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九章 借宝破阵
    一道明灭不定的遁光自浑成教峰头折返回来,谢恪明如轻羽般自云上飘下,落在玉霄派法坛之上。

    他抖了抖袍袖,信步来至周煌面前,打了个稽首道:“周师兄,小弟幸不辱命。”

    他此行也算轻松,浑成教卢穆秋显然不欲他与相争,上来与他交手几合,走了个过场,便就退去,是以顺利把符诏带了回来。

    周煌点了点首,颇是嘉许地言道:“师弟做得好,待轻筠回来,我玉霄派便有三符在手了。”

    谢恪明回首看向天际,道:“已过去了这么些时候,周师姐还未曾与那张衍分出胜负么?”

    周煌笑了一声,道:“轻筠已使‘云瀚一气天’之法把张衍困入了小界之中,纵有飞剑亦难以脱逃,此已是有了一半胜算,不过这人还算有几分道行,轻筠要拿下他,也不是一时半刻之事,师弟耐心静候就是了。”

    谢恪明仔细一想,也觉是这回事。

    张衍再如何也是溟沧派十大弟子之一,非是那些散修旁门可比,周轻筠尽管神通道术俱是精湛,但要想将此人压倒,确然短时之内也难以做到。

    可虽是如此,他脸上还是不免挂了上几分忧色。

    周煌意味深长看他一眼,笑道:“你与轻筠之事,待斗剑回山之后,为兄可去族中,请长老出面说合。”

    周、谢二族,本是世代姻亲,族中弟子互结道侣的着实不少,谢恪明对周轻筠的心意任谁也能看得出来。因此子在谢氏此辈弟子之中,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故而周煌颇是看好于他,有心玉成此事。

    谢恪明先是一怔,随后大喜,深深一揖,感激言道:“那便先谢过师兄了。”

    周煌微笑点头,伸手出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亲近。

    而另一处,霍轩见二人斗法至今,却是迟迟不曾出来,面色不禁有些凝重。

    适才他见周轻筠上来便施展了一门大神通,便觉得这场斗法似是别有内情,不是只为争符那么简单。

    周轻筠能来得斗剑法会,可见其在族内地位颇高,而张衍更不必说,虽担着一个瑶阴太上长老之名,但实则是溟沧派十弟子之一,这两人之中,任何一人出了意外,都是棘手之事。

    此刻非但是他们几人在关注战局,十派六宗弟子及承源峡中万千修士皆是在等着二人分出结果。

    足有小半个时辰之后,只听青碧上闷雷滚滚,所有人都是精神一振,忍不住盯着空中直看。

    少顷,天云中现出一线清白光亮,灵气波卷,道道耀目光亮朝着四面八方散开,随后便见张衍以青天为幕,自云中御风而下,衣袍飘飘,点尘不染。

    可令人惊异的是,明明是两人斗法,此刻却只他一人现身。

    周煌脸色猛地一变,神情惊疑不定。

    赢涯老道却是忍不住站起,眼中露出震惊之色,

    谢恪明左张右望,也不见周轻筠身影,心焦不已,他按捺不住,疾起一道遁光,追着张衍到了瑶阴派峰上,冲至近前,大声喝道:“张衍,我师姐何在?”

    张衍闻言停下脚步,回转身来,气定神闲地言道:“原来是谢真人,实不相瞒,令师姐已为我剑下亡魂。”

    谢恪明瞪大双目,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他伸手指着张衍,颤声道:“你,你再说一遍……”

    张衍神情平静,却是不再言语。

    谢恪明神情都扭曲起来,吼道:“你敢杀我玉霄派弟子?”

    张衍神色自若,道:“既是你我两家各凭手段斗法争符,有所死伤也是在所难免,谢道友何必如此大惊小怪,没得失了身份。”

    “你说得好生轻巧!”

    谢恪明似是悲怒无比,连连捶了自己胸口几下,喘了几口气,再抬起头来时,双目已是变得通红,咬牙切齿地言道:“好,那我也来领教一番,看看你张真人有何本事!”

    言罢,他大喝一声,顶上罡云倏尔放出一团光华,一刻通润玉珠升起,悬在空中,放出百十道有如银镝金矢般的光华。

    张衍淡淡一笑,把袖一摆,转身回到法坛之上,坐定下来,道:“符诏已在本座之手,何须与你再斗。”

    谢恪明闻言一怔,稍稍冷静了一些,但目光仍是盯着张衍不放,自袖囊中把自己那枚符诏摸了出来,投掷在地,指着言道:“这处有一枚符诏,你可愿与我斗法?若是你胜了,尽管拿去,若是你输了,我要你与我师姐偿命!”

    他最后一句话充满了恨意,似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

    张衍轻笑摇头。

    谢恪明厉声道:“你莫非不敢么?”

