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四章 仙城易主
    雍复心下大惊,他从未见识过这般诡谲的手顿,那魔头居然连水火劫力也无法炼化。

    可只是稍稍惊慌之后,便又镇定了下来。

    他也曾与许多邪宗修士交过手,知其法术纵然邪异,却多是惧怕雷法,因而扬声一喝,将全身法力运起,顶上罡云连连震动,一连催发了数十团罡雷出来。

    光华闪烁的雷芒纷纷坠下,砸在魔气之中,将才刚聚起的魔头重又炸散,可就在须臾之后,丝丝缕缕散开的魔气似得召聚,竟是又一次凝为原状。

    雍复不由得往后挪动了一下脚步,然后身后传来了丝丝渗人阴风,这却是提醒他,此刻自己已是深陷在对手的法术围困之中,再抬头一看,见漫天俱是黑风惨雾,三丈之外,便难以视物。

    他神情凝重,动作迅速地袖中自拿出十余粒青绝雷珠,此种宝物乃是由数位元婴修士合力祭炼而出,也是他自仙城之中得来,一粒可抵数万灵贝,最擅克制阴邪法术,原本准备留作杀手锏,襄助姜姓道人时使用,眼下看这些魔头凶残,却不得不提前拿了出来。

    他一抖手,把十数雷珠对着下方就是一抛,猛然之间,震耳欲聋的炸雷之声响成了一片,逼近过来的魔头被纷纷震散。

    而后他不及去看结果,就手腕一抛,又祭了数只火镖出来,便有一线流火,在烟雾之中狠狠撕开一条裂痕,他瞅准时机,把脚下法器一催,就往外突去。

    可还未曾见到天光,忽然顶上有四道光华一同落下,他神情陡变,认得那是章伯彦方才祭出的四件法宝,忙把袍袖一兜轰隆一声,狼狈不堪地被震落了下来,抬起手来一看右手只剩下了半截袖管,脸色不禁变得更为难看了。

    他穿出来的这件道袍亦是一件宝衣,可在对方数法宝合击之下,却也难以保全,自身未曾受伤,已是异常侥幸了。

    耳畔忽然响起嘶嚎之声,那些再度魔头居然再一次凝聚出形体来,不知何故未有立刻扑上,而是围着他不停打起圈子来,弄得他一阵心烦意乱忙法力一催,将护身宝光祭起,不觉心神稍定,自袖中又拿出来一只光洁玉瓶出来把瓶塞去了,嘴中念动法诀,瓶身稍倾,往外就是一倒,噗噗一连串声响后,就有大团浓烈黄烟自里冒出,与魔气一撞轰然腾起一阵赤火,所过之处,不论魔头黑雾,皆是被焚烧一空。

    章伯彦冷哼一声,这雍道人倒是有几分门道,还有如此厉害的宝物防身,不过他却是老神在在,面上丝毫不见焦急,也未有做出什么补救动作。

    那烟火挪动甚缓那一下只是烧化了几只魔头而已,其余皆是躲避到了一边无有什么太大损失,只需回去再打坐数日,费些功夫,就又能炼化出来了。

    雍复把烟火催发得到处都是,然而此举似也只是发泄被压制下来的愤懑而已,见是这些魔头主动避开了火烟,便不再做这徒劳之举,把玉瓶一收,又祭出一只明珠悬在头上,霎时垂一道柔光下来,护住身躯,索性一心一意死守起来。

    他此次所携带出来的法宝甚多,还有几件未曾拿出,若是使了出来,也未必不能突破那四件法宝的拦截。可他心中也在转着自己的盘算,既然章伯彦在此与他纠缠,那势必就无法去追索姜道人,等到一个时辰之后,这场斗法便算赢了。

    章伯彦其实正与雍复转着相同的念头。

    他虽非冥泉宗嫡传弟子,未有资格习得诸如“万灵阴虚劫水”这等上乘法门,但却练成了“通幽显神玄法”可以化出一头元婴分身,若与真身一同对敌,对手若无秘术,根本难以分辨真伪。

    那姜姓道人有他元婴分身追在后面,无论其跑到何处,他都是一清二楚,准备待其法力耗损大半之后,再上去收拾。

    至于眼下这位峨山派大长老,只需把其困在这里,使其不再能够干扰到自己即可。

    而此刻另一边,姜姓道人却并不知晓,此刻追逐自己的不过是一头元婴分身,心下还在埋怨怎么雍复未有把此人阻挡下来。

    事先他曾从雍复手中得了一枚名唤“含泽丹”的秘药,修士服下之后,只需运化短短七八息功夫便能恢复如初,可是身后那道黄烟追得极紧,他连服丹炼化的机会也无。

    不知不觉中,他已是飞遁了近半个时辰,自知再这么下去,不出半刻就会让后面那对手撵上。心下暗忖道:“雍道友适才不知何故未能阻住这人,好在他能助我三次,待我转了回去,请他再出手一回,只要此次能成,那便还有几许胜望。”

