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十章 解阳六转箭 天外紫霄雷
    嵇道人未及多想,耸身腾空,意欲追上,才行不过十多丈,就觉一股危机临身,锋锐之感直逼颈项,惊得他汗毛倒竖。

    事起突然,此刻他正值遁行之际,根本不及掉头躲闪,况且有先前几人下场在那里,他也不敢将性命交托在护身宝光之上,心意一动,已是起了一个神通。

    一道剑光自他胸膛上穿过,可却仿若斩中一个虚影,不曾伤得分毫。

    嵇道人也是惊魂甫定,抖了抖袖,一枚断为两半的法符,自里轻轻飘落下来。

    他这门神通为“形影相吊”危机时刻,可把自身精血所炼符箓替去一难。

    只是此符炼制不易,他只从山门中携了两张出来,自符阳宗被灭之后,却是再也凑不齐炼制此物的灵药了。

    受此一惊,他退去数十丈,抬头一瞧,又有一道剑光飞临上空,转瞬不见。

    他却不敢妄动,确定已去,这时猛然想道:“这张道人应是法力已匮,自知难以逃脱,故意算我一把,这回想是当真逃去了!”

    虽是如此想,可他并未急于去追。

    方才见剑光穿出,以为张衍已是遁逃了去,哪知其非但未走,反而暗伏一旁,以飞剑暗袭自己,若不是有法符傍身,不死也残,那接下来是必败无疑。吃此一亏,他不敢再大意,小心翼翼在千罗丝中转了一圈,最后见其确实走了,这才骂了一句,急起遁光去追。

    将要到了那处窟窿口,却犹豫了一下,起了戒备之心,稍稍放缓了遁光。

    又拿出了一只拇指大玉雉,托起掌心,受天光一照,现出蒙蒙光华。譬如黎初天际,含阳欲吐,将他整个人笼上了一层青红霞色。

    此物名为晓辰石,内中囚有一头修行有成的雉鸡精魄,因符阳宗内功法多是阴属,此物本是用来辟邪,关键时刻若是不惜损伤代价。亦可仗之以防身,其效甚至不让上品玄器。

    连他自己也未发现,张衍方才那一剑,虽未伤他性命,可也是磨去了不少锐气,变得加倍谨慎起来。

    有了宝物在身。他才敢放心上去,只是才自那处窟窿眼中出来,忽觉恶风压来。

    仰首看去,却是脸色一变,天上有无数道黄芒聚合一处,大若高岳,巍巍屹然。此刻正朝下猛压过来,其势沉雄劲厚,几是无可抵挡,若是就这么上去,那势必撞在一起不可。

    他急急收住遁法,想要自右路避开,可出去不远,迎头飞来数百墨色水珠。全数打在护身宝光上,顷刻就撞碎为散游灵气,直到遇着里间一层守御霞光,才被挡住,可即便如此,身形也被震得倒退了回去。

    此时山峦猛地一沉,轰得一声砸在了他头颅之上。虽是被那晓辰石挡下,却也头晕眼huā,胸口涨闷,耳畔如鼓轰鸣。嗡嗡作响,身形不由自主,重又掉入了千罗丝网中。

    直至坠下数十丈后,他才缓过劲来,却是脸色铁青。

    他不想张衍非但不走,反而守了那处缺口,看这情形,要是自己不主动化解了这千罗蛛丝,却是休想出去了。

    可布置此物他着实费了好一番心力,甚至为防备张衍逃脱,又另附了几个门中咒术上去,此刻仓促之间,要想解去,又谈何容易?非但要耗损许多法力,至少还要用上小半个时辰,就是最后出去了,先前所占优势也要丢尽。

    正在他思忖对策时,却听张衍清朗声音自外传来:“这位道友,若贫道未曾猜错,西南龙柱之宝当是你所与惠玄盗走,锺台林长老想也是亡于你二人手中了?”

    嵇道人皱了皱眉,随即冷笑道:“是又如何?”

    张衍声音又是传来道:“贫道已发飞书去了乔掌门处,用不多久,他便会率众赶至,同行之人,不定还有南洲三派掌门,不知到那时候,道友可能应付?”

    嵇道人听了,大惊失色,此刻东胜洲各派掌门齐聚龙柱之下,这些人可不知自己手中九黄星珠已是丢失,要是得知他在此,想必会不顾一切赶来围杀。

    想到此节,他不禁心慌起来,可口中却还硬气,道:“我却不信道友不眼热那九黄星珠,莫非就不怕多一人来分么?”

