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雍明井照观内外
    ps:挂水最后一天,明天方便,就尽量两更

    景游奉命去查探羊悬龙底细后,过有一日,便来洞府中复命。

    “老爷,据赵阳所言,上回来此的那羊道人乃是邪宗符阳门下,恰是当年参与围攻其父赵桓之人。”

    张衍初见羊悬龙,就怀疑此人邪宗修士,有此结果倒不意外,只问道:“可是看清了?”

    景游俯身一礼,又道:“小的唯恐有出差,事后又去找了唐、宋两位真人辨认,他们也是识得此人,当是不假。”

    张衍稍作思忖,道:“此事等章道友回返之后,你去告与他知晓,随他如何处断。”

    景游道:“待章真人回山,小的便去转告。”

    张衍言道:“这几日我闭关修持,如无紧要之事,不必来言。”

    他对占据小仓境并什么无兴趣,或许那小界中奇珍异宝甚多,说不定还有他需要找寻的灵药,不过他与小仓境从无仇怨,与魏道姑之间就算有过冲突,如今也早已化解。

    偌大一个东胜洲,他却不信寻不到足用的灵药,又何必去行这等夺人门户之举?

    倒是赵阳与其有杀父之仇,不能不作理会,只是具体该如何做,自有其师章伯彦决定,无需自己来越俎代庖。

    关照完毕之后,他转身行往内府,闭关修持去了。

    这一入定,就是月余过去。

    忽一日,洞中磬钟轻鸣。悠悠传入洞府深处,引得他从定中缓缓醒转过来,两目一睁,一缕精芒乍现即逝,沉声问道:“景游,外间是何事?”

    人影一闪,景游自外进来,弯腰道:“老爷,是那魏道姑来了,言是此回又带了不少灵药上山。老爷是否一见?”

    这些日子来也不是没有人来寻张衍。原本逃出神屋山的不少宗门见天妖反被诛灭,不觉后悔,便百般哀求,想要回山。却被他一概拒之于门外。

    只是魏道姑却是不同。景游知此人手中有自家老爷所需灵药。不敢私自做主,便赶忙前来禀告。

    张衍心下转了转念,淡声道:“先请她去半山殿中等候。就言我稍候便至。”

    景游一揖,退下传谕去了。

    张衍思索了一会儿,他觉得这魏淑菱来得时机太过凑巧,也不知是否与那羊悬龙有所关联。

    自榻上起得身来,往旁侧一处洞室中行去,到了里间,他轻轻一点足,御气临空,沿石阶缓缓而下,不多时到了半山腰后殿处,这才停下身形,踱步而出。

    魏道姑已是在坐在殿内,见他出来,站起来打个稽首,道:“张掌门,许久不见了。”

    张衍起手还礼,笑道:“确是如此,自上回一别,已是过去三十余载了吧。”

    魏道姑稍稍有些赧然,当日她在海上当着一众同道之面放出话来,说是要用灵药补还人情,可结果却并未从小仓境中取来多少,不过她是个执拗脾气,这些年中凭借自家的情面自洲中各处搜罗来了不少,不然还是无颜到此。

    她拿了一只袖囊出来,捧着递上,认真道:“此是我寻遍四方得来的灵药,用以谢过上回恩情,张掌门务必收下。”

    张衍看了一眼,面上笑了笑,并未推拒,把袖一卷,直接收了下来。

    魏道姑这才心情放松下来,要是对方不收,她也不知下面的话该如何开口了。

    客套几句后,两人各自落座。

    魏道友方才坐下,因不耐拐弯抹角的说话,便就道:“要说这些灵药,我小仓境还有得多,我师兄有言,张掌门若是有意,可拿别物来换,他无任欢迎。”

    张衍一笑,道:“灵药自是多多益善,不过贫道也知小仓境中灵物数不胜数,但不知何物才得入令师兄之眼?”

    魏道姑道:“听闻张掌门此次与四派洞天真人一同在神屋山中布阵,将那天妖诱来困住,又用地火天炉将之炼化,我师兄不求他物,只想把那天妖炼化下来的宝材取一份来。”

    张衍目光变得深邃了几分,道:“哦?却不知贵派门主从何知晓此事?”

    神屋山一战,有不少传言出来,但是前后情形,除了南洲三位洞天真人略知一二外,实则并无人知晓,而小仓境是从何得知天妖是被那天炉炼化的?

    魏道姑一怔,迟疑了一会儿,才略带几分苦涩道:“实不相瞒,这我也是不知,这话还是从我家师兄那处听来,先师向来只宠爱师兄,少荆苍祖师传下的异宝都是他手中,其中数件有辨真识气,窥望灵机之能,想来是凭此知晓的。”

    张衍点了点头,接受了这个解释。

    荆苍祖师毕竟也是一位飞升大能,有几件观望气机的法宝也不奇怪,且从其述言来看,具体情形还是不曾知晓,显然亦有所限。

    想来也是,当时无论陶真人还是沈柏霜都在近侧,若是有人窥看,恐是立刻就能察觉。

    魏道姑见他久久不言,有些心急,道:“道友到底应是不应?”