    想到此处,他把遁光一转,绕圈往回飞去。

    章伯彦对姜道人动向了若指掌,感应到其正往自己这处而来,却是阴森一笑。

    不多时,北方视界之中便出现了一道遁光。他凝神一看,那势头已是不及先前许多,显是法力耗损过多之故。

    此刻正是出手的最佳时机,因此无有丝毫迟疑,把身一展,就扔下雍复,身化为黄烟飞去。

    姜姓道人此时乍然看见前方有无数黑烟弥漫,也是察觉出来不妥,他不禁有些迟疑,在远处逡巡了有一会儿,还是决定不再往前行去,拨转遁光,想要掉头遁走。

    然而只这一会儿工夫,章伯彦已是赶了上来,升至天穹之上,起大袖往下一挥,霎时间天空一黯,已是起了黑云魔雾,遮蔽了数里之内的天光。

    四周围突然变得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姜姓道人心头沉了下去,知是自己落入了对方算计之中。

    因谨慎之故,他不敢乱闯动,而是顿住身形,连掐法诀,先是祭起护身宝光,再是飞快拿了一柄宝伞出来,拿住伞柄,另一只手往上一撑,伞面大张,起法力一催,立有无数符箓流转,隐隐可见一只三足金鸟在里飞腾,无数金火随翅而动,自上一团团飘落下来,将天中魔烟化开一个个窟窿。

    这件名为“小金乌伞”也是他自雍复手中借得。

    仙城在神屋山矗立数千载,城中有不少厉害法宝唯有仙城执掌方可动用,而二人为了这一场斗法,几乎将仙城之中喊得上名号的法宝都取了出来。

    章伯彦却是一声低笑,姜姓道人此刻看似威风,实则已是败亡在即,此人原本擅长飞遁,现下却停身下来与他相斗,如此只会输得更快,他把手一挥,身后光华闪动,剑、环、钉、牌四法宝同时飞起,继而旋落而下。

    姜姓道人不觉一慌,方才他便是被这四件法宝合击,自觉无法抵挡,这才想法设法飞遁出去,眼下又见此等此景,也顾不得会否损毁法宝,急忙手中把“金乌伞”往上一顶。

    可就在那四件法宝在即将砸至那伞上之时,章伯彦却是诡异一笑,手指一勾,四宝忽然往外一分,绕过那柄宝伞,分别从四个方向上袭杀过来。

    若非自生灵性的玄器,寻常修士至多只能操持二三件,可四件明明只是上等灵器的法宝,却在章伯彦手中却好似都有了灵慧一般。是以这一下变化及是突然,令姜姓道人根本不及做出应对,只霎时间,护身宝光便被撞了个粉碎。

    可当那四件法宝再往里去时,姜姓道人怒啸一声,强运法力,身上衣袍喷出一道道丈许长的虹光,竟是将四宝生生顶在了外面。

    章伯彦嘿然一笑,轻捏法诀,自罡云之中飞出一面幡旗,伸手拿过,再晃了一晃,就自黑雾之中探出无数只细长干枯的黑手来,如黑索一般,一圈又一圈,将此人牢牢困锁在了其中。

    过有片刻,姜姓道人衣袍之上的虹光渐渐黯淡下去,显然法力即将耗尽。

    章伯彦这时只消稍稍加一把力,就可将此人烧死,一身精血尽归自己所有。

    然而这个诱人在脑海里念头转了几遍之后,他最终还是放弃了。

    只需斗败此人,这场斗法便算胜了,在神屋山诸派掌门见证之下,张衍便能顺利接掌仙城。

    可对方若亡,反而会增添许多不测变数,这却划不来了。

    这是魔雾之中一阵搅动,再见一道光影自里穿出,却是雍复无人压制,冲了出来。

    到了半空中,见到眼前这一幕,他心中浮起莫名惆怅,长叹了一声,缓缓上来,到了三十丈外,就见四件法宝飞起在空,拦阻在了前面,便不再上前,对着章伯彦拱手,道:“还请章道友放了姜道友,雍某认输就是了。”

    或许换了一人会以为大局已定,而章伯彦却是老辣之极,先前雍道人曾说自己可以在危急关头相助姜道人三次,那言语欺诈自然也该算在其中,是以丝毫不为所动。

    他把幡旗一晃,将姜姓道人拎到了自己面前,狞笑道:“我要你亲口说,你认输否?”

    雍复见他竟是丝毫不露破绽,心中顿时萌发拿出法宝一搏的冲动,可见到姜姓道人在对方手中,怕误伤了其性命,又没有十足把握,最后只得放弃。

    姜姓道人见了章伯彦狞恶表情,不由打了个寒战,道:“小道,小道愿意认输。”

    此语一出口,雍复面上颓然之色,稽首道:“章道友,这第三场是你胜了,仙城执掌一位,雍某愿意拱手让出。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