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六章 盘阐丹
    张衍执掌仙城一月之后,涵渊门便于苍朱峰上大兴土木,营造殿宇宫阙,楼阁洞府,并在山门之外辟地百里,布下阵法禁制,门派气象顿为之一新。

    山巅之上,一幢七层宝阁中,张衍独踞案前,手捧一卷道书,入神翻看着。

    此是记录东华洲各处风土人物的典籍,因东胜洲仙凡杂处,各仙城之间有货殖往来,是以对修道人所用之物,记载也很是详细。

    他要成就元真法身,除了钧阳精气之外,尚还需得月白英实,若以他一人之力,纵然能走遍天下搜寻,可那样一来,不知要耗去多少时日,好在入主仙城之后,许多常见丹材便不用担忧,尽可自他国之中采买过来。

    只是还有一桩难处,炼制这月白英实,除却数目繁多的奇huā异草之外,还有不少是世所罕见的灵宝珍物,这便只能靠他自家慢慢打听寻觅了。

    他心下暗忖:“以我现下功行,至多再有三四十载,就可成就元婴二重境,此后便需以乾坤二灵精气修炼,周师兄予我那些几枚丹药至多只够一年之用,如届时还搜寻不齐,必然耽误修行,需得早做打算。

    沉思了一会儿,他放下玉简,起身来至窗前,负手遥望山外如海峰峦。

    这时门外传来景游声音道:“老爷,楚道长求见。”

    张衍道:“请楚师弟进来。”

    楚牧然步入阁中 恭敬一礼,随后言道:“府主,近日有不少弟子前来拜师求道,因府主前些时日闭关,小弟不敢擅自做主,便安排在了山下新建别院之中,该如如何处置还望府主示下。”

    张衍回头问道:“都是些什么人?”

    能知晓仙城易主之事,那就绝非寻常凡俗之辈。

    楚牧然回道:“俱是些王侯贵戚弟子,平日与山中诸派多有往来交集。”

    神屋山以落断山为界,分为东西两部,东野人迹罕至大部户口都在西界,分为九国七十六寨,人口一千二百余万与修道宗门往来频繁,多数结有姻亲,宗室勋贵在得知仙城易主之后,无不闻风而动,纷纷将自家子弟送来山中修道。

    张衍略微思忖,这些拜入门中,乃为了与他搭上一层关系,以确保族门兴盛不衰这也同样能帮助涵渊门把根系遍植山界各处,算得上是两利之举,可以接下。

    昔年沈柏霜在时,认为官宦王族出身之人富贵享惯了,捱不得修道之苦,故而门中只收贫苦人家出身的弟子,如楚牧然,祖上就是世代采药为生。

    不过在张衍眼中,既然立门开派,那无论出身高低贵贱 皆是一视同仁。只要你有心求道,就都该给一个机会,因而道:“我欲效法溟沧 立上下二院,凡来求道子弟先行安排入平院中,修习《一气清经》资质根骨上佳,道心坚定之人可入我上院修道,此事可由赵师弟去安排。”

    楚牧然琢磨了一下,欣然道:“赵师弟心性沉稳,为人又是宽厚,当能胜任此事,小弟稍候便去安排。”

    他顿了一顿,又道:“还有一事,我神屋山三十七家宗门之中,坐拥贝场者有七家,每年可得灵贝万余,仙城易主,按规例可收缴一次灵贝,不知是否照此行事?”

    张衍回过身来,挑眉道:“如此言来,一年只得七八万数?”

    楚牧然笑言道:“看去是少了些,东胜洲所用,多为海贝,而似这等以灵脉孕养而出的,常能以一作十,数目实则不小除却三成可以留下,其余皆需缴入仙城之中。”

    说到这里,他又惋惜道:“峨山派得了仙城之助,两百余年来有了上千名弟子,我涵渊门若无大变数,将来想必也不出这个数目,可惜北摩海界被外来妖部占了去,再不能收缴海贝,否则宗门当还能壮盛几分。”

    张衍朗笑了一声,道:“日往月来,时移世易,师弟安知不能为?仙城方才易主,人心不稳,这回就算了吧。”

    楚道人心中一跳,暗道:“师兄莫非还有什么谋划不成?”

    张衍温声言道:“师弟,我涵渊门百废待兴,我因修炼之故,许多事也顾及不上,唯有拜托你与两位师弟多多用心了。”

    楚道人忙道:“师兄言重了,小弟身为门中长老!为府主分忧,自是理所应当。”

    言罢,他再施一礼,便告退出去。

    出门之后,迎面送来一阵爽风,他重重呼吸了一口气,只觉神清气爽,看着山门蒸蒸日上,虽是每日打理一干俗物,却也是乐在其中,脚下一跺,起了烟煞,化一道白雾飞去。

    张衍回至案后坐下,思索片刻,两指凭空一划,便起法力画了一道法符出来,随后起指一弹,一道灵光便往山下去了。

    未有多久,汪氏姐妹联袂到来,盈盈拜倒,齐声道:“弟子拜见恩师。”

    张衍笑道:“都起来吧,你二人这几日可曾有仔细看过这东胜洲山川地理?”

