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百二十五章 镜光照敌
    霍轩再看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了什么,心中猛地一沉,立刻纵身飞去,还未到得峰上。他远远瞧了一眼,双目顿现亮芒,暗道:“原来两位师弟与张师弟在一处,还有元阳派杨氏夫妇也是在此,甚好,如此尚还为时不晚!”

    张衍忽有所觉,转首一看,见天空行来一道金红遁光,须臾又落在峰上,笑道:“原来是霍师兄到了。”

    众人也是瞧去,见果是霍轩到来,不觉都是欣喜,纷纷踏云而起,上前见礼。

    霍轩忙逐一还礼,又互叙了一番别情之后,便道:“诸位,想来方才那异象也是瞧在眼中,由那灵机外象之上判断,当是冥泉宗风海洋踏入三重境内,霍某以为,此人多半是借了钧阳精气之助,方能有此突破,如此看来,那钧阳壶极有可能在此人手中,当趁其方才破境,功行未稳之际,设法诛杀,除此大患才是。”

    他越是说到后面,声音越是充满杀气。

    听他如此一说,洛清二人似也是意识到了什么!神情微凛。

    钟穆清沉吟了一会儿,赞同道:“霍师兄所言不虚,若是钧阳壶果真在此人手中,当速击之,迟则有弊。”

    张衍暗自点头,霍轩不愧坐到十弟子首位之人,只一眼就看到了此事的要害之处。

    朱欣却是有些不解,私下里问道:“夫君,就是风海洋有了元婴三重境的修为,可有如此多玄门高士在此,当也无惧与他,霍真人为何如此急切,如是与玉霄、少清两派道友会和之后,再去斩除此人,岂不把握更大?”

    杨璧叹了一声,眉宇中有几分忧色,摇头道:“非是如此简单,霍道友所虑极有道理,此回可真是有些麻烦了。”

    霍轩转首过来看着张衍,神情很是郑重,道:“张师弟,不知你意下如何?”

    若只他们三人前去对阵风海洋,他并无十分把握,可有张衍相助的话,那成算便大大增加了。

    只是而今张衍除了溟沧派十大弟子之外,还有着另一重身份,乃是瑶阴派太上长老,他倒也不可强求。

    张衍微微一笑,道:“霍师兄所言乃是正理,钧阳壶若是在这人手中,试问此间又有谁人能独善其身?”

    霍轩一听这话,就知张衍与他一般,已是看出了此中关键所在,不禁缓缓颌首。

    杨璧本来有些犹豫,一番思量之后,也是下了决心,赶忙上来,拱手言道:“在下夫妇二人,也愿同几位道友一同除魔卫道。”

    霍轩欣然点头,道:“好,杨道友夫妇如愿出力,那是最好不过了。”

    他环目一扫,又道:“诸位,迟则生变,且随我速速前往,共诛此魔!”

    说完之后,他当先祭起一道金光行去,众人也不迟疑,亦是纷纷驾起遁法,随后跟上。

    张衍略略一思,他本想用濯月镜先行探查一番!不过唯恐打草惊蛇,便弃了这个念头。

    自袖中取了一封飞书出来,以指为笔,运玄功写了几字,就发了出去,随后驱动一道剑光,片刻间就追上了众人。

    一行人飞驰之时并不甚急,谁也难说风海洋会不会反过头来寻他们的麻烦,故而都很是谨慎。

    溟沧派诸人虽有大巍云阙在手,若是放出,也不惧强敌来犯,可有一利就有一弊,维系此物需耗损大量法力,无有了攻敌之能不说,更是驰动缓慢,对擅长飞遁之士而言,有如龟爬,因而不到紧要关头,无人愿使。

    六人行有大半个时辰,便到了方才那处灵机搅动之所,知是可能会面对风海洋这名大敌,是以并不分开,合于一道,小心在四处搜寻,只是待搜遍周遭所有飞峰碎石,却发现此地渺无人踪,想是此人早已去得远了。

    霍轩暗暗一叹,这是他最为担心之事,风海洋若是愿意与他们一行人正面相斗,对他们而言反而是一件好事,可惜事与愿违,这个机会错过,再想杀此人,可就难上加难了。

    思索了一会儿,他神情异乎寻常的凝重,沉声道:“诸位,自此刻起,当要小心了,万不可单人独行。”

    风海洋看去只是提升了一重境界,不过是道行增进许多,应还不是众人联手之敌,但事情绝不是如此简单。

    此人现在完全无需与他们正面交手,只要躲在一边修炼便可,以这里的灵气,其功行势必一日高过一日,直至拉到大玄门一方再也无法抗拒为止。

    反而因钧阳壶握于此人之手,这就逼得玄门中人要么选择上去与其一战,要么承认斗剑失败,可谓占尽了主动之势。

    张衍思忖了一番,突然言道:“霍师兄,以在下之见,我等还有机会。” ,

    “哦?”霍轩精神稍振,道:“还请张师弟讲来。 ”

    张衍笑道:“风海洋此去,不见得是为了躲避我等,若我是他,当会去寻落单的玄门同道下手,是以他亦有可能是去找少清或玉霄两派道友的麻烦了。”

    霍轩缓缓点头,赞同道:“师弟此言有理,只是我等不知那几位道友身在何处,分头去寻,也是不妥,如之奈何?”

