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一章 镇印再现 劫水难收
    那柄蛇形法剑虽是惊鸿一现,但亦看得出不是凡品,可万灵劫水最擅污秽,便是玄器过去,一个不察,也易损毁,故而到得风海洋近前时,灵性已是丧去大半了,已经轻挥去,便就破散。

    吴函承发出此剑之后,眨眼之间,他就被无数魔头撕开,一截截断体残肢被拽去分食。

    这时却见一缕虚虚渺渺的元灵自躯壳之内脱出,面上有惊惶之色,似要往本门山峰方向逃回。

    但还未等他出去三丈,就有一只魔头嚎叫着窜来,撕开大嘴,一口将其吞下。

    许是吸尽了吴函承全身血肉精元之故,此水得了不少滋养,原本漆黑如墨的水色,又是浓郁了几分。

    平都教此来几名长老都是面色难看,风海洋与吴函承交手,不过短短片刻就分出了胜负,他们事先也未预料,仓促之间,就算想要救回弟子,也是来不及出手。

    好在那尊火呈灵尊另有奇异之处,倒是不怕被风海洋吞去。

    此物乃是至宝“藏相灵塔”以平都教众信念法力所化,哪怕被外敌杀灭,只要灵塔不失,用不了多久,亦能再行祭拜出来。

    于姓修士与杨璧二人看着吴函承只是坚持了片刻,就在自家眼皮子底下身亡,各是心惊,然而二人却皆无把符诏拱手让人之意。

    于姓修士心中暗自想着:“此人实力为元婴二重,不是我所能抵挡,想要把符诏夺来,用寻常方法相斗,断不可行。”

    他开始急速盘算起对策来,待脑海中转过几个念头后,就已是有了主意。

    这法子有极大可能取胜,但只有一次机会,若是一击不成,不但不能铲除此魔,还要将自家性命断送。

    他吸了一口气,暗道:“我还真观数千年来不知剿灭多少魔门宗派,岂有在这邪魔妖孽面前退缩之理?不过舍命一拼而已!”

    他环目一扫,见数百魔头在青碧之上围着他护身宝光乱舞,便自掌中托出一颗烈阳珠,往上空一抛!祭在头顶。

    那些魔头方靠得上来,被珠光一照,如同遇上滚烫灼流,立时冒出丝丝青烟,发出惨嚎之声,吃了这亏,光芒照处,似极畏惧,都是纷纷避让开去。

    趁着这丝空隙,于姓修士转头朝杨璧那处看了看,对其一拱手,郑重言道:“杨真人,还是由得在下先请教风真人吧。”

    杨璧不觉有些意外,虽是诸派斗剑不允围攻,但风海洋主动出手,那就不在此列了。

    他们二人若是趁着此机会联手对敌,就算无法击败风海洋,也未必见得会输。

    可于道人此语,言下之意,却是要上去单打独斗。

    他扬手发了上百道剑光去,将缠在身侧的魔头尽数驱开,得隙转首过来,方欲说话,可一抬眼,却见于姓修士眼神之中浮现一抹坚定无回之色,似是下了什么决断,不由怔了一怔,嘴唇动了动,什么也未曾说出口。

    他轻轻一叹,把法剑收起,踩动轻云,远远遁去,声音遥遥传来,道:“于道友可要小心了。”

    于姓修士对他背影打了一个道揖,以示谢过,回过身来,目光凝视着风海洋。

    还真观此来不过两名弟子,他师兄陈清平已是败亡,若他再折损在这里,那便再无力争夺乾天钧阳之精了。

    这回降下符诏本应为还真观所有,若是失了,连极天上也去不得,休说夺取此物了。

    可以说,他此时已是退无可退。

    但所若自己将此人斩除,那必是另一番结局了。

    想到此处,他心中之念又是坚定了几分,对着风海洋缓缓一揖,退开几步,随后双手一展,天中立时清影飘飞,如叶纷舞,竟是一口气发出数百枚青竹雷符!

    风海洋神情不变,站立不动,顶上罡云转动,立时旋起一股浩荡罡风,呼啸卷旋于百丈之外,那雷符还未靠近,与风流一触,便不知被卷去了哪里。

    于姓修士摇了摇头,对方道行法力皆比他深厚,只凭着旋舞罡风,就能迫得他无法接近,而用法宝打去,却易被劫水污秽,若不出奇计,委实难以与其相斗。

    他吸了口气,脚下踏着那团锦云一纵,仗着脚下法器飞遁迅捷,陡然化成一道疾光飞掠而来。

    那数百魔头已是初开灵智,只因那颗宝珠之故,不敢靠上,可此时见他有所异动,登时不顾一切地涌来。

    在如此多数目的魔头围攻之下,那宝珠只是支撑了片刻,就咔嚓一声碎裂成末。

    那些魔头更是疯狂,上来不断撕扯着那最后一道护身宝光。

    于姓修士神色冷静,探手入囊,把一捆玉简拿至掌中,嘴中念念有词,就把此宝往上方一祭!

