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章 火流星中杜时巽
    跛足道人见那剖腹剜心之法,心下不禁好奇,看向宋初远,问道:“宋道友,此是尸嚣教秘术?”

    宋远初也是疑惑,摇头道:“杨奉霄绝无这等本事,我尸嚣教也此类神通。”

    章伯彦哂道:“他乃是气道修士,要身具功行,必有其所限,章某却不信他斗法之时还能使出,何须太过看重。”

    唐、宋二人听得此言,都是点头赞同,这评价可谓一阵见血,不坏肉身只有精修力道的修士方可做到,杨奉霄能如此施为,只能是动用了什么非常手段。

    杨奉霄坐到上殿后,左盼右顾,得意之极,这时他眼珠一转,又指着阶下言道:“乔掌门,我这古师弟本事也是不俗,亦有资格坐到此处来。”

    此语一出,几名锺台长老顿生不悦。

    杨奉霄虽是当年没什么名声,可亦有人识得他,知其根脚来历,在他们眼中,此人不过一名邪宗余孽,在此卖弄异术,与他们同列,已是掌门恩荣,居然还妄想让另一名邪宗修士上得台来,这却是有些得寸进尺了。

    乔掌门笑容依旧,道:“那位古道友又有什么本事,可否容诸位同道一观?”

    杨奉霄嘿嘿一笑,走到台阶前,冲着下方喊道:“师弟,说说你的本事。”

    古宏堂闻言起身,面上有几许自矜之色,他言道:“乔掌门,在下有一小手段,便是能生死人,肉白骨。”

    此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方才杨奉霄出言时,或还有人动容,可现在满座之人却皆是不信之色。

    凡俗之人,生机一竭。若无特殊缘故,神魂数日之内就要散去,至于朽烂身躯,那是更不必提,他所说之手段,就是飞升大拿也未必能够行得。

    乔掌门自能看得出是这是古宏堂故作惊人之语,可这与他初衷并不相悖。

    锺台两次落败,战死了不少修士,如今各处仙城少人〖镇〗压,他已是把希声山中长老都派了出去。以至山门空虚,这局面势必不能持久,故而此次饮宴。他亦有选出合用之才的打算,那等身怀奇术,而却又并不长于斗法之辈,恰恰是他的招揽的对象。

    古宏堂见众人怀疑,道:“诸位若是不信。我可当堂一试。”

    座下有人言道:“此处哪里去给你弄一个死人来。”

    古宏堂还未出言,这时上殿席上站出来一个头裹青巾,腰悬宝剑,气度不凡的修士,他出声道:“此有何难,我做一法。找来即可。”

    他居高临下,把目光投在古宏堂脸上,淡淡言道:“只是不知。古道友可愿意否?”

    古宏堂拱手道:“原来是锺台白长老,长老德高望重,由你出手,想必事后也无人会有闲言碎语,古某自是万般愿意。”

    白长老道了声好。他掐指一拿,作了一个法诀。随后发了一道灵光出去。

    等了有一刻,便见金锺台外来便飞来一道红光,径直飞入殿中,到了案上停住不动。

    白长老上前一挥袖,红光散去,出来一个梳着冲天小辫的七八岁孩童,双目紧闭,面目苍白,气息全无,看得出已是死去多日。

    若是按古宏堂话中之意,其实应是找来一具枯骨才对,可是今日乃是众玄饮宴,找来白骨或是鲜血淋漓的残尸那是大煞风景,因而才在大扬城内寻来一具方才天折不久孩童尸身。

    古宏堂看了一眼,心下已是笃定,他敢放出大话,自是早有准备,要是对方找来一具骨骸,他就玩弄一个学来的障眼法,保证此间无人可以看破。

    要是寻里的是只死尸,他袖中有上千特意祭炼过的人魂,从老至幼,从男至女,不同性情皆有,那是更为方便了。

    现下上去就可施术,可出来之前,杨奉霄有过特意交待,要是太过容易了,那就显得太过不值价,也不易取信他人,是以要先要装神弄鬼一番。

    故而他先是告罪一声,慢腾腾拿出几件法器来,摆开在桌案上,接下来又是念咒又是焚香,折腾好一会儿,等得众人都觉不耐时,这才走上去,对着孩童额头就是一拍,道:“还不醒来!”

    那孩童浑身一颤,过有片刻,竟是缓缓睁开了两目,露出一片茫然之色,随后一骨碌坐起身子,揉了揉双眼,用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好奇打量四周。

    他乃是凡胎俗体,在这金锺台上只能见得一片雾蒙蒙景象,不出十丈之远,再往前去,就看不真切了,因而一会儿便感无趣,这时忽见身边桌案之上放着不少果蔬,就感腹中饥饿,咽了咽口水,就抓拿了过来,两只小手捧着,在哪里开心吃了起来。

    古宏堂自得一笑,道:“成了。”

    白长老却是目光一闪,喝道:“慢来。”

    他收敛了身上灵机,行至那这小童身边,尽量把语气放得温和,问道:“你这孩儿,怎么在这里吃喝,我来问你,你叫什么名字,父母又叫做什么?”

