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五章 百炼锁心柱 万钧定化功
    容君重话一出口,轩岳一方反应不一,底下白长老当即冷笑道:“好大的口气。”

    燕长老却是神情绷紧,容君重敢如此放言,必有所恃,正在思忖对策时,一名弟子上得法坛,奔至眼前,拱手道:“师尊,掌门有谕,言容君重道行大进,命师尊设法寻几人上去先行试探。”

    林长老登时不满道:“容君重本该是杜小儿上去相斗,怎得又要我等出手?”

    燕长老却拦住他发牢骚,言道:“不必说了,掌门说得有理,此事需得慎重。”

    不论杜时巽如何乖张跋扈,可锺台派中也只有他可堪与容君重匹敌,要斗败轩岳,还要仰仗其人。

    至于惠玄老祖,虽也是三重境大修士,可此人并非锺台门人,来至此地,不过增添几分威慑而已,指望他拼死出力,那是奢望。

    白长老沉声道:“师兄,容君重威名人人皆知,恐是无人愿去。”

    虽是自派外招揽而里的修士人人签契,可那只是言及不得无故败退,上阵与否却是无法强逼。

    林长老琢磨了一下,道:“师兄,小弟却有个主意,这容君重既然如此自傲,那就令几人同上,看他如何。”

    燕长老寻思半晌,此道:“如此也可。林师弟,你且下去安排,就言我锺台并不逼迫出战之人与容君重拼死争斗,只是找几人上去试探其路数,要是见机不好,允准自行返转,事后必不怪责。”

    林长老道:“如此就好办多了。”

    燕长老想了一想,又自袖囊里拿了一只不过掌大的金铜舞鹤出来“你把此宝赐下去,就说危急时刻可助人脱身。”

    林长老一看这只舞鹤,吃惊道:“师兄你怎把这宝贝借下,小弟说句不好听的,若是下面人失手败战恐是取不回来……”

    燕长老挥手道:“舍不得重宝,又怎能驱人上前,师弟快些去安排吧。”

    林长老还是一脸可惜,这只金铜舞鹤有破灵开禁之能,有了此宝,哪怕遇着禁锁天地也能借其脱身,连连可惜声中,他往旁处法坛上去。

    须臾到了那处,便将燕长老之意一说,登时就有几人为之心动。

    要说是单人独个对上容君重他们无人愿意,毕竟三重境修士只一个禁锁天地,就能叫他们进退两难,可若说是数人联手那就不同了,相互可以施援,叫其彼此难顾,况且眼下还有法宝相助,若是察觉不对,大可以及时撤回。

    过有一会儿,出来三名道袍服色相近的道人各持一柄拂尘,当中一名模样凶悍的行至林长老身侧,把手一摊,嘿嘿笑道:“贫道师兄弟三人却是愿去,林长老,你可把那宝物拿来了。”

    这道人说话极不客气,可林长老却是面上一喜,稽首道:“原来是饶宫山三玄,若是你三位愿意出面想那也容君重讨不了好。”说着,就把手中舞鹤递去。

    饶宫山本是五大派之一的青宣宗下院只是数千年来,因青宣宗几易山门,其实则已是自立一派了。

    说话那人名唤陶全满,还有二人分别是他师弟史全足与柏全成,按辈分来算,三人与青宣宗掌门当是平辈相称。

    陶全满拂尘一扫,就把那舞鹤收了进来,回首看了看空中身影,冷笑道:“容君重,好大的名声,两位师弟,随为兄前去会一会,看看有何能耐。”

    三人各把肩膀一晃,就化遁光冲上天际。

    轩岳掌教杨殊永见是三人一齐上来,登时发出一声冷嗤。

    淳于季走来,道:“掌教,可要遣人上去相助?”

    杨殊永摆手道:“不必,饶宫山与青宣宗分道千年,神通道术失传许多,早无昔年风光,容真人足可应付。”

    而此刻张衍所在法坛之上,邢甫柳却是〖兴〗奋起来,道:“原来是饶宫山那三个凶道,这却有些看头了。”

    张衍哦了一声,笑问道:“邢道友可是认识这三位道友?”

    邢甫柳神秘兮兮地说道:“张道友久在神屋北地,恐是不知,那史、柏二人不去说他,陶全满却是不同,听闻曾在小仓境中得过一件法宝,向来秘不示人,只是自得了那宝物后,与人斗法还从来未曾输过,容君重方才夸下海口,说不定要吃些苦头了。”

    陶全满在半空拿住身形后,半拉着眼皮看了容君重有一会儿,才随意一拱手,道:“容道长,道爷我问一句,你方才说话可真?”

    容君重道:“自是当真。”

    陶全满嘿嘿笑道:“我却信不过你,不如你可发个誓来。”

    容君真唔了一声,目光忽然投注过来,尽显凌厉之色。

    陶全满却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

    容君真看着他,缓缓开口道:“容某方才所言,句句为真,若有违誓,当天诛之。”

    陶全满哈哈一声大笑,道:“两位师弟,为我护法。”

    史、柏二人齐声应诺,分到了两旁站好。

    陶全满又道:“容真人,你小心了!”

