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三百四十四章 黄泉诡变 水土遁行
    穹顶之上,金霞闪烁,染云映扡,凝似金茧一团,那九幽大悲风驰动过来,一触之下,立时进发万缕光华。

    但与之前推进时摧枯拉朽的情形截然不同,此一回却是被死死抵在了外间。

    张衍虽是使出金罗地轴符,可并不知道此符能否抵挡得住这九幽魔风,是以并不曾放松戒备,一旦有变,便会祭出大巍云阙抵挡,若只几息时间,他也还是支撑得住的,此刻见到这风无从侵入进来,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风海洋见使尽手段,也未能攻破张衍守御,登时觉得再纠缠下去也无必要,暗忖道:“张衍如此行事,下来应有不俗手段,既是拿他无法,我也无需与其硬拼,设法回避就是了。”

    有了此念之后,他低喝一声,拿诀收了劫水,随后祭起黄泉遁法,化一道烟气飞起,往他钧阳壶所在之处驰去,趁此空隙,正好先将此物拿到手中。

    张衍看风海洋退去方向,就猜出了其目的,他眼神微闪,却是并无什么阻止动作,依旧在那里不停催动火行真光。

    那钧阳壶虽是跳了去,可毕竟时间还短,还未跑出那座山峰,风海洋到了那处之后,只稍稍一寻,就已找到。

    他才欲取出符诏去引,可却是忽然想起一事,眉头皱起,暗呼道:“不对,险些上当!”

    这钧阳壶不能置入袖囊之中,只在携在身侧,若是他人拿符诏来引,此物虽未必会脱出掌握,但却会做出些许回应。

    若是他取了来,那在施展劫水之时,却极有可能会暴露自家真身所在,那最大优势便在无形之中被破去了。

    若是与其余玄门修士斗法,倒也是不用在意,可张衍非同一般,却是不能不防。

    风海洋不禁摇了摇头,看来只能由得这宝壶再逍遥一会儿了。

    与此同时,张衍那火行真光已是堪堪积蓄了到顶点,如再继续下去,恐是自己也驾驭不住。

    他起指一点,火行真光忽然收缩在了一处,化作万千道灼灼赤光,上端散开,下端合拢,如红莲一朵,悬于顶上。再一引诀,就将之收束入了罡云之中。

    他接连运使道术,又用出了金罗法符,哪怕是丹成一品,也是感觉法力消耗不小。

    念及此处,他脚下一踏,水行真光来回一绞,已是将高若望元灵震散,化为一团纯粹精气,起法引至面前,轻轻一吸,便自口鼻而入,由九摄伏魔简吸纳了去。

    少顷,他就觉一股绵绵泊泊的精气灌入躯体之中,法力恢复了少许,轻喝了一声,把回护在身周的金光撤去,转目一扫,认准了风海洋所在,便借剑飞起,化成一道金虹冲去。

    风海洋知晓方才张衍举动不会无用,在没有摸透之前,他不欲上前硬拼,暗忖道:“张衍剑遁之术虽是高明,但毕竟非是少清弟子,不得真正妙传!我倒是要看看,是他这剑遁厉害,还是我冥泉宗黄泉遁法更胜一筹。”

    他冷然一笑,整个人忽然化为一道黄烟,不往天中去,而是往地下一钻,眨眼就不见了影踪。

    黄泉遁法能上天入地,隐踪匿迹,尤其身化虚影之后,连山岳地表之下亦能往来自如。这座飞峰甚大,足有千仞之高,也不知其下一刻就从哪一处窜出。

    张衍一挑眉,适才风海洋明明看见了自己聚土成钢之法,却仍是敢往此处而入,应也是有所倚仗,他念头转了转,也不去做那等无用功。瞬时到了那峰石前,不闪不避,把土遁之术一运,直直朝着上面撞去,霎时之间,便由外而入,毫无阻碍地穿行在泥石之中,循着一抹灵机飞速追去。

    风海洋自是察觉到了身后情形,见张衍也是在峰石穿梭自如,不由露出几分匪夷所思之色,这名溟沧弟子非但法力雄浑,居然还这许多神通在身,听闻其入道不过百载,其师亦不是洞天真人,这究竟是如何练出来的?