    张衍笑道:“信与不信,全由得道友自己,要是道友有耐心,等着就是了。”

    嵇道人明白方才自己出去慢了一步,那段时间张衍确有足够机会发出飞书,此话恐非虚言,念及此处,顿觉懊悔不已,早知如此,适才就不该耽搁犹豫,那就不至于落到被困此地的窘境之中。

    可说到底,此乃阳谋,他如要活命,就不得不在这不利境地之下上去与其搏命。

    他神情阴郁,要解去千罗蛛丝,不但费时,亦是费力,而张衍却可从容在外间恢复法力,就是出去了,自己力竭之下哪还能与之相斗?因而此策绝不可行。

    又拿出晓辰石看了看,摇了摇头,这枚法宝上已是多了一丝深深裂痕,灵机散失许多,也不知还能抵挡几次。

    或许唯有动那枚替死法符,才能闯了出去,可此物只剩下最后一枚,他也是万分不舍,想了许久之后,他暗叹了一口气,忖道:“今日想是夺不了那九黄星珠了,在此拖延越久,就多一份危险,唯有先设法脱身,来日再看有无机缘了。”

    抬头看了看上空,捏了一个法诀,又将护身宝光祭出,准备妥当之后,他双袍一抖,化遁光飞身纵上。不多时,就自那窟窿口中冲出,才出得此间,顶上忽见一只遮天大手压了下来,他嘿了一声,扭身一闪,就要从指隙之中闯出。

    这时眼前忽然闪过一片剑光,纷纷落在护身宝光之上,顿时一阵震颤,此刻他只顾逃遁,无心维系,宝光不过几息就被击散,好在还有晓辰石在身,这宝物忽发一道光霞,将来袭剑光纷纷弹开。

    嵇道人此刻已是把玄黄大手甩在身后,回头一瞧,不由有逃出生天之感,正要起了溯真之法回了躯壳之中,可才作势捏诀,却是身形一顿,眼中露出惊怖之色。

    张衍双手负后,站在上方,衣袖随风飞扬,其后天穹之上,入目皆是一片紫云,内中雷嗔电怒,霹雳轰鸣,隐隐结成一张大网,几乎将这片天地笼住。

    嵇道人只觉那雷声似能克制自身功法,震得自己耳膜欲裂,头疼异常,难受不已,连带法力也是转运艰涩。

    他也判断得出,这雷势比方才击杀惠玄时不知强猛了多少倍,此刻最佳选择,便是退回千罗蛛丝之内,只是他好不容易闯了出来,又怎肯回去?

    况且方才急于脱身,冲势过猛,出来足有数里,恐还未退下,那雷电就已先自劈落,想到此处,他狠了狠心,决心硬抗下来。

    当即咬破舌尖,一连往晓辰石上喷了数口精血,眼见身上起了一道七彩虹圈,内中飞出一头毛羽鲜丽的雄峻雉鸟,大展双翅,鸣声嗈嗈,挡在了他身躯前方。

    张衍笑了一笑,从容一抬手,再轻轻朝下一挥,霎时万千电蛇,劈空而下!

    天中闻雷声大作,那头雉鸟一声长鸣,主动振翅而上,初时还能与雷电周旋,可紫霄神雷一旦发出,威力一次强猛过一次,抗得七次之后,终是不支,哀鸣一声,精魄震散,消散于天地之间。

    无了此鸟相阻,所有雷芒都把矛头转向嵇道人。

    嵇道人哪还不知,此刻已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若不诛杀施法之人,这天雷恐是不会停下,因而趁着紫霄神雷击溃雉鸡的空隙,不顾一切向上冲去,须臾到了云上,他张口一吐,一道白光箭射而出,直奔张衍而去。

    这门神通名为“解阳六转箭”可逐对手气机而攻,遇无形之物则化有形,遇有形之物则化无形,至多可来回变化六次之多,专袭修士神魂,中者轻则失了神智,重则魂飞魄散。

    此乃是符阳宗中最为歹毒的一门神通,施术者需得舍去两甲子寿数,方可施展,五大派当年围攻符阳宗山门时,死在此术之下的修士不在少数,由于代价太大,若非是被逼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嵇道人也绝计不肯使了出来。

    使出此术之后,他只觉浑身上下一阵虚脱,却还不忘把替死符含在舌下,这时万千雷光一齐上来,往他身上一聚,轰隆一声,仿佛石破天惊,片刻之后,他自里现身出来,吐出了一口黑渣,虽有替死符在身,避过了这一击,可在雷震之下,法身却不复先前坚凝,自腰之下,已不见双足,而是如烟雾般飘忽不定,似是一阵风卷来,便会溃散而去,他勉力捏诀持住,暗道:“此番回去,恐要再修炼百年才能恢复元气,好在除了此人,只要得了九黄星珠,也不算怎么吃亏了。”

    他对“解阳六转箭”极有信心,符阳宗自创派以来,还从无有人在此法下逃生的,喘了口气,张目看去,却是身躯一颤,僵在了当场,眼中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那天中雷光居然未曾如预料中散去,反而重在天中聚集,风掣雷行,隆隆回响,竟又在那里酝酿攻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