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符诏齐聚 少清遗剑
    PS:这两天生病了,今天还没好,更新慢了点,和大家说声抱歉。

    张衍言毕,运起法力一察,目光却是微微闪动了一下。不出所料,风海洋神魂不在此处,其肉身之中只是附着了一缕神意,因是还在法身之内。他使法力一催,便把那缕神意震散,随后一抖袍袖,将那头颅与残躯一道收入了水行真光之内,足下一点,驾遁光飞起,驰到天中。

    举目一眺,立刻就看到了那缕化烟而飞的元婴法身,只是其法力早已耗尽,肉身又被斩杀,已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对他已是无有半点威胁。

    当即发一声喝,化虹冲去,到了近前,再把水光放了一道出来,来回一个卷荡,也自一并收了,再驱使得那水势一绞,将之震成散了一团精气。

    到了此刻,他方算是彻底灭杀了此人。

    那枚飘荡在天的符诏本是金光大放,显是即将发动之兆,这时陡然无有了护御之灵,倏尔一颤,光华散去,缓缓飘落下来。

    张衍起手遥遥一召,拿来看了一眼,便顺手自放入了袖囊之中。

    风海洋一除,而今这星石头之内,唯有他一人留存。

    但此刻还有一桩隐患需去解决。

    他在天中转了一圈,寻了一座飞峰下落,盘膝坐下,心神一沉,已是入了自家识海之中。

    放眼看去,这里茫茫无边,唯有一道璀璨星河,而他正站在居中之所在。

    不远处有一枚晶莹剔透的玉简,与他身形相仿佛!此刻其下正〖镇〗压着一名五六岁的童子,其模样虽是粉妆玉琢,可却是两目血红,眉心一道碧绿竖线直入发中,口中正发出如雷咆哮,周身上下俱都充斥着一股疯狂暴戾之气。

    此人便是藏身昧旦阴钺之中的魔宗长老,方才一入他躯壳之内,就被他九摄伏魔简所镇。只是那时还有风海洋这名大敌在前,他鲁时无心来理会。

    张衍淡淡看了几眼,一捏法诀,伏魔简上忽然发出一阵悦耳清音,立时就有条条瑞气飘落,到了下方,凝就为一朵朵霞气金huā,香云阵阵,灿烂无比,一落至那魔宗长老身上,就似是打去了一层魔气,身形也是黯淡了几分。

    待得数十道下来,那童子身躯渐渐由实转虚,他也是脸露恐惧之色,一改方才那疯狂模样,出言讨饶道:“道友,且莫再动手,可否放我一回,若是放了我,我可将许多秘闻告知与你。”

    张衍摇头一笑,道:“我也不来瞒你,就算你把秘闻说出,今日我也必要将你除去。”

    那魔宗长老眼珠一转,大声言道:“既然道友在此,我那风师侄可是败了?我且告知道友,他来斗剑,事先已有一缕分魂封在了祖师堂中,此为我冥泉宗秘法,纵然于此间被你所杀,可若得机缘,还可再度修炼了回来。”

    张衍笑了一笑,丝毫不以为意,他连风海洋本人也是不怕,更何况一缕残魂?

    退一步说,就算此人得了天大机缘,重又能修炼了回来,那也是数百年后之事了,如何再与自己争锋?

    魔宗长老见他不为所动,更是焦躁,又不断说了许多秘闻出来,只指望能令他收手。

    可张衍根本不去理会,只管一味催动伏魔简,显是铁了心要将其灭杀在此。

    那魔宗长老见躯体渐渐化为如雾气一般,自知无有幸理,也就不再求饶,反而嘿嘿冷笑道:“张衍,你固然是胜了我那风师侄,可却不知你已是大祸临头,风师侄与我那宇文洪阳师侄向来交好,便是风师侄一身神通也是他代师传授,你杀了那风师侄,他定会来找你寻仇。”

    宇文洪阳?

    张衍一扬眉,这名字他从未听说过,但听此人所言,好似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便把这名字记在了心中,准备回去问一问周崇举,看是否知晓其来历。

    念头转过之后,他连掐法诀,不停催动魔简,未有多久,那魔宗长老发出一声哀嚎,躯体消失无踪,已是被他炼化而去。

    张衍心神退出识海,睁开双目,振衣而起,抬眼辨了下方向,就纵起遁光,一路往东行去,准备将那钧阳壶重新寻了回来。

    因濯月宝镜之助,只半个时辰之后,他便在一处山头之上找到了这只宝壶。

    先是寻了一块平滑青石坐下,他手掌一翻,却是将风海洋袖囊取在手中。

    据他所知,风海洋前后共取得四张符诏在手,现下仔细清点了一番,发现数目倒是半点不差,只是其中有两张却已是取过钧阳精气了。

    张衍也猜得出,此人晋入元婴三重境时,当是用去了一张符诏,却不知另一张却是用在了何处,这两张再加上他所持有的一张符诏,共是三张,还可取三份钧阳精气。

    秦掌门曾有诺于他,斗剑所取之物,由得他自己处断,是以他无有其余门派弟子那等顾忌,是以准备在此星石之内修炼之时,顺便再吸纳钧阳精气,如此便可事半功倍,三我之后,想必能有极大增尽。

