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三章 观星气运测吉凶
    困锁天地之法,除却一些少见的神通秘传及法宝之外,也唯有元婴三重修士方可如此不着痕迹地使出,而在北摩海界之上遇袭,一行人只能想到蟒部二字。

    魏道姑在初时的惊慌之后,就将心神压定,自香囊中取了一只银丸出来,屈指一弹“咻”的一声飞上天去,在空中炸开,化作一道银辉散落,如温雨煦风,适时将此来百余人一齐罩住。

    众人顿觉得身躯稍稍轻松了几分,此刻若是贸然跑至银光护持之外,那必是被各个击破局面,因而所有人俱是不敢乱闯,皆是上来向魏道姑道谢。

    幸老摄了一缕气机过来,辨认了一下,面色沉凝道:“妖气浓烈,这定是蟒部修士施为无疑了,可其与我等往日并无仇怨,为何要如此做?会否是识错人了?”

    曾从纶咬牙道:“幸老追究这些作甚,彼辈妖孽,不脱兽性,眼下既已把我等困住,不是仇家也仇家了。”

    幸老看向魏道姑,见她在那里运使法宝,便问道:“不知魏道长此法宝能护住我等多久?”

    魏道姑言道:“这兜星网乃我师门重宝,为祖师亲手所炼,以我法力,大约能保两个时辰平安。”

    幸老沉思一会儿,道:“两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此不宜久留,还需想个法子早些闯了出去。”

    一名下颌留着髭须的壮硕修士这时凑了过来,他大声言道:“诸位何须忧虑,此间有十余位元婴同道,对门面是元婴三重大修士又如何,在此诸位只要联手就能杀了出去,却不信真能拦得住我等。”

    幸老摇头道:“不妥,谁知蟒部出动了多少族众?且就算制不住我等,可此来门下弟子却是一个都走不了。”

    那名修士不禁哑然。

    曾从纶捏着胡须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转头看向一一个黑衣红发,干瘦如柴的道人,拱手道:“听闻马道友师门擅破奇术,不知眼下可有妙法?”

    众人皆往这名道人看去,此人顶上罡云两实一虚,竟也快要迈入二重境中,在此间之中,也算得上是道行精深了,他想了一想,打个了稽首道:“困锁天地之术非同小可,如若此人功行不纯,或有一线生机,在下只能勉力一试了,若是不成,还望诸位勿要怪责。”

    言毕,他抬起袖管,自里取了一块黑铁星盘出来,随后去到那银辉边缘处站定,时不时转动方位,放一道道灵光出去,嘴中还不停嘀咕着什么。

    等有一刻,那名壮硕修士见他仍是在那里不紧不慢拨转着星盘,有些按捺不住,上去道:“马道兄,如何了?”

    马道人似是嫌他打搅了自己,皱了皱眉,哼了一声,侧过头去。

    那名修士不免脸上一阵尴尬,虽是羞恼,可也知眼下是危机关头,只能忍下。

    再过了半刻,马道人放下星盘,叹气道:“此处不妙,那人道行太深,法力也是圆融无隙,毫无破绽可寻,除了此人之外,外间还有一座阵法围困,请恕在下无能为力了。”

    “大阵?”

    众人人都是大惊失色,只是困锁天地之术已是难捱,再添一座大阵在外,哪里还能逃得出去?

    魏道姑这时忽有所觉,目光一撇,见外间大雾已是退去,转而有无数雷光闪烁,火焰冰雹自虚无之中飞出,不断往众人立身之地撞击上来。

    那如薄纱一层的银辉砸得轰轰乱响,不断飘荡,好似有些抵受不住,她神色微微一变,忙又连打了几道法诀上去,再堪堪顶住。

    她有些吃力地言道:“马道长说得不差,外间还有阵力攻来,至多再有一个时辰,就可攻破此宝了。”

    众人听得此语,脸色俱是变得无比难看。

    幸老苦笑道:“莫非今日就要葬身于此?”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弟子,不禁叹了一声。

    曾从纶在那里神情变化不定,似是在思忖什么艰难之事,半晌之后,他猛然抬头道:“诸位,我有一法,或可一试,不过……”说到此处,他突然止住了话头。

    所有人都是看了过来,幸老则很是谨慎问道:“曾道友可是有什么难处?”

    曾从纶环视一圈,道:“我若使出此法,则有厄运加身,是以需得诸位发下一个重誓,我若将来受有灾劫,在此之人,必得前来相救。”

    幸老似是想到什么,激动道:“莫非,莫非昔年刘宫南道兄的观运书么就在曾道长手中么?”

    曾从纶知道是瞒不过去的,索性坦承道:“正是!”

