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仙罗城下禁玄碑
    几名洞天真人商量下来后,最后决定往蟒部一行。

    因不知过元君何时会有所动作,早一日取得真宝便早一日占据胜手,是以无人愿意耽搁,语毕之后,南三派三位真人各自起了法力,化清气腾起,往极天冲入。

    郑惟行落后一步,回身道:“张掌门,我那头脚力便先留在你神屋山中了。”

    张衍看了一眼懒洋洋趴窝在那处的白犀,道:“贫道自会遣人照料,不会饿瘦了它。”

    郑惟行却无所谓道:“这头畜生平日颇不服管教,饿几顿么,也不打紧。”

    说罢,不理狠狠看来的目光,就把身一摇,与先前几人一般,飞身入天了。

    陶真人这时一挥袖,不动声色将众人去时所留气机挥洒,对张衍言道:“张道友,此去蟒部风高浪大,我且助道友一道法箓。便可无虞,说话间,便打了一道金光过来。

    张衍知他意思,洞天真人飞空时激起灵潮非同小可,非元婴修士所能抵御,是以并未推拒,由其上得身来。

    他起法力一引,就有清风自四方聚来,须臾将他送去云端,待到了极天上后,便由那灵机载着,往北飞驰。

    一时间,只觉身周气流冲荡,如万马奔腾驰走,耳畔惟有呼啸风声,乘风而渡,竟不知其速几何。

    不知不觉行有半日,听得前方有人言:“便是那处了。”

    身躯不由一顿,举目眺望而去。一座巍峨仙城浮入眼帘,其笼罩在一层金幕之中。半沉海中,半在水上,城周有一垒黑礁,背后是无尽碧空,周围海水汹涌,激浪拍来,玉沫飞溅,涛声阵阵。响遏行云。

    张衍看了下来,发现此城比之锺台大扬城也不差许多,不知是蟒部占据之后又曾扩增,还是原先便是如此模样。

    这时忽然有一道漏斗状的玄烟冲起,上方黑气盈空,满遮穹幕,下端吸入一细。仿佛天龙吸水,隐约可见有一宽袖大袍的道人站在里间,只是望向众人目光时却颇为不善。

    一行人立时停下,郑惟行看向陶真人,道:“陶掌门与这位可是旧识?”

    陶真人笑了笑,先自行了出来。打个稽首,清声道:“罗道友,别来无恙。”

    罗梦泽语声听不出喜怒,“陶道友,你与渠岳作了邻居。还有闲心来我处么?”

    陶真人回言道:“虽过往有些误会,不过这数十年来。彼此倒也和睦。”

    罗梦泽自身上逐一看过,在张衍身上还多留了片刻,而后才缓缓说道:“几位到敝处,到底有何贵干?”

    陶真人低语几声,将来由解释了一番。

    罗梦泽沉默片刻,才平静言道:“诸位要寻机缘,我也不来阻拦,只是此宝却不可让你们白白拿去,需拿东西来换。”

    他并不是心生不忿,非要占些便宜过去,而是碍于脸面不得不此。

    若是法宝就让他们这么取了去,又不留下点什么,那将来传言出去,在同辈面前就抬不起头了。

    郑唯行等人听了,也能理解此举为何,这应是其底线,若是不愿,恐是难以行事。

    虽他们五人在此,论优势完全能压过对方,可谁人无有后辈弟子?

    洞天真人若不彻底杀灭,那反戈一击,任谁也承受不住,可以说彼此都是心存顾忌,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敢动手。

    陶真人退后一步,道:“贫道只是相陪张道友而来,无意取宝。”

    郑惟行哼了一声,大弥祖师虽曾说后辈弟子不得妄取,可他仍是存了万一之念,欲去那封禁之地转上一圈,要是宝物愿意择他,那也不算违了祖师之言。

    便解了一方温腻玉佩下来,甩了过去道:“临来时走得匆忙,未曾携了宝物出来,这方玉佩乃是师长采天精炼成,可避雷劫,送了道友也算是物尽其用。”

    他这时拿言语刺了罗梦泽一下,暗讽其是妖修,化形时有雷劫临头。

    罗梦泽毫不着恼,一招手,将那美玉收入袖中。

    白衫女子想了一想,柔荑轻举,拔下一根金步摇,亦是送了出去。

    那中年修士沉吟一会儿,拿了一把仿佛霞光凝筑的凤翅小剑出来,法力一催,缓缓驱至其身前。

    罗盟泽并不挑剔,袖袍一甩,俱是一并收下。

    见同行之人多是拿了东西出来,那少年似乎有些愣神,摸了身上半晌,却什么也没能找出来,最后咬牙道:“今儿若拿不回那宝贝,那便是做了亏本买卖。”

    他一张嘴,吐出了一枚丹玉,拿在手上左看右看,嘴里嘀咕了几句,最后万般难舍地抛了出去,道:“此宝可避三次水火神通,便宜你这老蟒了。”

    罗梦泽这回拿入手中,却不是先前那般无动于衷了,而是对他轻轻点头,道:“吉真人,承情了。”

    张衍看得出来,罗梦泽要的其实不是至宝,而是来人随身之物,如此其脸面上也能说得过去。

    他转了转念,选定了一物,正伸手入袖取出时,罗梦泽忽然看向他道:“张道友便不必了,我那侄女蒙你照拂多年,权当还你一个人情。”

    郑惟行目光忽然如箭一般射来,冷笑道:“哦?怎么张掌门与罗道友以往就有交情?”

