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章 宿星约战
    楚道人回山之后,立刻去见张衍,禀明此行经过。

    张衍赞道:“楚师弟做得甚好,却要请教,那胥易门又是什么来历?”

    楚道人言道:“胥易门掌门孙童也有化丹修为,此人与雍复弟子白季婴交情颇深,府主可是怕他们有何布置?可需我先去查探一番?”

    张衍笑道:“不必,此番我会与章道友同去。”

    楚道人立时放下心来,两名元婴修士,这神屋山中还无有能与之抗衡之人,就算对方弄鬼,也不用惧怕,可还不忘提醒道:“雍真人交游广阔,手中又不缺厉害法宝,府主需小心了。”

    章伯彦这时却发出了一声冷笑,似很是不屑,楚道人不解看去。

    张衍看了一眼章伯彦,笑道:“楚师弟提醒的是,我自会小心。”

    张衍明日要去赴约,不定还会与雍复交手,楚道人不敢多留,不多时就拜别出来,脚步轻松回了洞府。

    他先是将张衍赐下的功法要诀取出,分别送至赵革与温道人洞府中,这二人得了功法,俱是欢喜万分,楚道人虽也是同样欣喜,可心中还是难免有几分失落。

    转了出来之后,他将先前张衍交代之事逐个安排下去,再唤来一名弟子,问道:“仲元可曾回来?”

    那弟子言道:“徒儿在山门前守了一日,也不见高师叔回来。”

    楚道人眉头皱起,心中觉察出几分妙来。

    这时却见一名弟子慌慌张张跑了过来,隔着老远便大叫道:“师父,不好了,不好了,那三株苍朱幼树不知被谁人砍了一株去。”

    “什么?”

    楚道人心头咯噔一下,面色变得极不好看,那三株苍朱木原先便是高仲元负责看守,此刻出了问题,人又不见了影踪,不用多想也知是其监守自盗了。

    他拽了拽胡须,招手把两人唤至跟前,沉声道:“此事你二人不得妄议,若有泄露,我拿你们是问。”

    两名弟子少有见楚道人这般严厉,俱是颤声应下,道:“徒儿遵命。”

    楚道人摇了摇头,回了自家洞府,耳畔听得脚步声轻起,随后身侧上来一具温热娇躯,却是一名美貌妖娆的女子,见他神色不对,关协问道:“老爷,为何满面愁苦?妾身听闻新来了一名掌门,可是对你不好么?”

    楚道人摇头道:“张师兄修为高深,又待人和善,还是得沈师看中之人,胜我百倍,有他来做掌门那是最好不过,只是………”

    他将高仲元一世事一说,叹道:“未想到此人竟是内贼,枉我待他亲如子侄,要不是那苍朱木砍伐不易,恐今日就全取了去了,我如今细细思来,此人实则早有异状,只恨我老眼昏huā,不曾察觉,明日待掌门师兄赴约回来后,我便向他请罪。”

    那女子上来搭住他肩膀,柔声道:“老爷莫要自责,你为门内之事操劳两百载,难免有疏忽之处,左右不过是少了一株幼树罢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楚道人苦笑道:“你不懂,苍朱木可不比其他,这三株哪怕尚幼,可要价值不菲,少了一株,掌门那洞府如何兴建得起来?”

    那女子劝道:“掌门既是宽厚之人,想必也不会怪责老爷的。”

    楚道人叹了一声,道:“但愿如此吧。”

    次日一早,张衍与章伯彦在一众弟子目注之下,驾起浩浩罡风,轰然飞驰而去,转瞬间便消逝在天际之中。

    这些弟子从未见过元婴修士的威风,个个看得目眩神迷。

    温道人更是激动,道:“府主道行如此高深,又有章真人相助,此行定是无忧。”

    那边赵革也不断点头,眼中透出高兴之色,他昨日得了功法,修行一晚,却发现远胜平日,若照这般修持下去,用不了十年,他就可破开壳关了,晋入二重境界了。

    唯有楚道人似是心中有事,勉强露出几分笑容。

    张衍与章伯彦二人遁速奇快,半刻不到,便到了铁兵山前。

    张衍看着下方,见皑皑白雪堆满的山峦之中,却有一处鸟语huā香的谷地,恰如一枚绿珠嵌在那处,他也是心下称奇,指着言道:“想必那就是宿星谷了。”

    两人俱是老练之辈,围着此谷转了一圈之后,确认无有什么阵法禁制,这才向下落去,在一处大石上站定。这里正东方向面对谷口,背后则是一片石壁,脚下小溪流淌,一眼望去,谷内景物尽收眼底。

    等不多时,便见一道罡风飞来,而后缓缓降下,落在不远处,走出来三个人。当先一人顶上有一团罡云飘摇,貌相极雅,一把美髯垂胸,行止潇洒,似乎丝毫不为面前出现两名元婴修士而惊异,信步走来,对着两人稽首道:“两位道友有礼。”张衍还了一礼,道:“可是雍道友么?”

