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一章 纵剑扫残云 擎天挽狂澜
    张衍挥袖之间,连杀七名元婴修士,全场为之震怖!

    众修原是汹汹扑来,此刻却是突兀一僵,好似奔流浪潮拍在了礁石之上,生生撞成了粉末。

    尤其是见到连容君重也被一剑逼退,更是心气为之一夺,数十修士面对他一人,竟无一个敢于上前。

    见到此景,蒲牢飞车上诸人一片失声,神情有些恍惚,几是不能相信自己眼前一切。

    好一会儿后,乔掌门猛然想到了那句批语,琢磨了片刻,终于醒悟过来,一掌拍在扶栏之上,激动道:“置之死地而后生,置之死地而后生,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天不亡我锺台,竟得贵人相助!”

    赵夫人也是惊喜,只是心里还有些许除之不去的担忧,道:“张真人能挡得住么?”

    此语说出后,却觉手中一紧,回首一顾,原来被是乔掌门用力捏住,她能感觉传过来的阵阵颤抖,说不上是〖兴〗奋还是惊疑,其眼神还定定看着前方,嘴中喃喃说道:“定是可以,定是可以。”

    容君重被张衍剑光杀退,回去之后,脸色阴沉无比,众人观他神情,也是识趣,无人敢凑了上来。

    他自练成万钧定化神通之后,自恃再无利器能够近身,甚少祭出法宝护持,方才见剑光千丈遥斩,不免有些大意,猝不及防下吃了一个大亏,虽未受损,可却把脸面都丢尽了。

    杨殊永走了过来,看他几眼,道:“容真人可有受伤?”

    容君重竭力镇定下来,匆匆系上发结,拱手道:“劳掌教过问,在下无碍,只是方才一时托大,险些中了此人飞剑。”

    说着,他把目光又投去前方。

    现下他已把张衍视作平生大敌,在还未摸清楚对方路数底细之前,不愿再次上前相搏。

    此刻场中,张衍心神一引,剑丸倏地飞回,灵动至极地围着他身往复绕旋。

    剑光飞驰间忽快忽慢,忽疾忽滞,内中似包含着某种玄妙韵律,腾闪挪跃了无痕迹,叫人难以捉摸。

    他目光一扫众人,清声言道:“轩岳诸位道友如若愿意退去,放开出路来,贫道不为己甚,若再近前一步,就休怪贫道剑下无情。”

    他声音隆隆传出,须臾响遍群山。

    此是他言语警告,今次之事,关乎到他修道所用的法身灵药,是以需得相助锺台一把。

    要是轩岳愿意放了路出去,日后锺台结局如何,与他并无关系,也不会伸手去管,可若是轩岳坚持己见,非要将之覆灭在这里,那便只有起剑杀退了。

    这番言语之下,确实有几人萌生了退意,这些人修为多是一重境,在禁锁天地这等法术面前,全然无法相抗,贸然上去,怎么看也是有死无生,有轩岳修士看出情形不对,立时高呼道:“诸位不要忘了,你们乃是签过法契的,临战退怯,莫非不怕应誓么?”

    得此提醒,众人不禁惕然,可却依旧没人上前,方才那七人下场他们可都是瞧见了。

    那名轩岳修士这时又言道:“诸位莫要怕了此人,他只一人而已,我等一齐围了上去,再用法宝招呼。”

    众人顿时恍然,他们并非一人,又何必非要自正面拼杀。

    当即不再迟疑,往四周分散开来,不再像方才那样急冲猛进,而是缓缓推进,自三面包抄过来,更有人飞驰到上方,高悬而立,意图稍候凌空俯击。

    张衍负手立在原处不动,只是目光幽深,内中似有冷冽寒芒似在酝酿。

    感受到他心现杀机弥漫,剑丸嗡的一声,斜跃出来,一道道凌厉光华喷吐不定。

    白长老在下方看得心潮澎湃,大声道:“我锺台之事,岂能让张道友一人出战。”

    说完,他正要纵身上前。却觉肩上一紧,回首一看,见是被燕长老按住,急道:“师兄何故阻我?”

    燕长老道:“师弟莫急,你且看那枚剑丸,我若料得不差,这位张真人当是一名剑修,似此等人物,乘渡虹霓,穿云入霄,从来不惧群战,你上去了非但助不了他,反是成了拖累。”

    “这……”

    白长老有些茫然,自家也是修成元婴二重境,何事变得如此无用了?可是一想到锺台此次大难危局,却是靠了一名派外修士方能挽回,自己却丝毫帮不上芒,心下就是一阵丧气。

    场上众修士此刻已是把张衍团团围住,见得时机到了,先前那名轩岳弟子大喊一声“动手”就将法宝掷下。

    得此人带头,众人也是纷纷动手,数十件法宝齐落而来,一时光霞掠纵,满布上下四方。

    张衍神容自若,举步一踏,忽听一阵浪涌之声,好似这山谷里陡然倾泻入了汹涌洪水,只见一道无边茫茫水光自脚下扬空而起,绕着他身螺旋而上,但凡法宝飞来,俱是无声无息落入其中,消弭不见。