    那中年道人与白衫女子听了此语,都是朝他看了过来。

    唯有那少年嘿嘿笑道:“罗老妖,当着我等之面说这些话,这位张道友可是与你有仇?”

    罗梦泽不去理他,伸手朝下一点,但听隆隆之声传了上来,随后收手道:“仙城禁制已开,我只给诸位一个时辰。”言讫。他拂袖而走,那烟雾缓缓收下。直至消没不见。

    白衫女子妙目一转,道:“郑道友,此宝既是贵派祖师所藏,你可知那藏在何处?可否指了出来?”

    郑惟行稍稍一思,转身前行,道:“且随我来。”

    众人随他飞去,未行多远,在仙城西侧一处礁石上落下。他指着说道:“大略就是此处,只是这底下有一处禁阵,却要费些功夫找出入门之径。”

    白衫女子神色不愉道:“罗梦泽只给了一个时辰,这如何能找得出来?”

    张衍手中有一张英王所赠埋宝秘图,不过此刻拿了出来,怕是众人会生出疑心,便看向陶真人。言道:“陶真人乃阵法大家,有他在此,找出门径非是难事。”

    众人一听,皆是大喜,那少年更是急不可耐道:“那便请陶真人快快出手。”

    陶真人微一点首,他捉摄了几道灵机过来。随后掐指凝神推算,大约过去一刻,目中忽现神光,起手中如意一点,但闻震动之声。就有一块无字玄碑升起,他指了指道:“便在此处了。只是下方灵机驳杂,变幻多端,一次只可去得一人。”

    中年修士问道:“道友可有办法破了,

    陶真人摇头道:“这一处禁制布置巧妙,与仙城相连,要想打破,除非将仙城毁去。”

    那少年道:“那便一个个来好了。”

    他冲郑惟行一努嘴,道:“郑老道,既是大弥老祖封禁,那这第一人便先让与你了。”

    诸人皆无异议,一来这封阵乃是大弥老祖布下,说不准有何变化,他们都有提防之心,二来郑惟行有祖师训言在,能取走法宝的可能反是最小,不如让其先试上一试。

    郑惟行冷哼一声,往石碑内走入进去,过了不到半刻,他便悻悻走了出来。

    那少年问道:“郑道友,如何?”

    郑惟行闭上双目,站在那里不言不语。

    众人看他模样,也能猜出是无功而返了。

    中年修士看了看左右,见无人出声,道:“那此回小弟下去寻寻机缘?”

    白衫女子忽然说了一句,道:“甘真人小心了。”

    中年修士肃容点头,对众人拱了拱手,便转身入了石碑。

    差不过过去百余息,石碑上光华一闪,他又自里走了出来,那少年抢了上来,问道:“如何?”

    中年修士倒也洒脱,笑道:“甘某与那真宝无缘。”转首对那白衫女子道:“杭真人何不前去一试?”

    白衫女子轻点螓首,莲足轻移,身影就消失在石碑之中。

    过去半柱香的功夫,便见光影一闪,又自里走了出来,迎着众人目光,她轻轻一摇首,显也未能成功。

    那少年挽起袖子,道:“待我前去瞧瞧。”说着,就一跃身,往碑中纵入。

    这一回,众人却是等了足足有一刻,石碑忽然一阵震动,一道光虹飞出,却是那少年灰头土脸地跑了出来,发髻散乱,身上衣衫破烂,狼狈至极。

    郑唯行上下看了看他,揶揄道:“吉道友,你可是用强了,似这等杀伐真器,岂是你能降伏?”

    那少年恼道:“大不了我等一道逼其就范,量他一个无主真器,莫非还能架得住我等联手不成?”

    出语一出,众人都是意动,方才他们都是下去转过,皆知里间并无厉害禁制,动起手来无甚顾忌,此举大有可为。

    陶真人此时开口道:“诸位道友,此来之人皆有机缘,现下张道友还未曾试过,不若待他上来,再言不迟。”

    众人对视了一眼,皆有些不以为然,那真灵甚是孤傲,连他们这几名洞天真人也不放在眼中,岂会挑选一名元婴修士?只是看在陶真人的面上,倒也无人反对。

    张衍对陶真人一拱手,随后在众人目光之中缓步到了那石碑之前,双袖一摆,便往里步入。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