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七章 东界荒陵
    PS:今天第一更连娘子露出讶异之色,道:“邪宗修士不是早已在东胜洲绝迹百年了么?”数千年前,东胜洲共是八派并立,除却今日五大派之外,余下三派皆是邪道宗门,只是其中两派因传法失序,其后大能修士一一寿尽而亡,宗门也是随之烟消云散,连带山门也被五大派瓜分殆尽。两派残余修士于是各奔东西,在洲中建立数十小宗,苟延残喘。因唯恐其死灰复燃,在五大派刻意打压之下,这些修士不得不躲进蛮荒野原之地,更有不少远赴他洲。百年余前,最后一个邪派大宗尸嚣教被凤湘剑派与锺台派联手打破山门,邪宗修士在东胜洲几乎已是销声匿迹了。尤老冷笑道:“总是有些漏网之鱼的。”他还想说些什么,这时忽闻脚步声传来,便就收住了嘴。执事道人自后堂转了出来,他手中托着一只木盘,上置三件灵气氤氲的法宝,来到堂中后,很是自然地摆在桌案上,任凭二人观览。三件法宝之上皆被张衍亲手布下了一道禁制,他人不费一番功夫,是拿不去的。即便是元婴三重修士亲至,强行破禁取入手中,也无法闯出外间仙城大阵,是以他放心的很。见了这三物,连、尤二人都是神色一动。不过他们也是知晓其中关窍的,并不伸手去拿。只是隔着半尺距离细观。这三宝俱是灵光飞绕,内中含有一缕似有若无的气息,彷如活物一般,那是已生出灵识的缘故,是以可以与修士灵机遥相呼应。只是感应如此强烈,但是出人意料,显见得此三物非同一般。玄器也有上下之分,寻常并不放在他们眼中,可这三件皆属是上等,乃是难得的宝贝。要是拿了回去献给族中宿老祭炼。说不定千百年后,还能蕴养出一件真器来。执事道人察言观色,见二人已是有些意动,便拿起一揉作一团的网兜来。指着言道:“此件法宝名为‘千灵索命兜星结’。乃是以千年妖蛛精丝炼化。神兵飞剑也斩之不动,修士若陷其中,神魂立被夺去。与行尸走肉无疑。”说完,他将禁制稍稍撤开少许,只这一刹那,二人立闻其中似有万千冤魂哭嚎,头脑也是一阵微眩。执事道人忙把禁制压下,只是如此,两人还觉如泣如诉之声在耳畔萦绕不去,心下不由交换了一个惊异眼神,这法宝还不曾真个催动,就已然这般厉害,要是真正炼化为己用,那是何等凶厉?这法宝是张衍自九灵宗弟子颜晖辛手中夺来,里间有数十道禁制,要真正炼化为己用,起码要用去数个年头,就是如此,他还不确定九灵宗是否暗藏有追摄之法。事实所有魔宗法宝皆有此等隐患,是以他从不拿出使用,此回正可拿来易取灵草。此举倒也并非害人,两洲之间有重洋阻隔,就算洞天真人,也是感应不着了。执事道人又拿起第二件法宝,这乃是一件盾形法宝,半尺大小,面之上有一张闭目鬼脸,看去阴森可怖,似是察觉有人窥看自己,忽然睁开双目,对着堂中三人咧嘴一笑。那诡异笑容看得连娘子与尤老心头一寒。执事道人早已见怪不怪,面色如常道:“此物名为‘笑面盾’,乃是一桩护御之宝,只是生性桀骜,用时需设法驯服,才可驱动。”尤老皱眉道:“这宝物如此不听话,我拿来又有何用?”执事道人笑道:“尊客且听小道说完,这法宝有一桩好处,就是内中灵识能汲取天地灵气,便是被一场斗法下来,打了个残缺不全,也能在七日内完好如初,不需其主再行修补,护持之能也不减分毫。”连娘子讶异道:“哦?这倒是难得。”法宝也易折损,尤其是遇上对手厉害法宝,两相较量之下,灵光被磨,要是不小心伤了根底,便是事后祭炼回来,多数也是比不得当初,这法宝有此能耐,那些许瑕疵倒可忍受了。尤老虽是不再贬损,但评价也是不高,哼了声道:“好坏参半,总还有些用处。”执事道人笑眯眯道:“据我派掌门所言,此法宝还有一件好处,这却不是小道能够知晓的了。”两人一怔,不由再在那盾牌之上打量了几眼,可那鬼面着实诡异,都是有些不适,是以没有多看,又把目光移向那最后一件玄器。此乃是一把惨白小斧,然而执事道人这回似是故意卖关子,却是来了个闭口不言。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从先前两件来看,此斧应也是非同一般,不定还在先前二宝之上。