    张衍笑道:“无妨,我有一面宝镜在手,可探查数百里内诸物影踪,只是方才唯恐惊走了风海洋,反而不美,是以未曾拿出,现下到可一用。”

    说话之间,他便将那面“濯月镜”取了出来。

    霍轩不禁大喜,道:“有此一物,我玄门还有胜望,还请师弟快些施法。”

    张衍持镜在手,先是对准了北位,稍稍一运法力!立时有一道镜光射去,上下一扫,探看了约有一炷香,却未曾见有任何一人影踪,便又对着东位一扫,仍是无有一人,于是又转到了南面,扫到半途,却猛然见有一道刺目光华闪起,以至那镜中模糊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他一转念,猜出应是周煌做得手脚,不过他不以为意,笑了一笑,略了过去,再往西侧转去,这回却是有所发现,见其中剑气纵横,争斗正烈。

    他凝神一看,道:“是荀真人,看那情形,他似有正与骸阴派尉迟云斗法之中。”

    把镜光再是偏了两偏,却发现一道淡淡黄烟在向前遁去,不仔细看,绝难发现,他眼睛微眯,道:“诸位请看。”

    只是他语声才起,那黄烟似也有所察觉,立时轻轻一黄,忽然消隐无踪。

    然而众人虽只此惊鸿一瞥,却也立刻判断出来,风海洋果是如张衍所言,正要前去夹击荀怀英,这名少清弟子若亡,那玄门这边可就损失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战力了。

    霍轩沉思片刻,抬首看向张衍,认真言道:“张师弟,你在我等之中遁法最佳,又有宝镜随身,不若有你先行一步,驰援荀真人,我等随后便至。”

    张衍微微一笑,毫不迟疑地应了下来,拱手道:“诸位,我便先行了一步。”

    言讫,他飞身一纵,驾剑芒纵入云霄深处,往偏西方向赶去。

    张衍心中清楚,风海洋被这镜光探到,不见得再会执意去取荀怀英的性命,或许会提前退走,除此之外,其实还有另一个可能,那便是其转去寻周煌的麻烦。

    如当真是这样,那就证明他心中所想,魔宗修士亦有探查众人影踪的神功或者法宝在身。

    至于周煌的生死方才若是不反制镜光,碍于同有大敌在侧,他倒也不吝对霍轩等人提上一句,现下只能任由其自生自灭了。

    此刻星石偏南方位,周煌将悬在顶上的“濯日镜”一召,收入了掌中。他冷笑了一声,方才那一道镜光过来时,他便察觉到是张衍在搜寻自己所在。

    虽不明其是何目的,但他也不想使得自家行踪就这么轻易暴露了出去,因而立即用手中之镜反照过回去,两镜本是一对,日镜对月镜有克制只能,轻而易举就使那张衍无功而返。

    周煌看了看周围,抬手持镜,对着一处方位晃了一晃,即刻有一道镜光射去。

    尽管同门皆亡,眼下只一人行走,但因自恃有“周天方寸”这门神通在身,他倒也并无什么顾忌。

    仔仔细细看了有小半个时辰,周煌却是未有任何发现,暗道:“我一路行来,仍是未曾寻到钧阳壶的踪迹,此物莫非真是已被魔宗修士取了去不成?”

    他不觉皱起眉头,要真是如此,那倒有些麻烦了。

    方才风海洋成就元婴三重之时,其所展现出来的异象搅动了大片灵机,那时他距离尚远,虽未曾看见,却也是遥遥感应到了,自忖此宝如若落入此人之手,绝无可能以自己一人之力抢夺回来。

    但与另外几派玄门弟子联手,他也并不愿意,仔细想了一番之后,暗道:“霍轩,荀怀英等辈要取那钧阳精气,定会与魔宗修士撞上,我也无需急切,可到那时再行动手。”

    正在他思索之时,却忽感有异,似有一股阴寒之气侵入肌骨之中,猛然转过身来。

    百丈之外,一道黑水长河忽然自虚空之中浮现出来,水上站有一人,黑发披散,黄袍罩身,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头上居然半朵罡云也无,见他看来,打了一个道揖,道:“周道友,风某特来取你性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