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一百八章 胜机只在上游争
    恰在图轴完全展开的那一刹那间,惠玄老祖与嵇道人二人心中骤觉一空,随即神情大变。

    底下张衍身影,竟是蓦然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尤老眼前一huā,一道剑光跃至,霎时撕开护身宝光,直逼上来。

    此刻他为五行遁法所困,无法动弹,不由大惊失色,只得拼命以念头催动法宝,希图护身。

    可那剑光委实太过迅快,而他因灵气法力多是灌注在了图章之中,此刻再抽手,却不免慢了一拍,眼睁睁看着冷光横空而过,将自己身躯拦腰截作两段!

    “敕元章图”上堪堪浮现出一抹金光,施法之人便自被杀,闪动几息之后,重又合起,还了一卷图轴原貌,晃了一晃,与两截残尸一同落去地面。

    百丈之外人影一闪,张衍再度现出身形。

    他往云中负手一立,数十道剑光亦是飞来,集在身周,似星屑飞旋,来回驰转。

    他对敌经验何等丰富,方才见尤老极欲逼上来,而惠玄老祖与嵇道人皆在为其创造机会,便立刻猜出,其一旦接近,必有厉害手段施展,还多半可以给他带来威胁。是以索性来个将计就计,先是故意放了进来,再趁其发动敕令之际突施飞剑,成功将其一剑斩杀。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他又以五行遁法挣脱禁锁之术,遁空而去,使得那道敕令落空,此间时机拿捏得可谓恰到好处,只要有半分偏差,就要中了算计。若非他身经百战,自身所学神通道术又都是上乘法门,那是决计做不到的。

    惠玄老祖脸色忽然变得难看了几分,开战不过片刻,他原本期以厚望之人便被杀死,可谓出师不利。

    此刻他心头升起了一股寒意,尤丙义方才实则并未犯错,只不过是表现得稍微急切了一些,可只是这一丝破绽,就被对手窥出了破绽,进而斩在剑下,由此可见,对方极其擅长捕捉胜机,稍有疏忽,恐就是身死魂消的下场。

    这还尚在其次,在他看来,张衍身为元婴二重修士,竟能自他与嵇道人联手合布的禁锁之中脱身,着实有些始料未及。

    元婴三重境大修士,之所以能力压低辈修士,除却道行高深之外,大半依仗就在此门道术上,此法若是无功而返,那双方斗了起来,胜负便极难预料了。尤其这个对手,似还有同样一门困锁天地之能,这更是令人忌惮。

    非但是惠玄老祖,连嵇道人也觉棘手,只是弦上之箭,不得不发,要叫二人此刻放弃也是绝无可能,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便一左一右,包抄上来。

    而曲长治适才见了方才尤老下场,却是不敢过于挨近,况且在天地禁锁术笼罩之下,他连飞遁也是极其不易,更别说插手入战圈之中,只得在外游荡,寻觅出手机会。

    张衍目光扫去,自几人神情变化之中,已可看出自己先杀尤老甚为正确,虽飞来二人皆是元婴三重修士,他也有信心击败对手,但要将二人斩杀却是不易。

    龙柱斗法之时,容君重纵然正面不是他敌手,可后来采取了游斗之法,同样也能与他周旋。

    他虽有五行遁法神通,可对方道行高过自己,要想定住,却是难度不小,故而想一举诛灭眼前之敌,还需得以奇谋图之。

    他稍稍一想,就有了主意,一抬手,乾坤叶飞出罡云,凌空旋动,垂下一道金光帘幕,将身躯围遮入内。

    而后再起心意一驱,数十道剑光腾空掠起,朝着惠玄老祖处如狂风骤雨般泼洒了过去。

    此刻攻势全朝右路而去,却全然不顾左侧袭来的嵇道人。

    嵇道人看张衍如此作为,心念一转,以自身经验立时判断出了此举意图。

    在他想来,张衍以一敌二,恐是自身也无把握,所以仗着自身法宝守御强横,舍弃一面,先起全力斩杀惠玄,待击破一路,再转过头来对付自己。

    再是一想,忖道:“如此也好,惠玄这老狐狸方才故意以言辞害我打头阵,我且慢慢作法,先让他吃些苦头。”

    他一拍手,掌中起了一道灰白惨雾,丝丝缕缕若烟飞起,到了半空中,结成一团铅色大云,大有一里,厚重凝滞,再作诀一指,云中掠过数十雷闪,虽不闻声息,却有一道道光芒在里凝集酝酿。

    惠玄老祖猛见张衍全力向自己杀奔过来,心下顿时一凛。

    他明白自身遁术不如对方,此时仓促间躲去他处也是无用,反易露出破绽,因而并不避让,神情沉稳地伸手入袖,取了一截颗粒饱满的麦穗出来,在身前晃了一晃,眼见一粒麦实干瘪下去,护身宝光之上立时浮现出一丝如玉似金的色泽,看去厚固坚实,剑光掠来,在宝光上擦过,不时迸出溅射星火。

