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北指仙罗图真宝
    郑惟行出山门,驾白犀上得极天,借罡风前行,三日后就到得苍朱峰上。

    他朝下看了一眼,见底下禁制已开,但却无人出来相迎,他未免有些不满,当即放了一股气机下去。

    可才得施展,却觉下方有一股澎湃灵机反涌顶撞,内里隐隐现出无数鱼龙怪蛟腾掠来去,像是要窜了上来,他心下一凛,不再试探,起槌在白犀头上一敲,就自落下。

    张衍早已等候多时,见了他面,稽首道:“可是锺台郑真人?”

    郑惟行只一点头,便算作了回礼,随后把目光投在陶真宏身上,执礼道:“这位道友眼生,不知出自何洲何派?”

    陶真人还礼道:“贫道陶真宏,为海外清羽门执掌。”

    郑惟行听得他竟是掌门身份,不由神色一肃,拱手道:“原来是陶掌门当面,失敬了。”

    但凡洞天真人为宗门执掌,不是其自身为开派祖师,便是门中长老亦有此等修为,否则不必如此,然而无论哪一种,都是不可小视,因而他态度也是显得郑重了许多。

    陶真人笑道:“不敢当。”顿了顿,又道:“今日陶某与郑道友是客,再言下去,怕有喧宾夺主之嫌。”

    郑惟行有些诧异,他来时还以为邀得自己来此的乃是陶真宏,只不过是借用了涵渊名义罢了,不想正主却果真是张衍,他侧目看来,冷淡言道:“不知张掌门请郑某此来,用意为何?”

    张衍并不多说其余。而是取出一物,摆在案上,再退开两步,道:“贫道无意得来一物,还请真人一观。”

    郑惟行开始并不怎么在意,可当目光瞧去时,神情顿时起了波动,不由上前数步。盯着道:“玉鼋壳?”

    他先前因寿数将尽,是以一直在找寻延寿之法,也曾打过玉鼋壳的主意,只是每每到了那五龙江上,皆能察觉到一股危险气机深眠江底,他不欲冒险,最后只得作罢。

    这玉鼋壳即便不似传言中能增寿百载。可五六十年却是有的,只是他也知晓此物不太好拿,对方多半会提出为难之事来。

    正沉吟间,张衍又道:“这玉鼋壳对贫道无用,愿意赠给真人。”

    郑惟行考虑片刻,上前一抚,就收入袖中。看了看两人,直截了当地说道:“说吧,需郑某做何事?”

    张衍一拱手,道:“还请真人以锺台名义去书南洲三派,请他们过来一叙,共商除妖大计。”

    郑惟行皱起眉头,道:“我去信不难,也有把握把人请了来,只是你要借三派之手为你挡灾,那是绝无可能。劝你还是早日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自认看得明白,过元君目的当是在那星珠身上,上次已是来过一回,这次杀败南三派后,一定会再来神屋山,张衍此举无非想是请南三派来为其火中取栗,可此事哪有可能做成。

    张衍目光看来,道:“只要郑真人愿意书信前去。我自有办法将三位真人说服。”

    郑惟行冷声道:“我只是好意提醒,成与不成,与郑某无关。”

    他随手捏了三道符书出来,稍过片刻。上面便即浮出一行行字迹,随后一弹指,三道符书嗖嗖几声,已是化光飞去。

    张衍见他发书而去,自忖筹谋已是成了一半,就自回了凉亭中耐心等候。

    约是六七日之后,这日天中忽有阵阵风云涌动,俄而电闪雷鸣,骤雨倾盆。

    陶真人与郑惟行都是明白,此是有数位洞天真人同行,才引发了天象变动。

    过去一刻,就有三道宏盛气机临至山巅,一时间,群山俱震,河水喧腾,仿佛天地皆是颤动起来。

    因张衍早有关照,山中弟子虽是骇惧,却仍是各自安守其职,无人再来峰上。

    天中云层一阵搅动,而后缓缓散开,露出三个人影来。

    左边一人是一少年,面皮红润,只是眉发皆白,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

    正中一人乃是一妙龄女子,目光冷漠,素白广袖,腰系长带,飘然出尘;而最右一人约莫四旬上下,方面大耳的中年道人,颌下留着一把短髯,神情沉稳。

    三人把身上澎湃灵机一收,缓缓往下落来。

    待落定之后,郑惟行上去主动打招呼道:“三位有礼。”

    白衣女子与那中年道人俱是还礼。

    唯独那少年却仔细看了郑惟行几眼,嬉笑道:“本还以为老郑你不成了,可看你这模样,想来还能再折腾个百数载。”

    郑惟行不去理会他这言语,身子一侧,虚虚一引,道:“我与诸位引荐这处两位道友。”

