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东方之星娱乐 > 第三百零三章 天外星石二重云
    PS:这章补昨天的,晚上还有一更又一日晃眼过去,灵潮势头渐歇,虽时日短促,但峡中修士收获已是不小。

    只这一二天工夫,他们所吐纳的灵气,已抵得上往昔数月之功,且越是修为低微者,获益越多。

    现下灵气虽不及初时汹涌,却仍是徜徉天地,飘纹不去,是故少有人起身离去,犹在那里竭力吸食,洗练己身。

    这时不过辰时初刻,天门未开,朝阳暖发,晨霜待了,金光耀映大江,青天之下,偶有白鹭飞掠,两岸山岭静卧,晓风过处,万丈归霞已是跃渡百川千峰。

    玄魔两派修士都是屏息凝神,留意天外动静,峡中一时人声俱无,惟闻江流喧腾,奔流东去,万古不变之声。

    到了辰时末刻,忽听晴空雷动,震响四野,一声大过一声,天顶之上,罡云急剧旋动,现出文团涡漩,渐渐如所内陷,似天外有人扯住一把向上拉拽,过不久时,忽而云表一分,涡旋涨开,似是天开大孔,透过那一眼天洞,似隐约能见深空极远之处,有一不可名状的庞然大物悬于九天之上。

    可只是短短一瞬,那物自被光芒遮去,冒出来一团蜷缩云光,不过数息,又闻一声裂帛之音,就如破卵茧般,向外爆开,天穹中气光漫漫,金星银花,四面舒张,待去得极尽之处,便一齐宣扬下泄,千虹万芒,垂瀑而下,轰坠纷落,匝地有声。

    魔门六宗虽定下计策,先设法阻拦玄门弟子,但因怕一早发动,引得对方警惕,是以一直按捺不动。

    直到此时,见得天云大开,那物已启禁门,知是时机到了。

    金长老把法诀拿动,闷哼一声,顶上一朵罡云竟自散去,下一刻,竟在天顶之上现出身来。

    他脸色虽略微苍白,看起来元气大伤,可动作却是不慢,极其利索地林出一壶,把盖塞一拔,对着下方一倒。

    霎时自壶口之中有无数黑烟漫出,不旋踵,滚滚魔云就铺开数百里方圆,拦在路之上,这魔云无法伤人,也无乱神之用,但却可遮掩行迹,迷惑耳目,且每时每刻都在向外扩去,比遁光还疾,用不了多少时候,就能蔓延至万里之外。

    随他动作,底下峰上遁光乱闪,有数十道虹芒冲起,竟是所有魔宗修士一起往极天之上飞渡。

    擎丹峰上,刘长老一眼撇去,冷笑一声,对此他早有所料,是以脸上也不见什么意外之色。

    峡中斗法已告一段落,而真正决定双方胜败的,全在极天上这一战了,六大魔宗耍弄一些手段,也不足为奇。

    他先前本有意请各派中长老出得一二人,合力一道,先发制人,前去阻截魔宗弟子。

    只是各派长老只在乎自家弟子,不愿主动上前厮杀,都认为玄门中人倍于对手,若是魔宗敢来,也无所畏惧,不外迎战而已,故而对此议回应寥寥。

    赢涯老想了想,言道:“师兄,不若使我门中法宝‘烟罗吹”驱散此气如何?”

    刘长老摇头道:“那也需半个时辰,还不如绕道而行,不肯筹谋在先,总是要落人一步的。”

    赢涯老道暗道:“各派弟子皆有长老在旁护持,纵有小失,想也无碍大局,师兄也是多虑了。”

