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九十章 万灵阴虚劫水
    承源峡外千里之外,罗沧海正驾驭一条十丈长的白蟒,往峡谷方向行去,武寰辰与祁娘子二人驾罡风跟随在身后。

    三人忽闻隆隆回响之声不断传来,不免稍稍缓住前进势头。

    武寰辰侧耳听了听,诧异道:“是哪处山崩了么?怎么如此大的动静?”

    因东华诸派承源峡中斗剑,为防惊世骇俗,是以设了禁制幻阵遮蔽,自外是看不到里间的。

    只是张衍这一回出手,或许是法力过于庞大雄浑之故,却是搅乱了这一方天地气机,以至于幻阵亦是破散了片刻。

    可这一隙之间,已足够三人看清楚其中情形。

    武寰辰张大了嘴巴,见空中一只通体浑黄的大手正缓缓收去,难以置信道:“玄黄擒龙大手?”

    他乃是东海修士,知晓这门道术乃是清羽门中真传,唯有陶真人门下四大弟子才习得,而今陡然出现在这里,他思来想去,也就只张衍才有这可能了。

    他背后忽然冒出了冷汗,也晓得张衍神通惊人,可是把玄黄大手化作如山大小,看去几能摧峦倒峰,这要如何浑厚的法力?怕是元婴二重修士也未必比得上了。

    自己要与这般凶残之辈去争符诏,只是想一想便觉不寒而栗。

    武寰辰当下就生出了几分退意,他唯恐方才神情变化罗沧海看去,便悄悄扫了几眼,见其也是怔忪了片刻,未曾留意到自己,不禁松了口气,心下又加紧盘算了起来。

    祁娘子虽也为那玄黄大手所惊,但此刻峡中功力道行深厚者比比皆是,说不上是哪一个长老出手,在维护自家门中弟子,因而并不曾多想什么。

    罗沧海虽知张衍往昔战绩,但玄黄大手非是其杀手锏,往往也只是用来牵制,并不如何为人看重。

    当日两人动手,张衍也没有用出这门道术,故而他也并未往其身上联系。

    更何况他在师兄吕钧阳的指点之下,已是把四象玄梭炼得小成,平辈中对上任何人都是不惧,自不会把此放在眼中,在最初的惊怔过去之后,也就把心境收拾稳了。

    他起脚一踏,在白蟒背上用力踩下,道:“你这懒货,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走!”

    白蟒吃痛,哞叫一声,搅动浪花,摆着躯体游去。

    武寰辰与祁娘子对视一眼,俱是一语不发,展开遁法跟上。

    承源峡中,黄雾已是缓缓退去,待收尽之后,众人才复见顶上万里晴空。

    此时已是是辰时初刻,薄雾方散,江河清澈,哗哗流淌,朝阳悬在天中,万道金霞破开阴霾,洒上身来,承源峡中诸多修士顿有恍若隔世之感。

    随即有许多人醒过神来,却是脸色发白,呼叫大喊,如潮水自两岸般山岭深处退去。

    原来方才张衍那一掌却是令许多人吓破了胆,若是这一击拍错了方位,大手笼盖范围之下,怕是无人可以逃脱,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场。

    张衍这般运使法力也是头一遭,方才聂圭、童映渊二人发威,所现出的神通道术也是让人赞叹不已,可在这以最为纯粹的法力比拼之下,却是黯然失色,

    黄烟丝丝缕缕的收回,落入顶上罡云之中,那枚也是落至到张衍面前,只是轻抬手去,就将那符诏拿住了。

    他目光微微一闪,方才故意把符诏缓缓召回,却无一人上来与自己争夺。

    此举已是试出,魔宗弟子确然不想与自己在现下撞上。

    看了那符诏一眼,收往袖囊之中。

    他略作思忖,此是拿来的第二道符诏,而今瑶阴派符诏尚未降下,若是能拿得,当有三张在手,这恐会遭不少人的觊觎。

    在去极天上前,他自问没有无有闲心与人纠缠,亦不想自家手段都让人看了去,是以一旦有变,便唯有施雷霆手段,在短时间内杀尽窥伺之人,以作震慑才是。

    周煌此刻紧皱眉头,道:“此人留下来,必是我周族祸患,定须设法除之。”

    他现下已是觉得自家先前推论并不怎么准确了,张衍已是一而再,再而三显示出了不凡之处。他仔细想了一想,不说门中后辈,就是自家对上此人,也未必能够稳胜,这结论令他心中烦躁不安,恨不得立刻冲出将其除去。

    周轻筠沉默一会儿,轻轻言道:“他纵然有些本事,可……”

    周煌却是打断了她话头,沉声道:“不必去管这些,现下我等有个绝好机会,你稍候听我吩咐就是了。”

    风海洋看着那惊天大手收敛退去,往瑶阴峰方向目注片刻,才把目光收回,重投到吴函承、于姓修士,以及杨璧三人身上,笑道:“三位道友,想来都不愿丢弃符诏,那唯有一较高下了。”

    吴函承表面上看神色如常,可他心下已是又恼又悔。

    先前对阵高若望时他败退下去,本是无颜再战,好在此次和他结伴而来的同门师弟脾性甚好,无有与他争抢的意思,这才又能上阵。

    可哪里晓得,又遇上这么厉害的人物,心中在就此脱身,可一时间又拉不下脸来。

    他暗忖道:“此人元婴二重修士,三团罡云绕顶,这如何斗得过他?且斗上几合,挣个脸面回去也就是了。”

    想到这里,他一狠心,把身一抖,自身上渐渐浮现出一尊身高十丈上下的金甲神人虚影,拿鞭托珠,威武至极,才一出来,就与他合化为一,片刻之间,凝成实躯,这神人双目睁开,喝声隆隆道:“妖孽,看我降你!”