    张衍目光转来,扬眉道:“非是我看不起周真人,此枚符诏去留,你可做得了主么?”

    谢恪明不由一滞,这符诏按道理而言,已是归属玉霄派,他门下一名弟子,自是无法擅自做主,可到了这个时候,他不过是寻一个出战的借口罢了,把袖一甩,大声喊道:“你要符诏,符诏已是在此,你今日非要与我斗一场不可!”

    张衍并不理他,把眼闭起,章伯彦与徐道人二人一左一右,面无表情走了上来。

    谢恪明冷笑一声,他可不惧这二人,只是正要动手,却见一光华横掠天际,晃眼到来。

    周煌从光中现出身来,喝道:“谢师弟,还不给我住手!”

    谢恪明脚步一顿,抬头看去,悲声道:“师兄来得正好,师姐她……”

    周煌冲他一摆手,打断了他说话,目光下视,把袖一卷,先将脚下符诏摄了过来,随后看着张衍,阴沉着脸道:“我师妹尸身元灵可在?”

    张衍目光迎上来,给了他四个字:“形神俱灭。”

    周煌眉眼一跳,怒动颜色,眸光之中,陡得泛出无限杀机。

    就在此时,一团形似烈阳的光华忽然飞至,凌在峰头之上,继而光华一分,霍轩自里探出身来,对张衍笑道,“师弟,为兄有事找你。”

    他目光一撇,好似意外道:“原来周道友在此处,也是我来寻张师弟的么?”

    周煌深深吸了口气,神情平静下来,一把抓着谢恪明肩膀,沉声道:“走。”

    尽管谢恪明很是不甘心,但也不敢违抗周煌之命,满是仇怨地盯了张衍几眼,随着遁光离去。

    到了云头上,谢恪明悲愤言道:“师兄,你为何要阻我?”

    周煌喝道:“你莫非昏头了不成?你拿什么借口与他相斗?方才轻筠去与张衍争符,明面上是依足了斗剑规矩而来,你此刻若是上前动手,非但半分道理也不占,只会让我玉霄派遭同道耻笑!”

    谢恪明悲愤言道:“师姐落得如此凄惨下场,难道就如此算了不成?”

    周煌目光阴冷,道:“张衍杀我周族弟子,岂能与他干休?此事我自有主张,你切不可轻举妄动。”

    张衍见二人远离,站了起来,对上方霍轩拱了拱手,笑言道:“霍师兄,不知何事寻我?”

    霍轩自高处落下身形,降到法坛上,道:“为兄此来,却是为了方才那名强抢符诏的妖孽,要劳烦师弟出手相助。”

    张衍诧异道:“以师兄三人之力,莫非还拿不下此人么?”

    霍轩摇头道:“这名妖孽现已被我与两位师弟困住,只是他却用我溟沧派四象天梭布下了一处玄阵,想要破除,非借师弟手中‘五灵白鲤梭’一用不可。”

    张衍欣然言道:“此也是份所应当,事不宜迟,我这便随师兄走一趟。”

    霍轩在山门中对他并没有丝毫敌视,反而几次出手帮衬,尽管此次斗剑并没有与他站在一处,但张衍也是明白,霍轩如今坐在此位之上,所考虑之事着实太多,有些时候也是身不由主,对此他早有预料,因而倒也未曾见怪。

    两人在峰上又说了几句话,便各自驾起遁光,下了峰头。

    由始至终,霍轩都是绝口不提周轻筠之事,仿佛当此事从未发生过一般。

    两人沿着江水行至峡谷口,就见前方有约有亩许大小的一团云光堵在那处,似茧子一般,其内共有青白红黑四色四道光华闪耀穿梭,交织映射。

    钟穆清与洛清羽正守在那处,见二人过来,都是拱了拱手。

    此处除他们之外,另还站着一名手持拂尘清癯老道,却是站在那里不言不动。

    张衍认得此人乃是陈族长老,当日送霍轩等人出行时,也曾远远见过一面。

    待脚下遁光在江水之上顿住,霍轩言道:“张师弟,要破此阵,需有四人看住四方阵角,我与陈长老、钟师弟、洛师弟各镇一处方位,稍候合力齐攻,待那四枚天梭被我等牵制住后,请师弟祭出五灵白鲤梭,专往气机弱处下手,当能见功。”

    张衍看了几眼,见这处阵法并不如何玄异,纯是靠了那四枚天梭之能,霍轩此法,乃是以力相克,虽是略嫌蛮横,却可在最短时间内把阵势打破,也算对症下药,因而点头道:“如此甚好。”

    霍轩又交待几句,便纵身而起,往南位站去。

    钟、洛二人分别占了北、东两位,而那名陈族长老拂尘一摆,轻移脚步,却是立在了西位之上。

    ……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