    这时他也做出嵇道人般的相同判断,认为张衍之目的,无非是想先集中力量打杀一人,再转去对付另一人。

    朝天中撇了眼,见嵇道人似是起了大法,略一沉吟,就决定不闪不避,将其吸引在了此处,好给嵇道人争取到出手机会。

    于是还捏起法诀,不停摇晃手中麦穗,催动法力,将护身宝光经营得如铁壁也似。

    自地上遥望,仿若一团耀耀煌煌的星火光轮,任由剑光劈斩,仍是硬挺着不动。

    他敢如此做,也是因有手中这宝物,自认张衍一时半刻攻不破自身守御。虽是猜出嵇道人恐会耍弄一些小手段,可对方只要还想夺取九黄星珠,两人目的就还是一致,只要最后能除掉张衍,纵是吃些亏他也是认了。

    张衍以分光剑法围着惠玄老祖来回斩杀,道道剑光皆是迅猛凌厉,如浪叠来,一浪盖过一浪,剑芒宝光碰激之音响彻云霄,天中更是电虹闪耀,可谓声势喧天。

    嵇道人看着也是心惊,便不再坐视,手朝下方一指,就有灰光如箭,自铅云中电射而下,眨眼撞到下方那层金帘上,白芒四溢,纷纷炸开,好似雷光烈焰,不停激出声响光华,可一连百十余次,皆是无法撼动乾坤叶半分。

    此术无功而返,他脸上却不见半分急切,他心中也有藏有一丝坐看二人两败俱伤,自己最后再从中渔利的念头,是以攻势看似强猛,可实际暗中留手,没有出尽全力。

    张衍见他如此施为,不禁微微一笑,他先前早把二人先前所作所为看在眼里,知晓这两人并非表面上看去和睦,而是各怀鬼胎,是以巧妙利用了二人心理,不理会嵇道人,先去对付惠玄。

    惠玄老祖本拟自己挡住剑光斩劈应是无碍,可撑了足有一刻,张衍剑光已由先前三十余道,变至六十四道,剑光好似霰雪雨雹,纷落而下,压力何止倍增。

    而直到此时,嵇道人却还迟迟未能攻破张衍护身法宝,反而自己这边越发吃力,心下也是暗骂不已,可眼下未到翻脸时候,还需仰仗此人,便勉强传音道:“嵇道友,为何还不下狠手?”

    嵇道人却回道:“惠玄道兄稍安勿躁,这人法力深厚,若不设法耗去,稍候我便起了手段,也未必见得能杀死此人,道兄应也是瞧得见,此人不惧你我困锁之术,要是伤而不死,起遁术逃去,稍候又上哪里去追?还请道兄再坚持些许时候,待其精疲力竭,我自会使出杀招。”

    惠玄老祖顿时收口不言,嵇道人之言虽存私心,可道理却是不差,只得暗中呼唤自家弟子“徒儿,且来相助为师一把,这张道人此刻被为师牵制,分不手来顾及你,尽管放心过来,莫要畏惧。”

    曲长治也是自认看清了场中局势,此刻三人到了这一地步,无非是谁人能先击破对手守御,谁便能占得先机,因而听得师命,半点也未犹豫,纵起遁光向前,不多时到了近处,朝下方瞅了一眼,对着张衍处撒手便打出了一把银豆。

    嵇道人见得曲长治上前,猜测惠玄老祖恐是真要抵挡不住了,因怕其不再出力,致使自己算计不成,忙也是取了一只狮头金镯出来,念了几句法咒之后,照准下方就是一掷。

    此宝落下,当的一声,正正打在那乾坤叶上,仿佛锤击洪钟,声震山川,云天皆响,震得那层光幕一阵颤荡,而后那银豆才至,可却远不如此物,好似石子入水,只是激起点滴涟漪。

    嵇道人一招手,将玉镯召唤,运法片刻,又一次打落下来,此次打得乾坤叶连连摇晃,看去似有不支。

    惠玄老祖见状,只道是其要认真出力了,赶忙振作精神,再度催动法力,顶着如雨剑光,咬牙硬撑。

    这两人存着消耗张衍法力的心思,可张衍同样做着如此打算,只是眼下时机未至,因而不曾祭出其他手段,只是一味以飞剑劈斩。

    这时他瞥见曲长治靠了上来,面上冷然一哂,忽然一挥袖,数百幽阴重水飞出,朝其打了过去。

    曲长治在禁锁术下,只能如他师父一般正面硬接,可不想重水泼来,护身宝光眨眼便被砸了粉碎,他脸上血色褪尽,连忙向疾退,同时急急拿了一柄如扇尘尾出来,来回拨扫。

    正当他以为足可应付之时,忽然一滴毫不起眼的墨水穿了进来,手中尘尾如拨山岳,竟是扫之不动,这一迟滞,砰地一声,胸膛仿佛重重挨了一击攻城槌,闷哼一声,身躯竟被打得凌空转了一圈,在一蓬血雨之中,倒载了下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