    张衍目光一转,摇头道:“令师兄主意是打得不错,可惜太过一厢情愿。”

    魏道姑听他说得不客气,顿时心生不满,哼了一声,语声生硬道:“为何如此说?”

    张衍淡笑道:“天妖宝材何等稀少,我若是把此物分一些与南洲那三位洞天真人,莫非他们拿不出灵药来么,又何必非要便宜你小仓境?”

    魏道姑不由怔住,,好一会儿后,有些不知所措道:“那,那却不是成了?”

    张衍笑道:“若是各退一步,倒还有的商量。”

    魏道姑着紧问道:“那不知该如何?”

    张衍微微一笑。却并不说透,而是安抚道:“此事不急,贫道虽有一念,但也需回去看过之后才能细言,魏道友可先在我山中住下,过几日再议,”说着,回首关照景游,“你带魏道友去山中,择一处上好洞府安顿。”

    景游走了上来。躬身作势一引。道:“魏道长,请吧。”

    魏道姑无奈,只得起身,一揖之后。随景游下去了。

    张衍方才所说那番话非是敷衍。而是确有想法。

    当日地火天炉里的炼化来的不仅仅有那八枚甲片。还有不少天妖躯壳余灰,俱是依附在取下来的那几根青明木上,这也算是世间稀少的宝材。倒是可以拿些出来给了小仓境。

    只是这话不便挑明,否则就是讥讽其只配得些渣滓了。

    不过此物奉上,对方即便接受,所能换来的灵药想必也是不多,实则自己这边还是吃亏。

    想到这里,张衍目光微微一闪,既是如此,那自己便不妨卖个人情出去。

    考虑了一会儿,他从袖囊中取了一封飞书出来,这正是当日羊悬龙所留,起手轻轻一拂,开了禁印,这封飞书就自腾空飞起,化一道灵光往山外去了。

    魏道姑在山中一住就是数日,在张衍授意下,由汪氏姐妹带她在山中各处胜景佳地游览,只是她性子偏冷,非是雅人,却是无心赏玩。

    正在她有些不耐时,景游又是找了来,言道:“老爷有请道长。”

    魏道姑自思应是换宝之事有了结果,精神振奋道:“还请带路。”

    她随景游一路往山中而来,只是这次所行之途不同与上回,非是往大殿去,而是往山腹中走,且越行越深,不禁有些奇怪,道:“这是去往何处?”

    景游道:“道长勿疑,此事是老爷特意关照的,稍候便知缘由。”

    魏道姑压下心中疑惑,跟着其来到了一间缀满明珠的洞室中,除却正中有一口水井外,别无他物。

    景游指着那井,言道:“此物名为‘雍明井’,能遍观方圆百里之地,兼有敛气聚灵之效,原为南洲观潭院所有,因为凤湘剑派所迫,不得已转投了我涵渊门,掌院吴素筌因感老爷恩德,便将此物主动献了上来。”

    说完,把手在井口画了一圈,原本浑浊井水一阵晃动,渐渐现出景物来,口中道:“道长且来看。”

    魏道姑虽是不解此举何意,但也被勾起了好奇之心,凑上前去一望,见内中所照,恰是半山腰处那座大殿,此刻殿内正坐有一名两目有神,风采翩翩的俊秀道人。

    过不多时,就见张衍自殿外而来,那名道人满是欢容地起身相迎,两人互相见礼之后,就又各自坐下。

    只听那道人声音传出道:“羊某听说那魏淑菱这几日都在贵派门中,想来道友已是拿定主意了?”

    魏道姑听得对方之语竟与自己有关,顿觉诧异,不由是露出了注意倾听之色。

    张衍笑道:“羊道友倒是消息灵通。”

    羊悬龙以为张衍当真是愿与自己携手,神情也热切了几分,哈哈一笑,一摆手,道:“我与几个师兄盯着小仓境已有百数载,对其一举一动,无不了然,这算不得什么,”

    此语一出,魏道姑不免大吃一惊,指着道:“此是何人?”

    景游呵呵笑道:“魏道长稍安勿躁,事后老爷自会与你分说。”

    魏道姑哼了一声,只得勉强收摄心神,往下看去。

    这时又听张衍道:“小仓境能屹立东胜数千载而不衰,还从不曾被人找到洞府所在,定是有其不凡之处,不知道友准备如何做?”

    羊悬龙道:“还望道友见谅,这里涉及本门诸多隐秘,不好详说,道友只需把她如往常一般请了来,我自能在她身上下了手段。”顿了顿,又言:“羊某先前承诺不改,事成之后,那小仓境由得你涵渊占去,我与几位师兄弟一旦拿到那欲取之物,便就离去,绝不反悔。”

    ……

    ……(未完待续。。)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