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峰回路转得全功
    见韩王客沉吟不语,迟迟不下决断,蔡荣举想了想,上来道:“小弟以为,彭师侄此法,虽可把一干魔修尽灭,可传扬出去,却与我溟沧名声有损,师兄不如在书信上写明缘由,让临清观同道自择之,若是他们不愿,再择他法吧。”

    韩王客摇摇头,沉声道:“师弟,你不知晓,临清观中有张真人三名门客,其中二人还是我溟沧门下,为兄不得不慎。”

    蔡荣举立时收声不言,韩王客能知晓此事,那说明张衍出来前曾特意关照过,显然对这几人极为重视,那便不能不顾及其性命了。

    这时他念头再是一转,忽然想起一事,扭头道:“师兄,好似门中前次遣来过两名弟子,只是碍于魔修势大,故而被相阻在外,他们来了许久,或许知晓一些对面详情也未可知,何不找了过来问上一问?”

    韩王客开始并未把两名化丹修士放心上,这时得了提醒,顿觉有理,他们主要不明对方虚实,而这二人早已到了此处,说不定真能问出些什么来,便道:“师弟说得是,待我发书唤他们来此。”

    议定之后,三人各自降下云头,隐在一片树林中,随后便将一封符信发了出去。

    过有半个多时辰,就有两道遁烟飞至,只是到了约见之地,却并未停下,而是自三人所在之处越了过去。

    韩王客赞道:“嗯,这二人倒也谨慎。”

    蔡荣举也是点头赞同,这两名弟子非是错过了地头,而是故意如此,此举是为防备有魔修在后面暗中跟随。如此一来,便是他们自己看不出来,韩王客等人却能有所察知。

    彭誉舟却是不屑,暗道:“自作聪明。”

    他自恃有禁锁天地之法,只要有敌入得身周六七里之内。必能被他感应,认为这是多此一举。

    过去一炷香的时间,那两名弟子便又转了回来,由那封飞书在前指引,一路寻得三人近前。

    为首弟子降下身来,恭敬一礼。道:“悬石岛弟子胡坚玉,曾广倾,拜见三位真人。”

    韩王客班把二人稍作抚慰,问起具体情形来。

    胡坚玉道:“魔修势众,我与师弟无法太过接近,但借了法宝之助。在这处小心探看了多日,见得驾罡风出行者共有五人,而使烟煞来回者,共有三十余数。”

    韩王客缓缓点首,这里元婴修士人数与书信中所言大致相仿,应当便是五人不会错了。

    至于会否再多得几个出来,那根本不必多想。其数目若到了六人,就可联手在百里方圆之内展下魔云,哪怕修为高过彼辈之人到来,也无法看清他们底细了。

    韩王客又道:“现下我观去,只却见四人,你等可知另一人通常躲在何处?”

    眼下关键,是在那藏身暗中之人,要是能找了出来解决,那或许可以打那四个人一个出其不意。

    胡坚玉为难道:“那几人行踪飘忽,弟子二人碍于修为。也无法看得太过明白。”

    韩王客又问几句,见再也问不出什么来了,便先命二人退下。

    彭誉舟有些不耐,道:“二位师叔何必再多想,我溟沧来援。乃是示恩之举,料那临清观也不敢不敬,大可在书信中言明,命他们加以照拂我溟沧弟子就是了。”

    韩王客思来想去,眼下没有太好办法,叹道:“那便且试上一试了。”

    他当即写了一封飞书法去,不过等了一刻,就书信回来,他打起精神,拿来打开一看,却是目光中泛出惊喜之色,转手送到蔡荣举手中,道:“师弟且去看来。”

    蔡荣举目光扫去,也是露出意外之色,讶道:“不想临清观还有这么一个后手,当可做一番文章了。”

    这封书信中言,临清观地下有一处宫观,与山外门那条河水相接,并指出了具体方位及解禁之法,请三人入观来商议对策。

    韩王客也未想到此番柳暗花明,若是他们能入得青牛山,哪怕什么都不做,以逸待劳,也可坐等魔宗修士自投罗网,便道:“先入临清观,再做计议。”

    三人把胡坚玉二人唤上,依着信中所言寻去,很是轻易便找到了那处请河支流,而后便往水下遁去。

    三人所修功法皆是玄泽真妙功,水中穿行毫无滞碍,只一个时辰,就在一处崖底找到了禁门所在,去了符禁,果有一处壑道,遁身往里去,不多时前面见有灿烂明珠指路,又有光波荡起阵阵涟漪,知晓距离出口不远,便齐齐耸身往上行去。

    宋泓如今已是临清观观主,从书信中得知三人身份后,不敢怠慢,早已率了几名弟子出来迎候,只是门下两位长老需守御阵门,却是无法抽身。

    这时见脚下湖水之中一阵旋转,知是来人到了。

    四周灵机一阵翻涌,水面忽现三个涡团,而后玉泉喷涌,水沫四溅,就见三名道人各是脚踏玄浪,袖袍随风,自里从容而出。

    他连忙走上前去,稽首道:“临清观宋泓恭迎上宗来使。”

    韩王客还礼道:“宋观主多礼了。”

    叙礼之后,宋泓请了三人往正殿中去,才一坐下,他便连连致歉道:“魔宗日夜围攻,门下弟子长老多是在守御阵门,难免招呼不周,还望三位见谅。”

    韩王客也是理解,眼下局面也不适合做太多客套,直接就问:“贵派山门大阵还可支撑几日?”

