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一章 大道门前转生死 退则凡人进则仙
    楚牧然瞅了那图几眼,暗自想着“金钟祖师所传?却不知是何物,连那惠玄亦有贪图之心,想来非是凡品。”

    张衍目光留意到他神情,也不打算隐瞒于他,便直言相告道:“传言大弥祖师飞升之前,曾将一真器藏于北海之中,此图所指,便是那存宝之所。”

    楚牧然失声道:“真器?”

    可他随即又狐疑看了英王一眼,那意思分明是说:“既是真器,锺台却为何不自取?”

    英王怕他误会,忙细说了一遍其中情由。

    楚牧然这才释然,有些热切地言道:“掌门师兄也非是本洲修士,为何不却试上一试?”

    张衍笑着道:“却非如此容易。”

    他起袖一拂,把图自桌案上扫落下来,旋飘至楚牧然面前,道:“师弟自去看来。”

    楚牧然不觉一怔,稍有迟疑后,还是伸手接来,动作小心地在面前铺开,凝神看了一会儿,吃惊抬头道:“那藏物之地,竟是在仙罗宗旧地?”

    张衍笑道:“正是。”

    楚牧然大失所望,道:“现如今北海有蟒部占据,此宝非眼下所能取得,要了这宝图过来,又有何用?反而拿着烫手。”

    英王听他语气不善,顿时惶恐不已。

    龙柱斗法会之后,轩岳虽已是覆亡,可原先不少护法及长使仍存,要想把两派弟子混化一体,还有不少地方免不了要借重张衍。如是此事弄巧成拙,那自己下场不问可知。

    他有心为自己辩解,可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急得头上都出了汗。

    张衍看他坐立不安,笑着安抚他道:“此间详情,项展蝠事先早已说过,自不会怪责英王。”

    英王连声道:“不敢,不敢。”

    张衍看他仍有些惊慌,微微一思,道:“来人,给英王寻一处僻静别院,好生安顿。”

    景游走上来道:“英王殿下,请随小童来。”

    “是,是。”英王心头惴惴地起身,躬身一礼,就随其离去。

    待他走后,楚牧然神情惋惜道:“原本还以为我涵渊能得一件至宝,却不想是镜中huā,水中月。”

    张衍淡笑道:“倒也未必,若真想一试,倒也不是无法可想,只是眼下时机未到,况且有此图在我手中,也不怕那宝物走了,不用急着去取。”

    楚牧然连连点头道:“师兄高见,真宝有灵,若是当真与我有缘,总能取来,那蟒部毕竟势大,眼下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张衍轻轻一笑,不置可否,只道:“前几rì关照你的事,可是做好了?”

    楚牧然忙道:“遵照师兄之意,这数天内由西至东,沿崖岸起了百余座法坛,设下了锁门大阵,并迁了一十二家宗门去了此处,以便就近看守阵门。”

    张衍赞许道:“做事得好,为兄当褒赏于你。”

    楚牧然忙道:“此等小事,小弟岂敢居功。”

    张衍道:“楚师弟不必妄自菲薄,我离门数月,你与两位师弟把门中打理得井井有条,无有疏漏,为兄自是看在眼中,那峰上库藏,你可择了几件宝物去。”

    如今涵渊门比之张衍初来时,已是扩大了十余倍,楚牧然身边也是招了不少弟子,可苦于可以赐下的法宝过少,早先见张衍搬来一座库藏,有心求得几件,却又觉得难以启齿,此刻闻听,不由大喜,道:“多谢师兄,多谢师兄。”

    张衍笑道:“近rì我yù要闭关修持,门内之事,就仍由师弟三人主持。”

    楚牧然一愕,念头一转,他道:“师兄,我涵渊如今多了八座仙城,不知该如何处置,还请师兄示下?”

    陡然多了八座仙城出来,他是喜忧参半,若按东胜洲中格局,一座仙城至少有一名元婴真人坐镇,才可确保无失。可涵渊门中真正有此修为者,不过张衍一人。就算再加上章伯彦、跛足道人,及宋初远三人,也不过占了半数,剩余四座,要是有人图谋不轨,却是看顾不来。

    张衍一摆袖,洒然道:“经龙柱之会一战,北地元婴修士多有死伤,我涵渊并无强敌在外,此事大可不必忧虑。”

    他虽如此说,楚牧然心下还是有些担忧。

    说话之时,门外有童子转了进来,手中端着一封飞书,道:“掌门,有一名道人投来书信,说是要交予掌门亲启。”

    张衍挑了挑眉,放出灵机一探,见信上并未做过什么手脚,就起法力凌空摄了过来,翻开一瞧,见信封之上并无落款,问道:“那道人是何模样?”

