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六章 清气笼山明灵机
    张衍翻开书册,目光看去,见前面几页,却是沈崇粗略自述。

    沈崇十余岁时开始修道,四十六岁时凝化二品金丹,到得两百岁时修成元婴,在七百一十二岁时成就洞天,不同于其他同辈,此后两千余年间,有多数时间却是在外游历,到了临去飞升之时,才回转门中,写下了这册手书。

    不过短短数百字,一位飞升真人一生修道经历便尽数呈现眼前。

    许是此书留给门内后辈参详的缘故,那一段关于自身如何证就洞天的过程,他写得尤为详细。

    更为难得的是,还在下方注明了其所知晓的数种成就洞天之法,并罗列出了种种优劣短长。

    张衍看了下来之后,也自觉获益匪浅。

    可再往后看时,连续数十页,皆是一片空白。

    他放下书册,思忖内中当时另有玄妙,当是自己修为还未到家,尚还无法看透,但他却不是不急,有此书在手中,且待日后再慢慢参悟就是了。

    把书册重新放入木盒中,一拂袖,将之收入囊中。

    收拾妥帖后,他略一沉吟,起指虚点,凝气画符,随后再是一推,隔空传至汪氏姐妹二人手中,道:“你二人此回做得甚好,此法是为师以九数玄经推演得来,此先得此传授者,也只雁依一人而已,现下便传与你二人。”

    破壳一关说难不难,说易不易,汪氏姐妹二人丹成四品,先前破壳之法是张衍自经罗院中得来,而此法却是以残玉推演而成,更多不少变化法门。

    两姐妹得了这道法门,都是欣喜,入手之后,细细一番体会,便就了然了其中变化。明白此法若是能沉下心修持圆熟了,破开丹窍轻而易举,都是拜谢道:“多谢恩师赐法。”

    张衍笑着颌首道:“回去好生参研,到那破壳之时,为师自会再为你二人护法。”

    两姐妹口中称是,再是俯身一拜,就双双退了下去。

    二人走后,张衍唤了景游过来,道:“门中可是来了外客?”

    景游道:“回老爷,锺台派近日将那淳于季几人驱赶到了海上,东胜北地已是此派一家独大,为示庆贺,便摆宴招待各派修士,山下来人,就是请老爷前去赴宴的。”

    张衍又问道:“来了哪几个?”

    景游回道:“共是两个,掌门夫人赵茹,哦,还有她长子杜时巽,也是一并来了。”

    张衍微微摇头,道:“不对,我观山下有三道强盛气机,除了赵夫人与杜真人,当还有一人。”

    景游忙道:“小童稍候设法前去打探。”

    张衍摆手道:“不必了。”

    他闭上双目,默默感应起来。

    随着他修为日益精深,如是用心查看,便能探得自身周围数里之内的气机。

    若是能修至三重,不拘何人,只要道行在他之下,一旦进了天地锁拿范围之内,立时就能被他察知。

    赵夫人和杜时巽二人气机自不必去说,一人如huā绚烂,意蕴幽幽,一人刚烈勇猛,壮盛无匹,他自能分辨。

    而那第三人的气机却是耐人寻味了,波诡云谲,飘忽不定,难以捉摸,非自己熟识之人,可偏偏又有几分似曾相识。

    他再转念一思,登时忆起,其与败亡在自己手中的邵中襄很是有些相近。

    一联想到此人出身,他大略也能猜出此人来历了,目光微微闪动,问道:“景游,近日东胜洲中,可有什么非比寻常之事发生?”

    景游摸着脑袋想一想,抬头道:“老爷,倒是有一桩,传闻那龙柱禁制渐失,底下露出了一处石府,锺台本要独占,可南三派亦是有心染指,怎么也是不肯答应,由此三派却是僵住了,至今也不曾查得里间究竟放置何物。”

    张衍听了这消息,把前因后果连起一想,大略也是猜出赵夫人此来目的,当非是为赴宴如此简单,便笑道:“来者是客,景游,你去传话,就说我今夜设宴,款待三位道友。”

    东胜南洲,大陈国,观潭院。

    镇门法宝“雍明井”摆在大殿正中,而门中四位元婴修士俱是围坐四周。

    掌院吴素筌此刻脸色凝重,看着身前三位阁主,道:“这些时日以来,门内中了瘴毒的弟子愈渐增多,昨日又有三名明气弟子毒发身亡,此些弟子虽是修为不高,可俱是我一门之根基所在,这般白白死了,本座也委实心痛,今日请三位师兄来,就是想商议一番,如何应对眼前这次难关。”

    他嘴上如此说,但目光却望着坐在自己对面之人。

    此人面白无须,貌有七旬,身着灰鹤大羽袍,手扶金铃竹杖,肩上蹲着一只独角妖蛙,脸上挂一副漠然神色。

    见吴素筌目光投来,眼皮一抬,把身子侧了侧,语气寡淡道:“师弟不必看我,我又能有何主意。”

    吴素筌道:“曾师兄说笑了,谁不知你在金谷池里炼丹数百载,炼得十炉悬阳丹,能护命保气,御抵外邪,拿出一些来赐予门中弟子,应是不难吧?”

