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九章 白气朝天日 水鹤观金阳
    章伯彦被那咒术击中,身躯一颤,仿佛立足不稳一般,晃了两晃,再又倒退几步,竟化作一股浓烟噗噗散开,好一会儿之后,便消失于天地之间。

    这等景象众人看得皆是一愣,邵中襄也是怔住,随后醒悟过来,脱口道:“法力分身?”

    话音才落,场中忽有一缕黄烟自平地升起,到了八尺高处,须臾一绕一凝,再度化现出章伯彦的形貌来,他沉沉一笑,道:“邵道友,章某可算是接下了?”

    邵中襄在外求道时,也曾与不少高明修士有过切磋,方才出手之前,并未忘记事先凝神查看,可却并未察觉到章伯彦身上任何不妥。便如对方眼下站在自己面前,也无从分辨这具身躯到底是真是假,这等法门极为少见,他念头一转,喝问道:“你与曲长治何关系,怎会的他秘传功法?”

    章伯彦目光中泛着幽幽碧火,哂然道:“休拿我门中道术与那鼠辈相提并论。”

    方才那被破去的,实则只是一具他祭炼许久的元婴分身而已,虽比不得风海岸能虚实变化的万灵阴虚劫水,可也是冥泉宗秘传,能飞遁往来,观去也与真人相仿,除非练得还真观那等法眼神通,否则极是难以看破。

    而他先前放出那只魔头,也是另有深意,并非单纯用来抵御,而是试探那邵中襄此门道术底细,接触之后,他自认能以元婴分身便能接下,这才硬抗了下来,否则他宁可此场认输,也不会选择硬捱,以至于丢了性命。

    邵中襄阴沉着脸,回首道:“韩道友。”

    韩王客自石上沉稳站起,几步来至张衍面前站定,对他打了一个稽首,道:“道友请出手。”

    张衍深深看了此人一眼,还了一礼,道:“还先请教道长名讳。”

    韩王客平静言道:“贫道如今不过山野散修,此次乃是受人之托而来,比过之后,不论胜负,皆要离去,姓名实不足道。”

    自认出章伯彦之后,他心冥泉宗在此有什么图谋,现下他寄人篱下,不欲搅进这滩混水,便索性不提姓名,免得事后召来麻烦。

    张衍微笑一下,不再追问,稽首道:“请道友指教。”

    说完,他退开两步,起心念一催,霎时灵光道道,起自脚下,冉冉上升,汇聚于顶,三团罡云轰隆一震,一道紫气冲天,直入穹碧,须臾乌云漫来,空寂海天之间皆是滚滚暴音,显见有大法力在云中积蓄酝酿。

    他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只与曲长治等与五人相斗偶露峥嵘,却也不曾被人看了去,诸派修士也只晓得这位执掌道行精深,手段高明,实则对其知之不深,如今见他挥袖之间,啸聚雷霆,风云变幻,不由得心头悸悸,凛然生畏。

    哪知韩王客一见之下,脸上却是陡然变色,脱口道:“紫霄神雷?”忽然一伸手,大声道:“且慢。”

    张衍有意露出紫霄神雷,也暗含试探之心,见他出声,立刻将法力引而不发,问道:“道友还有何话要说?”

    韩王客嘴唇动了几下,传音道:“你是溟沧弟子?能学紫霄神雷之人,当是得了门中真传的,不知你是哪一位真人门下。”

    张衍不答反问:“道长又如何称呼?”

    韩王客沉默一会儿,道:“贫道韩王客,你想也不曾听说,不过……”他一抬首,目光炯炯看来“‘白气朝天日,水鹤观金阳”此语你可是有过听闻?”

    张衍眼中也是光芒略闪,暗忖道:“原是此人门下,如此倒非凶人一脉了。”

    上代掌门秦清纲有一弟子唤作李革章,其法相谓之“白气观阳”昔年名头也是极盛,还曾和凶人争抢过掌门之位,只是秦墨白执掌门户之后,其门下弟子多是被逐了出去,未想到在这里见到一位。

    他一拱手道:“在下师从从丹鼎院主,若按此辈分,如此该唤一声师兄才是。”

    韩王客恍然点头道:“原来是周院主弟子,周院主天纵之才,若非他故,也是有望成就大道之人。”

    这时他脸上又露出些许疑惑之色,只是我离门之时,也未曾听到他收过徒弟啊。”

    张衍笑道:“在下百多年前方才拜入门中,师兄未曾听闻也不奇怪。”

    “你修道不过百多年?”

    韩王客惊异无比地看着张衍,又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一阵,仿佛有些不能相信,最后发出一声感慨,道:“我自两百余年前因故被逐出龙渊大泽后,不回山门久矣,不知门中竟多了如此一位俊彦。”

    他感叹之余,问道:“你怎到了东胜洲来?”