    宋泓叹了一声,涩声道:“要是三位不至,恐至多撑到今夜。”

    三人未来之前,临清观形势说得上危如累卵,就连翁知远、袁燕回、审峒这等溟沧派弟子,也是亲自上去镇守阵位,须臾离开不得,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将临清观中隐秘之地告与外人知晓。

    韩王客符抚须道:“宋观主不必忧急,我等既来,便无需畏惧其等,只是若想将犯之敌尽数除去,却还需观主配合出力。”

    宋泓站起郑重一礼。道:“危急之际,上宗能来援手,我临清观上下感激不尽,有何吩咐,宋某必定依言而为。”

    韩王客以传音之法,将自家打算说出。末了道:“宋观主意下如何?”

    他此番安排与彭誉舟之策大致相仿,不过他们而今已到了观中,却不致临清观弟子有所损伤。

    宋泓毫无犹豫之色,道:“此法甚好,宋某这就前去安排。”他告罪一声,急急下去了。

    韩王客道:“蔡师弟。你遁法在为兄之上,外间那人便交予你去扫除,此处我有与彭师侄二人,足可应付了。”

    蔡荣举起得身来,从容道:“师兄放心,小弟不会放了那人走脱。”他一个稽首,便循来路出去。

    宋泓很快回来。言已布置稳妥,四人又商议了一阵,感觉再无疏漏,便就各自打坐调息,只等时机到来。

    晃眼过去两个时辰,天色已黯,临清观山门大阵上忽然一声震雷大响,好似山岳裂塌,显然已被破去。

    天中那四道盘旋来去遁光见了,都是大喜。彼此招呼一声,便毫不犹豫往里投去,随其一同闯入山中的,还有百多名低辈弟子,霎时间。漫天乌风黑烟直往山内灌入进来。

    四人一入内,就往正殿冲去,可才到里间,当先一名银须老道却觉身形一顿,似被一股无形气机生生定住,脸上顿时露出惊恐之色,嘶吼道:“是禁锁天地,快退!”

    可此时已是迟了,殿外早已隐伏在旁的两名临清观长老同时出手,堵了他们后路。

    韩王客冷冷看了一眼,双袖一抖,就有无数浩荡大水自背后升起,汹涌漫上。

    这四人被禁锁之术困住,又前后遭人夹攻,只得放出法宝死命抵挡,可这回临清观这一方思虑稳妥,早把其可能后手可能都已考虑在内,不过一刻之后,四人手段用尽,便在围攻之下被一一斩杀。

    宋泓见最大威胁已除,再无惧意,立刻命两名长老带了弟子杀得观去,想要将此次来犯之敌彻底斩尽杀绝。

    韩王客与彭誉舟自持身份,还不至于放下身段去追杀那些小辈,便就坐于观前,等候消息。

    很快一夜过去,到了卯时初刻,天已微微发亮,就见远处有一道遁光飞来,韩王客精神振起,道:“蔡师弟回来了。”

    那遁光往下一落,蔡荣举现出身来,摆了摆袖,走上前来,稽首道:“师兄,小弟幸不辱命。”

    韩王客露出笑意,这一回把五名元婴长老尽数杀死,此行已是圆满,回去可以有个交代了。

    蔡荣举这时却压低声音道:“那人遁法也自不落,小弟追踪了一夜方才追上,只是无意中发现,距此两百里外,有一处秘窟,直达地穴深处,疑似是浊阴灵气汇聚之地。”

    韩王客有些意外,皱眉道:“难怪那许多魔修盯着临清观不放,原来有这原因在此。”

    浊阴灵气汇聚之地,极有可能化为魔穴,换了他们是魔宗一方,那定会设法占下,而临清观距离那处如此之近,好似骨鲠在喉,无论如何也在必除之列。

    宋泓闻得距离山门如此近就有一处浊阴地窟,也是心惊不已,要是那处真成了一处魔穴,那临清观可就永无宁日了,便道:“恳请上宗出力,将那处地穴镇压。”

    彭誉舟这时插言道:“何必如此之急,不若当鱼饵留着,引其上钩,再一一铲除。”

    韩王客并不同意,摇头道:“不可如此,此是养虎为患。”而今东华洲中魔宗修士何其之多,聚藏浊阴灵气的地方更多,哪有盯着一处的道理,唯有见一处打散一处。

    他当机立断道:“那处或许还有魔修存身,蔡师弟、彭师侄,速随我同行,务要将此座浊阴地穴除去!”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