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划江定山门 密海小仓境
    南洲三位洞天真人原本是想先合力示威,好叫来者有所忌惮,可半天过去,见始终未能压过对面之人,怕如此下去弄得当真斗了起来,便就一齐主动撤去法力,还归原貌,甘守廷自里走了出来,高声言道:“对面是哪一位真人到此?”

    天中灵机一转,清浊之气一分,沈柏霜收了法相,回言道:“贫道沈柏霜,数百年也曾至东胜一游,不知诸位可曾听过?”

    这名字三人都是有所耳闻,甘守廷好似恍然道:“原来是沈真人,久仰了,久仰了。”说着,朝前方拱了拱手。

    他面上虽是轻松,可因曾亲眼目睹沈柏霜打散郑惟行法相那一幕,知晓眼前这人极不好惹,是以心下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一旁杭雨燕虽是女修,可性子却烈,不愿弱了自家气势,冷言道:“这里乃我苦心门地界,沈真人不曾知会一声,便就来到此,是否有些不妥?”

    甘守廷朝她使了个眼色,呵呵笑言道:“杭道友言重了,沈真人乃是外洲修士,想也不明我东胜地理,这南广海上又无界碑,也就不必苛责了。”

    沈柏霜却是淡声道:“我知晓此是何地,也知此处是你苦心门界下,此行便是专程来会一会几位的。”

    “哦?”甘守廷有些诧异,随即神色渐渐严肃起来,暗含几分戒备道:“原来沈道友是特意来见我等,不知是何要事,却要劳动道友亲来此处?”

    沈柏霜把目光投向三人,道:“南武山中有一处观潭院,早已投在我涵渊门下,而你凤湘剑派却遣人打杀门中长老弟子,毁去灵脉,此事我不得不讨个说法。”

    甘守廷一怔,观潭院?此观不是他凤湘剑派下宗么,怎成了涵渊门下了?

    而是他觉得此事太小,不值得洞天真人亲自出面,说到底观潭院又非凤湘剑派本门弟子,若是其来封书信,分说一二,求个人情,他也不会不给脸面。

    再一仔细琢磨,他却是回过味来,一位洞天真人,当真会为了这等事兴师动众么?显然不是,不过是以此为借口,上门示威来了。

    吉真人在那里笑嘻嘻道:“看来沈真人是来挞伐问罪的。”

    甘守廷与欲闹翻,也不去辩驳里间是非,斟酌语句道:“那真人以为该当如何?”

    沈柏霜直截了当道:“从此五龙江以北,为我涵渊门界下。”

    此语一说,他态度已是明朗,示意涵渊门要把北洲收入囊中,而背后有其坐镇,南三派不要再妄图染指。

    杭雨燕几次要说话,都被甘守廷以眼色止住,这次却是忍不住了,尖声道:“若是不从又怎样?”

    沈柏霜轻描淡写道:“我已杀了一人,却不介意再多杀几人。”

    这话杀气腾腾,听得杭雨燕眉上作色,似乎就要发作,可是想了想,终究迫于沈柏霜实力,咬牙忍了下来。

    甘守廷觉得自己一人无法做主,便退了回去,与两人商议了一会儿,才出来道:“沈真人此议,我等可以答应下来,但却也有个条件,贵派若有弟子到我南洲界下,也需事先告知。”

    沈柏霜淡淡言道:“便就如此吧。”他扫了一眼三人,身形一转,但见一缕清气升腾,已是不了影踪。

    甘、杭二人本想用观气之法探明他去了何处,可是看了下来,却骇然发现,竟是丝毫感应不到其身在何处。

    两人脸色俱是不太好看,这意味着对方有藏匿气机之法,可以随时出入南洲地界而不被察知。

    他们平日又不聚在一处,若是此人心怀杀机,那便极易被各个击破。

    吉襄平这时打了个哈欠,道:“此间既然无事了,那我也回山去了,两位不必送了。”

    他拱了拱手,就起了一道清云,闪身往东去了。

    他这一走,杭雨燕转首看了过来,道:“你当真打算答应那沈道人么?”

    甘守廷点头道:“那是自然,若是不从,我又何必应承?况且你也瞧见了,此人神通不凡,可将自身气机隐去,这等对手,还是不要招惹为妙。”

    杭雨燕咬唇道:“我却是些不甘心!”

    甘守廷叹道:“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眼见轩岳派烟消云散,锺台派也再无洞天真人坐镇,正是其虚弱之际,正可三家一同出手,将其侵占了下来,可眼下却是平白让涵渊门捡了便宜去。

    甘守廷见杭雨燕还是一副不能释怀的模样,便劝说道:“暂且不用多想了,而今时机不对,只依靠你我两家门下弟子,就算对上锺台,也是有心无力。”

    与过元君一场好斗,两派门下元婴修士折损了大半,若是青宣宗不出力,仅凭门下这点实力,还撼动不了锺台,

    杭雨燕恨恨道:“吉襄平只想着明哲保身,毫无半点进取之心,若是他肯真心与我两派联手,当日轩岳一亡就可压上门去,哪会让涵渊做大?”

