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五章 万钧雷霆荡天青
    两张符诏各有去处,一张奔着玉霄派而去,另一处自是朝着瑶阴峰方向飘飞。

    隐伏在旁的罗沧海激动起来,他终于等了机会,眼中射出一道灼热光芒,大喝了一声,道:“诸位随我动手!”

    话音未落,他已是展开遁光,贴地飞去,化一道弧光,往瑶阴派峰头冲去。

    武寰辰和祁娘子也是一起遁身飞出,不过他们目的是为阻止龙鲤与章、徐二人施援张衍,是以稍稍落后一步,并不喧宾夺主。

    那枯瘦道人听得令下,也是半点犹豫也无,自山脊上往前一窜,纵身飞空。

    他所施展的遁术倒是极为高明,身形稍稍一晃,弹指之间,就已越过了罗沧海三人,后发先至地出现在云端上,再拔身而上,直奔那枚符诏而去。

    罗沧海再怎么有自信,也不认为自己能在短时间内拿下张衍,因而他的谋划是由自己将其拖住,而由这枯瘦道人取了符诏离去。

    天空魔云之中,六大魔宗弟子本已是不再准备动手,忽然见到场中出现这等情形,不免都是留神看来。

    徐娘子见来夺取符诏之人并非玄门两道弟子,秀眉一扬,很是不满,立刻抬手引弓,嗡得弓弦一震,一道红芒射落下来。

    枯瘦道人事先得过提醒,一直在提防魔宗弟子,见状嘿了一声,身形一蜷一弹,非但躲过了一道飞矢,反而又窜上去一截。

    徐娘子咦了一声,又连发几箭,可依旧被此人轻松避过,几次之后,与那符诏已是不远。

    枯瘦道人修为不过尔尔,但这一身遁法却极是了得,这才被吕钧阳引荐来此相助罗沧海。

    此刻他眼见那符诏触手可及,正要伸手,却忽有所觉般猛地扭头一偏,一道星芒几乎是擦着他的脸颊飞去,差一步就可要他性命,不觉冷汗直流,忙把身体一蜷,暴退出去百丈。

    他稳住身形后,定神一看,却见自南方射来一道光华,恍若流星闪电,到了近前后,光华便自收敛,一名气质若空谷幽兰的女子自里踱出,他不觉打了颤,低呼道:“玉霄派?”

    周轻筠瞧去一眼,细眉轻蹙,她此来明是夺取符诏,暗是为对付张衍。可是到了这里,却未曾见其出手,心中暗忖:“莫非张衍自觉有两枚符诏在手,无心再来抢夺?”

    她越想越有这个可能,见那枯瘦道人惊疑不定看着自己,心生厌烦,绾住袖口,纤手轻抬,朝那处一指,顶上那团晶莹若玉的罡云略略一闪,就浮出七点星光,依序排布,似一串璀璨星链飞去。

    枯瘦道人身躯一抖,脸上现出恐惧之色,失声道:“神威星雷珠?”

    那星光初时还在百丈之外,可转瞬之间,竟是已到了眼前,他怪叫一声,仗着遁法了得,想要闪身躲避开去。

    只是那七道星雷接踵而至,迅烈无伦,不断自虚空中炸开,就算没有真个碰上他,只被那余波触及,便已被震得遁光飘摇,吐血连连,几不能支。

    罗沧海在瑶阴派峰头上兜了一圈,却见张衍稳稳坐在法坛之上,竟无丝毫起身之意,正自诧异,忽听声后异动,回首看去,不禁又惊又怒,道:“玉霄派怎会来插上一手?”

    他亦曾想过有魔门弟子前来,是以一直留神,可完全没防备玉霄派身为玄门大派,也会来此抢符。

    枯瘦道人此人极为关键,涉及到他能否成功夺符,未曾成事之前需护得周全。

    他忙抖手放出了一面幡旗,飞出之后,迎风一个招展,把枯瘦道人兜护住。

    总算他出手及时,赶前了一步,此人还未曾被那雷珠震死。

    罗沧海此时看向周轻筠的眼神极其不善,眼下张衍在禁阵内躲避不出,反而是此女成了自家最大对手。

    交代了武寰辰和祁娘子一声,命二人牢牢盯着山峰,防备张衍出来,自己则烟云一卷,到了天中,到了周轻筠面前,狠狠盯了过来。

    可二人皆看出对方非是等闲之辈,又都心怀顾忌,是以没有一个人肯先动手。

    枯瘦道人见此刻无人来阻碍自己,心中一动,晓得机会来了,自幡中探出身,起遁光一跃,又朝符诏奔去。

    下方章伯彦与徐道人见罗沧海离去,顿觉来了机会。

    章伯彦看着此刻留在那处的武、祁两人,低声言道:“府主,不如我与徐道友先去收拾了这二人。”

    张衍却摆手制止,笑道:“不必,两位且看我手段。”

    他缓缓起身,随着身形立直,峰上顿时有一股浩荡罡风排挡开来,树叶沙沙作响,峰山碎石泥沙都是簌簌而落。

    他仰天一声长吟,顶上罡云一震,轰的一声,冲去云霄,到了天顶之上方自收了势头,再翻动舒展,不多时就化作了千丈云团。本是五色缭绕,而今却是紫气弥漫,隐隐可见内中有电蛇狂舞,雷芒奔走,隐隐发出轰轰隆隆之声。

    这动静极似天极临头,引得峡谷中所有修士都是抬首看去,不少人见是张衍在施法,不由想起先前那惊天大手,都是脸色发白。

    周煌本此刻已是取了符诏回至峰上,忽然回身一望,目光凝住,惊疑道:“紫霄神雷?”

