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四章 法力分身
    张衍身为神屋山仙城执掌,此来是为阻止北海妖部在近海处埋土造洲,是以一上来便以五行遁法将那数十只舟船尽数挪去他处。

    可以说,此事一成,此行目的其实已然达成大半,而接下来,才是与这几人周旋。

    曲长治也是醒悟得快,不过这几十艘舟船本就是诱饵,便是毁了也不打紧,此时既已把张衍引入阵中,也就无需去多想了。

    只有汪广元看得险些吐血,这数十船中所载玉泥都是他积蓄,现下却不知被弄去了哪里,恐是再也寻不回来了。

    曲长治借远远与张衍拉开距离后,就自袖中悄悄取出一面令旗,轻轻一挥,藏于海上的禁阵便随之发动,眼见得张衍身周围的灵气彷遭无形之物挤压,生生向里收缩了一半。

    看得阵法已然起效,他把牌符利索收起,高喊道:“诸位道友,动手!”

    虽是大喊了一声,可动作却是有意放缓了一步。

    东胜洲中虽传言他十分好斗,可实则天性谨慎小心,每次与人动手,无不是先一步把敌手琢磨透了,这才上前动手,若是对方底细不明,没有较大把握,他也不会冒然出击。

    他听汪广元描述,张衍至少有两门厉害道术在手,为此他着实费了一番脑筋,思忖下来,觉得不宜接近,只能以法宝遥击。

    汪广元上回被幽阴重水击成重伤,对张衍十分忌惮,也是落在了后面。

    只有余甲、余乙两兄弟一听他招呼,便各自取出一把铁鞭,嚎叫一声,裹起一团妖风冲上前去。

    曲、汪、姜三人一看,就知这两人应是那等仗着身坚体固,蛮打硬冲的力道修士,如此急着上前出头,却是正合他们心意。

    汪广元手掌一摊,数十把把霜色小剑飞空纵起。

    姜姓道人则是祭了一对银亮飞勾在天。

    而曲长治手中所握,乃是一枚精心炼制的金石飞丸,此物一经发出,百丈之内,可将护身宝光轻易震破。

    三人各自祭出法宝,只等张衍露出破绽,便上去趁火打劫。

    张衍身形不动,若是气道修士,乍然遭逢阵法禁制袭身,定是举步维艰,如还同时遇上敌手袭击,恐有性命之忧。可他早已修至参神契四重境,这点微末之力还拘束不了他。

    目光扫去,便将此间五人情形尽收眼底,面对这冲来的余氏兄弟,他心意一引,身后陡得跃起一道灼亮弧光,绕身一旋,忽然一化二,二化四,变作一十六道光华,对着二人当头疾斩下来。

    曲长治一见之下,失声道:“飞剑?”

    他背上起了些许冷汗,任凭他先前怎么高估对手,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一名剑修,这等修士攻势犀利不说,遁法更是远胜同侪,心中暗暗庆幸,好在自己有先见之明,早一步将阵法布下,否则对方想走就走,想留就留,自己这边根本留不住此人,反而他们若不抱团,还有可能给对方逐个击破。

    余氏兄弟也未料到对手乃是一名剑修,见得剑光直奔自己双目及颈项袭来,齐齐怒吼一声,将手中神兵收回护住自己。

    可是十六道剑光哪里能尽数挡下,霎时之间、肩、背、臂、腿等处俱被撕开一道道深可见骨的裂口,浑身上下被鲜血染满。

    然则对于力道修士而言,此等伤势还要不了性命,反而激起了胸中凶性,两人狂喝一声,身形只是稍稍迟滞片刻,便原势不变往前冲来,待冲至十丈之内后,齐声大叫,将手中神兵擎起,照着张衍脑袋呜的一声就打了下来。

    张衍神情不变,从容起大袖一挥,就见一道光气横过,闪了一闪之后,这两人竟是自他面前消失不见,只余他一人虚空悬立。

    曲长治三人见此一幕,俱是目瞪口呆。

    先前张衍曾将那数十浮舟弄去不见,此刻又轮到了余氏兄弟,因弄不清明白那是什么道术,三人一时都是踌躇不前。

    张衍不去理会他们,只是抬起袖子,笑道:“此间海阔天空,姒道友还不出来!”

    话音才落,那袖口忽然一震,自里飞出一点黑影,咚的一声,直入水下。过有片刻,海下隐隐可见有一黑影浮现出来,随着其逐渐扩大,一股莫名气息渐渐弥散出来。

    他向来不是托大自傲之人,既然有龙鲤姒壬这大助力在身侧,又哪里会舍弃不用。

    只是此妖以法力化形,在他袖中沉睡有年,需得片刻才能恢复如初,故而他只以拖延为主,待其将这片天地禁锁了,便能从容将五人一一收拾。

    曲长治本能觉得不妙,大喊道:“师弟、姜道友,快快出手!迟则晚矣!”

