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七章 锁门连宗阵 假言亦为真
    有韩王客相助,邵中襄自问再无后顾之忧,此刻洪水虽是尚未退尽,却已是迫不及待,先一步差人把战书便送至涵渊门中。

    苍朱峰上,张衍将手中书信随手抛在一边,得章伯彦禀告详情,他对内中来龙去脉已是了然,先前为那潮涡一事,他还无暇搭理,若这封书信缓来几日,说不定他已抽出手来对付此宗了,眼下既然来了书信,他也准备顺水推舟,就此一劳永逸将其拔除。

    他朝下扫了一圈,言道:“邵中襄约我半月之后在东神屋潮头崖上一战,几位师弟如何看?”

    此刻大殿下方,除却楚、温、赵等人外,还章伯彦师徒及十余名玄光弟子在座。

    楚牧然看了看左右,先言道:“小弟曾在白掌门那处打听了一下,邵中襄此人,似原先曾在凤湘剑派门下求道,因其本是妖身,是以被同门排挤了出来,精修得一手飞剑之术,不是易于之辈,往日雍道兄并无把握压服此人,只要其不生乱,就也不去管他了。”

    温良顿时生出了几分怒气,道:“雍复执掌仙城时他不见动静,偏偏师兄在此,倒敢下书约斗了,莫非当我涵渊门好欺负么?”

    楚牧然摇头道:“当不是这等缘故,邵中襄数十年前曾与雍掌门切磋过一次,当时是他稍胜一筹,不过事后却对外言说是平手之局,小弟以为,此人应是这些年才与蟒部勾连上的,不然早在那时就已夺了执掌之位去了,绝不会隐忍至今。

    ”

    赵革起手一拱,言道:“以掌门师兄之法力,邵中襄不足为惧,尤为虑者,乃是那蟒部如无其撑腰,此人又哪来这么大的胆子,除却此派不难,只是却需防备蟒部在后另有动作。”

    在座之人神色都是凛然蟒部实力不下东胜五大派,对涵渊派而言,不啻是盘踞于北海之上的庞然大物。

    距离神屋山最近的是锺台派与轩岳教,只是现在两派正斗得你死我活,没有闲暇来理会这里。

    张衍心中有底只要不是罗梦泽现身,只是龙鲤姒壬与那二十万妖兵就足以阻挡海上来犯之敌不过此为他一招暗棋,眼下却不便明说他淡笑道:“蟒部早有入掠东胜之心现下却借邵中襄之手行事,足以见得其对五大派也是心存顾忌,不敢大举来攻。”

    听他此言,众人也觉有理,不由稍稍放心楚牧然道:“若是邵中襄此次斗法不成,定还会再施手段,我涵渊门有山门大阵,自是不惧,各处宗门倒是堪虑了。”

    张衍笑道:“这却不难,诚可谓不破不立,诸派山门俱遭毁弃正可趁重建之际,着各派门中布下法阵再在各家洞府山峰之间筑起法坛,彼此以阵旗禁制相连,沟通包络,互为呼应,此谓之‘锁门连宗大阵”诸位师弟以为如何?”

    此言一出,众人人都是震惊之色,未想到这位掌门有此大手笔,若是真的做成,那神屋山可就是如铁桶一般,风雨不透了。

    再细细一想,却觉得大有可为,神屋山各派从来不看重山门大阵,在张衍东来之前,只有仙城一地算是门户极严,他下谕广布禁法时,起初其余诸派还有些不以为然,后来洪啸来袭,方才见得其中的好处。

    且原先各派各宗因享诸侯国子民供奉,山门也是零落分布,现下俱要重作安置,倒正可推行此法。

    楚牧然转了转念,道:“掌门此议虽佳,但却有个难处,此事若是全由各派自行其是,难免不伦不类,要是我涵渊门遣出门下弟子施为,怕他们也是不愿。”

    张衍微微一笑,目光转向座下那十余名玄光弟子,道:“你等有何想法,也可说来。”

    大弟子林宣朝道:“此次潮涡之难,我涵渊门丝毫无损,全是仰仗了掌门设了大阵之故,各派各宗想必也看在眼中,可派弟子前去痛陈利害,当可做成此事。”

    温良听着不喜,拍了一下桌案,大声道:“江柔,你来说。”

    江柔倒是直接,清声道:“若有不尊掌门谕令者,揪出几个来斩了,杀鸡儆猴,看谁还敢不听。”

    张衍一笑,这个江柔倒不愧是温良弟子,看去文静,可却秉承了其一贯风范。

    只是这两人说法皆不合他意,前者失之过柔,要真是如此做,不用想也知诸派是多半是虚应故事,不鞭不走;而后者却是偏之太刚,需知阵法终究要人来操持,有阵无人,还是空谈,若诸派心生抵触,定是阳奉阴违,涵渊门又哪里照看得过来?