    罗沧海亦是神色凛然,他乃凶人门下,自是认得这门神通,眼下生出如此异象,这一击想必酝酿已久,如若落下,必是惊天动地,轻易抵挡不住。

    转念之间,他不由心中一沉,难怪张衍在在峰上趺坐不动,原来不是不愿应战,而是打得把来人一齐收拾干净的主意。

    他并非玄门魔宗两派众人,此地绝然不能久留,若是此刻畏怯退避,再想夺取符诏,那机会已是不大了。

    想到这处,他面上陡得浮现出一片狞厉之色,愈是如此,愈不能任其如愿使出此法,需趁其无法分心他顾,出手阻止。

    他狂喝了一声,把袖一挥,打了一枚银光灿灿的飞梭出来,才至半途,但闻一声龙吟,便化作一条威武青龙,足缭瑞云,飞腾在空,夭矫长躯抖开风烟,直趋峰巅。

    被一幕溟沧派三名弟子看在眼中,都是目露惊疑之色。

    霍轩转过首,对着洛清羽与钟穆清二人言道:“此莫非是我溟沧派的四象天梭之法?”

    洛清羽虽是寻常时候不怎么说话,可此刻反应却最为激烈,目光猛然凌厉了几分,稽首道:“两位师兄,此人定是那凶人弟子,吾等既为溟沧弟子,必要将此僚诛除!”

    霍轩一把按住他肩头,沉声道:“师弟稍安勿躁,以张师弟的神通道术,足可应付此人,只是需防此人逃脱,你与钟师弟先去守住峡谷入口,便不怕他逃脱了去。”

    洛清羽心领神会,连连点头,承源峡两岸诸峰皆有禁制护持,不惧其从顶上飞越,只要把守住谷口,此人便如瓮中之鳖。

    三人再商议几句,洛、钟二人便自峰上飞下,须臾不见。

    张衍见那青龙冲来,却是微微一笑,顶上光华闪过,乾坤叶飞了出来,柔似飘叶,金芒四射。

    此宝经他祭炼许久,早已心神合一,不似初入手中之时,尚未圆转如意。

    龙吟声中,青龙以摧山裂岳之声悍然冲下,便轰的传出一声大响,乾坤叶虽被撞得金星四射,摇颤不已,可却仍稳稳守在那处,不曾退开半分。

    张衍身形不动,心中剑意一起,自乾坤叶下斜掠出一道寒气恣意的剑光,杀去半空。

    罗沧海正欲动闪避,忽然身子一僵,似是被人扼住了身躯,脸色一变,哪还不知是那头龙鲤这方天地被困锁住了。

    他于心中大骂不已,此术起得如此之快,绝非临时起意,分明是张衍早就有所准备。

    只是此刻形势危急,顾不得再多想,忙把四枚闪亮夺目的天梭祭出,护住自己。

    此四枚飞梭才入空中,便似有四方神兽身影现出,只闪了一闪,那冲来剑光便即不见。

    此刻武寰辰、祁娘子也是同样感觉自身陷入泥沼之中,动弹一下也觉艰难,自忖无法脱身,只能祭出护身法宝,二人看着那虚空中盘旋的雷云,都是心下惴惴。

    周轻筠也是只觉身形如遭捆缚,她轻轻一喝,顶上罡云中冒出一颗晶莹玉珠,降下一道灿烂星光,将身躯护住,随后手一招,竟是趁着罗沧海不备,将那符诏拿入手中。

    张衍也不来理会她,只管催动法力,再有片刻,那团罡云仿佛蓄势到了顶点。

    他大喝一声,猛然放开法力!

    刹那间,天地间掣电惊走,似是闪过一道道夺目亮芒,数百道紫色霹雳自罡云中猛击下来,仿若天崩地裂一般,峡中山岭摇颤,河水激荡,功行浅薄者已经是被震得尽皆捂耳伏地。

    这等等雷霆轰击之下,枯瘦道人最先支撑不住,惨呼一声,连人带幡被劈得化灰飞去。

    武寰辰大惊,忙把‘焕玄灯’祭起,放出一团灰雾,裹了身躯。

    此宝本可护持二人,他惊惧之下只来得及顾得上自己,祁娘子本与他不远,本还想得他庇护,却是走得迟了一步,被阻在外间,脸上露出愕然之色。

    待武寰辰发现不对,刚想补救,只觉眼前似有光华闪了闪,忍住刺疼看了一眼,就见祁娘子被数十道雷霆劈中,霎时间已是尸骨无存,他心头仿佛被人攥了一把,猛地一颤,直到这时,阵阵雷声才贯入耳中。

    ……

    ……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