    风海洋六人在金长老动手时,就已乘风在空,把遁光展到极处,往天外冲去。

    因无人搅扰,身不停留闯过那涡旋后,就到了天顶之上。

    见高处有一方孤悬天中的灵石,万丈高下,若圆似方,上有数百孔窍吞吐罡气,射出万千道光华,此刻旭日当空,内外交辉,正沐浴于一片金霞之中。

    此物是当年大能修士以大法力,以一块天外飞星炼制而成,内中别有洞天,要取乾天钧阳之精,唯有去到里间。

    这星石看似极近,其实尚在二重矢上,那喷出的罡风更是来自九天之外,尤其厉害,他们还只是站在远处,便觉护身宝光摇颤欲裂,身形难以立住,直似要被刮了下去。

    要是适才冲得太急,怕是顷刻间就会被其绞成碎末,忙都是把手中符诏祭起。

    此符一经法力催动,立时化一朵灵花,落在脚下,圈圈清光绽开,似捧月之莲,将那罡风隔绝在外,五人也不耽搁,齐齐一喝,再展遁光,司往那星石飞去。

    瑶阴峰上,张衍望见天门大开,诸派皆是去往极天,他却并不显得急切,犹自气定神闲,朝那魔云看了几眼,稍作思忖,笑了一笑,便缓缓立起身来。

    沈长老,章伯彦、徐道人,卢媚娘本是在他身后坐着,见其有所动作,皆是神色一凝,一起自法坛上站起。

    底下江河之中一阵翻腾,龙鲤姒壬破水而出,主动来迎。

    张衍大袖一摆,乘风过去,踩住其背,一拍其角,这头大妖发出一声龙吟,腹下驾动妖云,往天穹之中腾起,身后四名元婴真人,各是祭起炫目遁光,尾随而去。

    适才天光下来时,少清派荀怀英第一个仗剑飞起,身化虹芒,掠去极天。

    只是金长老舍了一朵罡云,施展门中秘术,是以还早了他一步。

    荀怀英才至半空,就见黑云蔽天,将视界遮蔽了去,他神情平静,遁光去势丝毫不减。就在这时,竟自云雾中杀出一道白森森的刀光,飞驰快疾,直往他身上劈来。

    他双眉一挑,冷哂一声,扬手就是一到,轻易将那道刀光斩断。

    百余丈外,魔云向外一分,出来一名蓄着长髯的中年道人,头上是两团血红罡云。

    他脚踏一条恶蛟,身旁有数十把银光闪烁的飞刀环绕舞动,洪声一笑,稽首道:“荀真人,血魄宗桑无为,特来领教高明。””

    荀怀英话不多,只是点首道:“好!”

    桑无为哈哈一笑,把身有一抖顶上罡云一阵急颤,就有上百头血魄厉啸而来,同时向前一指,把环绕在身侧的数十把飞刀亦是一道放出,随后杀去。

    荀怀英卓立不动,眉心之中忽然跃出一道长不盈尺的如雪剑光倏尔一展,驰开百丈,剑光所及,似裂阳融雪飞来的百头血魄霎时被消杀一空。

    因剑锋锐利,竟是那魔云劈开一隙,有烈阳光辉透入进来。

    此时那些数十把飞刀已至,剑丸有若疾光般一旋,就把其一起绞成废铁。

    桑无为大为震恐,虽早闻少清杀剑凶名,可也未想竟是厉害到这般地步不过区区两剑,就已毁去了他仗之对敌的最大依凭。

    荀怀英身为少清弟子,催动剑丸时,多是以心意御使,此时念头一起剑光一声清吟,在原地轻轻一颤突然闪出一道犀利光气,眨眼越过百丈,杀奔过来。

    桑无为大惊,忙祭出一把十丈幡旗,那剑光往下一落,将幡旗一斩两段,再是一转,犹不肯罢休追索上来,桑无为此时已无法宝在身,情急之间,大喝一声,顶上罡云抖落下来一朵挡下了这一剑,同时闪身疾退出去百丈,张开一道腥臭血箭喷去。

    荀怀英冷哂一声,把袖一挥,剑光只是一抹,这血箭便自消去,仿佛从来不曾出现。

    这一幕桑无为看得心底发寒,这一口血矢为他心血凝聚,放出之后,从来没有失手过,可现下却被荀怀英一剑就斩去了,他委实想不出该如何对付此人。

    他此来只为了阻碍这名少清弟子片刻,好使得风海洋等六人先一步上去极天,现下差不多目的已达,自不想送命在此,于是把身一转,就欲遁走。

    见其逃离,荀怀英仍是立在那处未动,只是淡淡拿了一个剑诀,那剑丸猛然一震,明明还在百多丈外,可是眨眼间,竟是自虚空出一跃而出,到了桑无为背后三丈之内,倏尔一跃,就杀破护身宝光,将其一剑将劈成两半。

    此为少清神通剑法“咫尺天涯”,百五十丈内,剑丸可由心意去往任何一处,对敌修士稍有不察,便只能饮恨剑下。

    荀怀英心意一引,那剑丸倏然消失,再出现时,已是回了身侧,他一抖袍袖,剑光裹身,一纵而起,霎时撕裂魔云,冲去极天。

    此刻魔云之中,金长老正自调息,试探恢复些许元气,忽然两耳一阵跳动,他叹道:“荀怀英果是厉害,桑长老先走一步。”

    旁侧和他聚在一处的魔宗长老皆是面上变色。

    桑无为此去不过半柱香工夫而已,未想已是丢了性命,若是换了他们自家前去,恐是下场好不到哪里去。

    金长老抖袍站起,起指点在眉心之中,施了个浑成教中“烛照九幽”的神通,两目中登时有一道光华射去,来回一扫,就将魔云之内现下所有情形看了个通透。

    此刻骊山、元阳、南华、太昊这四派正合于一处而行,弟子长老合计二十人,遁行之间,声势浩大。

    反观溟沧,玉霄两派,却是各行各途,每一路至多不过十来人,相对声羿反弱。

    而人数最少一路,却是瑶阴与广源派,看去不过五人一妖,看去最易下手。

    金长老看过之后,心中已是有数,按照先前所议,似骊山等派皆可先放了过去。

    至于剩下那三路,此来魔宗长老共有三十二人,要将三派弟子长老尽皆拦阻,他们也是有心无力,但若暂且拖住两路,却是能够做到。

    而玉霄派斗剑法会上被斩杀了一名弟子,实力有所折损,瑶阴一派则人数最少。

    想到这里,金长老直起身子,朝下一指,出声道:“诸位同道,此次斗剑成败事关重大,且随我将那玉霄、瑶阴两派弟子先拖住了,便是大功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