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五章 墨心地宫
    宿星谷斗法三日之后。

    墨心山前,两道遁光自天边而来,须臾到了近处,再自空而降,落在半山腰一道清澈泉水附近,而后就见张衍与雍复二人自光华之中迈步出来。

    张衍转目瞧去,见眼前水雾浓重,便把袖一挥,将之驱开,面前露出了一汪池潭,不过一亩大小碧波清冽,还有一道细长水帘自石隙之中流淌下来,涂涂不断。 左手旁背靠山崖处,约一丈高的地方,有一方幽壑山洞,蔬木茸茸,半掩玄机,隐约可见上沿有“宁甫洞”三字,他指着言道:“雍真人,这处便是那仙城入口么?”

    雍复呵呵一笑,摇头道:“非也。”他转过身,往后走了十余步,来到一处不起眼的水井前,起脚踩了踩,道:“这处才是。”

    张衍凝目细看,见那口井连栏圈都塌了半边,石缘尽是青苔黄泥,早已是残破不堪,其上也未察觉到半点禁制,点头道:“原是如此,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倒是掩饰得好。”

    雍复言道:“此处唯有仙城执掌方能出入,不得不慎重一些。”

    神屋仙城并非立于显眼之处,反而是深藏山腹之中,以保其不被外来修士夺去。除却正门之外,此处乃是唯一出入门径,唯有历代仙城执掌才能知晓。

    张衍绕着这口井走了两圈,出言道:“此处无有禁制,虽可瞒过一些人,但也未必能确保万一,应是还布置有什么后手。”

    雍复露出讶色,随即赞道:“张真人猜得不差,这井底之下,还有一只千年蟾精,是受了某代执掌恩惠,自愿在此看守门户,听闻还曾得了某位大能修士的道统,虽是脸容有些丑怪,但道行精深!张真人稍候见得,可且莫小瞧了它。”

    张衍颌首表示知晓。

    雍复自袖中取出一物,缓缓递至张衍面前,沉声道:“此是这仙城禁制牌符,凭此物可直入正位机枢之所在,炼化禁碑之后,便可操持城中禁制,今日我便将它交予道友了。”

    张衍伸手接过,对雍复打了一个稽首。

    雍复还了一礼,言道:“在下如今已非执掌,此去不便相随,张真人,就此拜别了。”

    说完之后,他脚下一点,乘风而起,飘去云中,须臾之后,便就瞧不见了身影了。

    张衍将那牌符拿至面前,送一道灵气入内。

    以他今时今日之法力,不过稍稍一运,便已将此物彻底炼化,变作己有。

    而后往上一抛,顶上罡云稍稍转动,就将其收了进去。

    他低头看了看那口深井,笑了一笑,把法诀一掐,便腾身而起,便化一道遁光跃下。才入水中,就起了水遁之术,一气过了那长长井道,到了最底下。

    这时他浑身一轻,发现自己置身在一处高有百丈的洞窟之中,此处应是心魔山山腹,内中被人已大法力挖空,仰首观去,洞壁之上嵌有万余颗明珠宝玉,气霞闪烁,光彩如昼,而脚底下有一泓深碧,上驾有一弯精致石桥,通往更深之处。

    他把袖一白,飘身入内。

    过得那石桥,又穿过几处洞门,便又到了一处洞府之内,也是一般开阔。脚下浅浅一层清水,内有成千上万如棋子一般的石垒,上方遍插七色幡旗,旗面有丝丝青紫光气散出,隐现星斗图案。随他一路走过,牌符与幡旗相互应和,不绝摇颤,发出隆隆海涛声浪,可以想见,这里禁制一旦发动,将是何等威力。

    张衍先前未来此处之前,曾听楚道人描述,仙城外廓有山峦相包,内里有玉石灵木围护,若再加上此处这些幡旗所成大阵,那真可谓固若金汤。

    若是他此次选择的并非斗法,而是强行出手硬夺,恐很是难以得手。

    不过这也是神屋山山界荒僻,再加上无有洞天真人坐镇之故,才如此戒备森严,据闻锺台派所立仙城无一不是孤悬天际,在千里之外就能望见。

    随他向前行进,不多时,就来到一处半月洞门之前,前方蹲有一只一人大小金铜蟾蜍,似是察觉到他接近,忽然发出嗡嗡之声,喝道:“来者何人?”