    出手修士登时发现法宝刹那间与心神断去了联系,都是大惊失色,可任凭他们怎么呼喊,却也无法将之召了回来。

    就在这时,却见汪洋水波之中,有一团如火红云漫漫溢出,耳畔随之传来窣窣微音。

    只片刻间,就有嗡鸣之声大作,喧闹嘈杂,直如针扎,人人都是心烦意乱,待看清之后,才发现那红云竟是由无数似如殷红似血的虫豸盘凝而成。

    许多人见其形貌凶恶不过,料定不是什么善物,顾不得收宝,慌忙远撤开去。

    血线金虫久不出来,平日只靠张衍偶尔渡入灵气滋养,已是饿得慌了,此刻闻到生人血肉,颚齿大动,咔咔有声,轰地散开,漫天飞舞,见人就啃。

    有几人躲闪不及,护身宝光只几口就被咬穿,就是将法宝祭出也至多撑得几息,眨眼之间,就把一个人啃吃得骨肉无存。

    众人见状大骇,如此凶残猛恶的邪虫他们从未见过,当即就乱成了一片。

    张衍见搅乱诸人的目的已达,目光一闪,把袍袖一振,起了剑遁之术,身剑合一,化一道冲霄剑芒,悍然杀入人群之中。

    这一下却是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两派修士只见一道剑光在场中纵横驰骋,煊赫霓虹来回闪耀,锋芒所到之处,便散落下破碎血肉。

    飞剑之术本是擅长以寡敌众,再由血线金虫相扰,不过片刻之间,他剑下竟是连斩一十二人!

    交战一刻不到,直接间接死在他手中的修士已是过了二十余,无人能在他手中支撑一合,众修被他杀得惊慌失措,胆寒不已,不知谁先发一声喊,扭头就跑,余者哪里顾得上什么法契约束,亦是纷纷朝着四下仓皇逃窜。

    杨殊永看着众人一个个往回逃,又惊又怒,眼看就要将锺台碾碎,成就两派归一之大业,可张衍却在半途横插了进来,只一个人杀得数十同辈修士溃败下来。

    他没法对容君重发火,只能对着身边护法嘶吼道:“莫师同,你带了上去,给我拿下此人,休说你们这么许多人还斗不过一个,如是无法成事,就不要回来见我了。”

    莫师同心中叫苦,可是掌教叫他出战,却是不能推辞,只能上前受命。

    容君重这时眼神闪动,叫住他道:“莫护法,你把此宝拿了去,或能奏得奇效。”

    莫师同一看,却是那百炼锁心桩。

    容君重走近几步,暗中叮咛道:“此宝奇异,有四色罡砂炼成,除非洞天真人方能正面接住,我瞧那张道人水色光华虽是奇异,可未必能降得住此宝,只要挨近了,就能将之重创,趁着此刻他志得意满之际,正好出手,快些去吧。”

    莫师同心领神会,道:“掌教,容真人,且看小人建功。”

    他一纵遁光,将护身法宝祭起,也并未离开山头多远,准备一个不对劲就逃了回来,看了几眼之后,瞅准一个时机,先是打出了三柄飞刀,以图分散张衍心神,再起一团灵光,把那百炼锁心桩裹了,藏在后面,一并打了出去。

    张衍心中忽然起了一声剑鸣,登时警觉,他横目一扫,哂笑一声,一荡衣袖,起了五行遁法,那三柄飞刀与百炼桩才至近处,就被遁去了另一边,随后骈指一点,一道电光霹雳,奔耀而出。

    莫师同连脱身都未来得及,就被神雷击中,轰隆一声,已是连人带宝炸了粉碎。

    张衍又一卷袖,身后水光一荡,待消失时,那百炼桩与飞刀已是消失不见。

    容君重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表情凝重,沉声道:“此人道术神通修为虽不过是元婴二重境,可未曾想一身法力神通强横无匹,正面无法力敌,那唯有退而守之了。”

    杨殊永猛地扭首看了过来,目光凌厉,声音之中隐含质问,道:“什么?退守?”

    容君重淡淡言道:“掌门莫非忘了我处有大阵护持?我教本已立于不败之地,又何必与他拼命?就将他困在此处,看其还能弄出什么风浪来。”

    他并非丢了脸面就头脑发昏之人,此刻尚是冷静,虽是这一场斗得激烈,以至死伤半数,可轩岳先前布置做得稳妥,张衍只要到得他们山头上,就能以禁阵相拒。

    杨殊永脸色变幻几次,他思来想去,觉得张衍委实太过厉害,一时无有办法可以奈何得了他,只得恨恨言道:“就如你之意。”

    弟子立时穿命下去,不多时,只见一团团云幕自各处山头升起,启了禁阵,索性来了个守门不出。

    张衍看了几眼,冷然一笑道:“莫非以为如此就能躲了过去不成?”

    法诀一起,顶上罡云忽然大震,随即一道黄烟缓缓腾起,到了天顶上方,渐渐凝聚成一只遮天巨手,天中隆隆响声不绝。

    底下众人呆呆望着这只几乎占据了天幕的黄烟大手,都不知该作如何反应。

    张衍待把法力蕴蓄到巅峰,几是增无可增之时,陡然大喝了一声,狠狠就朝着面前山峰拍了下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