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开崖引海 山外战书
    乔掌门夫妇送出手中那一枚九黄星珠后,又竭力邀请张衍去门中一坐。

    张衍也是盛情难却,在希声山盘恒三日,这才辞别出来,带了汪氏姐妹与百数名神屋弟子启程回山。

    不数日,他便回得苍朱峰。却并未如以往一般闭门修行,而是带了弟子傅抱星去往北摩海界。

    傅抱星如今已修至玄光二重境中,早可驾玄光出游,只是北摩海上有蟒部威胁,自涡劫之后,神屋山中封禁立阵,就从未有神屋山中修士来过此地,连他也是并不例外,第一次来到此地,不禁四处打量。

    见波澜翻卷,玉浪涌动,隐约可见有许多貌美少女骑鲨往来,欢歌笑语,追逐嬉戏,只是在他眼中,却能看出妖气弥漫,这些少女并非是人,而是水中妖修。

    他神色微凝,道:“恩师,这些女子莫非俱是蟒部门下?”

    张衍笑了一笑,道:“非也。”

    他拿出一面幡旗出来,交予傅抱星,道:“徒儿,你去与她们说话,把那卢常素唤出来见我。”

    傅抱星躬身一礼,接过持幡,飞身下去。

    那些少女见一道玄光过来也不在意,其中有一名身形高挑,长着一双媚眼的女子跃出水面,不卑不亢道:“此乃神屋山界下,非是无主之地,不知是哪一方仙长到此,还请告知来意。”

    傅抱星把幡旗一晃,扬声道:“在下奉师命到此,请卢常素出来说话。”

    那女妖见他手中幡旗晃动时,自己便不由自主想要俯身膜拜,也是隐约猜出了他来历勉强镇定心神,万福一礼道:“原来上使来此,奴婢这就去把卢将军唤来。”

    卢常素自被张衍放入海上统御妖部后,可谓如鱼得水,这数十年来,原先二十余万妖众有不少已是老死不过左近除却蟒部又无大敌,在海上繁衍许久之后,族人数目不减反增,渐有兴旺之象。

    每过数年,他还挑选有些资质上佳的族人送入神屋山门充当仆役执事,以示恭谨。

    此刻他正在海中操练妖兵,闻得有人来报有修士持幡旗而来,立时动身往海上来。

    出得水面,他瞧来人乃是一名年轻俊雅的束发修士,却是自己从未见过。然其手中幡旗却认得正是那万兽眠月幡。

    尽管对方只有玄光境界,他却不敢怠慢,上前抱拳道:“敢问贵使与张真人如何称呼?”

    傅抱星还了一礼,道:“在下傅抱星,乃恩师八弟子。”

    卢常素连忙再一礼,面上热情道:“原来是少府主到此,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张衍到了神屋山,从未遣门人弟子前来招呼过他,而此刻却命这名徒儿到此说明此子极得重视,他哪敢得罪,是以连神情之中带了些许讨好之意傅抱星道:“恩师就便在云中,还请卢将军随我起去一见。”言罢,转身往天中行去。

    卢常素听闻张衍也是来了,大吃一惊,忙整理袍服,跟随而去。

    上了云巅后,他见一名神气轩昂的道人站于罡云之上身躯一抖,上前噗通跪倒,叩首道:“卢常素拜见府主。”

    张衍把袖一抬道:“且起来吧。

    卢常素这才站起,却是垂首束立一副恭谨模样。

    张衍指了指傅抱星,道:“你已见过我这徒儿,日后若是他来传令,你等不得违抗。

    卢常素看了傅抱星一眼,心下一动,暗忖道:“府主乃溟沧弟子,终有一日要回门中去,莫非日后是这位小爷管束我等么?那倒要伺候小心了。”

    他一拱手,恭敬道:“小妖定当遵从。”

    张衍点了点首,道:“这数十年来,你统御数十万妖众,却未有半分滋扰凡民之举,治下严谨,勒束得力,又开贝场十余,为我筹得千万海贝,实是难得;有功当赏,你觉得我该赐你何物?”

    卢常素忙表忠心,道:“府主,此非是小妖一人之功,若无数十妖部族长相助,又哪有这般局面”

    张衍笑着言道:“休说这些,你需何物,快些说来,若是过了今日,我却不会再来理会你。”

    卢常素这才收住了嘴,他想了一想,壮着胆子道:“小妖在化丹境中徘徊时久,可苦无功法要诀修行,是否,是否能否请府主赐下一门修持法门,日后若幸得破境,延寿千载,也好继续为府主效力。”

    说完,他俯身一拜,久久不曾起身。

    张衍略一思索,道:“你出身璧礁府,所习功法也是上乘,底子打得极牢,若是他人来求,我还有些为难,你却无碍,今便传你一门功法,虽与我溟沧五功三经不可相较,却也足可助你修成元婴。”