    他自袖囊中取出一物,抖手一掷,本是一尺上下,忽然间化为十丈大小。

    这法宝通体墨黑,看去似一根殿柱,顶尾两端各有四叶如刃,旋转飙飞,舞动如轮,时不时爆出一团包蕴七色云气,还未过来,已有一股绝大吸力紧紧摄住容君重身形,搅得他衣衫紧贴后背。

    此宝名为“百炼锁心柱”内中有小仓境祖师自二重天中采来数种罡砂,分名为金相砂、银冰砂、风绝砂、毒英砂、只要修士被柱摄拿,四色罡砂一起涌上,立时将人磨碎成一滩烂泥。

    当日自小仓境中秘阁中寻得此物时,连带境主顾襄青也是叹其得了天大机缘。

    张衍见了这法宝之后,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

    当日他去星石斗剑时,曾去往二重天上,那里猛绝罡风若是被沾上身来,登时就要血肉全无。而那四色云中所透灵机,却是与那罡风相仿,此宝就是他现下对上,也没有太大把握硬接,要设法先避锋芒。那容君重方才说一步不退,就看其如何应付了,要是不敌闪过,不但让出一座仙城,连带脸面也要丢尽。

    容君站神情沉稳,站在原处一动不动,盯着那“百炼锁心柱”看了一会儿,待其临近,忽然大喝了一声,这一刹那间,陶全满三人就觉身上一沉,好似挂上了一万斤巨石。

    陶全满并不惊慌,此是禁锁天地之术,对方乃是元婴三重修士,此举早在他们料中。

    他暗自冷笑了一声,此术可以制住他们,可却制不住法宝。

    他手腕一翻,把那只金铜舞鹤拿了出来,捏在手心,随即狞笑着看着前方。

    有了此宝在手,就算现下有道术法宝来攻,他也可及时退走。而容君重却是放了大话在前,却是不似他能毫无挂碍的闪身躲避,林长老在底下看着万分激动,道:“容君重作茧自缚,看他如何?”

    燕长老一瞬不瞬盯着直看,要是此宝能就此逼得容君重躲避,必能大挫轩岳锐气。

    此刻两派上下数百修士,无不是屏息凝神,观望战局。

    “百炼锁心柱”尽管飞驰较缓,可这片刻间,也是到了容君重面前,到了此刻,他仍是面色不改。

    就在这法宝即将撞上之时,他忽然一挥手,这法宝似被什么东西重拿住,突然一僵,就此凝滞在了半空之中,虽是不断扭动,可偏偏无法再前进一步。

    史、柏二人看着不妙,反应也快,都是喊了一声,各发出一件法宝来攻。

    霎时间,只见两一黄一白两道光华直奔容君重而去,可是才至此人身前十丈内,却也如百炼锁心柱一般,猛的一震,便被悬空定住,连带宝光也是消散,露出两柄森寒飞刀,在那里嗡嗡作声,摇摆挣动,可就是去脱不开那一股束缚之力。

    乔掌门神色一变,猛地站起,脱口道:“万钧定化?”随即脸色阴晴不定起来。

    大弥祖师共是传下三门大神通,这万钧定化乃是其中一门御身之术,神通一起,可把百丈之内的诸物尽皆定住,数千年来,轩岳派中除却二代掌教之外,能练成此神通之人,无一不是洞天真人,可万万未想到,却被容君重练成了。

    陶全满此刻也是慌张,拼力运功几次,想要把“百炼锁心柱”催动,可无论他怎样掐诀御法,都是无用。

    虽是舍不得这法宝,可他也知,再耽搁下去就要把性命丢下了,把手中金铜舞鹤一捏,顿化一道金光鹤影,将他师兄弟三人护住,就要逃遁,可令他惊骇的是,那金光尽管几次三番振翅欲飞,却如陷入泥沼一般,在原处动弹不得。

    容君重冷然一笑,也未见他如何作势,只是轻轻一挥手,半空似有一股微不可察的白光闪过,轰的一声,史全足浑身爆碎而亡,再是一指,柏全成也是半生未吭,亦是身死。

    陶全满大惊失色,拿出数件护身法宝,都是祭在顶上。可他才做完动作,又起一声霹雳般的大响,再看去时,竟是连人带宝一同炸散,顷刻落个尸骨无存。

    乔掌门忽然有些失态站起,脸上神情既惊且惧,身躯微微有些发颤,赵夫人看着不对,慌忙上来探问道:“夫君?”

    乔掌门将赵夫人轻轻退开,他摇了摇头,走至车驾前,沉声问道:“容真人,你这是什么雷法?”

    容君重目光俯视下来,淡笑道:“乔掌门,身为锺台执掌,莫非连大弥祖师传下的‘三空三音雷’也不认得了么?”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