    曾老道呵呵干笑两声“我辛苦三百余年,也就这点家底,师弟又何必惦记?要说助长功行,疗伤续肢,还能帮得上些许忙,这解瘴毒实非我之所长,师弟可是找错了人也。”

    吴素筌却不肯就此放过他,又道:“既如此,那就不提解毒之事,师弟在这里向你讨个情面,借一炉悬阳丹与我,如何?”

    曾老道脸色微僵,十分不情愿地说道:“我那十炉药看似极多,可还要分给弟子及炼药的几位同道,留到手中的也无多少啊。

    不待吴素筌开口,他侧过头去,看向坐于东位之上的审楚鱼,道:“审师弟,听闻你请来了一位此中能手么?”

    审楚鱼老实言道:“是,这些时日以来如不是有章道友在,其后果委实不堪设想。”

    “这不就是了”曾老道把竹杖一顿,声音猛地提高了几分“有此人在,老道我就不必献丑了,正好我金池之中尚有事,就不与诸位师弟闲聊了,告辞,告辞。”

    他拱拱手,起得身来,急急起了一团罡风旋出殿门,转瞬间就飞去无踪了。

    吴素筌叹一声,指着殿外道:“他也算是恩师亲子,门中阁主,可私心怎得如此之重,全然不管门中弟子死活!”

    又摆了摆手,道:“罢了,指望他是不成了,审师弟,关于那瘴毒,章道友是如何说得?”

    审楚鱼神色严肃起来,道:“章真人有言,这瘴毒当地毒与一种奇毒混合而成,只是究竟是何毒物他也不甚明了,低辈弟子吸入几分,若不得解救,一二日内就有性命之忧,即便我等元婴修士,日积月累之下,侵染躯体气脉,也一样抵受不住,现下他还能解毒之法,到得那时,恐也无能为力。”

    吴素筌听得心惊不已,道:“这瘴毒居然如此厉害?”

    审楚鱼道:“此事做不得假,章道友无有必要骗我等。”

    吴素筌定了下神,道:“可惜章道长毕竟不是观潭院之人,对了,师弟你定要设法留住他。”

    审楚鱼点首,道:“小弟尽力而为,只是章道友那解毒药也不是凭空得来,亦需用灵药炼化,目前手边已是所剩无几。”

    吴素筌断然道:“尽我观潭院所能,有多少给多少。”

    观潭院实力在凤湘剑派下宗之中也算数一数二,举派有四位元婴真人,共是占得三座仙城,说这话自也是有底气的。

    审楚鱼却还是为难“可炼药也需huā费时日,最快也要一月,方能开得一炉,一炉也不过三十余枚丹药,我院中有数千弟子,怎又能照拂得过来。”

    吴素筌试着问道:“师弟,可否请章真人把药方让出?”顿了一顿,又加了一句“我观潭院也不白拿他的,亦可拿法宝灵物去换,就是功法道术也可商量。”

    审楚鱼还未说话,此时坐于西侧的那名阁主便开口道:“掌院,此法治标不治本,要根绝此毒,那那处封禁就绝不能再动了。”

    吴素筌为难道:“本座也有此意,可上宗有命,不得不为啊。”

    那名阁主又道:“那师兄可把门中弟子迁了出去,只我几人在此镇守即可,免得牵累这些晚辈。”

    吴素筌却是眉头大皱,平心而论,他也考虑过把弟子迁走,可实际却是无法做到。

    那处封禁自设法破解以来,为防消息泄露,举派弟子就皆在凤湘剑派严密监察之下,无有一个能够随意出去的。为防他们阳奉阴违,每月还有一名长悳老前来查视。

    那名阁主道:“小弟却有一法,既然瘴毒如此凶毒,不妨就把毙命弟子人数夸大一番,每月趁上使不在时设法转走几名,上宗长悳老莫非还去一一查证不成?”

    吴素筌一琢磨,有些意动,问道:“那,‘…,那些弟子又能送去何处呢?”

    那名阁主道:“可设法送至去几个交好门派之中”

    他还未说完,吴素筌就连连摇头,道:“不妥不妥,若是有人私下禀明了上宗,后果堪忧。”

    审楚鱼这时忽然神色一动,身子一挺,看向二人,道:“小弟倒是有个主意,此事不妨拜托章真人,小弟闻得他宗门在东胜北地,若是到了那处,上宗也是鞭长莫及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