慌慌张张退入河水中。

    约莫小半个时辰之后,河水忽然一分。如泉喷涌,一缕缕妖气泄出,而后就见余渊部那艘角帐大舟自水下浮出,舟头站有百余名妖,其中有十余名乃是力道四转之士。个个身躯魁伟,顶盔戴甲,手中都是持拿神兵,看去桀骜悍勇。

    为首之人乃是一名清瘦老者,此人锦衣大袖,头戴梁冠。足蹬高履,目光与韩王可一对,便纵身上来,一拱手,道:“这位真人久等了,老夫曷弼。请教真人名讳。”

    韩王客目光下移,见此老腰间系结的鲤龙大带上,竟是挂有数十余枚大小不同的鱼璧玉,不觉微讶。

    他略知妖部规礼,至少是得了十部部族效命,才能挂有一枚鱼璧者,此人挂有这许多。在余渊部中地位比之诸伯皋也差不了多少了,便还了一礼,言道:“贫道溟沧派韩王客。”

    曷老再道:“真人言诸妖王已死,可有凭证?”

    韩王客拉开大袖,取了那枚印玺出来,置在掌中,摊开在众人面前,道:“诸位当是认得此物。”

    舟上之人见了这印玺,都是脸上变色,有人不自觉发出一声惊呼。唯有曷老神情不变,仍是镇定,叹一声,道:“王上既去,那而今族中之事。老夫勉强可以做主,真人如有上旨,可与老夫说。”

    韩王客听他这话,打量了其一眼,神情稍微缓和了几分,便将来意说了一遍。

    曷老沉吟片刻,才侧身做了一个相请手势,道:“此地非是说话之所,还请真人入舟一叙。”

    韩王客当即应下,随他到了大舟之上,入到一间敞室之内,曷老请了他坐下,命人端上茶水来,便关照身旁服侍之人退下,再是一抬手,起了此间禁制,低声问道:“敢问真人,诸伯皋尸身何在?”

    韩王客道:“已是化成齑粉。”

    曷老似是放下心来,道:“老夫早有心投至上宗门下,奈何诸伯皋法力高强,又暗中与魔宗勾结,老夫及诸位族老也是有心无力,非是有心与上宗为难。”

    韩王客哦了一声,把身子稍稍侧过,看来道:“恕韩某冒犯,曷道友身为妖修,却为何会动此念?”

    曷老道:“不瞒真人,贵派前掌门率十二位洞天伐我北冥时,老朽祖上曾受过贵派敕封,族门因此才得兴旺,虽后来遗失了敕封章册,但无日不思如何能再为上宗出力效命。”

    韩王客讶然道:“原来曷老与我溟沧派还有如此渊源,难怪难怪。”

    他表面是一副吃惊模样,但心中并未如何当真,当年溟沧派征伐北冥时,受过敕封的妖修可是不在少数。

    可数百年前门中内乱时,其等却多是撕毁了敕封章册,不是自立门户,便是转去投了八部。只是如今用得着此人,便也无需说穿了。

    曷老又道:“诸伯皋虽亡,只是其亲族王将,却未必肯甘心服输,至多两日,老夫将之料理干净,便率部上岸,归服上宗。”

    韩王客点首道:“如此便好。”

    两人又说了几句,韩王客便欲回去复命,这时曷老却将他拦住,道:“韩真人慢走,老朽这处有一件大礼要赠与张真人。”

    他一挥手,解了周围禁制,而后发了一道法诀出去,等不一会儿,就见一名高大鱼妖走了进来,左右腋下各是紧紧抱有一人。

    韩王客目中浮出异色,立时站起,上去看了几眼,沉声道:“魔宗修士?”

    曷老也是站起,道:“此二人是在河滩处寻得,当时已是受了重创,老朽推断,应是张真人与诸伯皋斗法时这二人意欲窥看,不小心受了神通波及,才致如此。”

    韩王客笑了一声,转身过来,道:“曷道友你做得好,此二人韩某这便带走,回去之后,自会在张师弟面前为你请功。”

    ……

    ……

    PS:起点弄了个酬勤计划,这是逼着误道加更啊,下来试试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