    风海洋平视过来,笑道:“我久闻平都教法灵奇异,有鬼神莫测之能,正要前来一试。”

    他把袖一挥,脚下翻滚冥泉之中,忽而有上百魔头如蝗飞出,哭嚎着朝三人扑去,其中倒有大半是冲着吴函承飞去的。

    于姓修士乃还真观门下,与六大魔宗多有交手,深悉这些魔头的厉害,哪敢与其正面接战,立刻往后暴退,抖手发出百枚雷符发出,落在魔头群中,轰轰发发,炸裂一片。

    同时则撑开玉简,化出一道祥光围绕周身,随后再祭护身宝光,把自己圈护得密密实实。

    似如此他还不放心,又祭出一团锦云,踏足其上,化虹去往高处,方觉稍安。

    杨璧则是面色沉凝,一语不发,抬手发了数十道犀利剑光出来,将飞来百余魔头一齐斩了。

    只是须臾,那散开的黑云浓云又要聚合,他眸光一闪,又是挥出数十道剑芒,如此接连数次之后,当上百魔头再度显化出来时,仔细一数,已是少得一二头。

    他暗忖道:“此物也并非不可斩杀。”

    这时瑶阴派峰上,章伯彦来到张衍身边,看了几眼,冷笑道:“那杨璧只是徒耗法力罢了,这‘万灵阴虚劫水’岂是这么容易破的?魔头只需再往那中滚一圈,仍是一头不少,除非将我那师侄杀死,否则断然拿其无法。”

    张衍点了点头,此法他也是听章伯彦先前提起过。

    “万灵阴虚劫水”乃是冥泉宗最厉害的法门之一,此水之中共可纳九千魔头,号称“万灵”。

    此法唯有元婴修士方可修习,初练之时,修士只能炼化三千魔头,可驱策其啖人血肉,吞**气,滋养劫水。

    此时魔头虽数多,但并不难杀,寻常玄门正法及雷术皆能杀死;

    待功行上得一层后,到了元婴二重,又能炼得三千魔头,此时魔头已是开了些许灵慧,放出后,能自行吸摄魔气补炼自身,只要一击无法杀灭,便又会重新聚化出来,难缠至极;

    以上二重,冥河尚受制于施法修士法力,还不至太过难以对付。

    但若再往上去,又炼得三千魔头,这些魔头则皆在有无之中,似实若虚,似幻又真,劫水不枯,则无生灭。

    到了这等地步,就算把修士杀灭,这劫水依旧存在,除非以大法力炼化,方可彻底除去。

    这门魔宗大法难炼之极,冥泉宗练成之人,也不过寥寥数个。

    现下观风海洋有元婴二重修为,分明已是把魔头练得二层境上,以一敌三,看来也是轻而易举,若等其道行再进,成了元婴三重境修士,其实力怕是还要更为惊人。

    在张衍与章伯彦说话之时,吴函承已是陷入了危局之中,但未在第一时间脱身,又无利害遁术,顿时被数百无法杀灭的魔头叮咬上来,

    这些魔头一口上去便就不放,不过须臾之间,就缠满了全身,不断大口撕咬,吞**气。

    那显化出来的金家神将虽是并无血肉,但亦需他法力支撑,不过坚持片刻,就渐渐虚淡,似要散去。

    吴函承惊恐万状,若身外法灵一去,自己必无幸理,因而大声道:“我愿认……”

    他想认输,怎奈话说到一半,那尊呈火灵尊已是彻底崩散,数百魔头狂啸一声,向里蜂拥而来,颈脖被不只多少只魔头咬住,顿时发出了一声凄厉惨嚎。

    吴函承露出绝望之色,在神智最后消亡之前,他挤出全身仅剩的法力,甩手朝着风海洋发去一道闪耀不停的灵光。

    此似是一柄蛇形法剑,此宝飞遁极快,才一祭出,霎时照彻天穹,破空而至。

    只是才到风海洋身前百丈,他淡淡一笑,脚下劫水如**涌,兜头一卷。

    这法宝沾上劫水,似被污秽腐蚀,霎时灵光黯淡,摇摇晃晃,再被那水冲得几次后,已是坑坑洼洼,惨不忍睹,然而似有其主一丝执念在,此剑最终仍是坚持着飞到了风海洋面前,他看了一眼,轻描淡写一挥袖,便将其拍散在了大气之中。

    ……

    ……RS