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六章 悲喜人偶
    紫霄神雷网这一发动,方圆百里之内皆是雷光闪耀,立于禁阵之外的书生也是一同被笼罩在内,他察觉到此是生死关头,强运玄功,把翻腾血气压下,而后急急一使法诀,总算在雷霆打落之前将无生宝棺召了过来。

    顶上传来锤击空木之声,嗵嗵直响,打得电光乱迸,轰鸣之声震得他浑身颤抖,鲜血自嘴角溢出,可这件宝物也是神异,这期间不知挨了多少道雷霆轰击,却未见有半丝破损。

    只是奇异的是,那些弹飞的紫色光蛇却并不散去,而是游离在外,渐渐合凝聚集一处,仔细看去,似是隐隐结成了一张罗网。

    “紫霄神雷网”有内外之分,外网罩困天地,阻敌逃生;若是一击无法毙敌,便会自生内网,缠绕敌手上下四方,待积蓄足够,复又发威,前赴后继,连绵不断,一次强猛过一次,到了最末,无穷雷霆之力积蓄一处,一经发出,其势如天崩地裂,势不可挡。

    以张衍而今法力,若全力出手,可催动内网雷霆连击三十六次,哪怕对方玄器在手,哪怕不被轰成齑粉,也要被雷声生生震死。

    那书生虽仗着宝棺护体,可驱动此宝却是消耗甚大,眼下抵挡这等犹如天劫一般的神通,更是使得躯内法力如飞而逝。 不过坚持十来息,他就觉身疲力竭,眼前发黑,只得取出数枚催发精血的药丸吞咽下去,可如此也不过是饮鸩止渴,支撑不了多久。

    而禁制之中,万钧雷霆一落,段相舟那只白火灯笼首当其冲,一瞬间就化为灰烬。

    眼见这法宝连片刻阻挡也做不到,他哪还不知天中那惊雷比想象之中还要强横情急之下大喊一声,全身法力无有半点保留的涌出,护身宝光满满撑起,与此同时 身后十二头无影尸君齐齐顶上前去。

    轰鸣声震耳欲奇,一道道粗大雷芒破开青碧,如倾盆暴雨一般宣泄下来,起初那炼尸倒也能抵挡一二,只是挨得数十下后 身影逐渐黯淡,过不了片刻巳是隐隐现出溃散之象,仿佛只需一阵狂风过来便会散去。

    段相舟渐觉得不妙连忙喷了数口真元之气上去十二具炼尸得此助力,仿佛皮球一般鼓胀起来,身上灰雾大炽,一时间将雷芒俱都挡在了外间。

    可这不过赢得片刻喘息之机而巳,他不是看不出来以这雷术声威,自己终归是招架不住的,非得早些设法脱身不可。

    稍稍犹豫了一下,他先起了一阵迷雾,将周身上下遮蔽了,然后自袖囊中取了一只草人出来。

    此物有手有足,边缘修裁齐整无有半点毛刺,正面用纸画了一张哭脸反面则画了一张笑脸。

    望着此物,他心下忐忑,这法宝是他最后压箱底的手段,只是自从恩师手中得来后,至今也未能完全驾驭,现下抛出,实是不知会有何等结果。

    可若不拼命,恐是下一刻就要交待在这里,巳是无有选择了,吸引口气,把心一横,当即咬破舌尖,朝其吐出了一口精血。

    精血一到那草人身上,立时染得一片通红,可数个呼吸后,就被吸得涓滴不剩,而后一个颤抖,似是活过来一般,自他手中跳出,转了个圈子,化作七尺高下,半空中传来似哭似笑之声,再一个扭头,盯着他直看。

    段相舟神色陡然变得难看了几分,此物显然是嫌方才精血尚还不够,仍要向他索取。

    在此等危急情形之下,这趁火打劫的行为他偏偏无法抗拒,闷哼了一声,指尖一划,将自己手腕割破,一大蓬热血洒了出来,那草人迎上前去,将飞来的精血全盘笑纳,而后忽然对着段相舟露出一个诡异神色,发出了一声怪笑之声,居然扭头就走,往不远处岩石缝隙中一钻,就此不见了影踪。

    段相舟先是愣住,随后一声嘶吼,头上发髻猛地散开,双眼变得通红无比,他本还指望能靠那草人闯出去,不想此物竟是弃他而去,分明是天要绝他,只得拼命压榨躯体之内法力,指望自己师弟能够及时闯了进来救助自己。

    可此刻那书生也是自生难保,哪里有暇来顾忌他,不过百来息后,十二具无影尸君哀鸣有一声,纷纷被打回原形,一头接一头被雷芒劈散,不旋踵,一团刺目紫芒将他彻底包围起来,再闻一声大响,就被打了尸骨无存。