    童子道:“那人走得急,守门弟子并不看清,只是送出书信后,就往极天去了,似是一位真人。”

    张衍眼神微动,他启出信纸,抖落开来,扫了几眼,不禁微微一笑,递给楚牧然道:“师弟拿去自观。”

    楚牧然讶异接过,可一看之下,却是瞪大了眼睛。

    来信之人,乃是轩岳前长使淳于季,信上之言,是说张衍只要不再插手两派之事,愿意年年纳贡看过之后,看完之后,他站起一揖,深深叹服道:“今rì方知师兄之威,小弟先前所虑,却是庸人自扰了。”

    东胜南地,郁翠山。

    一株五人合抱的青松之下,惠玄老祖正与一名青面长须的道人弈棋,不到一刻,那道人怪叫一声,弃子认输,随后骂了几句,又整理棋盘,yù要再下。

    惠玄老祖把手中如意一搭,止住他动作,道:“道友已是连输七局,输了三件法宝,四瓶丹药,今rì便到此为止吧。”

    青面道人却是不肯,瞪他一眼,道:“不行,我今rì无论如何也要胜你一局。”

    惠玄老祖摇了摇头,往rì弈棋,青面道人就是从未赢过,今rì不知何故,非要死缠烂打,嚷嚷要赢他一盘,好像是嫌自家法宝丹药太过烫手一般,便叹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道友何苦如此?”

    青面道人却看着他,目不转睛道:“是啊,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何苦如此?

    惠玄老祖嗯了一声,抬起头来看他一眼,良久之后,他叹道:“道友用心良苦了。”

    青面道人哼了一声,冷冷道:“要不是看在你救过我徒儿一命的份上,是死是活,与我有何关系?”

    他伸手把如意拨开,又把棋子哗啦拂在地上,就起身往山崖一处洞府内走去。

    惠玄老祖面无表情,把如意在棋盘上敲了敲,棋子尽数归位,嘴中自语道:“不过再下一局。”

    就在此时,天中遁光一闪,曲长治落在眼前,道:“师父,徒儿回来了。”

    惠玄老祖唔了一声,问道:“如何了?”

    曲长治愤愤道:“白老道倒是不似前几人,好茶好酒招待徒儿,可每每提及正事,却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徒儿回来之时,他却说了一句,非是他不愿相助,只是有涵渊门主这等人物在,他难以说动门中师兄弟,也是有心无力。”

    惠玄并不意外,淡淡道:“他倒说了句实话。”

    他本是想设法挑动南三派给锺台施压,再设法引了蟒部进来,可龙柱一场斗法,张衍所显露出来的神通法力给了南三派修士极大震慑,在未弄明白他态度之前,无有人能敢于轻松。

    惠玄老祖目中透出慑人jīng芒,道:“看来yù要做成此事,非要除却那张道人不可。”

    曲长治道:“师父可是要等蟒部请来帮手?”

    惠玄摇头道:“太晚,他们等得起,为师却是等不起。”

    他修道九百载,已是寿元将近,要是再不找着那破境契机,势必只能转生而去。

    只是他非大派出身,自身无有传承之法,只得把希望投注在了大弥祖师所留的那件真器之上。

    他得罗江羽亲口承诺,只要能助蟒部入驻东胜,助他起出真宝不算,还可请族中老祖罗梦泽出面,将之降伏,这毕竟是一线机会,只要成了,便是一步登天。

    他本是惜身之人,不愿豁出xìng命与人死拼,可形势使然,已经逼得他不得不做出决断了。

    曲长治亦能感受到惠玄老祖的决心,可他却有些忐忑,张衍一连杀了二十余名元婴修士,又正面斗败容君重,只想想就令人胆寒不已,除却洞天真人出面,实是想不出还有谁能制他。

    惠玄老祖言道:“那张道人只要还未成就洞天,那便有弱处可寻,为师已是寻到一计,可以除他。”

    曲长治道:“恩师待如何施为?”

    惠玄老祖道:“为师yù设布一处陷阱,引了此人前来,再邀得二位与为师道行相若的道友,一齐除灭此人。”

    这主意听来平淡无奇,可但凡计策,太过奇巧,不但不易施行,还不能有丝毫错漏,因而能否成功,只看能否拿住关键之处。

    曲长治思索下来,道:“恩师,这里有两个难处,一是如何引了那张道人上钩,二是又到哪里去请联手之人?”

    惠玄老祖沉声道:“锺台门中前rì来书信,说乔桓隽与那赵茹为讨好那张道人,正在四处搜寻三味灵药,想此三味灵药定是对其极为重要,可在这上面做些文章,至于那联手之人,为师已是想到两人,只是要请出来,却颇为不易,需得我亲去走访一回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