尤老目光深处,不自觉露出了一丝贪婪,但很快又被他掩饰了下去。连娘子问道:“这位执事,除却那几味灵草,你家执掌可换得他物否?”这些日子来,执事道人听到此等话语也不是一二回,淡笑回应道:“这却是不可。”连娘子微叹道:“那只好改日前来了。”说完,她转身出门,尤老看了目光在三件玄器上巡弋了一番,随后也是跟着出去。执事道人在后面行了一礼,道:“二位好走。”二人才去未久,赵革却是正巧朝此处来,无意中看了一眼二人背影,却觉得其中一人似有几分眼熟,只是眨眼就去得远了,他在原地沉思了一会儿,步入悬空楼阁,执事道人迎了上来,执礼道:“师父。”那三件玄器此刻还未收起,赵革立时瞧见了,问道:“适才那二人是来看法宝的?”执事道人言道:“是,此二人是有见识的,尤其是那银发道人,竟能一口说出鬼葵与蛇环菁的来历。”赵革沉声道:“下回这二人若至,速来报我。”尤、连二人出了悬空楼阁之后,一路无话,直至到了仙城之外,尤老才忽然道:“连娘子,那法宝上所含戾气极重,看来此人是邪派修士无疑了。”连娘子尚在想着回去如何找寻那三味草药,不在意道:“尤老多虑了,要真是邪宗修士,又何必这么大张旗鼓,是唯恐他人不知自家来历么?”尤老笑了笑,言语中颇有深意地说道:“此人会否是邪宗余孽,其实无关紧要,只看连娘子如何看了。”连娘子初时还未曾如何,飞遁去半里地后,蓦地反应过来,回首道:“尤老是说……”尤老低声道:“连娘子冰雪聪明,想来也清楚,那地伏莲或许还好寻的,可那鬼葵和蛇环菁就是能找了来,怕也要数载功夫了,与其这般麻烦,还不如来个一劳永逸……”尤老虽是言犹未尽,可连娘子还是听明白了,既然对方的法宝如此邪门,那就先扣一个邪派修士的帽子上去,以此为借口,把那三宝强取了来。她摇头道:“巧取豪夺终非正路,能用灵草换取那是最好,要是实在寻不到……”犹豫了一下,“再设他法好了。”尤老见她态度不太坚决,知她心中其实还是有些意动的,呵呵笑道:“三月之后与轩岳教的西南龙柱之会,掌门点了十三位元婴真人随其前往,连娘子那两位义兄也在其列,要是有一件凑手法宝,生机可就大上许多了。”连娘子咬唇道:“待我回去再想上一想。”尤老也不再劝,只有意无意地说道:“那也可,不过休看眼下这三件法宝无人可以取去,那只是消息还未引起门中之人注意罢了,娘子需快些了,连我二人都听见了这些消息,难免不会被门中他人知晓。”连娘子默默点首。尤老这时回过头来,对着盘踞在墨心山中的仙城看了一眼,目光闪烁不定。邪宗门派虽亡,但不少门中上乘功法却依旧流转下来,这使得他不禁怀疑,神屋山这位仙城执掌搜罗那等阴华灵草,是要修炼某一门邪宗功法。连上等玄器都是肯这么大方拿出,可见得那所习功法其价值更在法宝之上,要是能取了来……想到此处,他心头一片火热,可是随即他又将这心思压下,此事不是自己一人可为,需缓缓图之,急不得一时。神屋山东界。一道黄烟自天中飞过,落在荒岭之中,章伯彦望着山下一片谷地,那处被一股浓郁阴云覆笼,灰蒙蒙弥漫卷动,四周山高险阻,万仞峭崖,沟壑遍布,可以说是终年不见天日。他已是在这里搜寻了半月,可鬼葵还是杳无踪迹,不过数日前,他在山中偶尔得遇到一位隐修,在其洞府盘恒半日后,蒙此人告知,这里有一处上古荒陵,或有他欲寻之物。可到了此处,才发现这里阴秽之气凝结,道行稍逊者,恐接近一点,便要被侵染入躯,坏了道体。他眼中露出喜色,此等恶地,寻常修士避之唯恐不及,可对他这冥泉宗出身魔宗长老而言,却是难得,怪啸一声,把身躯一晃,身后飞出百数魔头,齐往谷中落下,大口吞吸起来,仿佛得了什么大补之物,原本一人高下的魔头,不过半个时辰,已是一个个化作丈许大。底下不知多少年积蓄下来的阴气,在其拼命吸食之下,渐渐变得稀薄,谷内情形也是为之显露了出来。…………(未完待续……)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