    此语此出,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又一摇头,道:“我已不是山门中人,你也不必说与我听了。”

    张衍笑道:“此事也无需隐瞒,涵渊门乃是沈真人昔年游历此处时所立,现下他回了东华,因不忍弃之,便嘱我前来照拂。”

    韩王客一怔,道:“沈真人?可是沈柏霜沈师叔么?”

    张衍点首道:“正是。”

    韩王客略略一思,暗忖道:“是了,卓真人数十年前破界飞升而去,沈师叔想是那时返转山门的。”

    张衍见他久久不语,朝下看了一眼,问道:“韩师兄与那邵中襄相识?”

    韩王客回过神来,摇头道:“我与此人并无交情,只是昔年曾曾欠了罗氏一个人情,才允其所邀,前来此处,不过我被逐出山门前,曾立誓不得与门中弟子为难,你既在此处,我也不好来插手此间之事,这就退去。”

    张衍笑道:“师兄也不必急着离去,那第三局却未必要比。”

    韩王客一转念,立时知他之意,这第一局算是涵渊胜了,可要是第二局仍是张衍得胜,那却不必要再下场比斗了,那自己也不算是失信,不由缓缓点头。

    见两人在半空中只是说话,却并不动手,邵中襄在下面看得目中生疑,只是韩王客是蟒部请来,他也不好指使,这时见张衍忽然一挥手,把云中雷霆散了,韩王客也是往下落来,他一皱眉,迎上前去,道:“韩道友,如何了?”

    韩王客对邵中襄一礼,歉然道:“邵道友见谅,张掌门那神通不是在下能够接下。”

    邵中襄忍不住看了他几眼,不过他也非是蠢人,瞧出其中或有什么猜不透的缘故,眼下并非追究之时,闷哼一声,道:“那也无妨,稍候本座赢了那张道人,第三场再仰仗道友好了。”

    韩王客无声一礼,回了石上坐下。

    邵中襄袍袖一甩,来至张衍面前,冷声道:“张掌门,第二局由你我来比过,且随本座来吧。”他一声喝,忽然提身上天,化一道光华往云中去,遁速倒也是不慢。

    张衍笑了一笑,剑丸飞出,化光将身躯一裹,也是骤然飞去。

    诸派修士先前那局看得是云里雾里,不明所以,此刻见两位正主上场,俱是精神振奋,只是看两人遁光越去越远,最后竟是撞破罡云,去到了极天之上,这下却是面面相觑,以他们的目力,虽能及远,可却是无法穿透罡云。

    邵中襄到了重天之上后,遁光还是不停,依旧向上飞驰,遁有千里之后,感受了一下天地之间呼啸罡风,这才转身停住,把目光投来。

    此地已是堪堪接近二重天,罡气漩流远比下方来得猛烈,寻常元婴修士也是承受不住,必得要法宝相护,不过他为磨练剑术,经年累月在此修行,早已来去自如,是以特意把斗法之地选在此处。

    张衍到了百丈之外拿定身形,负手道:“邵掌门便欲在此处比斗么?”

    邵中襄冷声道:“张掌门若是不敢,也可离去。”

    张衍哂然一笑,他参神契修至四重境,身坚体固,力能搬山,这点罡风还奈何不得他,口中道:“邵掌门,不必多言,贫道这就来领教高明。”

    言毕,他展袖一抖,就有百余墨黑水滴飞出。

    邵中襄一声喝,甩了一只满是银光的漏斗出来,尖尾朝下,大口朝天,轻轻一颤,放出一团锦云。

    幽阴重水还未到他身前,被那云雾吸住,居然往下一坠,涓滴不剩往里投去,只那玄冥重水未曾受得半丝羁绊,去势仍疾。

    他看出此水有异,目露警惕之色,并不硬接,而是肩膀一晃,闪身躲过,这时顶上忽感大团阴霾隆下,抬首一观,见是一只黄尘所聚大手当头抓下,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此刻已是不及撤出,发一声喊,背后一黑一白两道剑光升起,两下交叉如剪,一搅之下,撕开一条裂口,身躯一纵,化光飞出。

    凤湘剑派中有六把名剑,分别对应六门功法,法与剑合,方能将威能臻至极处,邵中襄曾获赐六剑之一的“百影剑”后因被排挤出门,这把法剑也被收了去,不过他在外求道时,请人仿照其模样重炼了一把,为弥补其中缺陷,又炼了一把阴剑,与那主剑正好似雌雄一对,虽不见得比得过原先那柄,可因是专为自身所炼,用得却是趁手。

    去了百丈远后,他把遁光按住,当空一转,要想回头,可这时却忽然察觉不妥,不知何时,有数道剑光罩住了他前后上下,正向里收束而来。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