    他因唯恐还有遗漏,是以在修炼之前,把风海洋袖囊又再仔细检视了一遍。

    方才他只是在意符诏,未曾顾忌其余,现下一看,忽然眼前一亮,自其中拿出了一枚鹅卵大小的剑丸出来,只是灰扑扑似貌不惊人,似是灵已失。

    他沉吟了一会儿,把剑丸托在手心,神意稍稍往里一探,此物忽然一震,发出清嘹剑音,有一股锋锐之气扑面而来,这时他眉心剑丸也是一跳,耳畔只闻“特”的一声,两股剑意遥空交击了一下,便各自退了回去。

    张衍略微讶异,暗忖道:“这剑丸明明久无人祭炼,灵性蒙昧,却不想其中却还残有如此犀利剑意,其主若还在世,定非等闲之辈,如我猜得不错,此物当是那班少明所遗了。”稍一转念,便将这枚剑丸郑重收了起来。

    过有一刻,他将诸物料理妥后,暗道:“此间斗剑成败已定,不妨支会我那徒儿与诸位同道一声。”

    他先将风海洋头颅取出,置在身前,继而又拿了一枚符诏出来,随后神色一肃,口中念动法咒,再向那符诏一指,道了声:“去!”

    稍过片刻,那符诏一震,忽然迸发一道烁烁光华,凭空兜了一圈之后,便将那头颅罩住,轰隆一声,化金光一道,直往星石之外冲去。

    此刻承源峡中,玄门十派一行人等,两岸万千修士也在焦灼等待两人斗剑结果。

    赢涯老道在原地转着圈子,时不时又抬头看向天空,好似颇是焦虑,他道:“师兄,如此久了,怎么张道友与风海洋还未分出胜负?”

    刘长老倒是神情如常,他望了一眼溟沧派那处,道:“溟沧派几位道友尚且不急,师弟何必如此?”

    赢涯老道跺脚叹道:“我怎能不急,此次斗剑若让魔宗胜了,那钧阳精气……”

    他话说了半截,却忽然想又收住了。。

    可刘长老却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先前来此斗剑之前,十派掌门曾共议钧阳精气归属,若是玄门胜了,不定补天阁也能分上一份,此次辛苦也算没有白费,可若魔门胜了,那可就彻底没有指望了。

    刘长老摇头道:“师弟,你且莫想得太多,那位张真人乃是以瑶阴派名义前来斗剑,却是不在我玄门十派之列,便是他当真胜了,那钧阳精气也未必能似十派掌门所议那般处置,师弟你还是不用多想了。”

    赢涯老道愣了一下,随后皱眉一想,却是不以为然,道:“此不过溟沧派暗中施计而已,张真人终归还是溟沧弟子,他岂敢冒那天下之大不韪?”

    刘长老也不与他争辩,只道:“到底如何,此刻胜负未分,尚且言之过早,看着就是了。”

    又等了许久之后,忽然天上罡风涌动,灵机乱搅,这令所有人都是有所察觉,不觉一齐抬首看去。

    赢涯老道也是紧张看去,却见一道灼灼金光穿云而下,轰轰有声,只是速度过疾,辨不清其中之人是谁,可再一看那所去方向,却是往瑶阴派那处峰头坠去他面上登时一片灰败,颓然道:“输了,输了,还是输了。”

    刘长老也是脸色不太好看,眉头紧皱不放。

    溟沧派峰上,霍轩看到这等情形,心中一沉,脚下抢出一步,盯着那道金光直看。

    他目光锐利,隐隐能看出那光华之中包裹之物似是一颗人头,眼瞳不由一凝。 钟穆清长长叹了一声,道:“张师弟天纵奇才,资质之高,我辈之中无有人及,想不到……” 洛清羽怔怔看着,似有有些不能相信,道:“张师弟……这便身陨了?”

    一时间,这峰上气氛变得沉闷压抑无比。

    霍轩吐出了一口气,沉声道:“张师弟毕竟是我溟沧弟子,遗骨当送回山门,交予他大弟子刘雁依,只望他还元灵尚存,那还有一线转生之机。”

    此时两岸万千修士看到这景象,也多是大惊失色,有人失魂落魄,有人惶恐不安,有人灰心颓丧,种种反应,各自不一。

    这万年来,无论东华洲格局如何变幻,玄门中人总是赢家,而今魔劫一起,居然大败亏输。

    一想到这魔劫还要绵延千年之久,他们更是为之不安,玄门十派还好说,可他们这些散宗小门,又如何抵挡这汹汹来袭滔天魔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