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七十九章 狡计一言乱人心
    容君重回至轩岳阵中,掌教杨殊永主动迎上,大笑道:“容真人连胜三阵,我轩岳大事成矣。”

    容君重打了一个稽首,道:“掌教真人,待禁制设好,才算得上是万无一失。”

    杨殊永点首道:“说得不错,我已是布置了下去,再有半个时辰,就可稳妥了,两派归一,容真人当居首功。”

    教中长使淳于季这时上来道:“掌教,可要遣人再去叫阵?”

    容君重看了过来,道:“不必如此,就按先前计策行事便好。”

    淳于季却是站着不动,只把眼去看杨殊永。

    杨殊永呵斥道:“还不按容真人交代的去办?”

    淳于季道了声是,躬身一礼后,大步离去。

    杨殊永一声低笑,道:“下来就是坐看好戏了。”

    蒲牢飞车之上,乔掌门对那批语百思不得其解,只是此事也非他能够独断,故而又命人把几名长老请了过来一同商议。

    可两人琢磨了半晌,也未曾找出头绪。

    秦长老喃喃低语道:“置之死地而后生,可这生路又在何处?”他向外走了几步,望着远处山峦,自语道:“莫不是这出路在外,而不在内?”

    赵夫人听了,心中一震,她立时想到了蟒部,忖道:“莫非是天意如此,合该让蟒部助我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忽见轩岳那处有一道虹光过来。

    包括乔掌门在内,三人都是心往下沉,轩岳此刻遣人来,想是又上来搦战,若是他人还好,可要是容君重再度杀来,他们究竟该命人前去抵挡?

    林长老底气不足地说道:“就是容君重再来,又怕个什么,大不了一拥而上,莫非还能胜过我们联手不成?”

    燕长老摇头道:“若是数人齐上,那轩岳那处绝不会坐视,那便是一场混斗罢了,我锺台同样胜算不大。”

    白长老叹道:“师兄说得不出错,而今想拼一场也是不能了,那些招揽而来的派外修士,如是见我锺台势颓,又有几个会当真出力?若不是限于契书,法会未终,不得擅自离去,恐是早就跑了个干净。”

    说话间,那名轩岳修士已是来到近前,出乎意料,他并非来此求战,而是大声道:“乔掌门,锺台诸位长老,掌教命在下前来问话,杜真人已败,此次斗法,锺台可愿认输?”

    不待有人回言,他转过身躯,对着两侧法坛之上的修士言道:“诸位同道,我轩岳明日就要封闭眠星山外出路,可与你等并无仇怨,若是愿走,今晚可速速离去,切勿自误。”

    听了这话,那些派外修士顿时一阵骚动。

    要是与人正面放对,他们尚还有几分底气,可要是周围都设了禁阵,那就是被困在此间了。

    他们只是逐利而来,哪肯与锺台一同陷在绝地。

    这时听闻一声磬响,众人愕然看去,只见惠玄老祖驾云来至蒲牢飞车下,稽首道:“乔道兄,老道既已说过不再插手两派之事,也不便在此久留,就此告辞了。”

    乔掌门无奈,知他早存去意,自己也是挽留不住,叹息一声,还礼道:“道友好走,乔某就不送了。”

    燕长老却是冷哼一声。

    惠玄老祖只当未曾听见,他十分隐晦地看了赵夫人一眼,便大袖一摆,带了童儿与门人弟子,转瞬乘风离去了。

    杨殊永看见这一幕,狂喜道:“好好,惠玄这一走,那是彻底动摇人心,谁人都看得出锺台大势已去,容真人真是好计策。”

    容君重淡笑一下,道:“锺台请来的修士虽是死伤了不少,可还有十余人,其中不乏张道人那等元婴二重修士,若说这些人愿为锺台效命,容某却是不信的,此刻放开一条路,如是事情顺利,就可兵不血刃去了其半数人手,锺台要是拦着不准,到时不用我等上前,他们自家就会闹了起来。”

    果如他所料,惠玄离去之后,诸修皆感锺台再无击败轩岳可能,酬偿诸物都是要他们斩杀轩岳门人长老才可取得,可眼下哪来这等机会?不被锺台牵连进去已是不错了,都是想着怎么能够早些脱身离去,跳出这处泥坑。

    可偏偏有法契束缚,他们无法随意离去,一干人商议下来,决定推一个人出来前去交涉,好叫乔掌门放他们离开。

    有人提议道:“那位张真人乃是元婴二重修士,此间道行最高,不妨请他出面。”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附和,不说张衍修为,方才斩杀金灵叟时也不见费多大手脚,可见斗法之能也极是强横,此刻牵头,正是合适。

    先前那人又道:“不知哪位道友与张真人有交情?可请了他出来。

    ”

    这时有一名低辈女弟子嘀咕道:“这岂不是背信弃义?”

    听了这话,众人都是眼神不善地看来,这名女弟子害怕地缩了缩身子,她身旁有一名身姿丰腴的女子摇了摇头,站了出来言道:“奴家曾与张真人有一面之缘,愿去前去言说。”

    众人听闻此女与张衍相识,容色缓和了几分,都道:“拜托道友了。”

    那女修客气了几句,就驾起遁法往张衍法坛上来,须臾到了地界,便就落身下来,巧笑嫣然地打招呼道:“张道友,那日神屋山一别,可还记得奴家么?”