    张衍停住身形,将那牌符取出,对着那金铜蟾蜍一晃。

    那声音恍然道:“原是又换了执掌。”

    这时金铜蟾蜍鼻窍之中喷出一道白气,在地上打了一个旋,而后走出来一名圆鼓鼓,肚大腿短的矮矮道人,手中拿有一柄拂尘,唇上留着两撇胡须,脸盘上疙疙瘩瘩,面容丑陋,可眼神却很是清正,执礼道:“守门小妖田冲见过执掌。”

    张衍观此妖顶上,竟是冲有三团罡云,分明是元婴二重修为,且其色正而不邪,清凝纯粹,就知此妖走得乃是气道之途,修炼的应还是玄门上乘功法,也是稽首道:“道友有礼。”

    田冲大声道:“小妖这便为执掌开启门户。”

    他转过身,把拂尘一甩,身后洞门隆隆开启,指着说道:“此后之地乃是仙城重地,诸多难见的奇珍异宝也是藏与其中,唯有执掌方能入内,恕小妖不能相陪了。”

    张衍心下暗忖:“原来这方门户只有这蟾精才能开得。”

    他嘴中道了声谢,便大步入内,不出十几步,就到了里间,左右一扫,这处洞府与外间相比,却并不如何大,长宽不过三十来丈,正中位置上,立有一块石碑,正是那禁制机枢所在。

    而后是一方桌案,案头摆有一卷玉简,靠壁之处立着一架石柜,布置很是简陋。

    张衍走至石碑前,看了几眼,就绕了过去,几步走至案几前,把那卷玉简拿起,缓缓展开,目光投去一看,发现这上面所写,正是炼化这方碑文的口诀,需得按此行事,才能彻底掌握此间禁阵。

    因口诀并不繁复,不过百来句,他只是扫了几眼,便就记下。

    这才来到那机枢碑前,他把手往上一拍,就把身躯之中的法力往里灌入进去。

    随他依诀而行,此碑发出阵阵轰鸣之声,继而整座洞穴在摇晃,似乎随时便坍塌一般,可他却似早就料到有此情形,神色丝毫不变,动作更是半点停顿也无。

    约莫过了一刻,禁碑震动缓缓平息下来,但闻一声大响,光华浮现,自身周围飞出八座旗门。

    张衍环目一扫,微微点头。

    从此刻起,他便算将仙城掌握到了手中,并可籍此旗门去往山中任意之一处。

    嘴中默念几句法诀,对那碑上一指,其上如水镜浮动,现出此刻山内山外诸般景象,看了一会儿之后,他却是自里瞧见楚道人身影,稍作思量,便抬脚往一处旗门中走去,霎时之间,眼前景物顿时一变,已然是到了墨心山山脚之下。

    先前张衍与雍复同去之前,曾命楚道人等候在此,此刻突然见张衍出现在面前,他先是一愕,随所流露出惊喜之色,道:“府主可是已掌得仙城机枢禁制?”

    张衍微笑点首道:“不错。”

    楚道人喜不自胜,忍不住言道:“两百余年了,沈师去后,这执掌之位终又落入我涵渊派手中。”

    他不能不激动,张衍坐上执掌之后,仙城之中所有修道之物涵渊派便可理所当然的占据七成,等若以集数十宗门之力供养一派,只看峨山派这些年来如何兴旺,便可窥一斑。

    若是仙城执掌心狠一些,还会将那些门派死死压制住,绝不令其有威胁自己的可能。

    雍复先前之所以如此对待涵渊派,千方百计要将其排挤出来,除了苍朱峰是块福地,有心占据之外,便是怕其得了沈柏霜什么玄功秘法,有人出来与自己争位。

    欢喜好一会儿之后,他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拍了拍额头,道:“险些忘了正事。”

    他自袖中拿了一叠玉符出来,递了上来,道:“府主,我神屋山中共有三十七家宗门,而今已有三十六家宗门送来宗门名录谱牒,还请府主观阅。”

    这份名录玉碟便是神屋山中各宗亲传弟子及长老名册,仙城若是换得执掌,按例必得送上此物,此举是表示尊奉之意。日后但凡这些宗门收徒扩派,或修为提升,都需得来支会于他。

    张衍面色平静接过,看完之后,问道:“那不曾送来谱牒的是哪一家?”

    楚道人回答道:“此宗门名为龙湘宗,听闻如沈师与府主一般,亦是自外海而来,只是一向不与各派走动,就是此次斗法也不见其有弟子前来,雍真人在时,从来不曾出手管束,是以小弟也不知道其底细,还请府主示下,该如何处置?”

    张衍念头一转,仙城执掌所在门派,便等若诸派宗主,通常绝不容许自家地界之上有如此特立独行的宗门,可偏偏这龙湘宗就能如此,这里面必有缘由。

    他争夺仙城执掌,一是为经营别府,未来好抗拒大劫;二来是为获取炼化白月英实诸般宝材,至于神屋山中宗门是否真正恭顺,他并不在意。因此稍作思忖之后,便言道:“既是如此,那便效法旧例,若龙湘宗不惹事,就由得其去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