    三人都把目光投了过去,方才他们也是留意到了陶真人,此处多了一位洞天真人,显是自外洲而来,因不知其目的为何,都是心怀警惕,未曾主动上去攀谈。

    至于张衍,虽见其只元婴修为,但却隐隐站在陶真人身前,疑似是主事之人,非但未曾小觑,反而更见重视,都在暗中猜测其身份。

    郑惟行先是指了指张衍,道:“这位乃是神屋山主张掌门,郑某便是依他所请,才发书请诸位到此。”又指着陶真人道:“这位乃是张掌门自海上请来的贵客,清羽门掌门陶真人。”

    张衍上前一步,他面对三位洞天真人,却是神色自若,拱手言道:“今日邀得诸位前来,乃为了那头妖物。”

    三人与过元君斗过一场后,深知若留着这等凶妖,日后东胜洲必无宁日,尤其是此妖喜好吞食修士精血,长久下去,三派根基都有可能被其动摇,必须设法除去,听得张衍此言,那中年道人率先开口道:“道友可是知晓那凶妖来头?”

    张衍点首言道:“那过元君非是寻常妖物,而是万载天妖,如无至宝,极难杀死。”

    那少年怪叫一声,瞪起双目,对那中年修士骂骂咧咧道:“怪道这般皮糙肉厚,原来是天妖,甘守廷,全是凤湘剑派做得好事。”

    数日前三人联手与过元君相斗,可使尽手段,却始终难以撼动其一身坚甲,致使他们最后不得不退避离去。

    索性其飞遁迟缓,被这么拖延一阵后,总算大半凤湘剑派修士逃了出来。

    那中年道人无奈道:“陈师侄本以为那处封禁之下埋有上古珍奇,这才动了心思,谁料……唉!”

    那白衫女子幽幽言道:“既是天妖,莫非那星珠是其本命元珠?”

    张衍道:“正是,龙柱之下所埋,实则是其九枚元珠,正此物得了修士精血,这凶妖才得复生。”

    在场诸人都是作声不得,说起此事,实则与他们四派门下也脱不了干系。

    张衍这时朗笑一声,道:“而今贫道有一法,却可诛除此妖。”

    那中年道人精神一振,言道:“愿闻其详。”

    张衍看向这三位洞天真人,道:“当日大弥老祖飞升之前,曾留下一件杀伐真宝,大弥老祖曾仗之以克制过那妖魔九枚本命元珠,要是能取了出来,必能降伏此妖。”

    三人一齐往郑惟行看去,他哼了一声,却未有遮掩,坦承道:“不错,确有此物。”

    那少年双眼放光,道:“既有此宝,郑老道你还不速速拿了出来,可是有什么条件不成?我却与你说,你休要不舍得,那妖魔吃人不吐骨头,我南三派遭劫,你锺台莫非躲过去不成?”

    郑惟行皱眉道:“我岂有不舍之理,此宝也是祖师自他人手中借来,曾言后辈弟子不得妄取,但若外洲弟子前来,可令前去一试,如是与法宝有缘,便任其拿去。”

    三人一听,都是不免心动,他们三派虽在东胜立足时日不短,可究其根源,还是自外洲而来,说不定亦有这份机缘,那少年忍不住道:“那宝物今在何处?”

    郑惟行冷笑道:“北摩海界,仙罗旧城之下。”

    三人皆是一怔。

    那女子蹙眉道:“难怪把我等唤来此处,莫非此刻尚要去招惹蟒部不成?”

    陶真人这时走了上来,插言道:“陶某本是局外人,但与那蟒部罗梦泽打过几番交道,其人深明进退之道,若我等五人同去,取宝非是什么难事。”

    张衍笑着接道:“诸位真人,我等又非是去攻伐蟒部,而是去取法宝,试下机缘而已,只要罗梦泽未曾与那妖蟒沆瀣一气,想必不会伸手阻拦。”

    郑惟行悚然一惊,无论那过元君,还是那罗梦泽,说到底都是妖修,要是彼此勾连起来,那更是难以对付,而首当其冲的,很可能便是锺台派。

    这事并非不可能发生,蟒部早有入驻东胜的心思,只是以前被五派联手阻挡在外,现在有了机会,不准就会上来咬上一口,要是此刻能借取宝之机上门施威,倒也不失是个办法。想到此处,他开口道:“郑某以为,此事可行。”

    中年修士道:“这里来回蟒部也不过一二日而已,吉道友,杭道友,你们二位意下如何?”

    白衣女子淡淡言道:“可以一试,左右诸位也无更好法子了,要是侥幸成了,说不准就可除去此妖,便是那法宝与我等皆是无缘,也可震慑蟒部,叫其不要妄动心思。”

    ……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