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五十一章 山门之外有天地
    周如英一缕分身顷刻间便被打散,那观战的中年修士和辛老道都是脸色一变,不约而同往远处急急退去。

    分身化影乃洞天真人一点心血,运以法力炼聚而成,若是被毁,虽对其自身损伤不大,但也需数十数载光阴才能修炼重凝出来,他们可不愿受那池鱼之殃。

    两人对视一眼,既是结局已定,自也无心再留在此处,各把身躯一晃,化为流虹飞去。

    这二人离去之后,黄羽公自空中缓缓浮现而出,他面上略带几许失望之色,朝昭幽天池所在望了几眼之后,摇了摇头,脚下一跺,亦是化光遁走。

    张衍初时瞧见周如英气势汹汹杀来,还准备借阵禁回避,可乍然间,却见其被一道雷光击中,化作为了无数似光非光,似霞非霞之物,散在四处,看去有些灵性意识,似欲往外逃逸出去,可此间已是昭幽天池禁制所在,故而只是无头无脑地乱撞一通。

    这时他耳畔边忽然响起声音道:“此是象相真人气血英粹,收了去,自有你的好处。”

    张衍神色一动,方知是方才那道雷光是孙真人所为,便遥空拱手道:“多谢孙真人出手相助。”

    孙真人声音又响起道:“我不过是看不惯那周如英嚣张行径罢了,倒是你日后需要小心她把这笔帐记在你的头上。”

    张衍淡笑了一下,道:“弟子心下也同样记着一笔账。”

    孙真人大笑一声,道:“不错,我溟沧门下就该有这份豪气,日后修行之上如有疑难,可来长观洞天问我。”

    张衍拱手了行一礼,过了片刻,再无半点声息传来,知是孙真人已去,便回转身来,起了水行真光往那“气血英粹”上一刷,将之全数收摄了进来。

    而后他摆动袍袖,踏云出了禁阵,未有多久,回了方才布阵之地,把手一招,那七十二面万兽眠月幡与山河图俱是化流光飞来,齐齐落入他袖中。

    他于心神之中稍作感应,察觉到龙鲤姒壬还远在数千里外,非短时可至,便不再等待,把袖一摆,起了一阵罡风,托住身躯往昭幽洞府回返。

    只是他方才行至半途,忽见有一名道童乘鹤而来,在天中大声言道:“昭幽府主张衍,掌教真人有法旨,命你稍候去浮游天宫一见。”

    张衍忙把身形稳住,稽首道:“弟子领命。”

    童子手中托起一物,道:“此是出入法符,张府主收好了,莫让掌门久候。”

    他把那法符往下一抛,随后轻轻一拍胯下仙鹤颈脖,但闻一声清唳,这仙禽便扑闪翅膀,升入云中,眨眼化为一个黑点远去。

    张衍伸出手去,把法符接了过来,他稍稍思忖,觉得回府不必急于一时,倒是掌门似有要事,当先去拜见。

    想到此处,他把那法符一拍,其上立时闪出一道柔和光华,将他全身裹住了,随后化一道长空金虹冲天而去。

    这法符飞遁迅疾,过有半炷香的功夫,就冲入溟沧派山门之内,在龙渊大泽上方驰有片刻之后,再见那光华一折,往千丈高空行去,须臾就到了浮游天宫之前。

    阔别三年,再来此处,张衍却是另有一番感触,他目光一转,在三大殿上一一扫过,在经过渡真殿时,却是多看了一眼。

    这时他忽觉身上一松一沉,眼前光华散去,却是已在原先来过的那处偏殿之前落了下来。

    方才站定,就见远处值役童子主动迎了过来,对他打了一个稽首,恭敬言道:“张府主,掌教真人有言,若你来了,不必禀告,入殿见他便可。”

    张衍点头表示知晓,他把袍袖稍作整理,便昂然迈步,往殿中跨去。不多时,便到了里殿之中,稍稍抬首,见掌门羽衣星冠,手持拂尘,高坐于星台之上,不敢失礼,走上前去,打了一个稽首,道:“弟子张衍,拜见掌门真人。”

    秦掌门看他片刻,点头赞言道:“张衍,此次斗剑,你做得极好。”

    张衍稍稍躬身,抱拳言道:“不敢当掌门夸赞,不过沾了少许运气罢了。”

    秦掌门眼中流露出嘉许之意,又道:“那钧阳精气除霍轩与清羽二人所得,余者是否皆在你手?”

    张衍并不隐瞒,坦然回答道:“不错,除却那魔宗弟子所用,此次弟子共得精气……”

    说到这里,秦墨白却是笑着伸手按了按,阻止他说下去,道:“你拿一份精气出来。”

    张衍并不迟疑,依言而为,从袖中取了一只玉瓶出来。

    秦掌门把手一招,便把这那玉瓶摄了过来,叮嘱道:“此事到此为止,以后无需在我面前提及了,你可知晓了么?”