    雍复笑道:“正是在下,听闻张掌门相召,特来赴约。”

    他虽是看去言笑如常,但心底却是透着一股紧张,两名元婴修士在此,尤其是张衍,顶上罡云两实一虚,分明还差一步便可入得元婴二重境中,他也是深感压力,只得故作从容。

    张衍微微一笑,伸手一指,便有一物飞出,一道光华闪过,平地上便现出一座精致凉亭来,里间杯盏桌椅俱全,他手一伸,道:“雍真人,请。”

    雍复面上看去波澜不惊,也是说了声请,两人一起迈步入亭。

    两人再次施礼之后,便各自坐定,雍复先开口道:“还未恭贺道友接任涵渊派掌门。”

    他从袖中取出一只玉匣,沉沉摆在石桌上“山野修士,备不得什么厚礼,只一盒琥珀罡英,还望张真人不要笑话。”

    张衍淡淡一笑,道:“礼重了。”

    琥珀罡英极为稀少,对元婴修士而言,也是难得之物,换做他人在此,早已喜动颜色,可张衍偏偏是个例外,他有钧阳精气在身,自是不怎么看重此物。

    雍复察言观色,见他神情竟是丝毫波动也无,不论其是否作伪,都能说明此人不好对付。

    张衍也不与谈他事,只是劝酒对饮,说些逸闻趣事。

    雍复也是频频应和,约莫一个时辰之后,他终于按捺不住,问道:“不知张道友约在下前来,所为何事?”

    张衍笑了一笑,将酒杯放下,坦言道:“无他,只想与雍道友赌斗一番。”

    雍复不问原由,只问:“如何赌斗?”

    张衍淡淡言道:“我欲与道友斗法一场,若是贫道侥幸胜了,还请道友让出仙城执掌。”

    他先前在西济海界时,还对仙城感受不深,然而与楚、温等人一番谈话下来,才知此实是诸派命脉之所在。

    东胜洲宗门多如繁星,只要有仙城存在,就是山门被人打破,只要修士不亡,换个地方依旧可以重立;

    可一旦地界上的仙城倒了,无数依附于其存在的门派便就星流云散,无有大门大派支持,休想再回复元气。

    好比那仙罗派,原先在北摩海界亦有一座仙城,自被那部妖修占了去后,致使海中所有人修宗门再也无法立足,最后逃散一空。

    东胜洲中,衡量一派实力,便是看仙城多寡,似神屋山往南的大楚国,听闻就占有三十余座仙城。

    神屋山亦有一座仙城,沈柏霜在时,便是由其执掌,自他去后,又由修为最高的雍复接掌。

    如此重要之所,张衍定是要掌握手中的。

    只是峨山派可不同于而今的涵渊派,根底深厚不说,山门禁阵极是牢靠,仙城之上也是布有守御大阵,不是轻易可以攻破,若是硬拼起来,极是耗时费力。

    而他之目的是要把山门经营好了,顺带使得自己修行更为方便,自是不愿搞得腥风血雨,如是能通过赌斗对方自愿交出,那是最好不过。

    雍复听得他的目的,心中却是一沉,声音也强硬了几分,坚定道:“若是他事,我便让与道友又如何,可这仙城,事涉门内诸弟子,我却是半步退让不得,少不得要与道友争上一争,不过若是道友输了,又当如何?”

    张衍笑道:“若是贫道输了,十年之内,我二人听凭贵派使唤,道友以为如何?”

    雍复双目放光,若能得两名元婴道人为自己做事十年,那一座仙城又算得了什么?

    他也是有决断的,当即应下道:“好,那本座就接下此约,不过斗法规矩却需改上一改。”

    张衍道:“道友以为该如何?”

    雍复伸出三根手指,道:“我与道友一日之内斗法三场,两胜者为赢家。”

    张衍略微一转念,点头道:“便依道友。”

    雍复盯着张衍,又道:“此次斗法,当遍请神屋山界中诸位道友观摩,以作见证。”

    张衍点首笑道:“理当如此。”

    雍复道:“就此说定!”

    两人约好斗法时日之后,再击掌为誓,在此又痛饮了一番后,便就各自离去。

    雍复回返途中,他身旁弟子忍不住问道:“师父,你可有把握胜得那人?”

    雍复沉思了一会儿,笑道:“还未比过,怎能知晓,这人道行当在为师之上,观其气势,想来斗法之能也是不差。不过若你大师兄能借来那件宝贝,那便大有胜算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