    他摇了摇头,也不在这里纠缠了,把法力一运,已是冲出了飞峰,不过一个晃眼,张衍亦是驾剑破土而出,追了上去。

    半天之中,只见一道滚滚黄烟在前飞驰,而一痕匹练似的剑光在后紧追不放。

    张衍瞧风海洋只是一味在前飞遁,并不回来交手,心中略一琢磨,倒也把此人用意猜到了几分。

    这怕是见到他费了大力气运化了火行真光,是以纹意在天中飞驰,想要借此破去这门道术。

    一般而言,但凡运化而出来法术,想要维系下去,便需更多法力支撑,要是拖延得久了,就算未曾伤到对手,自家也不得不自行散去。

    张衍暗暗点头,风海洋这名对手的确老道非常,每一步都并非无的放矢,要是换了一人来,恐要被其拖得苦不堪言,到了最后,也只是平白浪费了法力。

    不过他事先又岂能不想到这一点?这火行真光并非是无根之物,在罡云之中可五行轮转,循环往复,就算他此刻尚未把这门功法推演到极致,但也耗去不了多少法力,故而此注定无用之举。

    两人一追一逐,一刻之后,竟已是回到了星石南路,这里飞峰密布,迥异他处。

    到了这里,风海洋遁烟也变得飘忽不定起来,忽而向左,忽而向右,忽而又穿行入了峰石之内,忽而又闪去无踪,飞绕折转之间,路数极是诡异,此是利用了地势,将自身遁法长处运用到了极致,这等举动,分明是其来此之前就已有了谋算。

    风海洋暗忖道:“过去这么些时候,那道术应是散去了,不过张衍此人倒不能以常理揣度,当要小心为上,无需与之正面交手,因另寻法子制他。”

    只思索了一会儿,他便就有了计策,呼喝一声,遁速又快了几分。

    张衍自不会容他脱出,喝了一声,稍稍催动法力,就稳稳当当跟在了后面。

    他心中也是有数,斗到而今,风海洋应也是同样用去了不少法力,此间唯有他们二人而已,后者无有修士肉身精血可做补益,久拖下去,情势只会对其越来越不利,自己根本无需着急。

    两人飞驰了足有半个时辰之后,在峰石之间绕来绕去转了不知多少圈,风海洋忽然把身一摇,自一处飞峰边角之中折去,恰好那里有一道声势浩大的流瀑隆隆滚下,倏忽就闪去不见。

    张衍双目一眯,亦是尾随而至,才一进入那道水瀑之中,忽然就有一股莫大压力自四面八方挤压过来,身躯不禁为之一僵,这等感觉,分明是陷入了困锁天地的神通法术之中。

    就在这时,但闻一声凄厉尖啸,两只魔头一左一右自虚空之中浮现,张开手足,往前一窜,就死死将他抱住不放。

    几乎是同一时刻,前方有一道惨白光芒自虚空飞出,疾快杀来,当得一声,便斩在了他颈脖之上,虽是不曾伤得半点,但却也成功使得他无法发声大喝。

    风海洋自张衍身后崖壁一处步了出来,目光之中泛起一道冷芒,起袖一抖,轰隆一声,就拍出了一团黑风冥气。

    他方才在这里转圈,就是为了寻找一处合适之所下手,有两只魔头牵制,就算小诸天挪移遁法也是使之不动,为求稳妥,他把“昧丹阴钺”一并唤出,务求一击建功。

    张衍目光一闪,此刻他确然无法运那门转挪转遁术,但除此之外,也并不无有他法了。

    在这危机关头,他心意一起,整个人便带着两只魔头消失无影,竟是借水遁遁去,等再现身时,已是到了峰顶之上。

    两只魔头察觉到情形不对,忽然惊惶起来,想要逃走,却又哪里能够,才动了一动,就被两条乌黑锁链围住,无法挣脱,这时一道金光飞下,凭空转了几转,各自发出一声哀嚎,崩散为两团精气。

    张衍负手而立,他眉心之中发出一声清越声响,似有一股无形之力发出,就将其吸入了。鼻之中!这两只魔头破了去,若断去了风海洋爪牙,只剩昧丹阴钺已是不足为虑。

    他把肩膀摇了一摇,玄功一运,起脚一跺,轰隆一声,脚下整座山峰就此爆开。

    看着一道黄烟自里遁出,他一声喝,脚下跨出一步,起了小诸天遁法,霎时已是堵在其前方,再把袍袖一抖,就见三百六十五余滴重水一齐飞出,几乎将这片天也笼住。

    风海洋脸色一变,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根本无从躲闪,法诀一掐,一道煞气飞起,罩定周身,竟是头一回把护身法光撑了起来,幽阴重水撞上去,皆是被弹了开去。

    只是那一滴玄冥重水亦混在其中一起打来,才与那宝光一撞,就打得爆散开来,余势未绝,往里一冲,正正打在了风海洋胸膛之中,砰得一声,把他打成了漫天碎块。

    这时传出一声轰然大响,四面飞峰齐皆粉碎,就见一道翻滚劫水哗哗荡开,不多时,便铺陈去二十余里,望之浩荡无比。

    张衍见已把阴虚劫水逼了出来,双目陡然射出一道精芒,再不迟疑,头上罡云一转,一朵红莲也似的光华变作千丈大小再猛地一颤,炎阳烈火,如柱一道,倏地一声,笔直射入了那汹涌劫水之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