    张衍凝神一看,登时认出了此女,当日去开辟地火天炉时,还曾路过此女洞府,攀谈过几句,便道:“原来是车娘子也是来了法会,签契之时怎未曾看见。”

    车娘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真人也知我出身邪宗,外间有许多仇家,是以改换了容貌,就可少了许多麻烦。”

    张衍点了点头问道:“车娘子此来,不知有何见教?”

    车娘子踌躇了一下,就将众人之意如实说出。

    张衍笑了笑,道:“此事请恕贫道不能应允。”

    他不答应旁边邢甫柳却是有意,他投在杜时巽门下是因为先前曾得罪了林长老现下杜时巽生死不知,虽是舍不得礼单上诸物,可他也不想再留在此处便道:“这位车道友,贫道愿意替诸位道友前去说项,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车娘子想了一想,除张衍之外也是唯一胜了一阵之人,倒也勉强合适,道:“邢道长愿意出面,那是求之不得,只是小女子一人还做不了主,道友不如随奴家回去与诸位道友商榷。”

    邢甫柳迫不及待道:“那还等什么,快些走吧。”

    车娘子对着张衍万福一礼,在邢甫柳催促之下,也就匆匆告别而去。

    邢甫柳先是来至诸修处,众人见他自荐,又确然有几分手段,也就同意他牵首。

    他再赶至蒲牢飞车处,将来意一说,出乎他意料之外,乔掌门并不动怒,而是神情平静道:“诸位既有去意,我锺台也不会强令拘束。”

    邢甫柳大喜过望,怕乔掌门改变主意,立刻言道:“请掌门赐下印玺,解了法契。”

    乔掌门看了看燕长老,后者面无表情地自袖中拿了法契出来,沉声道:“拿去,随你等处断。”

    邢甫柳一把抢过,当下运化真力将之化成碎末,随后也不和打招呼,一跺脚,就飞下法坛,心下窃喜“做成了此事,可是大大收了一笔人情,这样划算的买卖去哪里找?”

    他路过方才来时法坛时,见张衍尚在那处,脸上浮出讥讽之色,暗道:“你愿意在此留着与锺台陪葬,就由得你了,道爷我恕不奉陪了。”

    邢甫柳走后,林长老埋怨道:“师兄,你怎放那些人走了,我锺台哪还有与轩岳一拼之力?”

    燕长老叹道:“师弟,轩岳此是攻心之计。若是不准,有法契束缚,虽不致立刻翻脸相向,可要是轩岳来袭时,保不准会反咬一口,还不如早早放其走了。”

    林长老愣住半晌,随后失魂落魄地坐在了一旁。

    这时只见一道道遁光自两侧法坛飞起,往对面驰去,燕长老看着诸人陆续离开,冷静言道:“掌门,这些人一去,轩岳明日必是来攻,此战胜算渺茫。”

    乔掌门叹道:“燕长老所言我也知晓,可若就此认输,我却并不甘心。”

    燕长老也是点头,不说其余人等,他们一人为掌门,一人为大长老,无论如何,都是轩岳必除之人,因而无有退路,必得死战到底。

    赵夫人这时忍不住道:“不,还有一法,可助我锺台渡过难关。”

    乔掌门毫不惊讶,淡淡道:“夫人,你说得可是那蟒部么?”

    赵夫人有些不能相信地抬起螓首,颤声道:“夫君你已知晓了?”

    乔掌门沉声道:“妖修来我希声山中,为夫即便不知,可又怎能瞒过郑真人?”

    赵夫人怔怔看着他,轻声问道:“那夫君是如何想的。”

    乔掌门一挥手,断然言道:“此事不用再提了,当年我五派约议,不得擅自放蟒部入得东胜,要是做了此事,纵然眼前能渡过难关,可南三派亦有借口可以来兴师问罪,此事是万万做不得的。”

    就算此次斗法败了,丢了性命,他还有族人弟子,大不了躲到南方去,将来还有转生重修的机会。

    可要蟒部引入东胜,南三派借故发难,那东胜洲中,可就再无立锥之地了。

    赵夫人黯然垂下眼眸,再不言语。

    燕长老听着直点头,暗道:“掌门说得不错,我辈岂可与冷血鳞虫为伍?”

    这时他随意向下看了一眼,惊讶都:“咦,还有一位道友怎未曾离去?”

    众人一瞧,却见一名丰神俊朗的道人非但未走,反而正往此处飞遁而来。

    片刻之后,落至法坛之上,乔掌门不禁起身,有些惊喜道:“原来是张真人,你为何不走?”

    张衍环视一圈,稽首道:“自是来助诸位一臂之力。

    ”

    乔掌门略显激动,众人弃锺台而去,可偏偏只有张衍愿意留了下来,他感叹道:“道友高义,却不知乔某该当如何谢你?”

    张衍微微一笑,道:“这却不用,贫道也是出于私心,若是诸位亡了,那酬偿又到何处去取?”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