    汪采婷听了这话,美眸一亮,抢先说道:“采婷与姐姐这几日在仙城中详观此洲各处地理图,合计一百三十二卷,只要是图中有的,都是记在心中了。”

    张衍颌首道:“如此便好,你们这几日便可启程,出山寻药了,这东胜洲不比东华洲,行走时无有玄门同道帮衬,虽是采薇有真器护持,可也需多加小心,为师这处有穿云飞梭一架,赐予你二人,用作代步。”

    他手一指,一道灵光飞入汪采婷香囊之中。

    两姐妹连忙跪下,拜谢师恩。

    张衍又嘱咐几句后,便命她们退了下去。

    而后他起诀作法,将这“七宝大塔阁”禁门闭起,再连打了数道法诀出去,把塔中七颗宝珠以依次点亮,不一会儿,便有丝丝灵气不断往身下所坐蒲团之上汇聚过来。

    此宝本是沈柏霜所赠,原先为渡真殿殿主卓御冥随身至宝,坐于此塔之中,便如同身在一处福地,再加上苍朱峰乃是神屋山中灵气最为厚泽之所,虽是比起昭幽天池还有所不及,可细较起来,却也差不了太多。

    张衍坐定之后,袖子一甩,就将那两只冰盘石胎抖了出来。

    当日斗法,他为从雍复手中讨来此物,甚至不惜认输一局,实是此物与那白月英实有关。

    这冰盘石胎无甚稀罕,反而那两只千年蝎蛛对他却有大用。

    此类上古异种毒虫,若是以一种名为“丝蓉籽”的奇果喂养,十数载之后,其腹内会慢慢凝结一粒无暇丹珠,名为“盘阐丹”乃是炼化月白英实的丹材之一。

    毒虫除却需得上古异种之外,以修行百年以上为佳,而这一对蝎蛛修为却在千年以上,虽是因冰盘封结,恐早已元气大损,但只要能炼化冰盘,救了回来,对养丹来说倒是无甚大碍。

    张衍看准右手处一只冰盘,顶上罡云一震,运一道火行真光,将其牢牢裹住,引动法力,缓缓炼化。

    这冰盘虽是奇物,可也抵挡不住他玄功妙法,不过一刻,便如蜡油一般,慢慢融去,只是他需护得内里蝎蛛稳妥,是以不得不全神贯注,不愿出得丝毫差错。

    过有三个时辰之后,整只冰盘便全被化了去,只余一只蝎蛛留在原处,趴在那里毫无动静。

    张衍并不急躁,凝神看着,此物既被雍复当日用来斗法,当也不至于是死物。

    过有一刻,那只蝎蛛微微动了动,再过一会儿,内室中响起悉悉索索之声,就见其身下六对肢节缓缓张开,将身躯支撑而起。张衍眼中微微一闪,手指一弹,数十粒贝珠飞出,落在地下。

    蝎蛛立时被那灵气浓郁的贝珠所引,张口便吞吃下去,只是才吃得没几粒,忽然浑身一抖,往前蹒跚几步“啪嗒”一声趴了下去,躯壳竟是飞快的速度干瘪下去,转眼之间,便成了一团干瘪皮囊,显然元气损尽,彻底死绝了。

    张衍面色不变,这毒虫封结冰中千载以上,有这等结果也不出预料之外,所幸还有一只,还可再试上一试,若是不成,唯有他自己离山,亲去寻苑。

    此类上古毒虫往往聚居一处,极是难抓,而那些喜性独来独往的异种,修为通常极高,修士不到元婴境界的,去了也是送死。

    他看定最后那只冰盘,起诀再次默运玄功,又发一道火行真光上去熬炼。

    这一回却比上次快了许多,不过两个时辰,就将冰盘完全化开。

    张衍看着差不多了,便将火行真光一收,可就在此时,就见一道黑影倏地窜起,直奔他面上而来这头蝎蛛竟是才得脱困,就凶性大发,急欲噬人。

    张衍却是精神一振,笑道:“来得好。

    他身形不动,顶上轰地飞下一道黄芒,将其牢牢摁在地上。那蝎蛛头挣扎不断,狰狞口器颤动不已,发出嘶嘶之声。

    方才张衍撒在地上的贝珠尚有不少,有几粒正好在这蝎蛛嘴边,它发现束缚强挣不去,便就俯下身去吞食,可连吃了几粒之后,猛然一个震颤,再发出一声尖啸,却是如同上头蝎蛛一般,躯壳火速干瘪了下去,最后一动不动了。

    张衍不觉一皱眉,难道是吞吃了贝珠的缘故么?

    他仔细一想,便否了此念,此等毒虫也是通灵,若是对自身不利,哪怕逼着也不会吃下去。

    他摇了摇头,两只蝎蛛俱死虽是觉得可惜,可也说不上如何失望,手一抬,就要把这两物化去,可这时他却是动作一顿,只见那蝎蛛躯壳忽然如撕纸般向外一分,就自里缓缓爬出一物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