    说话之间,他仲出手去,在其额前一点,就传了一门法诀下去。

    卢常素得了功法,稍一查看,就知张衍所言非虚,心下大喜,连忙叩首拜谢。

    实则要修成元婴,除却功诀之外,还需不少修道外物相助,要在东华洲或者东海之上他也犯难,好在东胜洲仙城林立,但有所缺,不过是拿灵贝去换罢了。

    张衍这时道:“今次来此,还有一事要唤你去办。”

    卢常素大声道:“还请府主吩咐。”

    张衍道:“你部在此落足后,族人渐增,我不欲再以万兽眠月幡拘摄你等,故而欲在神屋山中开一条通路勾连海域,如此你部可随时往山中来。”

    卢常素盘算了片刻,道:“眼下有部众百余万,妖卒二十七万,若日夕不停施为,可在一年之内打通山路。”

    张衍却一摆袖,道:“不必如此麻烦,你抱星先去一旁站着,稍候听我吩咐行事。”

    两人道了声是,都是远远站开。

    张衍到了云上,看准一处崖壁,运起五行遁法,向下一拿,顷刻间就将土石挪动,再一使力,只闻轰隆一声,竟是已将那段百丈长的山崖挪去了他处,海水霎时涌入进去,激荡起玉浪千尺,海山碰撞之声咆哮如雷。

    此地相距神屋山腹地尚远,就算他法力深厚,不用上月余,也休想开辟通路,是以他并非以蛮力搬挪,而是弄了一个巧,每每挑拣有沟壑石隙,江河行径之处施为,因为省力许多,不过半天时日,就开了一条浅浅通路出来、

    傅抱星看得目眩神迷,羡慕非常,暗忖道:“也不知我何日才能修得恩师这般神通?”

    卢常素也是目瞪口呆,望向张衍目光却是敬畏无比。

    张衍又用了数个时辰,驾剑光在山中来回行走一遍,这才回了山崖前,招了招手,把卢常素唤了过来,指着下方道:“沿此慢慢开阔河道,你需多久打通山路?”

    卢常素放眼瞧去,见山壑之间有些地方虽还断断续续,如藕丝相连,可大路已开,剩下之事却是容易,便道:“最迟二十日便可。”

    张衍道:“我只给你十五日。”

    卢常素不敢不应,凛然道:“谨遵上谕。

    他迟疑一下,小心问道:“府主,小妖冒昧一问,可是有大敌来犯?”

    张衍淡笑道:“有备无患罢了。”

    他开了这条水道,的确是为了应付那随时能来袭的封禁妖物,不过用意倒不仅仅是在数十万妖兵身上,也是为了方便龙鲤暗中往来。

    毕竟其为水中大妖,不善陆地飞腾,神屋山中又无湖海可供其容身,而如此一来,却去了一层滞碍,关键之时,便可作为一枚出奇制胜的棋子。

    十日之后。

    极天之上飞来一道墨色遁光,沿着神屋山转了数圈,便就远远退去,在百里之外一座土丘上降下,露出一个人影来,正是占悳据了商清俊躯体的过元君。

    他拿起手中法剑,神色不悦道:“这神屋山处处阵门,步步禁制,根本无有出入门户,害本君白费了许多工夫,此事你先前怎未明说?”

    法剑之中传来悻悻声音道:“此事须怪不得我,我东胜洲向来只在仙城库藏设禁,便是山门中也不过设立数个法坛罢了,谁人知晓这神屋山会是异类,你有宝珠在身,这区区禁制,岂能阻你?”

    过元君冷声道:“若是本君全盛之时,这等禁制自是不放在眼中,可现下却是借你躯体行事,要是从正面冲杀进去,恐还未能闯至苍朱峰下,就已耗尽法力了。”

    那本命元珠中藏有他昔日暗藏下来的九滴精血,借此他才能使动封禁之下那自身躯壳。

    正因为有这些精血在内,当年归灵派才把这九枚元命珠当成了一桩至宝。

    可元命珠每使一次,精血便少上一些,若是用尽,那便彻底无用,是以他绝然不肯轻动。

    那剑中声音忽然道:“我有一法,那张道人若不出来,你却可逼他出来。”

    过元君来了兴趣,问道:“如何做?”

    “下战帖而已,就言你与欲他一战,他身为一派执掌,必定不会推辞。”

    过元君缓缓道:“先前你百般推拒,为何现下反愿助我?”

    剑中之人哼声道:“你若此处图谋不成,说不准便会转头回去找我凤湘剑派的麻烦,那还不如设法让你在此与那张道人一战,若是你败了,我岂不是能早些解脱。”

    过元君并不恼怒,而是点头道:“如此倒也说得通,不过本君一发战帖,苦心宗及凤湘剑派想必立刻会得知本君在此,便会遣人前来围杀,这方是你真正用意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