    张衍笑了一笑,把手虚虚一按,一十六道剑光先是顿了顿,随后猛然朝四面八方爆射开来。

    这剑光迅疾无俦,晃眼间便已欺至近前,三人顾不上再出手攻敌,各自将护身宝光与法宝祭起。

    可那剑光却是不退,在他们四周盘旋飞舞,曲长治见多识广,知晓一旦那游走剑光找到破绽,漏了进来,顷刻间便要被收去性命,被逼得全神戒备,不敢有丝毫大意。

    至于汪广元与姜姓道人,更是干脆退到了百丈之外。

    此举虽是不再受剑光挟逼,可对张衍也是毫无威胁可言了。

    曲长治瞥了两人一眼,脸色有些不满,他费尽心思布下了禁阵,就是为了限制张衍身形,好由得己方放手攻袭,可若只知一味闪躲,那又有何用处?

    就在这时,忽然数里外一处海面轰然破开,两道水柱冲起,现出两个魁伟身影。

    曲长治回首看去,见竟是余氏二兄弟重又现出身来,心底不觉一喜,同时也轻松了几分,暗忖道:“原来方才那张道人用得只是挪移之术,这却好办许多。”

    要是张衍举手之间便可把两名元婴修士收去,那也不用斗了,不如趁早各自逃散。

    余氏二妖方才一身本事还未施展,便被张衍挪移转去海中,他们本是海鸟成精,不善水性,很是呛了几口海水,心中各自憋着一股闷气,此刻再度冲上,恨不得一鞭就将张衍天灵打碎。

    张衍看二人又一次出现面前,淡淡一笑,再度把袖一挥,余氏兄弟只觉见眼前一花,心知不妙,连忙设法躲避,可就在这个时候,天中却有一股威压降下,在场所有人只觉身躯一僵,似是被什么巨力束缚住了,竟是半点动弹不得。

    曲长治骇然道:“禁锁天地?”

    张衍目光转来,曲长治乃是元婴二重修士,是他第一个要除掉之人。屈指一弹,那一滴玄冥重水破空飞出,自他脑门之上一穿而过,然而曲长治整个人抖了一抖,居然化为一团精气缓缓飘开,最后消散在大气之中。

    张衍双眉一挑,微觉意外道:“分身?”

    这四周被天地禁锁之术困住,曲长治想此等情形下施展似魔宗那等替死之术,绝无可能不被他察知,那么如此说来,或许此人一开始便是以分身示人,其真身恐在他处。

    既是如此,他便索性不再理会,心下剑诀一引,一道剑光飞去百丈之外,姜姓道人顶上头颅立时掉落下来。

    正要再对余氏二妖出手,龙鲤姒壬突然出声道:“老爷,那两只鸟妖也是异种,尚还有几分用处,不妨交由小的处置。”

    张衍稍一转念,点首道:“可。”

    海中忽然掀起一个浪头,上来把余氏兄弟一冲一卷,就不见了二人踪影。

    此时场中只剩下汪广元一人,见张衍目光看来,他心下骇惧之极,可面上还是故作镇定道:“张道友,我与你并无深仇大恨,你若放我这一回,我愿将全数身家奉上,还能告知你几个秘密……”

    张衍淡淡一笑,抬起手来,对其就是一指,霎时间,一道紫色雷电轰然劈落。

    汪广元成婴不过数个年头,身上不过几件守御法器而已,怎么抵挡得住这等神通道术,只眨眼间,身躯便就爆开,化作漫天碎屑。

    张衍环视四周,见海上已是空空荡荡的一片,再无异状,目光向下视来,道:“姒道友,山中局促无水,这北海水倒可任你遨游,不妨你就在此处落脚,镇守这片海域。”

    海水之中一阵翻滚,龙鲤姒壬自里把首探出,道:“小的必为老爷守好此处。”

    神屋山东界,一处无人山谷之内。

    曲长治浑身微微一颤,自定中醒来,他抹了抹头上冷汗,心有余悸道:“这张道人竟有元婴三重修士相助,如不我有这法力分身避祸,恐也遭难了。”

    他这门道术乃是惠玄老祖秘传,可修炼出一个与自己别无二致的分身,除却不能施展神通之外,法宝遁术皆可使出,便是被人破去也无大碍,再修炼一年半载,又能祭炼出来。

    只是施展之时,真身不能动弹,需枯坐洞内,若此时被人搅扰,立时要崩脉而亡,故而即便他师弟汪广元,也根本不知他会这门神通。

    在斗法之前,他便有了失败准备,此次能一次除了张衍最好,要是除不了,也当做了一回试探,纵有损失,也不至太大。

    他站起身来,苦笑道:“我虽也知晓了那张道人许多手段,可此人却十分不好惹,罢了,先回山门,把汪师弟死讯告知老师,看他老人家作何安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