    张衍心中微微一动,躬身道:“弟子明白。”

    看此刻掌教真人的态度,似是对这钧阳精气并不怎么看重,便是拿了一份去,也只是用来安他之心。

    可先前既然做了那许多谋划,布下明暗两路,不是为了夺取精气,又是为了什么呢?

    他正琢磨之时,秦掌门却又是言道:“今次召你来,乃是另有要事寻你。”

    张衍拱手道:“请掌门示下。”

    这时外间有一名值役童子走了进来,禀告道:“掌教,沈真人已是到了,正在外间等候。”

    秦掌门把手中拂尘一摆,道:“请他进来。”

    不一会儿,就见沈柏霜踏入殿中,他上来一礼,道:“柏霜见过掌门师兄。”

    秦掌门呵呵一笑,道:“师弟不必多礼,且坐下说话。”

    沈柏霜再拱了拱手,便到了一旁坐下。

    秦掌门神情和蔼,言道:“沈师弟,我与张衍正好说起那事,你却是来得正好,便由你来说吧。”

    沈柏霜正了正身子,道了声好,他转首过来,对张衍言道:“张师侄,昔年我去东胜洲游历时,曾奉门中之命,在那处为溟沧派另立了一座分府。只是此次我回返门中,却是准备静心修持,以待破境天时到来,不再外出,可那处若无人接手,未免不妥,而今商议下来,掌门师兄却是属意于你,我也认为颇为合适,也不知你是意下如何?”

    秦掌门微笑道:“张衍,若你不愿,那也无妨,只是这百年内不要出去招摇,在府内潜修就是了。”

    张衍心下不禁一动,掌门令他去接手沈柏霜所立分府,这其中颇有几分微妙,只是后者看上去也并无什么情愿,那应已是早已商量稳妥。

    不过他再仔细一想,却是暗暗叫了声妙。

    掌门这安排之中,暗含着些许回护之意。

    世人皆知他是夺了大部钧阳精气,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虽则他并不畏惧,可去了他洲,非但可以暂避风头,还可以安稳下来好生修炼,且眼下魔劫已起,自己去了东胜洲,就算魔宗之中有人来寻自己,也至多一二人而已,不会大张旗鼓。

    而在府中修炼,却并不见得如何安稳,不说玄门诸派,就是溟沧派中那些长老弟子,知晓钧阳精气有不少在他手中后,多半会前来寻他,还不如出外修行来得耳根清静。

    盘算了一会儿后,他便下定了决心,高声言道:“既是掌门与沈师叔的安排,哪有推脱之理,弟子愿往。”

    沈柏霜听他此言,像是微微松了一口气,欣然道:“我在那处曾收了好几个记名弟子,还不算正式入了门墙,师侄你去之后,可替我好生考校一番,若是有不争气的,尽管处置就是,无需看我的脸面。”

    张衍也不客气,笑言道:“既是师叔弟子,那也算是我师弟,师侄定会替师叔好生管教。”

    秦掌门点了点头,道:“你去之后,昭幽府中弟子自有山门为你看顾,无需忧虑,我会遣人前去传授神通道术,不至耽误了。”

    张衍心中大喜,只此一桩,便值得他前去一行了,躬身道:“弟子代门下谢过掌门。”

    秦掌门微微颌首,道:“至多一二百年之内,那隐匿于世的四座魔穴,必有一座现世,那时我玄门魔宗之间当有一场杀伐争斗,望你那时功行也是更为精进,好再回来山门出力。”

    张衍心中一转念,六大魔宗此回斗剑失败,怕是会蛰伏更深,等到机会到了,再行发力。毕竟等了数千上万年,不至于这区区一二百年都忍耐不住,只是到了那时,自己即便无有元婴三重修为,也当早已迈入二重境中了。

    秦掌门又言道:“先前你斗剑胜出,虽是以瑶阴派名义而去,却也是为我溟沧派争了不少脸面回来,当要褒奖于你,我便先赐你一门法诀吧。”

    他起手一指,就有一道金光灿烂符箓飞入张衍额心之中,沈柏霜见状,笑道:“既要张师侄出力,我这做师叔的,当也不能白白差遣于你。”

    他也是伸手一点,一道红光便入了张衍袖中。

    秦掌门看了一眼,讶道:“沈师弟,那可是你昔年临行之前,卓师叔赠你那法宝么?”

    沈柏霜点头道:“不错,只是此物如今对我而言,已是用不上了,而今转赠给了张师侄,也算是物尽其用。”

    张衍打了一个道揖,道:“弟子谢过掌门、沈师叔之赐。”

    秦掌门把手中拂尘一摆,关照道:“此事不可外泄,你且先回府安顿,待事毕之后,择日便可成行。”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