    周围之人不禁两目放光,甚至还夹杂着些许贪婪之色。

    众所周知,纵有秘法,想要算出修道人的行程根脚,吉凶祸福,代价极大,就是舍了寿数性命,也不见得能得了结果。因而除非迫不得已,无有人会如此做。

    可观运书乃一桩奇宝,却能为修道士趋吉避凶,在危局之中出指出一条生路来,当年曾从纶师兄刘魁南就是靠了这一卷书被许多宗门奉为座上宾。

    可动用此宝也并不是无有代价,一运终去,必有一劫临身,是以若非性命交关,他也是不愿动用此物的。

    幸老知晓其中玄妙,只稍稍一思,便正容言道:“我幸成愿于此处立誓,若曾道友助我等脱困,未来有难,必来相助,有违此誓,永沦尘俗,不得解脱。”

    眼下出去方为第一要务,日后之事相较而言却是小事了,既有人带头,众人也是纷纷跟着发下了法誓。

    曾从纶这才放心,他定了定神,拿了一卷竹书出来,才一打开,就见一道白光冲起,内有千百符箓飞旋,他强忍住双目不适看去,不过一个呼吸,就觉涕泪横流,脑海之中犹如针扎,不敢再多看,匆匆收起,长出了一口气。

    幸老急急问道:“如何?方才道兄可曾看出什么?”

    曾从纶言道:“贫道道行浅薄,看不见太多端倪,只知北方有一线机缘,有人可助我等脱身。”

    有人不满道:“这岂不是与未说一般,我等若出得去,又何必在此间困守?”

    魏道姑这时忽然出声道:“未必,我有一桩师门法宝,名为引星香,乃是昔年祖师所赐,弟子若陷绝地之中,点燃此香,就可遁走,自此处逃了出去。”

    曾从纶不由大是振奋,问道:“不知师侄可否带得人出去?”

    魏道姑道:“要叫诸位失望了,此法唯有我小仓境门人方可施展。”

    众人顿时露出失望之色。

    幸老却道:“既有曾道友观星书测运在前,一人出去也是出去。”

    马道人皱眉想道:“往北方去,可是去往楚国么?”

    幸老想了一想,并不赞同,摇头道:“此去楚国,路途遥远,一来一回要十余天,不是当去之地,那就近之地……只有神屋山了。”

    曾从纶这时一击掌,大声道:“不错,出路定在此处,便是元婴三重修士,要困住我百余人已是不易,只要有人在外出手,那大妖必定无法这般操如意,魏师侄去往神屋山请那张道人出面,说不定就可救我等出去。”

    魏道姑蹙起眉头,她此行原本是来找张衍讨要徒儿的,气势汹汹而来,现下却要求其相助,心中不免很不情愿,抗拒道:“前次不欢而散,我已是得罪了此人,就算去求,他又怎会援手?”

    曾从纶劝道:“师侄啊,事急从权,你身上应有自小仓境携来的蛇环菁等物,皆是那张道人所需之物,只要拿了出来,十有八九是会出手施援的。”

    魏道姑听了此语,心底更是不悦,冷哼了一声。

    幸老对在场之人连使眼色,道:“魏道友是为诸位道友出力,今日舍了的,我等日后也会设法补足,万万不会使道友吃亏,诸位说是也不是?”

    众人一听,也是纷纷出言称是。

    魏道姑冷笑道:“此去神屋,至少需半日,便是我请来此人,也救不了尔等。”

    此语一出,众人不由面面相觑。

    马道人这时笑了笑,道:“魏道长,我这有一头脚力,唤作卜奇马,四蹄踏烟,视山川若平地,一呼一吸间,可趋三十三里,可助魏道长快些去到那神屋山。”

    魏道姑知道再也推脱不得,只得悻悻应下。

    她摸索出一支香来,点燃之后,就有一股袅袅白烟通上天际,尽管有雷电飓风,可却无法撼动半分。

    此物小仓境祖师也只赐下三根,到了她这一辈,也唯有这么一支了。

    这时马道人将那卜奇马牵了过来,魏道姑翻身上鞍,一拉缰绳,一人一马便随那股白烟直上青天,须臾不见。

    卢常素正站在法坛之上,手中幡旗摇晃,指使各处妖兵按他法令变幻阵禁,这时忽见有一道遁光居然自六返地枢阵撞了出来,不仅如此,连困锁之术也未曾困住,就冲去了青碧之中,不由惊道:“这是什么法宝,竟能从这般困锁出脱身?”

    主阵阵位之上光华一闪,山河童子自上面走了出来,他看了一眼,言道:“卢将军,不妨事,此是小童放她去的。”

    卢常素一听这话,安下心来,只要不是他出了差池就好,否则张衍责怪下来,他可担当不起。

    山河童子看着那道还未彻底散去的白烟,暗道:“此烟虽是神异,可我要〖镇〗压也是不难,若不是这名道姑身上有老爷所需之物,哪会容得她轻易走脱。”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