    说此话时,他还用凌厉目光扫了古宏堂一眼。

    这小童是他找来,自然知晓其出生来历,可问过之后,要是不对,那就能证明是借尸还魂之术,乃是作伪弄虚,非是真正起死还生,哪怕不经掌门,他也可当场把此人驱赶出去。

    然而古宏堂嘿嘿笑了笑,自己拿了一只酒壶过来,倒了一杯酒,仰脖喝了下去,却是丝毫不见慌张。

    那小童显然不是普通人家出身,见一位长者问话,连忙放下手中吃食,用稚嫩童声规规矩矩回答道:“回伯伯的话,小子姓安,阿父叫安敬之,阿母安林氏,也不知为何在此。”

    白长老一怔,皱了下眉,暗道:“奇怪,这竟是对上了,莫非此人真有这等逆转生死的神通法术不成?”

    他接下来又问了几句。却都与自己知晓分毫不差,显然是那原先神魂无疑。

    古宏堂得意道:“白长老,如何,我这手段还入尊驾之眼否?”

    白长老深深看他一眼,缓缓点头道:“尊驾的确好本事。”

    他犹自不信真能做到还魂复生,不过能令他找不出其中破绽来,那也是手段不俗了。

    不但是他不信,在座之人也没有几个好糊弄的,纷纷交头接耳,猜测其中之秘。

    乔掌门笑道:“古道友。你也可上来坐了。”

    古宏堂面上一喜,揖了一礼,便就上得台来。再施一礼后,满脸〖兴〗奋地坐下了。

    有杨奉霄与古宏堂这二人先例在前,殿下诸多修士也是颇为意动,想要一展身手。

    恰在这个时候,众人忽有所觉。仰首看去,却见一颗火流星拖着长长曳尾,自天外飞驰而来,灼灼辉辉,十分耀眼,正朝此处飞来。

    在座锺台长老见了此光。都是面色各异,木然者有之,欢喜者有之。皱眉者亦有之。

    须臾,这火流星飞至近处,却也毫不收敛来势,轰隆一下,重重撞在金台之上。震得整座金锺台都是一阵颤动。

    少顷,那流火散去。里间现出一个人高大健壮的年轻修士来,此人面如傅粉,头束王孙冠,背脊宽大,龙行虎步,顾盼之间,自有一股睥睨群伦之色。

    张衍目中生出一丝精光,他一眼就能看出,此人顶上虽无罡云现出,可身坚体固,气机雄浑,呼吸间有隐带雷声,分明走得是力道之途,且道行极是高深,几可比拟气道元婴三重,他微微一思,问道:“可知此是何人?”

    宋初远摇了摇头,连说不知。

    跛足道人也是皱眉不语。

    台上乔掌门见了此人,却是显得极为高兴,笑道:“巽儿可是来迟了。”

    那年轻修士一抱拳,道:“孩儿贪睡,起得晚了,阿父恕罪。”

    乔掌门大笑,摆袖道:“无妨无妨。”

    跛足道人这时脑中灵光一闪,低声道:“在下想起来了,此人名为杜时巽,乃是乔掌门继子,听闻自小便送至他派修道,想不到如今却是回来了。”

    杜时巽朝席上在座之人一扫,指着杨奉霄与古宏堂,道:“阿父,此二人哪里来的?”

    作为继子,这么直接问来,显得很是无礼,不过乔掌门却毫不计较,就将两人来历说了一遍。

    杜时巽听了,却是冷笑一声“斩颅剜心,起死还生?”

    他对着乔掌门一拱手,道:“既有这等本事,阿父,可否容孩儿上去一试?”

    乔掌门似对其宠溺宽容的很,当即点头道:“孩儿尽管去试。”

    杜时巽来至杨奉霄面前,不知为何,被他盯住,后者有一种心惊胆战之感,强自镇定道:“少掌门欲如何试?”

    杜时巽面上浮现一丝讥笑,道:“借尔头颅一用。”

    语毕,他伸出手去,一把抓住杨奉霄的脑袋,用力一捏,咔嚓一声,竟然一把捏爆,再轻轻把那身躯拎起,另一只手攀上来,拿住脚踝,双臂一分,竟是生生将其撕成了两段。

    方才杨奉霄作法时,半点鲜血也无,可此时却是鲜血喷溅,如泉涌出,而且再也不见有所动静。

    杜时巽冷笑一声,将残躯摔在地上,不屑道:“不过是尸中藏尸,脑中藏虫的小把戏,岂能骗我?”

    他得蒙异人授法,一双眼睛淬炼通神,能观灵机真幻,一眼就看出杨奉霄乃是借虫豸之身藏了神魂,再寄居脑中,而身躯早已炼成了尸器,方才可行那等事,现在头颅一被他捏爆,便就生机断绝,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回过身来,双目神光爆射,盯着古宏堂,道:“你不是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术么?你来把他弄活我看。”

    古宏堂慑于此人威势,眼睁睁看着自家师兄死于非命,却丝毫不敢阻止,在非但如此,其庞大压迫力下,竟是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嘴唇哆嗦,说不出话来。

    杜时巽露出一丝不屑之色,嗤笑道:“凭你也配为我锺台座上宾,滚下去!”

    他一脚踢出,正中其胸膛,力道修士力气何等之大,登时就将古宏堂胸骨踩塌,他惨叫一身,身躯自上殿中飞起,砰地一声,摔在了金锺台下,抽搐了几下,便就不再动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