    这时坐在最后的赵阳忍不住道:“掌门真人,师侄有个主意。”

    章伯彦冷言道:“府主不来问你,哪有你说话的份。”

    张衍摆了摆手,道:“不妨事,赵阳,你且说来听听。”

    赵阳先是打了个躬,随后道:“这个龙湘宗是个没根基的,又与山中同道不睦,既与蟒部有所勾结,不如就将此事传了出去,再添些真假难辨的消息进去,想必也不会有人为其出头辩驳。如此一来,各派必惧怕被蟒部侵袭,对掌门之命也就无有那么多抗拒了。”

    张衍看他一眼,笑道:“此议既是你提,我便着你处置此事,不管你以何等手段,只要在三月之内说服各派布下连宗大阵,我便以一件法宝相赐,否则便要受罚,你可愿意?”

    赵阳眼珠一转,道:“掌门真人,那摆在悬空阁上的三件玄器可算在其中?”

    张衍朗笑一声,道:“你若当真办成,送你一件又有何妨。”

    赵阳大喜,上来道:“掌门真人,小子必定办成此事。”

    张衍笑着点头。

    众人又议了小半个时辰后,便就散了。

    出了大殿之后,章伯彦撇了一眼自己徒儿,道:“小子,你敢真敢接下此事,莫非当府主罚不了你么?”

    赵阳笑嘻嘻道:“若不是有师父在后面帮衬。小徒哪敢夸口大言。”

    章伯彦冷笑道:“你心中是不是想言,若你办不好此事,还会连累我这做师父的一起丢脸?”

    赵阳慌忙抱拳道:“徒儿哪敢。”

    章伯彦面无表情看他一眼,一卷袖,将他裹入黄烟之中,往自家洞府飞驰而去。

    邵中襄下了战书后,此事一经传出,不过数日间,就有少数宗门向他前来示好。他也是一改往日孤傲,口上承诺了不少好处。

    只是有过几日,却是渐渐少有人至,到后来再无一人上门,与先前反差极大。

    他本也不甚在意,后有一日,偶尔朝弟子问了一句,才知龙湘宗与蟒部有勾连一事早已传得沸沸扬扬,他惊怒道:“谁人漏出的消息?怎么不早日禀告于我?”

    那名弟子战战兢兢,不知该如何回答。

    邵中襄在室内来回踱步,心中烦乱不已,他也是明白,任谁坐上仙城执掌一位,底下各派都是不会多说什么,可勾结蟒部乃是东胜洲之大忌,在还未办成之前提前泄露出来,就是斗法了胜了,也未必能坐上执掌之位。

    这时门外童子道:“掌门,罗长老来了。”

    邵中襄努力压下了一口气,闷声道:“有请。”

    青衣修士大步踏入洞府,他望了望邵中襄,也不坐下,问道:“邵掌门,你可听说了门外那些传言?”

    邵中襄本被此事弄得有些烦躁,见其有质问之意,心中不免生出怒火,强辩道:“本座自是知晓,只要赢了此场斗法,坐上仙城执掌之位,还怕那些人不乖乖听命不成?”

    青衣修士摇了摇头,道:“为今之计,只有设法补救。”

    他沉吟了一会儿,又道:“约斗之时,涵渊门或会拿你妖身一事做文章,不过你乃凤湘剑派出身,小心一点,当可遮掩过去,只是我担心涵渊门还有后手,不便在此露面,这两日就只有先离开此处了。”

    邵中襄也不挽留,冷声道:“不送。”如今有韩王客在,自是无需此人了。

    青衣修士转身往外走,出去几步之后,忽然回身道:“邵掌门,好自为之吧。”

    晃眼之间,就到了两派约斗之日,神屋山三十七家宗派掌门及弟子齐聚苍朱峰上。

    辰时初刻,张衍步出洞府,身后跟着章伯彦,楚、温、赵三人,及门下十余名玄光弟子。

    他一身玄色法袍,头顶三团罡云现在半空,五色光彩流转不停,耀照山峰。

    在场数千修士见了,俱是躬身,齐声道:“参见执掌。”

    张衍微微颌首,道:“诸位免礼。”

    峨山派掌门白季婴排众而出,稽首道:“张真人,前几日在下听闻,邵中襄勾结妖部,欲意入我神屋为祸,恳请真人彻查此事。”

    此言一出,底下之人纷纷附和,实则谁当执掌,诸派并不在意,可把妖部引入神屋山中,那是要断他们修道之路,这却是不能容忍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张衍笑言道:“此事不过传言,是真是假,尚不可辨,我既已应下斗法,当不可失言,事后若查明此事为真,当不会任其逍遥。”言罢,他一声喝,化一道虹光冲霄飞起,稍候片刻,底下亦有数百道遁光腾起,汇聚成一道浩浩荡荡的光流彩芒,跟随在他身后,齐往东神屋潮头崖飞去。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