    甘守廷道:“雨燕你也不必懊恼,我料涵渊想收服锺台,也绝非一帆风顺,”他起手朝北指了指,意有所指道:“需知盯着北洲的并非一家。”

    杭雨燕反应过来,道:“你是说海外妖蟒?”

    甘守廷笑道:“正是,郑老道一死,我却不信他们还能忍耐的住,那罗梦泽道行也是不浅,先前顾忌我五家联手,才被压制在了海外,我等只要做出一副袖手旁观的样子,说不定就能挑动两家相斗。”

    杭雨燕想了想,赞同道:“此言有理,那我等需好好回去积蓄实力,等待机会了。”

    东浩海界,魏道姑正在一堆乱石礁中乘风飞渡,行有数个时辰后,天色渐暗,她忽然眼前一亮,到了一块嵯峨怪石前,用手抚了抚,自语道:“就是此处了。”

    她往后退了退,脚踏罡风,绕石转了三圈,随后起指一点,道:“开!”

    那石随声轰轰向下一沉,水中好似煮沸一般,不停翻滚,半晌之后,水下浮出一座灵光四溢的阵门。

    少顷,一名少年走出,望见是魏道姑,忙躬身道:“原是师叔来了。”说着,侧身让了门户。

    魏道姑整了整衣衫,往里步去,到了阵门之内,一到里间,入目处是一盏盏牛角珠灯,一路顺着石阶往上去,直至通入望不见尽头的迷雾之中。

    她无奈叹道:“何需如此小心?”

    抖了抖袖子,露出一截臂膀,起门中法诀认真推算了半刻,便脚下踩云,飞身到了第三十七盏牛灯,把袖一拂,眼前景物又变,恍然来至一处恢阔洞府之内。

    她面前是一十余亩大小的汤池,洒满艳丽花瓣,五彩缤纷,香气浓郁,池水热气腾腾,氤氲飘渺,两侧洞壁之上有一个个细小孔洞,自外透入进来一道道光华,与烟气交织一处,晃得此间似若有虹霞跳跃。

    这时水中泛波,一条白鱼游了过来,到得面前,便化作一貌相温婉的女子,窄腰长腿,银袍高髻,她上得岸来,半跪在地,托举起一只玉盘,启唇道:“还请魏道长沐浴更衣。”

    魏道姑看着盘中放着一身道袍,有些不情愿,蹙眉道:“师兄又在搞什么名堂?”

    她身为修道人,身上就算有污垢尘埃,法力一转,也能打理清爽,根本无需再去洗浴,对此便有些排斥。

    那女子露出一副可怜模样,道:“此是境主特意关照的,还望魏道长不要令奴婢为难。”

    魏道姑无奈,犹豫了一下,只得卸除了衣衫,下了汤池之内洗浴。

    半个时辰之后,她出得水来,换了盘中袍服,由那女子引路,沿着汤池后一条架于两崖之上的藤桥,来到了一处孤峰之上。

    四周放眼望去,尽是云海奔腾,茫茫天地之间,仿佛只余脚下这一方立足之处。

    那女子指着山壁之间嵌着的一座石府,道:“境主就在里间等候,魏道长请自入便是。”

    说完,她福了一福,就退了下去。

    见四处已是无人,魏道姑上前一把推开石门,怒气冲冲朝闯了进去

    洞府内有一名唇若含丹,眉清目秀的美少年坐于案前,正手捧一卷竹书细细品读,显是看到精彩处,不免眉飞色舞,见她进来,惊喜站起,将书卷一抛,道:“师妹来了,快些过来坐。”

    魏道姑本是有些不满,见他这幅样子,却是发作不出来,哼了一声,在一旁坐下。

    那少年眼珠一转,笑道:“师妹可是为方才洗浴之事动气,为兄也是不得已,这几日来东胜洲局势变化极快,外间有几名邪宗弟子,似是要趁乱想要找出我小仓境所在,为兄这也是防备有人在师妹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魏道姑虽不服气,可也知晓说得有理,冷声道:“若非你传书唤我,你以为我愿意来此么?”

    那少年笑着一揖,赔礼道:“都是为兄的不是了。”

    魏道姑不耐烦道:“快些说吧,你找我来,到底为了何事?”

    那少年回了案后坐下,定定瞧着她道:“师妹可还记得上回问我讨要的三味灵药么?此次想请师妹再往涵渊门送去一些。”

    魏道姑一怔,前次因欠下张衍人情,她好说歹说,才从这位小气师兄中拿得些许灵药来,却不信隔了这些时日,对方就变得大方了,不由狐疑看去,道:“师兄,你又在作什么算计?”

    那少年往后一靠,用手敲了敲桌案,嘿嘿笑道:“我当然也不是白给的,你去与张掌门说,灵药我这处有的是,只需他拿炼化天妖后的宝材来换。”

    ……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