    灭杀此人之后,张衍巳有余暇顾及此处,回首一望,见那书生犹自在那里抵挡,不过照眼下情形看来,用不了多少时候,也便会与那段相舟一般下场。这时他转过了一念头,掐指一拿法诀,便把神通收住,不再发动。

    那书生见天上雷光突然隐去不见,心神一懈,只觉浑身起力散尽,再也站立不住,软瘫在地。

    失了人在后驭使,那无生宝棺晃了一晃,重变为一尺大小啪嗒一声掉落在地。

    张衍自禁阵内步出,到了此人面前,缓缓降下身形,先是瞧了那口漆黑小棺一眼,见挨了那么多道雷击,其上不见半点痕迹,知是一件异宝,一卷袍袖,以罡风将之卷起。

    他并不拿入手中,而是悬停在空,输了一道灵气进去,只是试探下来,却觉法力运转不畅,似是此宝对自己有所排斥,猜出此物恐需独特秘法方能催动,与自家恐是无缘,略一思忖,便起一道水光收了去,这才转首问道:“你是段相舟什么人?”

    书生法力耗尽,眼睁睁看着自己宝物被收走,却是无能为力,听得此语,强撑着坐直身躯,拱手道:“在下宋初远,段相舟乃我同门师兄。”

    张衍点了点头,言道:“我观你们师兄弟道术,好似昔日大派尸嚣教门下。”

    宋初远苦笑一声,道:“尊驾好眼力。”

    张衍目射精光,沉声问道:“你等方才欲出手对我不利,不知是看上了我身上何物?”

    宋初远涩声道:“实不相瞒,我师兄在所炼教中一门尸阵之术,可尚缺一具炼尸主阵,此唯有以元婴修士之躯才可炼成,可大凡这般人物,无不是一方之尊,哪里能够轻易下手?而此处荒无人烟,不怕消息走露,是以就动了心思。”说到此处,他看了张衍一眼,忍不住问道:“不知,不知我师兄如何了?”

    张衍淡淡言道:“粉身碎骨,神魂俱灭。”

    宋初远浑身一颤,身为邪派门人,最是惧怕雷法,不但是能克制邪门玄功,而且此法之下,连元灵也是一并消亡,再无转生之望,他勉强镇定道:“那………尊驾又如何处置在下?”

    张衍只是一笑,并不回答。

    宋初远从他神情之中巳是看出了结果,喟叹一声,颓然言道:“我等师兄弟起意害人,有此下场,也是自作自受……只是尊驾可否借小人十六年性命?”

    “借命?”张衍侧过身,上下打量了他一回,笑道:“你若能说个原由出来,我或可允你。”

    宋初远苦笑道:“我尸嚣教而今虽是四散,可门人弟子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复兴宗门,当年山门被破,祖师曾把道册符印藏于一处隐秘之地,只等后辈弟子来取,此物下落,唯有我师兄弟二人知晓,如今我师兄巳亡,我若再死我教便再无重振之望了,尊驾可否容小人将派中密册交至同门手中,再来受死。”

    说到这里,他又添了一句“只要尊驾允诺,在下愿将这百年来积蓄的全副身家拱手奉上。

    “十六年?张衍一挑眉“你可是要去那两派龙柱之会?”

    宋初远连连点首,道:“原来尊驾也知此事,十六年后,当是锺台派与轩岳教最后一场斗法,此战可定龙柱归属,锺台派为此招揽四方修士,还不忌讳出身宗门,照小人想来,教中散落在外的同门闻听此事,也定会前往,故此有此打算。”

    张衍思忖片刻,道:“你虽是段相舟师弟,念在你方才也并未对我出手,可饶你一回,只是你需立个誓言,这十六年之内必得听命于我,日后非是仇敌,也不得任意害人性命。,1

    宋初远一听,脸上露出激动之色,当即取了两张符纸出来,以自家精血立下誓言,一张吞下,一张交予张衍。

    张衍拿过符纸,放入袖中,这时他似是忽然察觉到了什么异状,目光一闪,眉心一道剑光横空飞去,铮的一声,却是将一物钉在了石上,回头一看,见那却是一个草人,这会儿如活人一般,在那里拼命挣扎,发出呜咽之声。

    宋初远见了此物,脱口道:“悲喜人偶?”

    张衍问道:“宋道友认得此物?”

    宋初远眼中露出复杂之色,叹道:“此是我师兄随身法宝,当年恩师身陨之前,曾分赐我二人一物,其一便是被尊驾收去的无生宝棺,另一件便是这‘悲喜人偶’了,这法宝有替死之能,只是有一处不好,便是此物生有两性,分为一善一恶,祭出时若是恰逢善性,只要以精血喂哺,则可顺当代人受劫,可要是遇上恶性,则会百般耍赖推脱,总之想法设法不令你如意,想来方才师兄情急间用上了它,却未曾逃得性命,实属运数不佳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