    此玉简忽然发出简叶碰撞之音,在半空中层层展开,最后化为百丈长短。

    于姓修士起手指去,发一声喝,道:“收!”

    玉简倏尔一颤,立时放出道道玉气流莹,初如晨光熹微,转而便光彩溢目,掠射千丈,烈烈烛明,辉同天日,顷刻之间,耀目光流,旋动一圈,将百丈之内的魔头席卷一空!

    正在远处观战的杨璧看得目放异彩,不由暗赞了一声好。

    还真观不同于别家宗门,玄功妙法专擅克制魔宗秘法邪术,这才有此战果。

    可要是换了他去,虽自认也能闯进去,可是绝无可能做到如此地步,甚至此举会被千百魔头围攻而死。

    岸上广源派沈长老亦是看着眼热,暗忖道:“我广源派符诏之中亦有封魔大法,持门符中的禁符便可做到,只可惜欠缺了有真、炼二门,失了根本,难以与之媲美,此番若能得张真人之助,把心偿所愿,寻了那失却的两门符法回山,五门符法合一,定能重振宗门!”

    那简书把魔头悉数收尽之后,发出一声清吟,哗啦一声合上,复成一捆,落下云头。

    于姓修士却并不伸手去接,他此刻已是冲到那罡风之前,目光一闪,肩头轻晃,背后桃木法剑出鞘飞起,朝前一指,斩落下来,就将罡风一撕而开。

    随后他大喝一声,把身一纵,悍勇无比冲入内圈。

    穹天之上,只见玄河浊浪,浩浩滔天,翻涌正急,几将天青染成墨色,而此刻却有一线光亮自远空而至,恰似是闪耀周天的一点萤火,义无反顾地朝里投入进去。

    两岸修士见此一幕,都是手心攥汗,不由自主注向前几步,紧张万分地盯着。

    便连荀怀英、霍轩、周煌等人都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们事先也未有想到,这于道人竟能突入风海洋所设罡风之中。

    于姓修士此刻神情却愈发专注。

    想要对付风海洋,只要一个办法,那就有舍去一命,用上观中秘法“封魔绝阳祭仪”!

    此禁印之法可远达数里,一经使出,任敌手道行修为再高,只要还未迈入洞天之境。在此法笼罩之下,皆会被封入禁印之中,休想再能逃脱出去。

    只是此法施展之后,凡道术所触灵机,皆是一体〖镇〗压,不分敌我,是以他才要撇开杨璧,独自对敌。

    但冥泉宗有一门名气颇大的黄泉遁法,能上天入地,飞遁无影,于姓修士担心若是在百丈之外施展,风海洋恐会仗着此法逃去,是以非要设法突入内圈不可。

    这时他忽觉身形一轻,就知闯进了风海洋罡风守御之内。

    此刻他手中已是多了一枚散发润泽光芒的玉、牌,望着立在不远处那道挺拔身影,料其就算反应过来,也无法逃脱,轻轻一笑,道:“风真人,恕不远送了!”

    言罢,毫不迟疑起掌往符上一抚,霎时就有一道刺目金光迸发,照亮长空!

    风海洋见一道金光笼上身来,神色却丝毫没有变化,下一刻,他与脚下那道劫水一齐被那道光华彻底淹没,再被强行扯入了那玉符之中,再看天中,已是清宇澄霁,阴霾一散。

    于姓修士低头一看,见那玉符上已有一道禁印,眼中满是欣慰,把此物往袖囊中一收,随后向天望去,看了那枚悬空符诏一眼,微微一笑,便在天风之中化尘飘散。

    溟沧派峰上,霍轩收回目光,暗叹了一声可惜。

    还真观这两名弟子,皆能舍生忘死以命相搏!道心当是坚凝无匹,可是刚则必折,若是能懂得进退之道,未来成就怕远不止此。

    赢涯老道胡须抖动,自法坛上激动万分地站起,神情之中皆是欣喜之意。

    此一战表面看去是两败俱伤,不分胜负,然而于道人却将那魔焰滔天的风海洋除了去,如今魔宗弟子,唯有五人而已,稍候去往极天之上,玄门这处的胜算,可是大大增加。

    然而他才高兴没有多久,却忽听得耳畔异响,便转首朝那声响来处看去,可只看了一眼,却是神情大恐。

    只见万里无云的澄澈晴空中,忽然飘来一滴黑水,轻轻摇晃,正发出潺潺流水之声。

    游荡片刻之后,便倏尔一展,化作丝丝缕缕的浓墨荡漾开去,不停翻腾起来,再有片刻,就闻水潮之声大起。

    不过顷刻之间,一条荡漾翻滚的黑色劫水重又展现出来,铺开在天幕之上。

    风海洋那颀长身形竟自那奔流之中缓缓升出,先是头脸,再是肩头,再是胸腹,最后是整个身躯,完好无损地立于水上。他身后黑风飘扬,宛如魔神一般站在那处,神情平静望着承源峡中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